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七章

    “就是这座狮子,传说,它是陈恶扬善的女神坐骑。”流连向林青莲指了指旁的石狮子,然后用青莲给她的毛笔,在糙纸上一笔一划地开始写“白尧”的大名。

    流连没练过书法,只希望女神大人能大致看得懂就行,认错人就不好办了。这糙纸质量低劣,再加上纸上留有点点的油迹,写起毛笔字来并不轻松,流连花了好一会儿功夫。等到她把纸放进石狮子嘴里的时候,心里还暗自抱怨“白尧”这名字起得没天理,因为笔画太多了。

    “只要把写有人名的纸条放进石狮子的嘴里,纸条就会被它吃掉,接着,它就能为你向恶人报仇。”流连转向林青莲,笑着说道,“小羊,你有没有什么讨厌的人?女神可以代表太阳消灭他。”

    “我……嗯……”林青莲斜着头想了想,支支吾吾地,“嗯……我不知道。欺负我的人也许是……我不太清楚……呀!流连,你的纸条从石狮子嘴里掉出来,被风吹到那边去了。”

    “啊?怎么会?”流连转头,果真如青莲所说,本进了石狮子嘴里的糙纸被风卷到了一边,然后落在了地上。

    可能是刚才风太大,狮子大人还来不及接收,就被吹走了。流连快步走过去,拾起了纸条,再次将它放进石狮子张开的嘴里,这回总行了吧。

    “呼——”又一阵风过,纸条再次落到了地上。

    不会这么巧吧?流连觉得大晴天里刮风,还一阵一阵的,总有些不正常。

    等到第五次,那张写着“白尧”大名的纸条被大风彻底刮走,不知会挂到那棵树梢上的时候,流连可以确信,这风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它是女神的石狮子在拒绝她请求的一种表现。

    “流连,你别急。这张吹走了,我们再写一张就好,说不定下一张女神就收了。”林青莲眼看流连浑一阵火气慢慢涌遍周,连忙上前安慰道。

    五次都不行,再试五次也不过是多做几次弯腰运动。不过,为什么女神会无缘无故拒绝她的要求呢?流连望了望天,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暗自骂自己笨!

    白尧说过,羲和女神是他的大表姐。她怎么忘了呢?谁会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亲戚?唉,是自己太二了。想到这里,流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家里有强硬的后台,果然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一旁的林青莲不知流连心中所想,见她脸上的表变得比万花筒还快,只能兔子一样试探地盯着流连瞧,她怕流连还在生气,想着该说什么话来安慰。

    “算了,也许这就是——”流连最后的那个“命”字还没出口,忽然有人毫无预料地强势插-进,打断了她45度仰望天空的悲伤。

    “林青莲!你居然跑到这里来了,真教师兄我好找!”临仙门二弟子苏摩冷冷地笑,手里拿着一个罗盘,不知何时站在了离石狮子不远的地方。

    “二……二师兄。”林青莲慌忙转,一见是苏摩,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说话带着颤音。她知道,自己没有听从二师兄的命令,到处乱跑,他一定不会放过机会来责难她这个小师妹。苏摩的冷言冷语能像一根一根针,直直地扎进人的心里。

    果然,苏摩开口讥讽道:“小师妹,你以为天下的人都和你一样闲得慌吗?师兄师姐都很忙,为了空心尸的事,我和大师姐已经好几天没休息了,谁还有空陪你在这里玩捉迷藏?!”

    “我……”青莲眼红了一圈。

    “小师妹呀小师妹,你自己没本事就算了,为什么还想尽办法给他人添麻烦?唉,师妹,我这个做师兄的,有时真为师父感到悲哀。你说,他老人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个没用的女儿呢?你的存在,除了为师父丢脸,为师门抹黑,恐怕再也没有其他的作用了。你活着简直就是他人的累赘!”

    苏摩本就因为寻妖盘在神庙内忽然失灵而不快,结果回到大,发现那个废物小师妹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顿时一肚子的火。寻了好一会儿才见到林青莲的影,自然一见面就毫不留

    苏摩虽然一直得理不饶人,但如此恶毒还是头一回。林青莲一时间被他骂得有些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眼泪在眼眶里滚了滚,然后大滴的往下掉。她不敢张嘴,咬着嘴唇,才勉强不会哭出声。

    见到小师妹的懦弱,苏摩一时间更加来了兴致,就知道她好欺负,刚好让自己泄火:“居然又哭了,真没用,没说你几句就哭,还哭个不停,你有完没完——”

    “你才有完没完!”流连气运丹田一声吼,让苏摩这才注意到,原来林青莲边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少女,刚才那个角度,她刚好被石狮子挡住,所以,苏摩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她。

    “你只是人家的二师兄而已,又不是青莲的长辈,怎么一见面就一副既当爹、又当娘的架势?人模狗样的说一堆,也不先想一想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立场?你师父要是知道,他想给他的女儿当爹,恐怕不会把这个位子让给你吧。”说着,流连把哭泣的青莲护到了边,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道,“没事,别怕,有我呢。”

    再抬头,直视苏摩那张越来越难看的脸,丝毫不给他说话发问的机会,流连厉声继续道:“见过满嘴喷粪的,没见过你这样喷得没完没了的。还是人家的师兄,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上来就说别人活着没用。那么,你活得就有价值了?你活着的价值就是满嘴喷粪?”

    “你——”苏摩气节,一手指向流连,刚要还嘴,又被流连抢先了过去。

    “我得申明,青莲她没有到处乱跑,是我把她硬拉出了大。她是被迫和我出来的。所以,你刚才错怪了她。不过,就算她是自己出来走走,你一个大男人,就只有针尖小的气量吗?连这点小事也无法容忍,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但,念你的脑子容量有限,也不像个男的,可能考虑不到这么复杂的层面,我们青莲大人有大量,也不想和你过多计较。可你刚刚说什么活着就是别人累赘的话——这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如果你不当面郑重地向青莲道歉,恐怕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的!小心以后遭雷劈!”

    “你——你是谁?凭什么在这里说三道四!”苏摩一口气提了好久,才问出了这么一句话。他还是头一回,被人呛成这样,好一个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臭丫头。

    “我和师妹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插嘴!”苏摩怒而拂袖,“敢管我们临仙门的事,先掂量一下自己几斤重再说。张口之前,先打听清楚了。我,临仙门掌门人关门二弟子——苏摩,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什么二弟子?很了不起吗?我怎么就不能——”流连本想再顶回去,却被旁的林青莲拉住了袖子。

    “算了,流连。”青莲的泪水还残留在脸上,她吸了吸鼻子,低声说道,“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师兄的话,到处乱跑。”

    流连本准备好的回骂,被青莲一句话给梗在了喉咙里。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粉衣少女,她怎会如此软弱?

    明明是别人说的话难听,她不但不回击,还在自己的上找错误。唉,真不知道,该说她是善良还是傻呢?流连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要是换了她,即使错的自己,也会在面子上死撑,更别说是他人故意责难了。

    “哼!听见没有,连师妹自己都说,错的是她。”苏摩的耳力极好,听见小师妹自动认错,又见一开始气势汹汹的流连忽然没有火气,一时很是得意。

    “小师妹,过来。别跟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他们保不准是想利用你,打我们临仙门的主意。”

    流连一听苏摩暗讽她,正要再次发作,却见一直软弱的青莲忽然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火气,双手握拳,抬起头看向苏摩,樱桃小嘴直哆嗦:“二师兄,你说我怎样都行,但……不能怎么说流连!她……她是好人,是我的朋友!”

    不错,非常不错!看来这丫头还不是无可救药。流连几乎想给她拍掌鼓励了,这个朋友总算没有白交。

    “朋友?”苏摩冷哼了一声,“那你要和你朋友在这里耗多久?现在已经快到正午了,大师姐昨晚出去后就没有回来,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你就不担心吗?要是她已经回了客栈,却没有发现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听苏摩这么一说,林青莲再次低头沉默,接着,她竟真的顺从了苏摩的话,慢慢向他走过去。

    离开流连边时,她低声说道:“对不起,流连,我要走了。我……我担心师姐。”

    流连点了点头,只能无声地看着青莲跟着苏摩离开。苏摩依旧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还不知道,他以后会怎样欺负青莲那只可怜的小羊呢?

    林青莲走后,流连一口气怎么也顺不过来。

    难道说单纯善良,又有些软弱的孩子只有被欺负的份吗?这年头,世道是怎么了?是不是柿子都挑软的捏,人家不就是弱气了点,就该被那什么狗师兄说得一文钱都不值?

    左想右想,流连拿出了青莲留给她的笔,在没用完的纸上,写上了“苏摩”的名号,怕“苏摩”两个字写的不对,流连还特地加上了“临仙门关门二弟子”几个字。

    所幸,这一回儿,进了石狮子嘴里的纸没有被风吹走,而是在入嘴的那一刻就消失掉了。

    女神接受了请求。流连弯起了嘴角。小羊,放心,咱们有女神后盾,让那个苏摩滚蛋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