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八章

    “为什么我不能来?这院子是你们家的?这大树是你栽的?那些神仙姐姐就算不是你朋友,也是因你而来。凭什么她们可以自由出入我门派的后院,我这个本派弟子却不行?”流连定了定神,微微收回了踏进后院的脚,但气势上仍不甘示弱,一顿连珠炮。

    白尧面无表地等流连把问话说完,很坦然地回了一句:“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

    “你——”流连气得直跺脚,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拳打出去,还没击中对手,就已经被冰块冻住了整只手臂。

    这家伙不是一般的恶劣,再回想起早上的种种,一口气憋得流连五脏六腑都在烧。而流连硬是把气沉了下来。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得找机会。在敌强我弱的时候,正面出击是十分愚蠢的行为,所谓兵走诡道,出其不意,方能制敌取胜。

    至此,流连与白尧认识的第一天便结下了怨,准确的说,是流连单方面想要恶整这个自以为是的臭小子,而白尧根本没把这个凡人放在眼里。

    公平点说,这并不能怪白尧,当时的他,莫说是凡人,就连上神界统领四方的四大天帝他都可以不屑一顾。对于为天尧神子的白尧而言,在这个靠实力说话的三界内,但凡是比他弱的,他都瞧不上。而凭他的能耐,确实是个可以在三界中横着走的人物。关于他到底有多强——天生神体加上继承的修为,出生以来,除了他那三界中执掌乾坤的父神,从没有上神能赢过他。

    不过,他的父神是他的天生克星。一代天骄的神界二世主,会每天蹲在一个破院子里守着一棵树,自然和他的父神有脱不了的干系。

    如果当时,流连能意识到,自己要对付的,是级别不知道比她高出几万倍的、名副其实的大神,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天天想方设法的去整白尧,最后还做出了让自己悔得肠子都青了的事……

    那是后话。先说白尧在无意间得罪了我们的流连公主,流连那小肚鸡肠、且险狡诈,以及多年来刁蛮任的个,被彻底地激发出来。每天除了跟着天蓬打坐修行,看书炼道以外,她便把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在了“打倒渣男白尧”的事业上。

    为了找到白尧的破绽,流连在做完师父布置的功课后,都会悄悄溜到后院,进行实地的观察。然后,她发现,每都会有不同的仙女来找白尧,她们想着法子向白尧献殷勤,可白尧油盐不进,全然金刚不坏之,一副任你风雨满楼,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不知伤了多少神仙姐姐的心。可是一拨走了,一拨又来,前埔后续,继往开来——看得一旁为女子的流连都嫉妒不已,难道仙界、上神界没男人了吗?

    有一次,逮住一个小仙被白尧的冷酷煞到,躲到一边“呜呜”的哭。流连便适时地“好心”上去安慰。

    “神仙姐姐,你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得这么伤心?”

    “你是?”小仙抬头,见是一名普通的凡间女子,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若是被其他女修或是上仙看上,保不准会嘲笑她,陌生人相反很安全。

    “我是青木门新进的女弟子,名叫流连,你可以叫我小连。”流连使自己笑得人畜无害。

    “哦,原来是青木门的弟子。”小仙打量了一下流连,确实是个新手,连修仙的门都没入。

    “敢问神仙姐姐尊号?”流连行了个大礼。

    “不,不,我只是一名刚飞升不久的小仙,你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的礼。我也没有什么尊号。”小仙的脸有些红了,“你叫我悠悠就好。”

    接着,流连和悠悠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开了。

    原来,悠悠原本也是凡人,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颗上仙内丹炼化的丹药,有了仙根,后拜入南山仙域门下,花了七百年的时间才终于渡劫飞升。她告诉流连,仙界的竞争比凡间要激烈的多,因为要想以仙入神,是比飞仙要难得多的事。听说,上神界总共只有七十二位上神,上神归东南西北四帝掌管,四帝听令于三界大界主。而这位大界主,便是三界名副其实的主宰者。

    “真有那么厉害?”流连记得,自己曾听天蓬老头提过大界主这个名字。

    “我哪里有资格见大界主,不过——”悠悠笑起来一对酒窝,她对流连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靠近“我刚刚见到了大界主的儿子。”

    “哦?是吗?”流连心里有些猜想,该不会就是——

    “呵呵,他就在你们青木门的道观内,名叫白尧,被界主命令在凡界看守宝树青木。”提起白尧,悠悠的表有些漾。

    流连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其实她很喜欢悠悠的单纯可,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悠悠会在被那挫男弄哭后,还对他露出花痴的样子?就因为他是个神界的官二代?

    “你……喜欢他?”尝试地问

    “不,不,呀,也不能说是不。应该说比起喜欢,更是仰慕。”悠悠脸又红了,低声道,“三界里,哪个女修又不仰慕他呢?听说他出生时,天空祥云如漩,九条夜飞龙迎驾,三十二只昼凤鸟鸣响,他的神识是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而神之实体是几十万年也难得一见的白银之龙……”

    “既然他这么厉害,为什么他老爹……我是说大界主,不让他去上阵杀敌之类的,反叫自己的宝贝儿子每天守着一颗树,不是大材小用吗?”

    “嗯,这个是有一定渊源的。”悠悠笑道。

    把这段“渊源”听完后的流连很是幸灾乐祸。原来,白尧本是上神界的天尧神子,奉命斩杀四海之内的邪魔和邪妖,因为战功赫赫,名声太大,不知不觉间赢得四帝中南帝之女红玉的青睐。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一直高傲的白尧对红玉一点好感也没有。

    一次,白尧听说魔界出了一只恶兽,四处为虐,兴致昂扬地立马赶了过去,没想到痴心一片的红玉也跟了过去。恶兽异常凶悍,但对于白尧而言,解决它也并非难事。谁想,修为不够的红玉忽然出现在战场上,白尧为了保护她,虽然杀了恶兽,却搞得十分狼狈。白尧从此没再和这个门当户对,几乎和他一起被公认是金童玉女一对的女上神说过一句话。没想到,就这样僵持了整整一百年后,红玉想不开,入了能灭神诛仙的黑焰洞,自毁魂灭。南帝痛失女,伤心不已,大界主认为这件事,自己那不懂事的儿子也有责任,于是罚他去凡间看守一棵树,算算看,已经有一千年了吧。

    听着悠悠哀叹于这位二世祖的悲催史,流连心里则通过这件往事,更加的确信了一个事实——白尧,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

    “既然白尧害死了女上神,前车之鉴在此,为何你们不仅不指责他,还不停地重蹈覆辙。”流连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你们不觉得他很过分吗?简直是女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明明是那个女上神自己想不通透,连累了神子,根本就不是神子的责任!”悠悠激动了起来,双手握拳,“那件事,神子有些疏忽,不过,我相信他一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那他又是为了什么难言的苦衷,把你弄哭了?”流连摇了摇头。恋中的女人,总是傻得可,她自己曾经也是一样,所以没资格说他人。

    “他……也是我自己不好。”

    唉,流连觉得这小仙也是可怜,搞不好,真的是对白尧痴心一片,想了想,换了一个策略。

    “悠悠姐姐,其实妹妹很是同你的际遇。好好想了想,有一个方法倒是可以帮到姐姐你。”

    “什么方法?”悠悠的眼睛开始放光。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