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谁敢动我的人

    小道上,一短发女子,拖着一红衣男子,毫不费力的走着。

    伴随着男子因为摩擦地面的部位不时隐忍的闷痛声,是女子越来越快的速度。

    司马瑜现在不仅仅痛声痛,更加痛的是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一路上被拖着走有损形象的这事,他都暗自隐忍了,但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疯妇的精神攻击啊!

    这女人穿的衣服料子看样很好,虽见不得没有丝绸好,但绝对不是什么粗衣麻布,比起在一向是被关在后院的女人,那蜡黄的脸色,瘦弱的体格,粗超的皮肤,绝对是算得上是‘美’人。

    在闫国,按照规定,普通人最少五个男子才能有一个妻子;而又有功名在的书生秀才人等,则是可以四人有一个妻子;而有了官的,五品以下三人可以有一个妻子;五品以上,三品以下可以两人有一个妻子;三品以上则是可以独妻。皇帝当然是可以三妻四妾。

    在普通门户里,女人都是被关在后院做活,跟畜生一般,哪里会给什么好衣服,所以这疯妇脸色红润穿的舒适,虽然力气大得惊人,但是很有可能是天生神力,只因,司马瑜没有在那女人手上见有厚茧。

    这女子的来头一定不小,该不会是哪家官宦人家偷跑出来的吧?

    而且这女人头发还这么短,跟姑子有什么分别。

    等等,姑子?尼姑!官宦世家?太监?

    这女人该不会是哪家皇庙跑出来的吧!

    想到这里,司马瑜是越想越头疼,这个疯女人现在不仅仅是疯,份也是个谜,让人越猜越心惊。

    “娘子,你倒是陪为夫说句话啊,长路漫漫,一人寂寞的很。”万媜一甩留海,故作潇洒的一撩前额碎发,开口道:“为夫都按照你的意思带你出来了,你怎的还闷闷不乐,让为夫心里好生着急。”

    一听这话,司马瑜怒了,暗骂道:魂淡,老子是让你往仙野深林的深处走啊!你作死的把我往外头拉啊!万一碰上了敌人,就算你这个疯妇在怎么疯癫,也抵挡不住,老子现在这样的体腿脚,也跑不利索,到时怎么脚底抹油啊!

    但是,司马瑜也只能在心里大骂,毕竟为了他风流倜傥的偏偏风度,也不能破口大骂不是,他绝对不承认他是怕了这个女人。

    被司马瑜瞪了一眼,万媜不老脸一红,欣喜道:“讨厌了娘子,你勾引我,你挑逗我,让为夫心里好生漾!~”

    “我靠,漾个p啊!没看到前面的两个穿黑衣的家伙啊!不是告诉你不要出来,避着人走吗!”看到不远处正在前来的两名黑衣人,司马瑜终于是破功了,都这时候了,他哪里还要在顾忌这个女疯子!

    谁知,听了司马瑜的话,万媜非但没发疯,反而是委屈的看着她的‘小娘子’,“娘子,为夫有避着他们啊……你看,我在他们出现的时候,就和你说话,没看那两个人啊……为夫真的有乖乖的……”

    “……”他可不可以吐血啊!司马瑜嘴角抽啊。

    “相公……”鸡皮疙瘩掉一地,节也掉了一地,“相公,那些人是来抢我的,你快些去拦着,切莫让那些人发现了我,不然,被他们掠去,你可就再也见不到你娘子我了,到时没了我的遮掩,你太监份说不准可就暴露了!”

    一听这话,万媜怒了,这小娘子可是她才刚得的,哪里是别人能抢的!太不把本大侠放在眼里了!

    “敢动我的人,为夫定叫他们又来无回!”说罢,万媜就雄赳赳的把拉着的司马瑜一甩开,司马瑜闷哼一声倒地,心中把万媜更是骂了个底朝天。

    万媜再紧接着气昂昂把一,万分豪气的向黑衣人来的方向走去,刚走了两步,万媜突然停下,对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司马瑜认真道:“相公,为夫在这重要的时刻,要告诉你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司马瑜颤颤巍巍的抬起上半,有些疑惑,难不成这疯子是要交代遗言?

    “相公你说着,为妻记着就是。”关键是你这个疯妇说完能赶快去啊,他当然不指望万媜真能抵挡住那两名黑衣人,这里地势较高,有灌木遮挡,司马瑜只是寄希望于那两名黑衣人没有看到他罢了,毕竟他是被万媜拖着走的,那两名黑衣人即使看到,也只有可能看到走路姿势怪异的万媜罢了。

    再者,到时他们发现万媜的不正常,那她的怪异姿势,很有可能就不会被黑衣人放在心上,再加上万媜脑子不正常,被他刚刚那么一说,说不定为了他这个‘娘子’,会直接就拼命。

    到时被对方解决掉,那就更好了。司马瑜心思百转千回。

    不得不说,以毒计闻名的风华公子司马瑜,这一石二鸟,心肠也够歹毒的,为了保全自己,连救命恩人都能痛下杀手设下毒计来个借刀杀人!

    万媜沉吟片刻,这片刻却让司马瑜万分烦躁,那黑衣人万一因为万媜的停顿,而起了怀疑可就不好了!

    “相公你快说啊,那贼人可就要来了,到时看到我,可就不妙了啊!”

    万媜看着司马瑜那焦急的小脸蛋,万分淡定,她郑重的一拍衣袖,头发被风吹起,恍然有种超脱于世的感觉,让司马瑜一怔。

    “你这是……”

    万媜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瑜,那一眼简直是像是看到了司马瑜的心里,让司马瑜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娘子,我想起来了,其实我不是太监,我乃是一代大侠!”说完,便离开了。

    留下了呆滞的司马瑜。

    “……”刚刚是我自作多了么……真丢人。他真是眼瞎了,明明是个疯妇,哪里有什么飘然出尘的气质!

重要声明:小说《不疯魔不成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