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一片云雾,流连在云雾里睁开了眼。

    这是哪里?流连记得自己应该在来福客栈才对。白尧和他的妇怎么不见了?难道自己又穿越了?

    “娘亲,娘亲~”有人在拉自己的手,流连侧眼,看到了那个每每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青衣小男孩果果。

    “又是你。”流连朝四周望了望,“难道我现在正做梦?这里是我的梦境?”

    “娘亲不是在做梦,而是头昏昏。”果果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斜着头,露出有些苦恼的神,“娘亲体内有坏坏的符咒,它命令果果将自己的气传给娘亲。可是,果果才传了一点点,娘亲就昏过去了……呜呜,果果不是故意的,娘亲不要生果果的气。娘亲生果果的气,果果会哭。”

    说着,男孩真的咧开嘴,哇哇地哭起来:“呜呜,都怪坏符咒,它最坏了!”

    符咒?传气?流连听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何她总有种只有自己呆在状况之外的感觉。你瞧,连一个活在她梦境里的小朋友都比她知道的多。

    不带这么欺负穿越过来的新人吧。虽然已经穿过来了十五年,但就修仙界而言,流连确实是彻头彻尾的小白一只。说是新人,也不为过。

    静下心来想了想,流连决定,先解决当前处境,再想办法求解心中的疑问。

    “果果,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流连问道。这地方和她以前的梦境不太一样,她总能隐隐地听到不远处传来流水声,这声音让她感到一股莫名的焦躁。

    “这里是娘亲的神识之海,也是果果的家。”果果用手抹了抹眼睛,嘟着嘴说道,“它一直小小的,娘亲都注意不到。可是刚刚,忽然间,它就变大大的啦。”

    神识之海。这个概念流连还是懂的,她在《天一》书上看过,这是入门修仙后,在修炼入定时出现的、属于修炼者自己意识的幻之空间。神识之海也是修炼者精神之气的象征,它的大小,是由修炼者自的修为所决定的。听果果所言,自己的神识之海在忽然间变大,难道自己的修为提升了?

    “果果,娘亲有话要问你。”流连俯下子对果果笑,她不是第一次扮演他母亲,装温柔还是像模像样的。

    “嗯嗯,只要果果知道的,都告诉娘亲!”拍拍自己的小脯。

    “娘亲如今的修为如何?”这个是第一重要的,确定自况。

    “唔……”小男孩摸着脑袋想着。

    果果无法准确表述,是因为他虽能预感天下事,但并不懂修仙界的常识。修道分九层:练气,凝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婴变、问鼎,渡劫。每一层分三阶,修满九层二十七阶,渡劫之后,方能飞升为仙。而现在以流连的修为来看,属于练气一阶。

    唉,小孩子毕竟没见过世面,说不清是正常现象,谁叫他刚出生就被自己吃了呢。

    流连苦笑,她并不傻,果果就是青木果的幻体,这么久了,她也能猜出个大概。自从她吃了果子,果果就出现了,接着就是乱七八糟的梦,而这些梦与现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连神子白尧也跟着她的梦境走。虽然没人和流连说明,但她敢打包票,这些梦境绝不简单,一定是青木果的作用。

    金木水火土,根据《天一》书中关于五行的记载。青木果属木系,木之逢,木之修道者善卜知天下。流连料想,自己的梦十有八-九有占卜预警的效果。

    例如,初次做梦时,她梦到果果变成白尧的脸对她说:“我相信你”,后来在从上神界回来的路上,白尧真的说了这句话。

    这不是未卜先知是什么?流连想,以后就算山穷水尽了,也可以摆摊占卜,总算是有一技之长,不会被饿死了。呵呵,到时候她保准比临仙镇那些摆摊的算得准。

    可叹呀,三界至尊的青木果,到了流连这里只有这种功效,也难怪白尧利用流连,不用白不用,不用就浪费了,成了放错了地方的资源。

    “算了,娘亲换另一个简单的问题。”流连见果果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想为难他,换个比较题吧,“我现在打得过白尧吗?”

    果果瞪大眼睛,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实力相差不是“很大”,而是“无法估量”。

    “那……我打得过师父天蓬吗?”

    又是一阵拨浪鼓。别看天蓬人的修为不高,他的实体一点也不弱。

    “我打得过你吗?”

    果果有些迟疑,不过还是诚实地送上了拨浪鼓。不想打击娘亲,但是事实没法改变。

    看来,自己的实力也没提升多少。流连有些泄气,想了想,又看向果果:“你刚刚说到符咒的命令,那是什么?”

    果果一听说到符咒,立马小手握拳,愤怒状:“就是那枚坏坏的戒指,它有符咒,一直催着果果给娘亲送气。一直催,一直催,还要果果多送些,果果没有办法违抗它,刚刚送了好大一团气,娘亲就吐血了。都是它害的,真是坏死了!”

    原来是白尧暗自下的命令,估计是他想利用自己木系占卜的功能,催自己运气以致急功近利,反而不利。想到自己吐血晕倒和他脱不了关系,流连在心里狠狠地记下这笔账,到时候一定连本带利十倍奉还!

    “没事,娘亲知道不是你的错,不会怪你的。”流连摸摸果果的头,这青木果倒是讨人喜欢的,“现在,娘亲想回去,你知道出去的路怎么走吗?”

    是时候该清醒过来,回到现实去了。不早点醒过来,如何找白尧算账!

    “娘亲要走?”果果一听流连要走,连忙慌张地拉住她的手,“不行,不行,娘亲不能走。这里是神识之海的圣灵地,娘亲在这里最安全了。外面很乱很乱。娘亲听听,水声大大,娘亲的元神会被淹没的。”

    哈?流连仔细一听,外面的水声果真大了起来,如同大海的咆哮。难道自己的神识之海翻腾了?记得《天一》书上说过,神识之海不稳,是走火入魔的前兆,不会这么走霉运吧?这一定也是白尧的错!哼,就知道他没没夜地催自己用他教的木系心法修炼,不会安什么好心!

    “那,为娘的现在该怎么办?”流连料想,自己真的走出这片神识的云雾,估计就走不回来了。所以,一股原地坐下,随遇而安。

    “娘亲别急。果果帮你算算。”小孩笑了,酒窝也露出来了,青木果别的功效不说,占卜绝对是三界之最,没有之一。

    “哈,有了!”果果闭眼冥思了一会儿,就睁开了眼睛,酒窝更深,“娘亲别怕,爹爹会救亲娘的。”

    爹……爹?流连挑眉,这小孩不仅随口认了娘,居然还不经她同意乱认爹。这可需要好好教导才行呀。

    “果果,别乱说话,你娘我一直是单。”流连道,“娘亲也不想瞒你,其实你是从树上长出来的,没有爹的。”

    “这个,果果晓得。”小孩又嘟了嘟嘴,“可他真的是果果的爹爹,他一直守护着果果,守了一千年。以后,他也会一直守着娘亲,守着果果的。”

    守青木果?那不是那个谁谁吗?流连满脸黑线。若是果果知道,他亲的爹爹就是坏坏符咒的始作俑者,不知作何感想。会不会为了她这个娘亲砍了自己的爹呢?

    “哇哇,爹爹果然来救娘亲了!”

    随着果果的一声欢呼,流连感到一阵暖流迎面而来,涌动在她的四周。就连圣灵地的云雾也变得轻柔安逸。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水声似乎渐渐平息。

    流连在暖流中打了个哈欠,有些困了……

    再睁眼,一双狭长的双眼依旧桀骜,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流连惊得眼皮一跳。

    白尧见流连已转醒,将抚在她额上的手收了回去。

    这丫头体质太弱,他只是稍稍命令白玉戒,推进她体内青木果幻化的速度,没想到,她居然因承受不住体内强大的真气吐血昏倒。若不是他及时将自己的元神真气,输入她的体内,平复了她体内的真气躁动,恐怕流连早已兵解。

    “你醒了?”

    流连闻声抬头,说话的是站在一旁的司马蓉。这声音里居然有了难得的亲切?!

    流连吐血昏倒,白尧居然将自己的元神真气渡给她。一直站立于侧的司马蓉看在眼里,暗暗诧异不已。以白尧的修为,他的份绝不简单,少说也是上神界的一号人物,而流连只是一介刚刚入门的练气期小仙修而已。

    为何上神要为小仙修渡气?要知道,元神真气于任何仙神都十分宝贵,这是修为所在,用一分少一分,你若不自己想办法修回来,它是不会自己增加的,换句话说,渡气是减修为的事,除了双修时,神识相互渡气结合外,一般的仙神绝不会为他人损耗自己的元神真气。

    难道说,这个小仙修也不简单,只是自己没有看出来?司马蓉这么一想,收起了初见时的傲慢,对流连多了一丝关切。

    大人物是不能得罪的,当然,大人物在乎的人也得留意。说不定,流连就是突破口。毕竟,白尧能用自己的元神真气为她渡气,两人关系绝不一般。既然白尧对她无视,司马蓉决定转而向流连方面下手。

    流连起,她居然看见冷美人对她笑了笑。

    “还没有自我介绍。小女是临仙门大弟子司马蓉,不知姑娘名号?”

    “你叫我流连就好。”总觉得,这司马蓉比自己晕倒前要殷勤了许多。

    “流连姑娘好些了吗?你边这位仙者为了你,竟用元神真气替你渡气,费了不少心。”司马蓉向白尧的方向示意。

    这位仙者?敢这司马蓉还不知道白尧的姓名与份。这么一说,他们不是熟人,也不是什么旧人。唉,看来是没什么好戏看了。流连顿时对司马蓉兴趣缺缺。

    “别近乎了,有什么直说。”眼见白尧到一边,恢复了“万事与我无关”的状态,流连只好自己应对司马蓉,“你和我们不熟,找我们做什么?”

    “姑娘豪爽,我也不绕弯子。”被流连说得有些挂不住脸,司马蓉心中不爽,但忍了下去,“近,临仙镇多事,一个月内竟出了七宗人命案。”

    流连道:“死了人应该报警……不,我是说,上官府报案。”

    “不是所有的案子,官府都解决得了。”司马蓉本不想对流连露出鄙夷,但她实在太外行,一点仙修的自觉与敏锐度也没有,“正是官府找上我们临仙门,以求除妖降魔。”

    “你的意思是,人命案是妖魔所为?”流连忽然想起自己在茶座时听见的八卦,不会就是那无心尸体的命案吧。

    “死者死法诡异,尸体残留妖气。自然是妖魔为恶。”司马蓉道,“只是,那只妖很是狡猾,善于隐藏,连我师父的寻妖盘也找不到它的踪迹。昨晚,好不容易,这罗盘有了反应,可我赶过去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让那恶妖再次作案。也不知是否为机缘巧合,我竟于昨晚遇见了流连姑娘边的这位仙者。”

    “这位仙者修为极高,让晚辈佩服。还不知仙者名号,师出何派?难不成是上神界的列尊?”

    “他叫……小尧。对,他是小尧上神。”白尧是神子,这个份是牛掰,但时机不对也会坏事,还是小心为上,低调点好。

    小尧?司马蓉皱眉,从没有听过有哪一个上神叫这个名号。

    小尧?白尧有了一丝反应,她在说我?

    “然后呢?你想请修为极高的小尧上神帮你除妖?”流连看了一眼白尧,想起他害自己吐血,流连就恨得牙痒痒,不过现在必须忍让。谁叫敌强我弱呢。

    “嗯,昨夜,小……尧上神和那只恶妖交过手,想是会有些线索也说不定。”小尧上神这名字别扭的。

    “那,我们帮你除妖,可有什么好处?”流连抬眼,呵呵,抱歉,我们不是做慈善的,帮人做事,要收费。

    “什么?”司马蓉没想到流连会这么一问,他们临仙门除妖为民,从不求回报,更别提什么好处。

    “要我们帮忙,总得拿出一点诚意来吧。小尧上神可不是谁想请,就请得动的。”流连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们是仙家名门,总有些神器呀,灵石呀什么的,再不济,给几张仙符,就当是个意思。”

    别怪流连不厚道,要对付白尧必须做长线计划,武装自己。敲诈虽不是君子所为,但流连不在乎。第一,她本就不是君子;第二,她不喜欢司马蓉。所以,管不了那么多了,哼哼,现在先养精蓄锐,喂饱自己,多囤积些神器什么的再说。关于拿了报酬,神子大人帮不帮他们除妖,那是白尧的事,可和流连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司马蓉抿起了嘴,她不再鄙视流连的修为,而是直接鄙夷她的人品,再说,谁要你帮忙了,人家上神还没开口呢。

    但上神大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司马蓉也只好咬牙切齿的应对卑鄙小人流连。

    “我这里有三颗灵石,一颗中品,两颗上品。姑娘看够不够?”

    接过灵石,流连看了看,全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现在,可以请小尧上神出山帮忙了吧。”司马蓉不屑地看了流连一眼。

    “你想问什么,尽管自己去问吧。”流连笑,他答不答你,那我可管不了。

    司马蓉立马转走到白尧边。刚进门那会儿,神子对她不睬,司马蓉内心里有对白尧的惧怕,不敢厚着脸皮上,以至于双方僵局了半天。如今,神子这方收了报酬,司马蓉再提要求,自然理直气壮得多。

    这么想着,司马蓉定了定神,对白尧说道:“我本无意冒犯上神,语言上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在来此之前,我已略微调查过。昨晚在-院遇害的是张家的公子张而文。还恳请小尧上神告知,张家公子的遇害经过与有关那妖孽的详,也算是为张家讨个公道。”

    “张而文?”白尧没有说话,流连怪叫了一声。

    司马蓉和白尧一齐看向她。

    流连有些不自在,不过她还是开口道:“其实,我知道害死张而文的真凶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