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

    三后,傍晚时分,宣若

    “都准备好了?今晚就要动手。”四少边说,边伏案写他的小说,头也没有抬一下。

    一旁的流连,正一勺勺地将招魂香的香料放入一个小香炉内。

    “别放那么多,一点就够。你那是准备搞个百鬼夜行呢。”四少放下了笔,开始对流连指指点点。

    “没事,我打听好了,今晚皇上要去坤鸾看望太后玉体。他们从坤鸾回来,一定会经过我母后以前住的寝宫。我就在那里招魂。那地方离国师所在的炼丹房不远,真要来了厉害的鬼魂,就留给国师应付吧。”流连将小香炉小心翼翼地盖上。

    “当心点,别露了马脚。记得带多点大蒜,务必在事后掩住招魂香的香味。”说罢,四少绕到流连边,来回走了好几圈,最后,又凑了上去,“你确定不需要我陪你一起?”

    “这已经是你第二十八次问我这个问题了。”流连微微一笑,“为了以防万一,我觉得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妥当。就算被抓住了,我也有自己的一说法。不过,非常感谢你,四少,对我如此关心。你人真好。”

    “关……关心?谁关心你了?我们才认识几天呀,就给我发好人卡。”四少忽地扭过头,硬着脖子,可惜脖子红了,“我这是怕你事败,浪费了宝贵的香料。”

    呵呵,想不到种马男也有别扭的一面,真和他小说中无赖男猪的形象不符,不过也

    “四哥,你就安心地等我的好消息,后面的戏码还需要你的强力配合。”流连眯起了眼,“我是你的妹妹,自然不会给你丢脸。”

    是夜,月亮被乌云掳走了,宫路夜暗,盏盏宫灯由远而来,预示着目标已经近了。

    躲在路旁假山后的流连猫着子,眼见自己的皇帝老爹带着一大堆宫人慢慢走到自己旁,便点上招魂香,轻轻扇了扇,香味淡淡的,有点像坟头的香火。

    很快,在这淡淡的香火中,传来了断断续续,各种各样怪异的声响。

    “呜呜……呜呜……”是婢女的哭声,“良妃娘娘,饶过青儿吧……不要被青儿推下井,井底好冷,好冷,呜呜……”

    这是被嫔妃害死的宫女。

    “敬嫔,你这个人……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是被嫔妃害死的嫔妃。

    “娘娘,饶命呀,娘娘……小的再也不敢了……哇,我的舌头,舌……头!”

    这是被嫔妃害死的太监。

    “哇哇……哇哇哇……哇哇伊伊呀……”

    这是被嫔妃害死的胎儿……

    额,早说过皇宫是一个是非之地,嫔妃更是如狼似虎,流连觉得,自己离开这里,说不定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忽忽——一阵阵白影向皇上的队伍飘过去,宫灯被吹得稀里哗啦,宫女和太监也被妖风吹得东倒西歪。乾盛帝用袖子挡了挡,隐约看到妖风中披头散发的白影。

    “哇,皇上,我——”

    一个鬼魂刚叫了一声,就又忽然随着妖风一起消失掉了。假山后的流连及时灭掉了招魂香,正拿着大蒜猛烈地驱散香味。

    行了,目的已经达到,用事实告诉皇上此地有鬼就行,其他有冤有仇的,等到地府找阎罗王吧,皇上是帮不了你们的。

    不过,流连也有些奇怪,这些鬼魂消失地太快,几乎就是一溜烟的功夫。刚刚,她看鬼魂来势凶猛,灭香薰时手忙脚乱,竟不小心从衣兜里掉出了那个在物房捡到的小壶,本以为已经来不及,却不想香炉刚灭,鬼魂们就消失地一点痕迹都没有。

    松了一口气,流连将小壶捡起,揣回了衣兜,乘着夜色,慢慢溜走。今晚的任务圆满完成,明还有重头戏要演,还是早点回去,说不定还能找四哥排演排演。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炼丹房内,一抹血色的红衣在窗前伫立良久,火红的眸子如烈焰,妖娆的面容异常邪魅。

    他冷冷地一笑,伏在地上的国师如云道人汗如雨下,浑抖得厉害。

    “不愧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炼妖壶,被锁仙阵困了一千年,威力依然不减当年。”红衣的男子如魔,似笑非笑,玩味得看着发抖不止的国师,“本座给了你几百年的时间,你居然失败得如此彻底。”

    “请……请魔君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为魔君拿回神器!”如云道人的声音发颤。

    “三。”红衣魔君伸出三只修长纤细的手指,“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如云道人痛苦地闭上眼,不敢想象。

    第二,上书房内,流连公主求见皇上。

    “父皇呀,您要为儿臣和儿臣的母后做主呀。”流连一进门,就直接扑到在乾盛帝的旁,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别提有多伤心。

    “流连,起来。发生什么事了?慢慢和朕说。”见女儿哭得如此伤心,乾胜帝不少了些许严厉。

    “父皇,我的母后她……她昨夜托梦给儿臣,说……说在那一边一直过得不好,一直很……很思念儿臣,想让儿臣,儿臣去陪她说说话。”流连抹了抹眼泪,把准备好的台词说得像模像样。

    “什么?荒唐,淑妃她——”乾盛帝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言又止。

    “其实……其实不仅是儿臣,四皇兄也见过母后。”流连悄悄抬眼,观察着皇帝老爹的表

    “老四?”乾盛帝思索了一会儿,对旁伺候的太监道,“去,把老四叫过来,朕有话要问他。”

    不一会儿,衣冠楚楚的四皇子许慕云就跪到了流连边,脸色苍白地给乾盛帝讲述自己在已故皇后寝宫外遇鬼的经过。

    “你是说,皇后思念公主,所以不愿离去。” 乾盛帝皱起了眉头,“朕总不能让公主下去陪她吧。”

    “父皇,母后不是这个意思。”听皇帝老爹领会错了精神,流连立马纠正,“母后的意思是,让儿臣出宫,在道观里带发修行,为她念经超度。这样,她就能安心了。”

    “带发修行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乾盛帝道,“况且,流连,你还年少,怕是吃不了这个苦。”

    “启禀父王,儿臣为人女,理应尽孝道,如今树静而风不止,子养而亲不待,本就是遗憾,若能让母后安乐,别说是带发修行,就算是让流连剃度出家,儿臣也在所不惜。”流连说得连自己都感动不已。

    一旁的四皇子居然配合的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真是一个比一个装得像,这是在飚演技吗?

    “既然流连你心意已决,朕便顺了你的意。”乾盛帝应,“就在国师所在的明决观修行吧”

    额,怎么没按剧本发展?流连撇了撇嘴,没关系,看她把戏再改回来。

    “启禀父皇,在梦中,母后指名叫儿臣去青木门,儿臣不敢有所违背。”

    “青木门?”乾盛帝显然对这个修仙门派毫无印象,但此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昨晚的妖风与鬼影,不由叹了口气,说到底,淑妃命苦,她的父亲还是自己亲口下令赐死的,那时,离她归天不过一个月。

    既然是淑妃的心意,不如依了她。

    见父皇神色略显悲戚,流连心里七上八下没个谱,天灵灵,地灵灵,可别出什么岔子的好。

    “就照淑妃的意思去做吧。传中舍人——”

    见大功快告成,流连心中一阵欢呼雀跃,可她忘了,金手指已坏,运气不是由她把握的,就在她准备起领旨时,外面忽然一阵声响。

    “国师如云有要事觐见!”

    如云道人急匆匆地踏进上书房,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脸色糟到极点,嘴中直道,“皇上,大事不好,大事不妙呀!”

    “什么事让你如此焦急?起说话。”乾盛帝不悦,今天这是怎么了,刚解决完一个,又来了另一个。

    “启禀皇上,有人破了锁仙阵,从皇宫库房里盗走了国中至宝——炼妖壶。”如云道人郑重其事,掷地有声。

    流连和四少面面相觑。四少对流连眨眨眼,瞧,我可没说错,那确是个阵法。

    “谁有那么大能耐,能破得了锁仙阵?”乾盛帝笑道,“卿不会是在和朕开玩笑吧?”

    “请皇上明鉴。那锁仙阵灭妖拒仙,没有人能从中带走任何一样东西,除了……”如云道人有意无意地扫了扫流连公主和四皇子,接着说道,“除了皇家的血脉。锁仙阵对皇室血统是不起作用的。”

    “你是说,朕的皇子或是公主从朕的物房里偷了东西,还是国中至宝。”乾盛帝眯起眼,想了想,朝外喊道,“传物房守卫太监。”

    很快,那两个闲职的太监被跌跌撞撞地带进了上书房。一见皇上,就不停跪拜,敢是受宠若惊。

    流连暗地里拉了拉四少的衣角,使了一个眼色。四少点了点头,这国师来者不善,小心行事。

    “朕问你们,这几,可有皇子或是公主到物房去?”乾盛帝威仪,吓得两个太监不敢抬头,唯唯诺诺。

    “皇上问你们话呢,还不如实以答。”国师厉声。

    “回皇上的话,这……这几天,没什么人来物房。只有三天前……”

    “三天前,什么?”

    “三天前,三皇子和十一皇子进了物房,呆了……两个时辰。”太监回道。

    这可不是国师想要的回答,他八字胡一吹:“只有三皇子和十一皇子吗?贫道怎么听说,长公主和四皇子也去过物房一游?”

    乾盛帝抬眼,目光锐利。流连心中一拧,帝王生多疑,且最痛恨欺骗。若是他怀疑自己是偷了国宝逃离宫廷,那真是玩完了,估计还得赔上四哥的前程,那个戏成悲剧不解释。

    “回皇上的话。”太监微微抬头,答道,“那,长公主和四皇子确实到物房门口逛了逛,但没进去,逗留了一会儿就……就走了。”

    好样的,总算收了东西还记得办事。流连心道,有备无患,这一次真是有惊无险。她对四少努努嘴。四少的表释然,行,就算你赢。

    “这么说,从库房偷东西的,是三皇子和十一皇子。”乾盛帝眉头死死得拧在了一起。

    “皇上……”国师按捺不住了。

    “皇上,儿臣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抢在国师前面,流连高声。

    “但说无妨。”

    “儿臣曾无意间,听见三皇兄与十一皇兄的谈话,说是国师让他们从物房里带一件神器出去。”流连心想,我可没有冤枉你,都是实话。

    “你——你血口喷人,贫道什么时候——”

    “他们还说,偷神器,是为了,是为了……”流连吞吞吐吐。

    “是为了什么?”

    “父皇恕罪,儿臣不敢说,那都是些大逆不道的话,儿臣真的不敢说。”流连连连磕头。

    “朕恕你无罪,说吧。”

    “他们说,偷神器是为了,为了弑天子,得储君,令天下。”流连声音弱了下去,呵呵,这一回是假话,目的是为四哥以后的王位扫清障碍。

    “什么!他们说——放肆!他们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帝皇恼羞成怒,拍案而起。谋逆,是所有皇帝都不能忍受的罪过。

    “请父皇息怒。”此时,一直未开口的四皇子上前跪下,“儿臣以为,三皇兄和十一皇弟只是一时糊涂,断不敢有弑君谋逆之意。那糊涂的念头也是被人教唆而成,还望父皇看清人的真面目,也给皇兄与皇弟一个改过的机会。”

    这段话从猥琐种马男口中说出来,惊得一旁的流连目瞪口呆,这是我所认识的四少吗?不是吧?是吧?不是吧?

    乾盛帝接过四皇子递过来的一杯茶,总算把气给顺了过来,他忿然得扫过一旁的国师,声音低沉:“国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如云道人闭上了双眼,双腿跪地:“但凭皇上处置。”

    没想到国师会如此坦然地认罪,流连有些惊讶,却没有发现边的四少看戏一般的笑意。

    “你说,你刚刚开了金手指?”从上书房出来的流连,很快得到了关于疑问的解答。

    “是呀,就是那个破神仙说的,只要按照游戏的格设定来,就能走运之类的。”四少耸耸肩。

    哇哇,我怎么忘了还有这一招。流连心道,有金手指而不用,这不是早就该拿出来的东西吗?害得她刚才吓出一冷汗。

    “对了,你的格设定是什么?”回想四少刚刚说过的话,流连暗自猜测,是“沉稳持重”,还是“聪明淡定”?

    “额,我真不想说那个设定。”四少叹了一口气,吐出两个字,“腹黑。”

    我靠,还真是古来帝王饮食起居,居家旅行必备之品质呀。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