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章

    从凡界经仙界,再到上神界,一路上,流连大大的开了眼界。

    腾云驾雾,不断飞升,仙界的美轮美奂,如梦似幻,上神界的浩淼乾坤,莫测高深,给了流连一路上张大嘴“哇哇——”“哇哇——”,如同乡巴佬进城一般的经历。

    只是赶路要紧,除了四处张望,流连并没有机会细细领略仙界与上神界的新奇。她还只是一个凡人,若不是紧紧跟在那个白衣的神仙和白尧后,估计早就从这万丈高的天际掉下去,直接去见她亲的淑妃母后了。

    终于,在上神界最高处的青莲神宫外,那巨大的荷叶上,流连见到了所谓的审判者——另一个白衣神仙,他和带她来的那神仙长得一模一样。

    流连一脚踩上了荷叶的柔软,在空中飞了这么久,忽然着陆,教流连两脚发虚,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再抬头,忍不住惊愕,流连用手肘戳了戳边的神仙:“那是,你兄弟?孪生的?”

    同样的材,同样的眉眼,同样的白衣,同样的神色,只是那白衣神仙二号手中拿着一块奇怪的玉石。

    边的白衣神仙笑了笑:“界主的传令者都是一个模样的,我叫丙,他是甲。算为兄弟也不为过。”

    拿玉石的白衣神仙甲向我们走了过来,屈膝行了一个大礼。

    流连当然不会白痴地以为,这个礼是行给她的,侧脸,却见边的白尧一脸自然的接了行礼,只是微微点头,说了句:“起来吧。”

    看来,这家伙对人家于他的恭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切,有什么了不起,流连依旧觉得这家伙教人看不顺眼。那晚梦境的片段跳了出来,流连忍不住一阵阵恶心,怎么会做梦梦到他呢?

    “你就是凡女流连?”神仙甲起,开口道。

    流连点了点。其实此时,流连暗道,天下叫流连的凡间女子千千万万,凭什么你一定知道是我呢。不过现在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若是形势不对,再赖皮也不迟。

    “有仙家告天状,说你心术不正,觊觎三界仙果青木果;且用妖言教唆仙子,不折手段陷害天尧神子,可有此事?”神仙掷地有声,似乎流连已经犯下了天规天条,马上要被押往五指山服五百年的刑。

    流连忍不住地咧嘴笑,污蔑这种事她不是第一次遇到,着急是没用的,慢慢来。解释的清楚就解释,解释不清楚再说。同时,流连还注意到,在神仙甲提到“天尧神子”时,白尧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果然不喜人家那么叫他。

    “对不起,神仙甲大人,你所说的每一字我都认识,可放在一起,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这是有人在冤枉我,比窦娥还冤呢。”流连不紧不慢地答道,“凡事讲个证据。说我觊觎仙果,妖言惑众,总得拿出个把证据来证明,我区区一个凡人竟有愚弄仙家的本事吧。”

    神仙甲清了清喉咙,咳嗽了一声,一个清秀动人的小仙子便现在了荷叶上。她看向流连的神色,有紧张,但更多的是察觉被欺骗时的愤怒。

    悠悠?流连难免吃惊,那么会是她。

    “悠悠仙子便是人证。”神仙甲侧,将悠悠让了过来。

    “是,本小仙可作证,正是眼前这位青木门的女弟子教唆小仙,向上神界主与神后请愿,使神子在接到玉简后,不得不紧急离开守护青木果之职,前往上神界,从而造成青木果遗失之过。其实,是她,凡女流连利用了小仙,故意调离神子,然后找机会独吞了三界至宝青木果,也使神子不得不在凡界继续服刑。她,当真是歹毒至极,小仙真恨当初轻率,信错了她,害苦了神子!”悠悠清丽的小脸愤恨得扭曲,对着流连咬牙切齿。

    哈?流连眨了眨眼,拜托,她可是好心好意的帮她追男人呀,她居然在这里倒打一耙,无理取闹。

    流连并没有注意到,此时的白尧正在一旁,眯着双眼,仔细盯着她瞧,不放过她任何一个表

    “这是她写给小仙的玉简,上面是她敎小仙对神子说的话。她说,只要我向神后与界主请求,愿意用自替神子受罚,神子一定会对我有所注意,再把玉简上的话,对神子说,神子便会有了慢慢对我倾心的可能,这还只是第一步,后面的招数还有许多许多。”小仙咬住了嘴唇,“不过,所幸,小仙只做了第一步而已,也正是这一步,教神子丢了仙果,不得返回神界,还让这个恶毒的凡女诡计得逞,偷得了仙果。小仙我……我……”

    悠悠的眼睛红了一圈,看样子,内疚地要哭。

    流连左看右看,觉得这仙子不像是在演戏。估计是,这仙子听说了青木果遗失,神子不得不再守着一棵破树五千年,觉得心上人受苦,自己也有责任,所以左想右想,怪到了她头上,觉得自己被她骗了。

    流连叹了一口气,她在心里第N+1次的说道,我真的不是有意吃那颗果子的,真的不是的,不是的。

    “凡女流连,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神仙甲声音如常,却有股凌厉。

    “我想说的太多了。”流连清了清嗓子,说道,“把我所说的整理起来,可以写成一篇叫做《论青木果被盗与流连被冤事件》的调查分析报告。简而言之一句话,我是无辜的。第一,悠悠所说的玉简呀,请愿呀,确是真事,但和青木果无关。我只是出谋划策,希望她能得到心上人的青睐而已,这是助人为乐。至于后来差阳错,害了神子,我虽然觉得抱歉,但那并不是我的过失,自始至终,我对青木果之事毫不知,甚至不知道神子守着那棵树到底是为什么。对于我的不知,我的师父天蓬可以作证,他从没有给我透露过半点青木果的信息,直到我把这东西吞了下去,我才知道它原来叫青木果,不叫青芒果。”

    “第二,神子的离职与我关系不大。我确实给悠悠出了请愿的主意,但从没有料到神子会被招走。还有,我听师父说,在神子被招走的同时,本会有天兵过来加强守护,可那些天兵不知怎么的,一直未到。难道说,我流连有那么大本事,可以解决掉前来守卫的天兵天将?大家也太抬举我了。”

    “第三,我根本不想吃掉那颗果子。是因为有人盗果,事出紧急,我不得不将果子放入口中保持它恒温,后来不小心吞下去是无心之失。具体况,我师父天蓬最清楚不过了,还有一个企图盗果的樵夫也可以作证。如果你们神界、仙界有什么法宝或是仙法能把它从我肚子里弄出来,就算要我从下面拉出来,我也愿意完璧归赵。”

    “第四——”流连竖起了四根手指,“如果你们硬要怀疑我是受人指使,与他人合谋之类的,那就请再拿出相关的有力证据。莫须有什么的,最讨厌了。”

    流连一口气说完,四周鸦雀无声,神仙甲面无表,神仙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白尧若有所思,悠悠则恨恨地看着流连,偶尔停在白尧上的目光,说不清是悲伤还是内疚。

    “咳咳。”良久,打破平静的是神仙甲,“界主也觉得凡女流连所说有理。”

    咦,界主居然能听见自己说话。流连向四周看了看,最后停在了那颗玉石上——难道说,那东西和玉简一样,是仙界通讯设备的一种?

    “界主道,为了公平,关于凡女流连的判决事宜,将全权交予,无辜受到牵连的神子处理。”神仙甲一句话,就教流连恼火不已。

    公平,这叫他妈的什么公平?什么烂香蕉三界大界主,说到底,不过是偏心自己的儿子,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把自己交到他儿子手上,还有王法吗?!的,我才是无辜受到牵连的人!流连在心里骂道。

    不过,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流连是个识时务的,她挑眼看向一旁不发一言的白尧,不怒反笑:“敢问神子,你要如何处置,害你遗失仙果的区区不才小女子?”

    白尧抬眼看她,狭长的眼睛隐隐闪烁,他开口道:“凡女流连,偷吃仙果,有罪该罚。罚她于凡界,担当吾之侍从,必须听令于吾,伴吾左右,为吾效力,不得违背。以此立誓。”

    就在白尧说话的同时,从他嘴边出现了一张长长的纸条,纸条上隐约写着他说的话。那纸条飞到流连的边,很快地自动折成了一个戒指,然后牢牢地在了流连的手上。

    这是什么?流连想避开,可戒指似乎有生命,自己往流连手指间钻。

    最后,白尧双手合掌,一声“誓成”!

    那在流连指间的纸戒指,便化作一枚白玉戒。流连试图把戒指拔下来,可惜那戒指像是长在流连的里,成了流连体的一部分,怎么拔也拔不动。

    “神子,你就这样轻易放过她,她明明就预谋——”悠悠有些激动,她没想到,白尧对于流连的惩罚如此简单,这根本就不算什么惩罚!

    而那边,不停拔戒指的流连,则觉得这简直是对她以后的人生判了死刑。

    白尧冷冷地看了悠悠一眼,令她立马哽咽噤声,后来,他再未看过这个痴心的小仙子一眼。这就是白尧,他从不在自己认为毫无意义的人或事上浪费一丝精力。

    可惜,被他在意的流连,此时恨不得把他前八代,后八代通通问候一遍还嫌不够。

    回去的路上,流连和白尧一直处于僵持不下的气氛中。气得想打人,却因为实力有限,无法反抗的流连懒得理神通广大的神子大人。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想咬他。

    所以,先开口的是白尧。

    立于云端的白尧站在流连的前,他的声音飘到了后面,沉稳有力。

    他说:“我相信你。”

    “哈?”还在想法弄掉戒指的流连恍然抬头,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相信,你是无辜的。”神子大人回过头,露出绝世俊朗的面容。

    “那你还惩罚我?弄出什么鬼戒指?”什么叫火冒三丈,看看此时流连的表就知道了。

    “不然,你会听话吗?”白尧一副坦又理所当然地,“我就是故意的,你又能拿我怎样?”的表,教人想踹他都觉得有些无力。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