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只有一个办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如歌 书名:专业种田妃
    不一会,已经来到了溟焰的院子里,远远的,左商早已拆掉布条又恢复了叽里呱啦的叫声了。

    “你说什么?那个女子也来了?”嵇缺说,溟是把人家那位美娘带回来了,现在就在房间里呢。

    “别说话了,现在主子正在郁闷呢,你要治不好这个人,你就等着把你的鬼医神号摘下来吧。”

    两人说完,左商虽然很想知道些什么事,但还是住嘴了,等会进去,就什么都知道了。

    “溟,怎么了?叫我叫的那么急?”敛起嬉笑的脸,左商看着在边坐着的男人,他能看的出,那个就是他叫的溟。

    可是,为什么他在这个男人上,突然看见了沧桑两个字?溟可是火尊啊,高高在上的人物啊,天天都是意气风发,一手指点江山,大气凛然,睥睨苍擎大陆的人物啊!怎么会变的如此萎靡,连那子骨都瘦弱了,仿佛从神坛里走下来了。

    溟焰听见声音,赶紧朝外望去,便见左商那张欠扁的脸。

    “你赶紧过来。”

    “哦。”

    嵇缺见状,只好先出去,只留下两人在房间里。

    左商好奇着上躺着的人,上前看了看,一张看起来有些稚嫩的脸出现在他眼前,薄薄的唇,小小的鼻子,眼睫毛却很卷长,如两把小刷子。

    “这就是救了你,你叫娘子的那个女子吧?我可是听子承说了,她怎么了?”

    “她,中毒了,紫月说,中了静息。”随后,溟焰大致的将事的经过讲了一遍,当然,他省去了自己和苏若之间的事

    “她真的中了静息?”左商看着那女子的样子,赶紧上前观察一番,不一会,果然得出和紫月同样的答案,他的眉头深皱着,声音变的有些低沉:“她时不多了。”

    “紫月说静息无药可解,可是左商,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试试,她不能死。”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死去的。

    “你自己也会说这毒无解,你还让我救,我拿什么救?”左商白了他一眼,却看见溟焰在听到这样的消息露出的巨大痛苦,只好把那一脸的嬉笑收了起来。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半点办法都没有吗?”他只要能保住她的命,他做什么都愿意。

    “其实,静息虽说是无解,可是我听师傅说过,也并不是无解,只是……”左商言又止,这样的解法并不是件好事,要是不小心,两人的命都难保。

    “只是什么?只要能解毒,再难都可以。”看着那个静静躺着的人,再不救治,就真的没命了,“左商,你快说吧,用什么方法能保住她的命?”

    “这个方法并不是什么好方法,稍不留神,就是两个人的命,这样的风险,不如不冒。”他可不想自己的好兄弟去冒险,万一一不小心,把他的命都搭上可怎么办?

    “两个人?你是说,必须借助一个人才能解毒?左商,快说吧,无论如何,我都必须救她。”她的命在他看来,比自己的命还要珍贵百倍,想着他们在一起的一点一滴,那么的开心,更加能让他开心,如果有一天,那个笑的人都不在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争夺了那么多年,被仇恨的因子占据着,他的人生目标只有复仇,打败所有人,坐上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去。

    在这样黑暗的地方生活多年,生命里突然闯进了和睦一个女子,她的一颦一笑,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让他心旷神怡。

    遇上她,他发现,原来除了争夺权力之外,他还有其他事可以做。

    他喜欢照顾她,伺候她,逗她笑逗她恼,可以为她赶跑那些坏人,这样的子他很是享受,也想一辈子就这么过去。

    可是,这种欢乐却那么的短暂,苏若因为他而出事,这个像个开心果的女子,就这么的中毒了,还是无解的毒……

    “左商?”

    一旁的左商看着他,没有动半分,只是紧紧的看着他。

    “你确定自己真的要救她?”

    “嗯,无论什么方法,只要她能活过来就好。”

    “你话不要说的太早,这个女子不过是救过你的命而已,我知道你要报恩,但是不一定非要这样报恩。”左商说道,却看见溟那双眼睛冷冷的直视着他,似乎他说错话了。

    叹了口气,左商有些无可奈何,“算了,你既然要死,我也不拦着你了,你想清楚就行,这件事我先和你说明白,我还可以给她再续两天的命,这是极限,如果你想通了,在这两天答复我就可以了。”

    “说吧。”

    “她中的静息,用了天下至之毒所配置的,对付女子用处比较大,对付男子,只能让人昏睡一阵子,如果想要解毒,需在至寒的地方呆上七七四十九天,只要服上我给她配的含阳丹就不会冻坏,等七七四十九天过去,便需要武功极致高强,还必须是男子的人利用自己全的武功将她体内的静息出来,男子为阳,女为,所以必须是男子。”

    左商说着,回头看着他:“而这里,唯有你能这么做,你上有烈焰神功,所以,如果你来,胜算会更大一些,但是,我并不确定是不是一定会没事,因为解毒过程随时都能发生意外。”

    溟焰听着他说完,眼里里瞬间露出欣喜,“是不是这样做就能解开她的毒?”即使有危险,但至少还是有希望的。

    左商继续给他白眼,“别高兴的太早,这毒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女子为,男子为阳,在这个解毒过程中,阳必须交合,合二为一。”

    “合二为一?”溟焰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对他来说,不难,可是苏若的话,她会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换取命吗?如果她醒来知道自己失了贞洁而想不开怎么办?

    溟焰到现在还不知道苏若到底对他用几分,如果贸然……

    “对,合二为一,如果你愿意为她的话,这点并不算什么,可是,在这个过程中,你还需要将上的功力来解开静息,而我会在解毒后给她调配子直至康复。可是,你这个解毒的人,如果能解开此毒,幸运者能幸免于难,但是,你那一的武功,也许就会全数散尽、也许终残疾,也许……;如果不幸者,不只是你,连她都会暴毙而死,你知道吗?”

    左商看着他,眼睛从刚才的白眼换回一脸的严肃,一般左商会露出这样的神的时候证明这件事特别的危险。

    “所以,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你要想清楚,你上还背负着那么多的使命,如果稍不留神,两个人都会没命,即使救回了她,你也可能武功尽散。”

    溟焰还不知道原来解静息的毒原来如此难解,可是除了这个方法,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是不是,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他不是害怕死亡,只是,他担心……

    如果他能完全没事,他愿意解毒,他会在她好了之后第一时间娶她。

    可是他怕自己万一……那岂不是把她的一世清白夺了?那她以后的子该怎么办?会不会恨他?

    “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要么你就让她死,要么你就只有这么一个危险的办法,前途未卜,你好好想好了,想好了再告诉我到底要不要这样做?”

    左商拍拍她的肩膀,最后退了出去,将房间留给两人,只有时间,才能让他看清楚事,了解清楚自己的心,如果茫然的下决定,也许左商还会阻止他。

    他上背负着使命,不像其他的人,可以任意的决定一切,他需要为别人想,而不只是为自己而想。

    看着上的人,溟焰赶紧心一抽一抽的疼,却怎么也缓解不了这疼。

    他该怎么办?除了这个办法,他已经没有办法能救她了。

    手轻轻的触上她的脸庞,溟焰突然笑了:“娘子,如果我有一天不在你边了,你还会不会记得我曾经出现在你边?你会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人很喜欢叫你娘子,骗你失忆,让你收留他?”

    “如果我走了,没人呆在你边,你也要开开心心的,不要被人欺负了,你说你要做最厉害的人,只有别人给你欺负的份,你不会被人欺负的,你要答应我。”

    “如果我没死,你就不要离开我,我会娶你的,娘子,答应我,你不会有事的……”

    “……”

    那一晚上,溟焰都没有睡觉,和上的人说了一晚上的话,他不确定她能不能听的到,但是,他想告诉她。

    第二天一大早,溟焰便来到左商的面前。

    “你想通了?”看着溟焰那张有些憔悴的脸,左商问道。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用了什么魔力能迷住溟,但是,他看的出,溟对她真的是付出了真心了,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溟,这些天他们赶路赶的那么急切,用了不到二十天就赶了回来,可见他有多着急这个女子?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子,对他有多少分心思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专业种田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