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八章

    西厢第一间的门半敞着,流连探进去半个子。

    “小尧,你在?”

    屋内的神子大人,正埋头于一堆书本与玉简中。专心致志的样子,教流连怀疑他是不是在准备高考……不,是准备参加大尧国的科举考试。难怪这段时间看不到他的踪影,敢是宅在家中看书了。对了,这么多书与玉简是从哪里来的?

    招呼已经打过了,神子没有回应,就当他是默认。

    流连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内,在白尧的边坐下。趁边的人还在埋首苦读,就装作不经意,瞟了瞟桌子上的书与玉简。

    《十大神器上古全录》——这是其中一本书的名字。

    《神器之极道》——这是另一本。

    摊在桌角的一只玉简流光初显,只见上面写着:“上古十大神器:炼妖之壶,包罗;噬心之石,启灵;崆峒之印,称霸;昆仑之境,通天;指天之剑,斩妖;神农之鼎,炼化;凤凰之琴,控心;昊天之塔,重锁;追风之靴,神速;东皇之钟,逆天。聚之九神器,敲之上神东皇钟,天地惧毁,逆天重生……”

    “你在看什么?”

    流连猛地抬头,对上白尧桀骜的眼,那双眼中的不悦,直接传到了流连脑部神经的末梢。

    “我……咳咳,我是来告诉你,我昨天又做了奇怪的梦。”说谎对于流连而言,并不是难事。

    白尧等着她说下去。

    “昨晚,那个叫果果的小男孩告诉我,四月七,南山仙域有仙家的集会。”

    白尧抬眼等着。然后呢?

    流连只好再接再厉道:“果果说,这仙家集会很重要,特别是对小尧你而言。”以往,白尧不是对自己做的梦言听计从吗?上次听说了三足乌,就要去临仙镇。今天是怎么了?听说自己梦到了南山集会,一点想去的意思也没有。

    白尧又看了一眼流连,确定她在没话找话说之后,毅然决然地将目光转回到手中的仙书上。

    要知道,上一次,流连得到临仙镇的预示,是出自魔气引导,那是神子大人有意为之。

    如今,流连可以对青木果发出命令,在白里,获得自己想要知道的幻象。但,梦中的预兆仍不受流连控制,随着她修为的增加,流连梦中所受的预示会变得多且繁杂,这些预示与她每接触的人与事相关。例如,那几,她天天跟着天蓬修炼,就梦到了天蓬变猪的前景;再例如,在临仙镇时,流连听说了女鬼吃心的事,一直记挂在心,于是得到了杀人凶手的提示。现在,有可能是对修仙产生了兴趣,所以梦到仙家集会——可这跟神子大人有什么关系?无关紧要的事,无视到底,这是白尧的神生原则。

    流连虽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该动坏脑筋时,脑子总是转得特别快。

    “小尧,不瞒你说。我不仅梦到了仙家集会,还梦到了——十大神器。”这纯属胡扯。

    成功地再次吸引了神子的目光。

    “十大神器中一个,将出现在南山的仙家集会上。”继续胡扯。

    “哪一个?”白尧目光凌厉,盯得流连一阵心虚。

    “崆峒……那个什么印,对,是崆峒之印。”随口说一个刚在玉简上看到的名词。

    白尧沉默。从临仙镇回来后的这几,为了尽天尧神子之责,应对天劫,白尧将上神界与仙界能找的神器记载都找了出来。这些仙书古籍中,无一例外的提到了“聚集九神器,鸣之东皇钟,吞天毁地”的说法。

    天劫,难道指的就是十器聚,天地毁?十大神器散落三界各处,难以追寻,是谁有如此大的通天之能,将其聚之,以求毁天?白尧明白,此人一定和赤炼仙君脱不了干系。为了阻止天劫,必须抢在此人之前,获得其他的神器。

    流连看不穿白尧那双如夜般的黑眸。只能在一旁干等着。该不会是谎言被神子大人识破了吧。

    良久,白尧开口道:“启程,去南山。”

    南山,与临仙镇旁的望山,西边的佛山齐名,是三大仙山之一。

    南山仙域,是当之无愧的仙家第一大派。位于修仙排行榜榜首多年,连流连这样的修仙小白也对它有个大致的了解。

    话说,南山仙域是由一位七灵散仙所创,那散仙本早已有了成为上神的修为,却因舍不得自己凡界的徒子徒孙,不愿飞升神界,而是修了散仙,在人间创派立说,桃李天下。如今,南山仙域的掌门人,正是七灵散仙的嫡传二弟子——几道仙人。这位仙人道法高升,且为师有道,教出来的弟子个个成器,直叫如今的修仙界一提起“南山仙域”这四个字就肃然起敬。

    “小尧,我们还要走多久呀?这台阶到底有完没完!”

    走在南山那一级连着一级、无止境向上的台阶上,流连除了累,就是烦。白尧在她前面,默默地爬山,已经把她甩出了好一段距离。

    带路的喜鹊飞了过来。

    “这点路就嫌累,没用!青木门的人,没用!”

    敢嘲笑我?等到了目的地,用不着你了,看姐姐我不把你做成“烤鹊烧”。

    “小尧,其实在去临仙镇的路上,我就想问你,为什么我们到哪里都要用腿走?你不是上神吗?不是号称神子吗?会飞就不要浪费展示技能的机会嘛。不然,怎么显示你和凡人的区别呢?”流连双手做筒,对着上面的白尧大声喊。

    “笨蛋,笨蛋!上神界的规矩,上神不得在凡界肆意使用神力,平能隐则隐,行若凡人,应自然。”喜鹊在流连的头顶边飞边叫。

    “你还知道上神界的规矩?”流连不忍诧异,不过是一只喜鹊,“那仙界呢?我怎么总看见那些小仙子飞来飞去的,一点自觉也没有。”

    “仙家仙力远远不及上神,不会对五行平衡造成影响,所以无需规定。”喜鹊依旧绕着流连唧唧喳喳,“本鹊仙是几道仙人座下灵宠,当然比你知道得多,笨蛋!”

    “灵宠,不错,嗯嗯。说不定吃下肚子里还能增加修为。到时候,你主人问起来,就说你贪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死无对证。”流连气急败坏地伸手去抓那只该死的喜鹊。

    “你敢对本鹊仙下手,看招——”喜鹊一对翅膀红光一现,带着火灵。流连一愣,凭着她现在的修为,绝不是火系仙家灵宠的对手,一团火灵咒够她躺上三个月。

    就在此时,白尧转过头来,看了喜鹊一眼。

    那喜鹊翅膀的红光猛然消失。喜鹊恍惚地扑了几下翅膀,差点掉在地上。等恢复了神智,那喜鹊飞到前方,绕着白尧转了几圈,接着,像是恐惧般,故意退到后面,跟在流连边,只是不再说一句话,感觉像是被吓傻了。

    上神界的规矩要不要遵守,那得看神子大人的心

    到了南山仙域之所,才知修仙界之多彩。

    四月初,意闹,各路仙家齐聚南山之顶。

    寻双修伴侣者有之,瞧那合欢派,融门,莺莺燕燕,好不闹,有的还为了争夺伴侣比划起了仙术。那是不是《天一》书中记载的土系咒法厚土如山?一个简单的咒法竟有如此大的威力!流连在一旁看得感叹不已。

    收徒寻师者有之,那边站的孤女,好像说是有水木双灵根;这边的大胖小子,是普通的五灵根,被南山仙域拒之门外。啊,不远处几个背影很是眼熟——

    “青莲!司马蓉!”流连喊了几声,临仙门的门人皆回头看向她。

    司马蓉略略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林青莲一见到流连,高兴得跑到了她的边。

    “小羊,你们怎么来了?”流连也是惊喜。

    “一年一度的集,我们每一年都会来收徒。今年,大概会收五个弟子呢。”青莲边说,边左右地望了望,脱口道,“小尧上神呢?他……他没和你一起来。”

    “你很想看到他?”流连注意到小羊的脸红得透透的,忍不住想逗一逗她,“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要不要姐姐我帮你牵红线?”

    “不……不,我没有。我只是,只是问问。”小羊的心事被猜中,顿时害羞不已,说了一句,“师姐他们叫我,我……我先走了。”就逃也似的走开了。

    “我只是开玩笑,小尧他……”眼看青莲的影消失在人群里,流连不由后悔把她吓跑了。

    转头,刚才消失于各路仙家之中的神子大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边。你不要每一次消失和出现都那么戏剧化,好吗?

    “有崆峒印的幻象吗?”神子问道。

    有才奇怪……流连只是敷衍了两声:“等会儿,再等等,说不定就有了。”

    不要怪我骗你,反正你已经上了贼山。等会儿摆摊收徒,就靠神子大人的号召力了!

    “哇,瞧瞧,它的毛是青白色,如玉一般呢。”

    “这是纯种的苏林玉猫,仙界苏林特有的仙猫,木系属,能读心,顶级的灵宠,当然别致。”

    “这只猫难得,竟独自从苏林下凡,来到仙家集会,是找伴侣,还是找主人?”

    俯首自己的皮毛,小玉傲然地侧过头去,不理会周围的议论。

    凝气期,筑基期,好一点的是分神期、元婴期……哼,没有一个让本猫仙看得上眼。我要找的主人一定是天下第一的人精。你们——还差得远呢!

    “好可的小猫!”流连一见到小玉,就好像蜜蜂见到蜜糖。声音如风化雨,甜得让白尧上都起鸡皮疙瘩。

    呵呵,并不奇怪。流连还是苏蕾的时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猫奴。猫成痴。她在孤儿院里养过一只猫,那只猫有点小孤僻,却喜欢苏蕾,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一人一猫相依为命,感如同家人。可惜,猫也有寿命。那只名叫宝宝的猫,活了十几年后,自然老死,让苏蕾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了好几天。后来,只要一见到可的、长得像宝宝的猫,她就会露出格外亲切的表

    就在流连想要伸手去抱小玉的时候,小玉一扭子,躲开了流连的手。

    一个练气期的小仙修,根本没有碰我的资格。

    小玉的拒绝,瞬间让流连一颗水晶琉璃心碎得粉粉的。

    “一只小猫,居然这么有个,真是个叛逆的小猫。”甜美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让小玉与流连不约而同地抬头望。

    一个蒙着面纱的蓝衣少女,头上插着一蝴蝶簪,声音轻柔好听。

    “南山仙域,南小小。”对上流连的目光,南小小大方地自我介绍道。

    很好,又一个穿越过来的玩家。

    “我是流连,相信不需要再多做自我介绍了。”流连笑,在公共空间里,彼此打过照面。

    “流连,这灵宠虽然珍贵,但也不能任由它欺负到头上。”南小小隐在面纱里的笑容,不为人所见。

    随即,南小小对着小玉轻声说了什么,紧接着,那只高傲的小猫就像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

    流连眨了眨眼,这是什么咒语。

    “木系木灵住,这位仙修已经到了问鼎二期,小小年纪,难得呀。”一旁有见识的修仙同行适时地解开了流连的困惑。

    问鼎二期……她看上去和自己一般大,只有十五岁,居然在短短的十几年,修炼至问鼎。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修仙天才。

    面对赞扬,南小小微微一笑,又施了一个解咒。小玉立马活动了起来。

    “主人!”可的小猫第一次开口说话,向小小的怀中扑过去,“你是我认定的主人,我小玉以后就跟着你了!”

    “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小玉不明白新主人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公的。”如实回答。

    “那就好,这么傲,等你幻化人后,可以给你找一个攻……我是说,我愿意做你的主人。”南小小用温润的声音一带而过。

    一旁,流连心中则是五味杂全。

    心的小猫不甩自己,认了天才少女做主人。那少女和自己一样,是穿越过来的;那少女和自己一般大,也都是仙修;可那少女比自己修为高、门派好,比自己强大、温润、连小猫都她。哦,那只不让自己碰的小猫,此时正粘着自己的新主人不停地撒

    我不嫉妒,我绝对不嫉妒,有什么好嫉妒的,哼!我一定有比她强的地方,看她蒙着面纱,说不定是个丑八怪。对,没错,所以,我要心平气和,静心最重要。嫉妒会使自己迷失方向……

    就在这时,一阵风过,南小小的面巾被吹上了天。

    一个偶然,让流连见到了她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女人,美,绝美,那样的眉眼不差分毫,美得让人沉进去。

    四周的人都看痴掉了,如同集体中了木灵住,动不得,都盯着南小小的脸看不够。只有白尧,他的目光一直紧跟着流连,她体内的气息不稳,四处流窜,是心魔将起之前兆。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嫉妒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