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

    第二天晌午,流连如约而至。等了好一会儿,睡醒朦胧的四少才顶着两个熊猫眼慢悠悠地走过来。

    “哈~”未开口,先打了一个哈欠,“不好意思,公主妹妹,夜晚熬夜更小说去了,让你久等了。”

    流连无语,在这个既无网络,又无市场的年代,你就算写的书再好又如何,且不说有没有人看,那凭阁下一手鸡爪划的毛笔字,估计除了同穿的现代人,没几个人能看得懂。昨天讨论完正事后,流连被四少死磨硬缠着去拜读了一下他的新作。只见,稿子不仅字迹潦草难辨,其间更是充斥着各种类似某岛国动作片的词汇与场景,硬是把十五岁的流连恶心到了。不得不说,比起那部处女修真作,四少对某些少儿不宜方面的研究更加深入了。

    “昨晚,我写到我的女主和男主正要……”

    “哥,你说物房里有宝贝,指的是什么?能帮我们招鬼吗?”流连毫不客气地抢过了话题,她对四少的种马小说真是一丢丢的兴趣都没有。

    “咳,我说你别那么着急行不行。宝贝在那里又不会自己跑了。”四少又打了一个哈欠,“行,今天好好带你看看眼,Let’s go!”

    看守皇宫物房的人手不多,只有两个太监,见是四皇子和长公主大驾光临,甚是惶恐,忙不迭地点头哈腰,把两位皇亲迎了进去。

    眼见四少使了个眼色,让看守太监退下。流连不由奇怪:“这里可是皇家仓库,怎么就这几个看守?不怕宝贝被盗出宫吗?”

    “呵呵,感觉敏锐,不愧是我妹妹,但比起我,还是稍微逊色了一点。”四少到底还是想夸自己,“几年前,我偶然间路过这物房,就凭着我超人般的直觉,也可以称之为灵根,察觉到了这物房的古怪。”

    流连等着自己油腔滑调的四哥继续说下去。

    “一般人也许看不见。这座物房的四周其实被玄气围绕,被人施了阵法,而且不是普通的阵法。”四少颇为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流连咽了一口口水,她关于修仙的知识了解不多,但她是个好学生,不懂就问:“什么阵法?”

    “额,至于什么阵法嘛,本皇子尚在研究中,不过□不离十是阻挡妖魔入侵之类的。”四少摆了摆手,“这也就是,为什么皇宫仓库守卫如此少的原因。”

    “哦。”原来他也不清楚,算了。

    就在这时,由远而近,隐约传来其他人的步伐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库房里,被人察觉却不难。流连与四少同时闭上了嘴,乘着物房光线暗,悄悄绕到了一堆物架后,蹲下子,竖起耳朵认真地听。

    很巧,步伐停在了离他们不远处的物架旁,来者有两位。

    “三哥,你确定天之神器在这个地方?算上这次,我们已经跑了第八回了。”流连认得那声音的主人,他便是被自己从小欺负到大的十一皇子许慕凌。

    “如果国师给的地图没错,理应是在这里。”另一个声音陌生了些,流连也认得出,那是三皇子许慕成。

    “这物房都快被我们翻过来了,什么神器,连老鼠影子都没见到一只。”许慕凌显然有些不赖烦,“三哥,你说,那八字胡不会是在骗咱们吧?”

    “骗我们对他有什么好处?”比十一皇子整整大了十岁的三皇子陛下显然要沉稳得多。

    “喂,你听见没有,他们说——神器。”四少将声音压低到极限,对着边的流连一字一句地做口型,“我就说,这里有宝贝。”

    “嗯,没错,就是这个位置。”三皇子在一个物架前停了下来,指着架子上的一个空位说道。

    “三哥,不要唬弄我,怎么除了灰尘我什么也看不见呀?”十一皇子努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再怎么揉,空位始终是空位,再无其他。

    “国师不是给了我们一道符吗?”三皇子收起了手中的地图,看向十一皇子。十一皇子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袖子里抽出一张鬼画符的黄纸递了过来。

    三皇子凝气安神,郑重地将那道符贴在了物架的空位上,然后双手合上,嘴里不停念着:“佛主保佑,神器显灵;佛主保佑……”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就这样持续念着……整整两个时辰后,四少与流连的腿彻底蹲到麻木了,三皇子更是念得口干舌燥,可惜看上去,没什么效果,连神器的灰都没有。

    “笨。”四少揉了揉自己已经没知觉地腿,鄙视地骂了一句。

    “你懂?”流连低声道。

    “当然,如云道人是道家出生,你念佛主保佑有的用,要念就该念,急急如律令——”

    “砰——”架子忽然发出被强烈碰撞的声音,引得四少与流连循声看了过去。

    “你做什么?!”三皇子蹙眉,眼见不耐烦的十一皇子居然猛踢物架,不由怒火中烧,明明念了五个时辰的是他,他的火气不比一旁干站着的十一皇子弱。

    “我想叫神器快出来!”十一皇子一脸焦躁,说罢,又一脚踹上了架子,物架四周灰尘四起,一些小器件眼见就快从架子上落下来了。

    “快住手!”三皇子强压住自己的怒气,看着依旧空挡的空位,又拿着地图好好比对了一会儿,粗暴地一把扯过那道符塞进了衣袖,“得,估计是哪里出了岔子,着急也没用。我们再去找国师问问。我相信国师的话,东西一定在这里。”

    想不到三皇子竟能如此沉静隐忍,流连不由转头,看了看自己一股坐在地上揉腿的四哥,唉,这通往帝位的路确实不好走呀。流连决定,如果有机会,她一定得想办法帮帮自己这位似阿斗的四老哥。

    不一会儿,十一皇子跟着三皇子离开了,估计是去找国师想对策。流连与四少终于有机会出来了。

    “我靠,两个时辰呀,相当于四个小时呀,老子的腿快废了。”四少一出来就抱怨个没完。

    “你说,这里有可以招鬼魂的宝贝,在哪里?”流连没有忘记他们来此的目的。更主要的是,她一点也不想再在这个光线又不好,空气混浊的地方呆下去了。

    “就在……那里。”四少向四周看了看,最后指向了不远处物架上的一个香炉。

    “我们可以把这东西借出去吗?”绕到香炉边转了一会儿,那么大只的物件,想顺手牵羊应该不容易,但自己份是公主,借口说要熏香,借出物房几总是可以的。

    “那到不必,这个香炉只是个摆设,重点是里面的香。”四少走过来,打开了香炉,“有没有带瓶子?”

    流连连忙从自己的上拿出一个鼻烟壶,这种小玩意儿,她随带着不少,主要是打赏下人用的,如今自己大不如前,对下人得多照顾呀,虽说已经没什么好东西了,多少是个意思。

    四少将香炉里的香料慢慢地倒入鼻烟壶,边倒边说,“你可别小看这香料,当初我第一次进物房,闻到那股味就知道,这是极品的招魂香,能招鬼魂,好用的很。”

    是嘛?流连使劲吸了吸鼻子,可惜什么也闻不到。

    “没用的,这要靠灵根。像我,天生的木系灵根,从小有先生批命,再加上后天自我研究,孜孜不倦,修为当然不一样。”四皇子很得意,得意得快上天了。

    流连也跟着笑,这位四皇子除了一些小毛病,总体来说人还算不错。这不,一路上帮了自己不少忙,他愿意得意,流连自然要捧场。

    四少将鼻烟壶递给流连,却没有要立马出库房的意思,“别急,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再去转转,看能不能发现一些新的宝贝。”

    眼见四少快步走到其他的物架上东摸摸,西看看。流连收好鼻烟壶,也准备四处逛逛,刚迈了第一步,就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个趔趄。

    这是什么?物房昏暗,谁会注意脚下,流连也是蹲下子,才将脚边的东西看个仔细——一个不知什么材料做的长颈小壶呆在地上,正是刚刚绊她的元凶。

    流连拾起长颈壶,这一定是刚刚三皇子猛踢物架时掉下来的。咦,它刚刚是放在哪里来着,流连仔细回想着,应该把这壶放在何处。

    可是,就在此时——

    “四皇子——长公主——”急促的叫声忽的近了,使流连下意识地将长颈壶收进了自己的衣兜。这其实是人的一种心理,害怕被人误会自己手拿物件,是在偷东西,因为她真的已经偷了东西,所以赶紧将手中物品随便找个方法藏了起来。所谓做贼心虚,不过如此。不过,也正是这下意识的举动,给后来的流连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喊叫的是守门的太监,一见到流连和悠然凑过来的四少,总算松了一口气。

    “小的总算找到你们了。”太监弯着腰,很恭敬,“四皇子和长公主来这物房里已经了快两个多时辰了,可一点声响也没有,三皇子和十一皇子来了又走了,可一直没见到您们的影,小的怕您们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呵,这太监机灵的。”四少背手而立,朝流连笑笑,“我们差不多也玩够了,就不给你们再添麻烦了。妹妹,走吧。”

    流连点点头,临走前,不忘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一串珍珠,随手打赏给了那个“机灵”的太监。

    “我和四皇兄下午闲来无事,就在物房门口晃了晃,可惜没找到什么有趣的,没待一会儿就走了。我说的,你可明白?”

    太监瞪着珍珠,眼睛放着光,脑子也转得快,立马点点头:“小的明白,别人若问起来,小的就说,公主和四皇子没进物房,在门口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流连笑笑,又拿出一串珍珠:“给你同伴的,记住本公主的话就行。”

    太监连忙谢赏。他们这些守大门的太监,没什么职权,又是闲职,比他们官大的太监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几百年也难得一遇的打赏,当真是千恩万谢。

    将太监的感恩戴德看在眼里,四少低声:“何必多此一举?浪费呀。”

    “这叫有备无患。”流连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公主修仙游戏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