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二十九章

    浑不安,流连好似被火焚了内脏,连血液都成了小股的岩浆。

    为什么?为什么她比我漂亮,比我有天赋,比我更得小猫的欢心?为什么大家只赞赏她,却将鄙视的目光留给我?如若不是在皇宫里浪费了十五年,如若我也是个修仙的天才,拜在南山门下,有个不错的师父每苦练,何致彼此的差距如此之大!流连在焦躁不安中寻不到出口,头脑也恍惚了起来。

    就在流连的神识要完全陷入混乱的那一刻,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背脊,源源不绝的暖流如温泉般注入了流连的体,体内的躁动被强硬的压制下来。

    下意识的回头,白尧淡漠的面庞近在咫尺。发丝拂过流连的耳边,轻柔无声,只有点点的痒。

    神子的元神真气是上神修为的精华,却也只能暂时的压制流连体内的杂乱的真气,使她不至于在如此盛大的仙家集会上当场发狂。但要彻底的破心魔,必须靠流连自己。

    想不到这个以冷酷著称的大块木头,会在紧急关头对自己施予援手。稍稍恢复清醒的流连不由在心里暗叹。虽然她有些好奇,却不打算询问原因。因为,在流连的心里,白尧绝不会做无意义的事,他会救她,大概是看她这个青木果的载体还有利用的价值吧。

    白尧见流连好转,还能自我控制,随即悄悄收回了右手。自己居然用宝贵的元神真气,帮助一个小小的侍从压制心魔,为什么?其实,这个问题,等到神子大人收手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问自己。为什么会出手相助?一时也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做都做了,问那么多为什么,不过是浪费精力。神子大人坦然,生于三界几千年,谁要让任惯了的神子大人解释他每件事的缘由,那纯粹是找抽。

    流连讪讪地,面对倾国倾城的南小小,一阵阵的心虚。连道别的话也没说一句,就和白尧一起离开了这一小堆还对南小小惊叹不已的仙修。

    走到另一边,是各大修仙门派收徒的摊位。此时,像临仙门、南山仙域这样的大派早已在众多想要拜师学艺的弟子中,挑到了满意的人选,收摊走人。只留下一些小门小派和那些资质不高的弟子,在相互挑剔的同时相互妥协。

    “喂!喂!想要修仙成道的少男少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你想要享受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感觉吗?你想和上神界鼎鼎大名的神子大人朝夕相处吗?来青木门吧!青木门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愿望!修仙名门青木门正式开张收徒,机会难得,只收三名,名额有限,报名从速,过期不候!”流连找了个正中间最显眼的地方,然后扯开嗓子,大声喊。

    “修仙名门……噗!”嘲笑之声是最多的。

    “青木门,怎么都没有听说过。”表疑问的也有一些。

    “你瞧,旁边那个白衣的少年,好像不简单。”不错,总算有个识相的了。

    几个五灵根的农家子弟在流连和白尧边晃了晃,摇了摇头,接踵投奔了另一边还算有点名气的门派去了。

    没眼光!流连斜眼,虽然青木门现在弱小,但发展潜力大,上升空间广,谁说后来者不能居上?

    “请问——”是一个稚嫩的女声。流连闻声,立马堆起了笑容,迎了过去。

    “你是师父吗?”女孩对着高大冷峻的白尧,流露出一丝羞涩,又带着一点渴望。

    白尧本准备无视,流连却抢在他前面,对女孩泡沫直飞道:“是!当然是,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上神界的神子白尧,白尧是谁?那是三界大界主的儿子,你以后跟了他混,修仙问道那是眨眼功夫的事,小尧包你三年分神,五年渡劫,过不了七年光,你就可以飞天成仙……啊,谁推我?!”

    “白尧?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天尧神子?想不到今天能见到真人,哇,好帅!”

    “哪里,哪里,神子在哪里?”

    “三界大界主的儿子,是不是继承体质的那一个,要是他能和我双修……”

    “别挤,大家都是来看神子的,让着一点!”

    “谁是神子?我看看,别推着,都看不到了!”

    被挤出女仙修包围圈的流连,不知是不是该高兴,虽然是靠神子炒作,不过这一下子,说不定他们青木门能火,同时把握机会收几个资质不错的女徒弟。她们也就是花痴了点,等收了以后,入了师门,该怎么样不还得听她这个当师姐的吗?

    “嗯嗯,我说呀,你们先安静一下,想入我们青木门,就要一个一个来,先排队!”流连在包围圈外,边跳边喊。

    “我不是青木门的人。”

    白尧的声音不大,但远比流连要压得住场面。

    “没关系,我们只是来看看神子大人的样子。”

    “对呀,能和神子朝夕相处,是多少女仙修梦寐以求的事呀。”

    “神子,听说你还没有双修的伴侣,你觉得我如何?”

    “就是呀……”

    叽叽喳喳,继续叽叽喳喳。

    白尧周的气流开始沸腾。

    “青木门不收女弟子。”白尧声音低沉,掷地有声,同时混元真气大开,将他周边的女修仙们足足震开了五米开外。

    一个抬眼,吓得四周又集体自觉地后退了五米。

    白尧的眼神再明显不过,翻译直白一点就是——识趣的,快点滚,不然别怪本神子不客气。

    “小尧,你做什么?谁说青木门不收女弟子了!”大家都安静了,剩下流连这个不怕死的,眼看自己的计划完全泡汤,对着发飙的神子也毫不示弱。

    “额,小尧,你聚集手中的火焰做什么?上神不能在凡界轻易使用神力的,你忘了吗?你……你别走过来!好好,不收女弟子就不收,都听你的,你先冷静一下,把手中的火焰灭掉再说……喂,你们这些看闹的,都散了,咱们不收女弟子了,没听见吗?散了,散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就这样,流连不仅没有因为白尧的号召力,收到好的弟子,反而使青木门收徒范围变窄了,从此更有了“传男不传女”的说法……这当然都是讹传了,不然,咱们青木门的大师姐流连算是什么?

    仙家集会接近尾声,青木门收徒为——零。

    “难道就没有一个看得上我们青木门吗?”流连无奈问苍天。

    “你们是不是在收徒?”适时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是呀,可是没人愿意入我门派。”流连随口答道。

    “如果我愿意,不知你们会不会收我?”

    “会,当然会!”流连循着声音,四处看,咦,人呢?在哪里?

    “我就在你的脚边。低下头就可以看到了。”

    流连低下了头——

    “你……是只小强?”流连不愿意说出“蟑螂”这个词。她没有大叫一声,一脚踩过去,已经是给足对方面子了。

    “我是黑虫,名叫苍穹,是妖修。”

    好吧,也许你在这个世界叫黑虫,但这丝毫改变不了你就是只蟑螂的事实。这年头真是无奇不有呀,连蟑螂都力争上游,开始修仙了!还起了个牛的名字,苍穹……连神子大人都没有这么嚣张。

    “我会很努力学习修仙的,你们收我吗?”

    流连看了一眼旁边不管事的白尧,又想了想今天收徒的艰辛,正所谓“薄薄酒,胜茶汤;粗粗布,胜无裳;丑妻恶妾胜空房,”有个徒弟总比没有强。反正,天蓬也是妖修,他应该不会嫌弃你的,他一定会带领你走向妖修的康庄大道的。

    “行,青木门收你了,小强……不,是苍穹,跟我们一起回师门吧。”

    “他也可以入仙门?那我也可以,姐姐,姐姐,把我收去吧,我会很乖的!”

    闻声,流连转头一看。哦,原来是只兔子,没什么好惊讶的了,连蟑螂都修仙了,兔子修仙算什么,人家嫦娥手中的兔子不就是一只仙兔吗?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