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死后,我不愿离陈郎而去,不久便成了孤魂野鬼。我的魂魄一直附在那缕头发上,这样,就能一直跟在相公的边。

    “可惜,人鬼有别,即使我能跟着他,却无法和他说话,无法碰触他。只能在一旁看着。看着他挨冻受饿,看着他被人家冷嘲讽,看着他一天比一天的颓废。”女鬼顿了顿,接着说道,“看着他夜夜念着我的名字。”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女鬼双目如血,“所以,当机缘找上我,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机缘?你指的是什么?是不是和女神庙的石狮子有关?”流连问,她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不愧为木系仙修,只是练气期而已,占卜功力便如此了得。”女鬼微微一笑,素雅苍白的面容竟带着一抹风华,想必,当年也曾有过艳的年华,可惜,那些美好都掩埋在岁月无言的歌声里了。

    “机缘来得偶然。起初,只是因为妹妹萍眉常去女神庙祈福,陈郎时不时作陪,我也因此跟了过去。却没想,在那里,我竟有缘遇到了一位奇人。”

    “他自称赤炼仙君,是九玄仙界的上仙。他察觉到我的存在,却没有动手了结我这只小小的孤魂,而是问我,愿不愿意成妖得道,不仅能存活于世,还能与所之人在一起,从此长相厮守。”

    赤炼仙君。白尧眼睛里一阵火光,找的就是他。

    赤炼仙君……流连也开始觉得,这个家伙有很大的问题。盗青木果有他的份,杀人取心又和他有关联。而且,从种种迹象来看,此人喜欢玩的,看似风轻云淡,每次都不是他动的手,可每一次他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等等,难道说,白尧把自己硬拖到临仙镇,就是为了找他?

    “仙君用神力,助我得了妖,入了妖门,从此我可以和陈郎说话,碰触他,暗中帮助他。作为回报,我答应仙君,为他杀人取心。”女鬼接着说道,“女神庙门口那只石狮子,是仙君留下的坐骑,名唤思铭。它会定时的告知我,该去杀谁,取谁的心。”

    “羲和女神的法器,也是他给你的?”白尧声音低沉。

    “法器?上神大人指的是三乌金笼,金丝神线和噬心石吗?”女鬼道,“那些确也是仙君所赐,但当时小女并不知,那是女神的法器。用金丝神线与我妖体相缠,以此掩盖妖气的方法,也是仙君提出来的。我只是听令行事。”

    “为什么仙君会命你杀人取心?这听起来很是稀奇。”司马蓉皱起眉头道。而且,他还是九玄仙界的上仙,与上神界只有一步之遥而已。为一位上仙,何以如此恶毒?

    “那些,小女就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仙君吩咐我,每次取了人心,将人心的血全洒到噬心石上。”女鬼如实以答,显然她所知道的也不多。

    用人心之血浇灌噬心石,这是古老的启灵仪式——

    白尧记得,自己的师父天佑上神尚在时,曾说过,神器噬心石乃恶灵之门,用七七四十九颗恶人的心之血浇灌,便可启灵,将此门打开,从而释放出无数的恶灵,危害三界。

    可知道这噬心石与启灵方法之人甚少,就连上神界的上神们对此都不甚了解。是谁?那个自称赤炼仙君的家伙到底是谁?他在打什么算盘?难道说,他想与三界为敌?

    与三界为敌,就是与三界大界主为敌,作为未来的三界大界主,白尧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那个赤炼仙君,到底是什么来头?”流连虽然不知道噬心石的种种,但她也明白,女鬼口中的赤炼仙君是整件事的源头所在。

    “仙君行事谨慎,与我交往不多。平都是坐骑思铭传达消息,你们可以在那石狮子上下下功夫,比追问我来的有效。”女鬼道。

    “那头狮子,我们自不会放过。”司马蓉拿出了寻妖盘,对白尧与流连道,“我先去女神庙探一探石狮子的虚实,女妖这边就交给小尧上神与流连姑娘了。”

    “放心去吧。我们解决这女鬼,随后就到。”流连对司马蓉连连点头,就好似她能将女鬼秒杀一般。跟着神子大人久了,咱们的流连公主渐渐习惯狐假虎威了。

    司马蓉也不迟疑,转便向女神庙的方向奔去。

    “故事都说完了吗?”流连朝女鬼笑,“说完了,就让小尧送你一程,让你彻底消失在这个世间。你放心,小尧下手既快又猛,你离开时,不会太痛苦的。”

    白尧果然依流连所言,手中火焰又起。

    “我说那么多,你们就不为所动吗?”见到白银之火的跳动,女鬼不由恐惧地退了好几步,挡在窗前。陈孝守的头发一旦被烧光,她便会魂飞魄散。

    “你希望我们怎样为你所动?你的故事很感人,可你害了那么多人也是事实。要不,我找个会写书的朋友,把你的故事写出来,教世人都知道你多么痴,你的多么伟大。这样,你总能安心去死了吧!”流连示意自己的第一“神器”快点动手。

    “等等!我可以和你们做交换!”女鬼的头发慌乱地舞动着,“虽然三乌金笼与金丝神线已毁,但噬心石还在我手中。而且,经过这几个月的修炼,在神器的协助下,我已妖修有成,到了分神期,体内有一颗元神内丹,分神期的内丹是很难得的。”

    “你想和我们做什么交换?”流连再次把白尧已经举起的手压了下去。这女鬼很聪明,知道自己和白尧的实力差距,所以一开始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既讲述自己的遭遇博取同,又给了流连她们好处,做好打算是来言和的。

    这一招是险棋。如若,她遇到的只有白尧一个人,估计话还没说完,早已魂灭,反正噬心石、内丹什么的,神子大人可以等干掉她后,全夺过来。

    所幸,白尧边跟了个流连。流连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比起神子大人来,还是要有人味得多。

    “我把噬心石与内丹都给你们,甚至于妖之实体也都兵解了去。只希望上神大人念及小女一时糊涂,大人有大量,留下我原来的魂魄,依旧附在那撮头发上,能陪伴陈郎左右,小女也就知足了。”女妖欠,向流连与白尧行了一个大礼。

    白尧无动于衷。若不是流连死命抓住他的手,那团火焰早就打出去了。

    还不准备放手吗?白尧斜眼看着流连。你想接受女鬼的恳求?因为可怜她?这已经是你第三次阻止我出手了。三界中,可从没有任何仙神敢对本神子如此。明明只是个小小的侍从而已,胆子却不小。

    流连瞪了回去,气势不减,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看什么,有本事你咬我呀!姐姐我才不怕你。捉女鬼,我也有份。该怎么处置她,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说得算!

    “依依,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流连一边抓着白尧的手,一边对女鬼笑道,“我们可以和你做此交换,留下你的魂,继续与郎长相厮守。但是,你必须再帮我做件事。”

    女鬼一时喜,一时惊:“什么事?姑娘但说无妨。”

    “你说你可以和陈孝守交谈,想必,他平说书的那些,也是你教他的吧。”不然,一个落魄的秀才,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奇闻异事。

    “是,没错。关于羲和女神的传说,三界的一些风闻,都是我托梦告知陈郎的。包括石狮子的事。说书虽算不上正业,但多少有一些打赏,够陈郎一个人的生计。”女鬼道。也因此,在见证石狮子的威力后,为了帮自己的妹妹出气,陈孝守将自己花心妹夫的名字写在了纸上,放入石狮子的嘴中,造成了张而文之死。

    “那好,在你兵解之前,我要你托梦给陈孝守,告诉他最后一件事,关于临仙门门主的女儿林青莲。”

    闻此,白尧转头看向流连,举起的手终于自动放了下去。

    “怎么样?愿不愿意接受?”

    女鬼点了点头:“多谢二位手下留,小女定当竭尽所能。”

    回客栈的路上,流连一直笑得合不拢嘴。

    白尧看她快笑得抽筋了,实在不忍打击她。

    不就是一颗妖修的内丹吗?至于高兴成这个样子。妖修的内丹只对妖修有大补的作用,对于仙修,除非是专门的药修,或是器修,可以用这内丹炼药、炼器外,这颗妖之内丹于流连这样低级别的仙修而言,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呵呵,内丹是我的了。”流连拿着女妖的内丹看了又看。噬心石被白尧拿去了,算是白尧大神捉妖的报酬,自己得了一颗分神期的内丹,也算不错。呵呵,谁叫司马蓉走得早,现在可没她的份了。

    “你这样把内丹拿在手里,不久它就会化掉。”白尧提醒道。

    “哈?它又不是冰棍,居然会融化!”流连盯着手中的内丹看了又看,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天一》书中有记载,内丹放于神器之内,方可保存。”

    这么一想,流连从自己的布袋里拿出那个许久未登场的长颈小壶。都说它是什么宝贝神器,那总得有点神器的样子吧。

    就在小壶登场的那一刻,白尧储物袋中的噬心石猛然一震,流连的小壶同时发出一阵光亮。

    “炼妖壶。”白尧盯着流连手中的小壶,说出了它的名字。十大神器同气连枝,相互都会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可能是炼妖壶被盖了太久,长时间未启动,所以一直反应不大,刚刚被流连一碰,立马和噬心石相互感应。

    三界中,十大神器中的两只居然同时于今晚现。这是偶然?还是有人刻意安排?

    白尧猛然抬眼看向天际,只见空中一轮明月,月旁飞过一群三足乌。往常,它们绝不会于夜晚出现——

    三足乌,月夜飞,神器显,天劫之轮,不详之兆。

    当年瑶池边,上神界占卜巫师空录所言,难道真的将一语成鉴。

    回到客栈时,司马蓉已经从女神庙归来。

    “怎样?有抓到那只叫思铭的石狮子吗?”流连一进客房,立马问道。

    司马蓉摇了摇头:“寻妖盘没有反应。我给了那狮子好几道咒击,硬是把石头打成了一块块的,它也没有现出真。”

    “会不会是女鬼说谎在骗我们?”流连摸了摸自己衣袋里的炼妖壶,壶里还装着那女鬼的内丹。

    “有可能。”司马蓉道。

    “哼,一定是你着了女鬼的道,害得大师姐和你一起被骗。”坐在边的苏摩,正在给刚醒过来的林青莲喂药,一边还不忘挖苦流连。

    “二师兄……流连她……”林青莲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却急着为流连辩解。

    “我知道,她是你朋友,是不是?你朋友就不会做错事了?”苏摩瞪了林青莲一眼,小羊羔就低着眼,不敢说话了。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知不知道青莲她为什么会受伤?还不是因为你!”

    “啪——”苏摩将装着丹药的葫芦放到桌子上,一声响。

    “这是我和小师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苏摩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焦灼,“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你以为我愿见到她受伤,我宁愿伤得那个是自己,也不想看到她——”

    苏摩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闭了嘴。狠狠地又瞪了流连一眼,不理她了。

    司马蓉看在眼里,也不多说什么。这个二师弟,这些年来,总是变着法子欺负小师妹,有时过分得连自己这个当师姐的都看不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只欺负她一个?为什么见到她难过,被你欺负到哭,你就变态似地心里一阵窃喜?别以为师姐不知道,你是如何对付,那些背地里说青莲坏话的其他弟子?明明就容不得别人欺负她;明明一直以来,虽然也觉得她很没用,一直狠狠地骂她,你却不知不觉地以自己的方式,在照顾她;明明就是个不坦诚的孩子,还不断得扮演着坏蛋的角色。何苦呢?

    靠,苏摩刚刚说什么来着。流连耳朵尖,全听了个明白,可她怕自己误会了。他什么意思?该不会是……不可能,苏摩是怎样骂青莲的,自己最清楚不过了。

    说他喜欢青莲,怎么可能呢?除非苏摩是个变态。

    其实,流连猜得没错,苏摩确实是个变态。以后,有的是机会,流连会慢慢了解苏摩变态的本质的……

    如今之际,还是先处理正事再说。

    “那只石狮子会不会是被附了,而真在你到达之前,已经逃走?”流连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么说,倒也不错。”司马蓉看向了白尧。

    神子大人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他从回来后就一直坐在窗户边,看着天上的月亮。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又一群三足乌飞了过去。月光淡然。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