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中毒,无药可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如歌 书名:专业种田妃
    鞭子打在了地上,萧霆在最后那一瞬间突然闪开了,将苏若突然放开,瞬间失去支撑的苏若只能倒在地上,看着地上的尘土被打了起来,到处飘上了灰尘。

    虽然躲开了鞭子,可是那鞭子上的气还是伤到了萧霆的肩膀,火辣辣的疼!

    “哼!火尊,你可真不讲信用!”萧霆咬牙,看着溟焰,再想将苏若抓住,这次,他直接一刀割下她的喉咙,看火尊如何得意?

    苏若整个人都晕大发了,头越来越重,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想起来,可是又晕又重,连周围的人都看不大清楚了,只知道周围有响声,噼噼啪啪的,却听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啪——

    又是一鞭的下来,溟焰不让萧霆碰到苏若一丝一毫。

    “来人,来人!”萧霆大喊,可是却没有人应他的声音,他在外面埋伏了二三十人,却没有人回答他的声音。

    他此次能如此有把握,是看中了火尊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势力,所以才有恃无恐,虽然明面上看他只有几个人,可是,他还在暗角里埋伏了二三十人,那么多高手,对付一个火尊,一个被威胁的人,应该足已,可是他却忘了,这个男人永远那么的狡诈。

    “不用喊了,外面的人都让本尊给解决了,你别想着自己有着几十人,便想打败本尊,你太小瞧了本尊。”他的话语很平静,可是手上的软鞭可平静不起来,想到苏若在这里受苦受累,流血,他就恨不得将这个人扒皮抽筋!

    萧霆却大骇,不想这个男人有如此计谋,他以为一切都想的很好。

    萧霆武功并不弱,与溟焰对打起来,虽然没有胜可言,却也能抵挡一阵子,就是难以碰到地上那个女子,反而随着打斗而离她越来越远!

    见自己一人已无胜算可言,萧霆开始以退为进,打着出去,想着逃开。

    “火尊,看来你是早有防备,是我太蠢了,不过,如果你在乎那个女人,就别想继续得意!”

    溟焰没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瞬间的征愣倒让萧霆有机可乘,萧霆从怀里掏出一包石粉,朝着他一扔,顿时白。粉掩盖了周围的视线,萧霆瞬间从窗子里逃窜。

    溟焰没有继续追,他知道外面还有人在守着,不怕萧霆能逃的出去!

    眼睛注意到地上的苏若,他赶紧上前抱了起来,“娘子?娘子?”

    可是不管怎么喊苏若,她都还是没能醒过来,脖子上的血还在细细的流着,溟焰赶紧扯下布条用着止血。

    “主子,没事吧?”不一会,嵇缺才看着主子抱着苏姑娘从破庙里出来,苏姑娘却似乎昏迷了。

    溟焰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抓到萧霆了没?”

    “抓到了,等着主子您处理。”

    “先回去再说。”

    “是。”

    “还有,去和寂尘澈说一声,谢谢他,他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他。”

    “是,属下明白。”

    “小姐,小姐……”远远,小蝶便看见自家小姐被溟焰抱了回来,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有些落地了,只是,小姐怎么被溟焰抱着一动不动的?

    “溟焰,我家小姐怎么了?她怎么不说话?”

    溟焰步伐不减,已然没心思回答了,只是命令的声音道:“去,把紫月给我叫过来!”

    “哦。”小蝶停在一边,看着溟焰离去的背影,怎么感觉今的溟焰好像变了,满脸的杀气,很是可怕,和她认识的那个溟焰有所不同。

    不一会,嵇缺也从外面进来了,小蝶和他关系也还算好,比起紫月好多了,赶紧拉住他问道:“嵇缺大哥,我家小姐怎么了?溟焰还让我去找紫月。”

    嵇缺也不知道苏姑娘这是怎么了?只能拍拍小蝶的肩膀,“你家小姐没事,我去叫紫月,你在外面等着,很快就没事的了。”

    “哦。”虽然是这么答,可是小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眼睛看着小姐房间的方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嵇缺来到紫月的房间,紫月正在上坐着,眼神无焦点,不知在想些什么?

    “紫月,主子有事找你。”

    嵇缺眉头紧皱,这是紫月很少看见的况,她很少见他这般苦瓜脸的样子,除非出大事的时候才会这样。

    “主子找我?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两天她一直在屋子里,哪里都没去,她还是想不清楚究竟苏若用了什么方法可以让主子放下一切和她这般相处,她不知道自己输了苏若什么?

    “主子没事,但是苏姑娘出事了,主子叫你去一趟,看看怎么回事?”

    “苏若?”听到这个名字紫月就不悦,直接一声:“我不去!她能有什么事?”

    嵇缺就知道她是会这样的回答,可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紫月,现在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没有什么大事能请你过去看吗?你知道因为你告诉了苏姑娘真相,却让主子与她临险境,鬼谷的人又找上来了,苏姑娘不知为何一直昏迷不醒,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不去看看,是不是要主子更加的厌恶你?”

    “我……”不得不说,只要关系到主子的事,紫月一概都不会不理,而且会特别的紧张。

    嵇缺说这件事和她有关,想到主子像前两次那样处险境,她现在还在担忧,主子的毒一直未能解开,现在却……

    “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去,苏姑娘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都是你害的,主子还会厌恶你一辈子!”

    一句主子厌恶,紫月赶紧从上起来,晃悠悠的下穿鞋,嵇缺生怕她跌倒,扶着她,毕竟紫月伤的也不轻。

    紫月来到的时候,溟焰已经让小蝶端来温水为她擦拭干净了脸与手。

    只是,她却一直沉睡着,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将紫月来了,溟焰赶紧起,语气淡淡:“快来看看她怎么了?”

    紫月心里一阵疼,却也庆幸,主子对她虽然是客气的声音,对她做过的事也没有一点原谅她的语气,但是却也没有再怪她的意思。

    嵇缺说,这次是因为她和苏若说的那些话才导致的,嵇缺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和她说了,虽然她不知道主子和苏若在破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主子能在事发生后这般平静和她说,证明他并没有多怪她的意思,这点让她欣喜若狂。

    嵇缺在后推了推她,然后扶着她坐在边,溟焰已经把位置让了出来,让紫月来观察究竟是怎么回事?

    紫月每检查一点,眉头便皱的更加的厉害,溟焰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虽然紫月的医术比起左商的并不算的上多好,可是她的医术却能与皇宫御医平齐。

    “怎么样了?”

    紫月没有回答,继续将苏若的眼皮翻开看看,探探她的鼻息,以及脉像。

    时间很长,溟焰觉得这个时间太长了,心里的担忧比起刚开始要多的多,以紫月的医术,平常的病痛毒之类,她都能随便的诊治医好,可是她露出了这样的表,足见此次是有多棘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紫月却缓缓的回头,眼底里有种叫后悔的东西,对着自家主子道:“主子,你们可否出去回避一下,顺便让人去药铺买点丹沙回来。”

    “嵇缺,快去。”

    “是。”嵇缺领命,快速的退下。

    房间里,只剩下上的苏若紫月和溟焰。

    溟焰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轻吐一口气,才问道:“是不是很严重?”

    紫月不确定,只能摇头:“还不确定,一切,等把丹沙拿回来再说,除了丹沙,还要给她准备一桶水。”

    “我去准备。”

    不一会,丹沙与水已经准备妥当。

    “你们先出去回避吧,就让小蝶进来。”紫月的声音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似乎感觉到无力。

    她并不确定自己所想的,她也害怕是如自己所想的,因为一旦结果和自己想的一致,那她的罪可就深重了,而主子,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溟焰看着上没有半点变化,似乎只是睡觉的人,心里的担忧不减反增,平时她睡觉一直都不老实的,哪里会像现在这个样子静静的躺着?

    看了几眼,只能不舍的离开,看着门被人关上。

    又是一段漫长的等待,溟焰不知道自己在走廊踱步了多少圈,又想了多么不好的结果,每一个都让他无法接受之时,门才缓缓的打开,小蝶那一脸紧张却又不知所措的面容出现在他们面前。

    “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我不知道。”小蝶摇摇头,她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按照紫月的吩咐帮忙将小姐的衣服脱掉,然后放入水中,托着小姐的子而已,其他的,她都不大清楚,究竟紫月是要做什么?

    见小蝶也不知道结果,溟焰快步进去,里面的人依旧静静的躺着,不为外界所打扰。

    “她到底是怎么了?”溟焰已经没有了耐,就算是不好的结果,他也想快点知道,这种等待实在是难熬。

    虽然他不希望听见什么不好的消息,但是该来的想躲也躲不过。

    紫月为苏若掖好被角,才缓缓的站了起来,用一种无奈的表看着溟焰:“主子,她中毒了,她中的是静息,无药可救。”

重要声明:小说《专业种田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