31第三十章

    流连对着眼前的黑虫与兔子,清了清喉咙:“我是青木门的第一个弟子,也是你们的大师姐,你们叫我流连就好。按照入门的时间顺序,苍穹,你是青木门的二弟子。那边的白兔子是三弟子,对了,兔子,你叫什么名字?”

    “回流连大师姐的话。”兔子蹦到了流连的边,一落地竟摇一变,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可少年,粉嘟嘟的脸,嫩嫩的鼻头,水汪汪的大眼上,睫毛如扇子般上下扑动,教人不喜欢都难。只是耳朵还竖在头顶上,短短的尾巴藏在衣服下,显然是修为不够,还不足以炼成如天蓬一般的完整人,“小八姓兔,在家排老八,家里人都叫我小八。外头也有叫八哥的,叫得亲切就好,小八都喜欢。”

    兔……八哥。流连嘴角抽了抽,这名字听起来确实很亲切。

    “流连大师姐,小八有个问题要问呢。”兔小八那水汪汪的眼,瞧着流连闪出了星星的光芒,“青木门里有没有胡萝卜吃呀?”

    对着那双满怀期待的双眼,流连于心不忍,还是如实以告:“没有,只有馒头和稀饭,最多加点咸菜。不过我们那里地方大,空地多,人杰地灵,想吃什么可以自己种。”

    “修仙问道,首先要戒,吃是贪,应该戒掉。”苍穹见兔小八变了,说话间,也变了一副模样。看上去,他是和小八年纪相仿的少年,眉清目秀,却是一袭黑衣,沉寂老成,眉目间刚毅凛然,到颇有些修仙正派的风姿,只是那头上一对触角破坏了整体刚正不阿的人体形象,还不停地提醒一旁的流连,这个长得不错的少年,其实是一只小强变的。

    “仙书《天一》所言,修仙所谓仙,是以六根清净,无则刚。我辈既然踏上修仙这条路,就该以此为目标才是。吃穿是外之物,不必讲究。”苍穹说起话来,一板一眼,头上的触角也跟着一摇又是一摇,转而摇到了流连那边,“大师姐,师弟可有说错?”

    “嗯,差不多吧。”苍穹所说,《天一》书上确实也有相应的记载,不过,一只蟑螂……黑虫居然对修仙如此了解,教流连暗暗诧异,试探道,“二师弟知道的真不少,以前曾经自学过?”

    “这些都是我在南山书库里看到的,不算什么。”苍穹的脸有了一抹暗暗的红色,“以后,还望大师姐和师父多多教导。”

    说到“师父”时,苍穹对一直默不作声的白尧行了一个礼。敢是把白尧当做青木门老大了。这也没错,天蓬在青木门确实没什么地位了。

    一直以无视为常态的白尧竟回看了苍穹一眼,但很快目光就悠悠地移开了。

    “咳咳,二师弟,他不是我们的师父。”流连道,“我们的师父在青木门,没有参加这一次仙家集。”

    眼看苍穹脸上微微失落,仍以沉默,流连立马补充道,“虽然师父没来,但他派出了为大师姐的我和小尧护院。”

    “护院?他只是一个护院?可刚刚听人家说,他是上神,是神子,修为很高,比南山还要高,很厉害的。”兔小八的眼睛睁得圆圆的,红色的一圈。

    “刚刚是因为师父不在,临时叫护院充当一下师父而已。不过,小尧护院确实是上神,而且不是一般的厉害。所以说,连青木门的一个护院都这么了不得,那我们的师父有多厉害,你们就可想而知了,能进青木门,这都是你们的机缘,好好珍惜吧。”流连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得意地笑。听说人说谎时,会有摸鼻子的习惯。

    “哇,原来我们的师父比上神还厉害,能拜在青木门的门下,真是太好了,小八一定好好努力。”兔子小八欢呼地跳了起来。

    黑虫苍穹也略略点头,算作赞同流连的说法。

    唯有白尧,看向流连的目光微妙。神子大人开始感觉到,这次来南山参加仙家集会,自己不仅被骗了,还被无耻地利用了。

    “有求必应?这些人在做什么?”

    此时,南山仙家集会已到了差不多散会的时候,人群三三两两的,稀疏起来。流连注意到,人群中总有一两个穿九玄道服的仙者,举着一个布做的招牌,到处晃来晃去,那布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有求必应”。

    “师姐指的是仙家传令者?”苍穹的修为不足以长时间维持人形,此时已经又变成了黑虫,趴在流连的肩上,对自家好奇的大师姐解答道。

    “仙家传令者?那是什么?”

    “这个小八也知道!”一只兔子蹦到了流连的脚边,显然是又变成兔子的小八,“是为修仙们传达命令的仙家。我们可以去向他们领任务,如果顺利完成,能得到仙家的奖励。”

    “什么奖励?”流连的耳朵对于奖励这样的字眼总是特别敏感。

    “这个小八就不太清楚的,不过他们说有求必应,应该是可以提任何要求的。而且,做任务可以提高修为,南山不少妖修都接过任务。”小八的耳朵摆了摆。

    “哦?那我们也去领任务试试。”升级靠什么,当然是靠任务了,都怪那白衣神仙当初没有把游戏的规则好好的介绍清楚,有这么好的练级设定,都没有告诉自己。流连正为自己修为低而心魔暗生,此时机会就在眼前,自然不会放过。

    “小尧,你——你干什么这样看我?”转头准备再拉上神子大人一起上“做任务”的贼船,流连才发现,白尧一双如狼般凌厉的眼,正盯着自己,教人发毛。

    “崆峒印。”神子大人吐出三个字,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流连小心肝直颤。

    看来神子大人是要兴师问罪了。

    “这……这不就是为了崆峒印的事吗?”知道撒谎有什么不好吗?就是你不得不用一个连着一个的谎言,圆自己的第一个谎,“我刚刚看到了幻象,说那个崆峒印与南山仙家的传令者有关。喂,兔师弟,你跳得快,赶紧去那边问问,找传令者要个任务。听好了,只要和崆峒印有关就行。”

    兔小八领命,乖乖向传令者蹦过去。剩下流连,强作镇定,对着白尧微笑:“别急,小尧,一会儿就有崆峒印的消息了。”等会儿先听任务是什么,再把任务往崆峒印上硬扯就行,反正瞎掰的功夫,流连最在行。而且,对于白尧,她一丝丝的内疚也没有。哼,神子虽然没有刚开始那么教她讨厌,但白玉戒的账还没算,流连仍在心底把白尧化作敌区,只是彼此所需,相互利用罢了。

    此刻,白尧看向流连的眼神,不是不信,而是彻底不信。你当神子大人没智商吗?被骗了一次,还会上第二次的当?

    流连手中的白玉戒一阵红光,流连的嘴自己动了起来:“我说谎了,从一开始我就在说谎。我从没有做过崆峒印出现在仙家集会上的梦,我只是想利用……收徒,唔……呀呀……”

    不行,再说下去,让肩上的苍穹听到了真相,说不定当下就离师门而去。流连死命得拉住自己的嘴,用手夹自己的舌头,阻止自己把一切都说出来。

    “大师姐,有了。你真灵,还真的有和崆峒印相关的任务!”就在这时,去领任务的兔子一蹦一跳地回来了。

    流连的口水已经使自己的手指透湿了,闻言,得救般看向兔小八,上苍呀,你果然没有抛弃我,终于又一次,歪打正着了。

    白玉戒红光止,流连却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嗽不止,一手指向白尧:“你……你……咳咳”你这个混蛋。

    “什么任务?”白尧势劲,一开口,四周风起,吓得胆小的兔子躲到了流连的后,只露出半边头。

    “传令者说。”兔小八看了白尧一眼,赶紧将整个子都隐在了流连大师姐后,“要我们找到幸存的夜龙女,拿回十大神器之一的崆峒印。”

    白尧若有所思,夜龙女,崆峒印……难道刚才流连说见到幻象,是真的。这丫头太狡猾,还是留心些。下次再敢骗神子大人试试,可就不会如此轻饶了。

    而总算顺过气的流连,不由感概万千,真是天助我也呀——不过,夜龙女是什么东东?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连任务都没有弄清楚就接了下来,就不要怪前路艰辛在等着他们。

    兔小八只记得告诉流连与崆峒印相关的任务,却没有说,仙家任务是分难、较难与易三个级别,而小八领的这项任务,在所有的仙家任务中,是唯一一个被打上了“难中难”的标记的S级任务。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