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不该再等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如歌 书名:专业种田妃
    这一整天,溟焰最后都留在了家里陪着苏若,哪里都没有去。

    “主子,你……”紫月看着那个为了一个女人忙来忙去的主子,在她心里高高在上的主子,今天居然像个小二一样忙进忙出,没有半点做主子该有的样子,实在是太气愤了。

    “紫月,你又想闹什么?”嵇缺将紫月拉走。

    “我闹什么?嵇缺,你比我清楚,难道你想看着主子天天在这里围着这个叫苏若的女子转吗?”紫月质问道,两只眼睛瞪到最大的限度,眸子里的火焰别提有多高,可见她此刻很恼火。

    这件事不是说笑的,虽然主子有意要留在这里,可是,他们有这个时间,这个闲雅致吗?

    主子应该清楚现在的局势到底有多么的混乱,现在不是儿女长的时候,该是顾全大局的时候,可是主子做了什么?安心的在这里陪着一个稀奇古怪神经病似的女子种种田,开开商店?

    要知道主子要是随手一挥,也不止那点钱啊!

    她是恨这个叫苏若的女人,突然不知道用了什么迷药把主子迷住了,可是,她象现在不是赌气,她是在正视这件事的重要,如果这次把握不好,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的了。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的,主子在这里呆着能解决问题吗?”

    嵇缺一下子被她的话噎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反应过来,从嘴巴里将字一点点的说出来:“紫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主子是个心里有数的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会这么做,有他的理由。”

    “理由?呵!”紫月突然笑了,嗤笑着,“什么理由?理由就是陪着那个女人在这里不知今夕是何年?”

    “紫月,这是你该说的话吗?主子是主子,主子留下来自然有他的道理的,等会我去探探主子的口风就知道了,他应该已经做好了打算了。”

    “呵,谈什么口风?做什么打算?主子所做的事都是交给我们去办的,他做的打算哪样我们不知道……”

    “紫月!你别这样,我知道你妒忌苏姑娘,我知道你对主子……”

    “不是!”紫月打断嵇缺的话,声嘶力竭道,“嵇缺,你别把我看的那么小气,我是不喜欢苏若这个人,如果只是因为主子喜欢在这里呆着,我不会阻拦,可是,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主子已经不能在这里呆着了,你该比我还清楚!”

    说完,紫月狠狠的瞪了嵇缺一眼,才怒气冲冲的走开。

    看着那个远去的影,嵇缺重重的叹了口气,也只能快步的离开。

    他当然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可是主子所做的决定都有他的道理,他们不能干涉的,主子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而在另一边的树从里,突然钻出了一个影,看着嵇缺离开的方向,看着紫月离开的方向,眼底里的疑问越来越重。

    到底,他们说的是什么事?为什么好像很激动很激动的样子?

    今夜特别的宁静,赶了十多天的工程,房子总算装修成苏若所想要的效果了。

    那个店是她梦想的店铺,从很早之前,她就曾幻想自己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店铺,卖上自己所想卖的东西,现在,她就快要达成了。

    晚上是苏若下的厨,来到这里她极少下厨,都是小蝶下的厨,不是她懒,是她还有其他事要做,只有到了夜半自己饿的时候,她才会自己做吃的。

    溟焰今晚很是开心,可能是因为她煮的菜,苏若想。

    看着溟焰吃的那么开心,苏若的心里也是上升着一点点的喜悦,她想起那天晚上她所想的事,关于她和溟焰的。

    也许,她真的是喜欢上了溟焰了,不然不会看到他的时候会觉得开心,而看不到他的时候却郁闷的想快点见到他,会因为他脸上的表而转变。

    也许这还不是,她没有过,但是喜欢,她是知道的,这个词她还是能分的出来的,她的确的,喜欢溟焰,只是喜欢的有多深,这还是个迷。

    只是,溟焰除了高兴之外,还一直时不时的看着她,除了表现出来的喜悦之外,他的眼底里,却有不舍,苏若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冬季的来临,伴随着寒风的侵袭,苏若不喜欢冬天的寒冷,但是却喜欢上了冬天钻在被窝里的乐趣。

    早早的,苏若便往卧房钻去,小蝶看着她离开的影,撇了撇嘴,也觉得回去睡觉的好。

    溟焰紧随着苏若的后,看她钻了进去,也贼眼的跟了过去,却让嵇缺突然截住,“主子,属下有话要同你说一下。”

    远远的,看着苏若的房门被他关紧,溟焰低咳一声,声音也沉了几分,“什么事?”

    嵇缺看了眼苏若的房间,意思是太近了,不方便说话,两人又走出大门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什么事?说吧!”

    嵇缺看着天上的繁星让漂浮的云遮住,不一会又冒出了头,叹了声:“主子,我们几个一致都觉得,我们是时候回去,这里回去,还需要好些天,我们的事不能再耽搁了,否则……”

    嵇缺话不挑明,其实溟焰也是明白,可是他……

    为什么他想到要离开娘子会那么的不悦,口疼,他上的伤不少,大大小小的伤受的多了,可是却从来都不怎么觉得疼,那些疼都疼在表面,可是现在,一想到自己要离开娘子,他心里就难受的要命。

    如果可以,他想着带走娘子,这样,就不一样了。

    可是,她肯吗?她说过,她现在要留在这个地方,好好经营她的声音,经营她的农田,他能带走她吗?

    一直以来,她对他都是不冷不的,就像对待一个普通的人而已,就算有些不同,也是他在招惹她之后,得来她的气愤时的小闹。

    虽然这阵子感觉两人有所缓解了,娘子对他的感觉也稍微的变了些,可是他还是觉得自己还没这个能力说服她跟着自己离去,而且,他现在该怎么说他已经恢复记忆的事

    “主子?”半晌,嵇缺也没等到主子的回答,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嵇缺,这件事我自有主张。”

    “可是……”

    溟焰突然一个眼神直接扫过来,嵇缺被他盯的一下无话。

    两人沉默许久,空气中,只有两人的呼吸的声音,一呼一吸。

    “主子,我们知道你不想离开,苏姑娘在这里,可是,我们的事……”嵇缺顿了顿,见主子没责怪,又才说道:“如果可以,不如,主子,你把苏姑娘一起带走吧,这样你便可以……”

    “这件事不需要你们心,我自己有自己主张,你们只需要听命令,还有,告诉紫月,别鲁莽。”

    可是,嵇缺来不及将这个命令告诉紫月,紫月却已经找上了苏若了。

    子在紧迫,紫月知道,她知道主子为了这个计划付出了多少代价,又为这个计划做了多少努力,他们都等着胜利,可是现在主子突然的不紧不慢,即使主子不紧张,他们都紧张。

    这里面,付出的不只是主子的心血,还有他们的,那么多人的心血,不应该为了一个女子而功亏一篑。

    那么,既然主子做不了决定,就让她替他做决定吧。

    “你,跟我出来一下。”趁着主子和嵇缺出去办事,紫月突然叫住了苏若,那种语气,那种神,很是嚣张跋扈,完全就是看不起苏若这个人。

    当然,苏若也没见的多看的起紫月。

    要不是他们有钱给她,她才不留这两个不干活还要她的小蝶伺候着饮食起居的人。

    “什么事啊?我现在没空!”有空也不想和她说话!

    “我找你有重要的事,你把你手上的东西都放下来!”

    紫月命令的语气,让苏若更是不悦,“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说放下就放下,那么我岂不是很面子?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在这里,我才是主人,你别有事没事的对我大呼小叫,信不信我将你赶出我家?”

    叫嚣,谁不会啊?当年她和隔壁村子恶霸叫嚣的时候她还没看见过呢。

    “我叫你放下就放下!”

    啪!

    紫月直接用手上的小石子丢过去把苏若手上拿着的小花盆给击碎。

    花盆破裂,噼里啪啦的瓷碎片掉落在地上,花盆里装的泥土,全部从手中漏下,最后只剩下那棵无泥的花。

    苏若有些惊住了,一下子张大了嘴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可是她最喜欢的一盆花,小小片的叶子,小小片的花瓣,很袖珍,可是却很好看。

    “你……”

    “给我走!”紫月管她吃惊还是伤心的,将她手上的那棵花草一抢过来,一丢,拉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去,留下那个去拿铲子的小蝶在后追着。

    “诶,小姐,小姐……”

    却不想,紫月一个厉眼回瞪了过来,“你别跟过来,这是我和她的事!”

    小蝶被吓的不轻,完全愣在原地看着她家小姐就这样被那个叫紫月的女人给拖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专业种田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