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

    司马蓉一惊,这练气小仙修所说,是真还是假?

    白尧看着流连,平静地问:“谁?”

    流连搔了搔脑袋。那些也只是偶然出现的幻象,要是错了怎么办?

    “我只是觉得,楼下的那个说书人陈孝守可疑。”流连撇嘴,“听说,他是张家公子刚过门妻子的哥哥。”

    可疑?妻子的哥哥?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司马蓉皱起了眉头,但看一旁的上神大人一副了然的表,也不好提出异议。想了想,她道:“既然流连姑娘这么说,这个陈孝守必有可疑之处。有一个办法,可以探一探他的虚实。只是要麻烦流连姑娘和小尧上神陪我走一趟。”

    司马蓉师兄妹三人住在羲和女神庙附近的悦来客栈。

    傍晚时分,在悦来客栈客房内,流连再次见到了自己的老乡林青莲,与以欺负自己师妹为乐的二师兄苏摩。

    见刚认识不久的流连,竟和失踪了一天一夜的大师姐一起回来,林青莲又惊又喜。

    而一旁拿着另一半寻妖盘的苏摩,可没什么好脸色给流连看。他没有忘记,这丫头今在女神庙是怎样羞辱自己的。真是冤家路窄。

    苏摩不见待流连,流连的感受也差不离。见到青莲,那是缘分;见到苏摩,那是晦气。

    司马蓉为流连他们向自己的师弟、师妹做了简单的介绍。当说到流连边那个沉默冷峻的男子是修为极高的上神时,林青莲抬眼,对白尧看了又看,竟然有些脸红。苏摩还算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可惜被白尧当场无视掉,恨得他在暗地里磨了磨牙,冷哼了几声。

    凭流连的修为,只是个不入流的角色,耍耍嘴皮子罢了。跟在她边的人能有那么厉害?苏摩不信。

    “苏摩,把雄寻妖盘拿到桌上来。”司马蓉一边命令自己的二师弟,一边将手中雌寻妖盘也放上了桌。

    见到雌雄两个罗盘摆在了一起,流连不由好奇,低声问边的林青莲:“这是要做什么?”

    “我也不大清楚。”林青莲摇了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双手合并、对着两个寻妖盘开始念咒的司马蓉,“大师姐好像在驱动寻妖盘,帮她寻人。”

    “这不是寻妖盘吗?还能寻人?”流连问。

    “寻妖盘不仅仅可以寻妖。师父说,雌雄罗盘并动,上天下地,三界之内,没有找不到的人、妖魔与仙神。”林青莲认真地答道。

    “那它怎么没有找到这回作恶的妖魔?”如果这罗盘有用,司马蓉也不会找上他们。

    “嗯……这个,嗯……这回的妖魔有点怪。”说着,林青莲不由沮丧,“它把妖气隐藏地很好,只有在作恶的时候才散发出一点。等作恶遁走后,就无迹可寻,连寻妖盘也没有办法。”

    能将自己妖气完全隐藏起来的妖?流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据司马蓉所说,白尧昨天和那只妖交过手,似乎战记不佳,让小妖跑了。白尧回来时,整个人的气势不对,估计是因为追那只妖没追上,心里不爽。

    一只能从神子大人手里逃掉,还不让他找到的妖。流连想,这个对手应该不简单,难怪临仙门的大师姐会找他们联手。

    “有了。”

    司马蓉念完开启神器的口诀,只见两个罗盘同时发出金光,在罗盘上空的金光内,出现了一幅动态的画。

    画中,一间破落的屋子,屋子里坐着落魄秀才陈孝守,天色渐暗,他正一个人倒在椅子上喝闷酒。

    司马蓉低头看了看罗盘,指针没有丝毫动静,显然在陈孝守的上并没有妖气。她刚刚只是念了寻人咒,让罗盘找出陈孝守的所在。如今看来,这陈孝守安分守己得很,并没有什么异样。

    司马蓉看向流连:“这个醉鬼就是陈孝守。你说他是杀害张而文的凶手,有何证据?寻妖盘感应不到他的妖气。”

    流连耸了耸肩。她也只是那么一说。真要她拿证据,她又不能把自己的白梦给复制出来。

    “师姐!你看,寻妖盘动了!”林青莲忽然大叫。

    司马蓉闻声低头,果然如师妹所言,寻妖盘像昨晚一样大动。动态的画与金光一起消失,只留下一对异动不止的罗盘。

    “师姐,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那个叫陈孝守的果真是妖?”苏摩也警觉起来。

    司马蓉咬住嘴唇,盯着仍在异动的双盘,神色凝重。

    “它出来了。”白尧的声音不大,但足以吸引客房内所有的目光。

    “它?谁?”苏摩瞪大了眼。

    可惜,苏摩话音刚落,白尧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这是——移形换影?!”苏摩觉得不可思议。想不到居然有仙神将移形换影运用得如此如火纯青,这绝不是一般仙者所能做到的。难道他真是一位上神?

    “哇……好帅。”林青莲看着白尧站过的地方,神有着恍惚。痴痴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妖魔出现了,还不快拿上寻妖盘去追!”司马蓉一声令下,师弟师妹立马回神,一左一右,拿起那对罗盘,跟着已经一脚踏出门的司马蓉,准备去捉妖。

    “流连,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临走,林青莲回头,向独自一人留在客房内的流连问道。

    “呵呵,你们去吧。我修为有限,保不准还会扯大家的后腿,就不跟去凑闹了。”流连笑笑,一股稳稳坐在椅子上。

    捉妖这么危险的事,实在不合适她这个级别低的仙修,还是让有为之士去保家为民吧,她做做后勤工作就行。冲锋在前,只会死得早。流连这样的小人,可从没想过去当英雄。

    人都走后,流连得了空。

    她盘腿坐到了客房的上,准备用白尧教给她的木系心法,入定修炼。流连可没有忘记,自己穿越游戏的任务是修道成仙,所以,修炼比什么都重要。

    就在流连闭上眼,开始为自己的修仙之路,慢慢铺小石子的时候,忽然,一阵风过,客房的窗户,猛地被吹开了。

    “砰——”的一响,流连睁开了眼。

    奇怪,夜间的风居然这么猛!而且,怎么忽然间,感觉这屋子里凉飕飕的。流连缩了缩子,下向窗户走去。

    窗户关上了,流连却像着了魔似的,面对窗户而站,一动也不动。

    不是她不能动,而是不敢动。

    有东西缠住了她的脖子,不知是何时上了她的,只是如今,那像蛇一般的头发正绕着流连的脖子,卷了好几个圈。

    “嚯嚯嚯嚯!想不到,我的运气会这么好。得来全不费工夫。”冰冷凄厉的笑声在流连的后响起,听得她头皮发麻。

    慢慢地转过去,流连成功地有了一次与女鬼亲密接触的机会。

    那女鬼面目素雅,却苍白得可怕,满头群魔乱舞的头发,故意伸出好长一截的一大把,正是缠住自己脖子的元凶。

    她不会是想勒死我吧?流连苦笑,她不上门找妖魔,女鬼却上门找她。自己就不能打打酱油,混过去吗?

    “咳咳,不知这位女鬼姐姐,如何称呼?”流连努力让自己露出甜美的笑容,“我打不过女鬼姐姐,你解决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而且,我的不好吃,真的,姐姐吃了会拉肚子的,我不想害姐姐呀。”

    女鬼猛地将缠住流连的头发缩短,一下子将她拉到自己了跟前。

    “咳咳!咳咳!咳——”流连咳嗽不止,她的脖子都快被扯断了。

    “别和我玩什么花招。乖乖把炼妖壶交出来。不然的话——”女鬼露出锋利的白牙和血红的舌头,“我保证,你会死得很难看。”

    炼妖壶?流连似乎在哪里听过。但却没有什么印象。不行,得好好在记忆里找找,这可是救命的关键呀。

    “哼!还敢跟我装傻?”女鬼的头发如同章鱼的脚,缠住流连的四肢,将她举到了半空,“如果你再不自己拿出来,我可要动手了,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

    靠!你要我拿,总得我有才行呀!什么炼妖壶?流连上除了从司马蓉那里骗来的灵石,连个道符都没有,炼妖壶是什么玩意儿……等等,壶?

    流连想起来了,自己的衣兜里,有一只从宫中库房里带出来的小长颈壶,难道说,那就是什么炼妖壶?好像以前国师也提过。这东西很宝贵吗?得了,对于流连来说,保命要紧,自己的命最重要,女鬼要什么,就给她好了。

    可惜,一旁的女鬼听不见流连的心声,她早已没了耐心,冷笑一声,一缕头发,忽然间化作锋利的长锥,趁流连不备,猛地向她左肩刺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