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唉!”

    这是天蓬叹的第四十九口气。

    “师父,你来回晃得我眼都快花了。”流连坐在一边。

    “要是天尧神子回来,为师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天蓬望天,白尧守着这棵树已经整整一千年,眼看瓜熟落地,马上就可以结束惩罚,重返上神界,没想,这珍贵的青木果就这样没了。

    “有什么好交代的,实话实说。”不就是个果子吗?树又没死,以后总能再结出来的。

    真要实话实说?说是因为自己贪心放松警惕,被凡人暗算,又因为事先没跟徒儿讲清这青木果的重要,终于酿成大祸?天蓬觉得,自己这回真的要遭殃了。莫不是劫数提前了?自己不过修个而已,有那么苦吗?

    “唉……”终于,天蓬师父叹出了第五十口气。

    流连眨了眨眼,她显然没有意识到事的严重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也包不住火。

    三后,从上神界归来的白尧,一落地,就察觉到北帝派的天兵没有按时赶到,一定是青木果出了事。

    当天蓬战战兢兢地把事的经过复述给他听的时候,白尧一直心不在焉。直到听说,那颗三界至宝青木果是被一介凡人给吃了,白尧才微微抬头,朗目锐利,扫过一旁的流连。

    流连被他盯得浑不爽。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

    “一颗青木果,能助凡体得天之灵根,纯系木属。还白给一阶的修为,不出三个月,你就能达到凝气一阶。”白尧移开了眼,仿佛是自说自话。

    “你什么意思?怀疑我为了自己的修为,故意偷仙果吃?”流连觉得自己很冤,虽然她确实不是什么纯正的好人,也不会正直到有便宜不占,但这一回真的不赖她。

    白尧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起伏,教人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所以,流连并不知道,白尧刚才的意思是说,以你的实力,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转而,白尧看向一旁汗如雨下的天蓬:“那个樵夫呢?”

    天蓬忙会意,答道:“在观里歇息了一会儿后,清醒了些。他说,眼见自己儿子的病一直没有起色,心里着急。恰巧,前些天,他在砍柴时偶遇一位自称赤炼的仙君。仙君告诉他,咱们青木门后院大树结的果子能治百病,怂恿他盗果,顺道给了他金玉寒冰剪、桃李仙盘以及对付仙家的消仙粉。”

    赤炼?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可一时半会儿记不起在哪里听过。白尧想了想,没什么线索,算了。

    上神界的玉简,自己临时被调离,神隐消失的北帝天兵,盗果救子的樵夫,名叫“赤炼”的仙君……这明显是早有预谋。如果有擅长占卜的木系仙者相助,事就好解决得多。

    想起神界唯一和自己有些交的占卜巫师空录,现在不知道溜到哪个角落里去挖灵石了,白尧转而上下打量起了流连,既然吃了青木果,就该发挥一下宝贝的效果。

    木系修仙精通预言,这是他们从修仙起就有的功力,希望三个月后能见其功效。

    看着一直默然的白尧,不知道对方正打算利用自己,一边的流连,心里正处于感复杂期,她已经从天蓬那儿,得知了青木果对白尧的重要,害得他一千年功亏一篑,流连心里多少也有些内疚。从另一个方面讲,她还得和这家伙共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流连也无法因为白尧倒霉而幸灾乐祸——

    唉,想当初,她给悠悠出谋划策,一面是希望悠悠能得偿所愿,赢得白尧的好感;另一面,若是白尧真的肯让悠悠替他,流连也会为从此不用再见这个混蛋,高兴成一朵花。现在倒好,他不仅不会走了,还要再住五千年。

    五千年?流连连五个时辰也不想和他在一起。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流连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她见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穿着青衣的小男孩,笑着跑过来拉她的手。

    “你是谁家的孩子?是不是迷路了?找不到家了?”流连蹲下去,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小男孩笑起来,一对大酒窝:“我就是你的孩子呀,我叫果果!”

    “是吗?那你爹是谁?上帝吗?”流连故意揉乱了小男孩的头发,“小孩子别乱说话,说不定,你娘亲我会因为未婚先孕被浸猪笼。”

    “娘亲,娘亲,呵呵,我有娘亲了!”不知为何,那男孩忽然高兴地欢呼了起来,然后趁流连不备,“哇——”的一口咬上了流连的肩膀。

    “呀,嘶——”别看这娃娃长得小,嘴下的劲一点也不小,流连吃痛地跌倒在地。

    在流连的肩窝里,小孩的头缓缓抬起,猛然,流连看见了一张和白尧一模一样,只是小一号的脸。

    “哇哇,鬼呀!”流连吓得想把那孩子拽到一边,可惜怎么拽也拽不动,那孩子的双手死死地抱着流连的腰。

    和白尧一模一样的小脸慢慢靠了过来。

    那俊朗无双的面容在此时却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水色的唇慢慢吐出四个字:“我相信你。”

    “什么?啊——”流连猛地惊醒,坐在那儿好一会儿才回神。摸摸下,是,摸摸头上,是汗,还好,一切都是梦。

    其实,这几天,她似乎都睡得不太好。而这一次——流连咬了咬牙,她一定要在白尧的早饭里放巴豆,如果白尧吃饭的话。

    起后,流连刚准备去饱饱肚子,就听见天蓬喊她的声音。

    一大清早,师父居然有那么好的兴致。平时,这老头从没有早起的习惯,却强迫流连早起,说是为修行做早课,实际上是为他做早饭,那老头吃得也多,二十个碗大的馒头都不够他三成饱,粥底得一粒米都不剩。流连想,不愧是仙修,老当益壮呀!

    而此时,太阳刚露头,师父就来找她,是有急事?

    流连闻声过去,看见不止是白尧和天蓬,远远站在那儿的,还有一个白衣的神仙。

    神仙潇洒,就算他化成灰流连也认得。这不是引导她进入穿越游戏的那一位呀,怎么会在这里?

    “你……”流连试探的问神仙。

    “本仙是来传玉简的。”白衣神仙笑笑,似乎认得流连,又似乎只是初见,态度暧昧,他说,“界主有令,请凡女流连和本仙去上神界走一趟。”

    哇,居然能叫她这个还没入仙门的凡夫俗子去天上?流连摸摸下巴,难道是大界主看上自己了?

    “我和她一起。”流连更没想到,这个时候,白尧站了过来。

    “神子,请便。”白衣神仙没有阻止,只是在白尧与他擦而过的时候,神仙忽然低声说了一句,“有人告状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