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魂穿

    说起A市的皇朝集团,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作为业界的龙头老大,在入赘女婿叶正天接手后,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经营范围,白道上涵盖医药、汽配、通讯、电子、零售等各个领域;黑道上军火、枪械也略有涉及。

    甚至有传言,皇朝集团足以影响整个A市经济命脉的存在,因而它在当地的声望和地位,风头无二。无怪乎,叶家长女叶晓曦的十六方辰,市长也不远千里,特地从伦敦赶回,为之贺寿。

    叶晓曦,少女初长成,一艳红的抹蕾丝长裙将她凹凸有致,发育甚好的材,衬得恰到好处。市长韩威一见就赞不绝口:“晓曦啊,真有乃母之风啊,才多久没见,愈发玲珑剔透了。”

    站在阳台的女子,在天幕烟花盛放的衬托下,艳越显明媚,小嘴抿着一笑,故作谦虚:“哪里,韩伯伯竟会取笑人。”边道,一双晶亮的眸子,余光不觉向坐在边角落圆桌前,神恬淡的少女。

    手持的红酒杯,倒映出她一抹纤细的影。

    少女,不过才十六,七岁样子。在这盛宴上,人人都是浓妆艳抹,配饰奢华,恨不得挂上自己全部家当。但是她,却只穿了件素白的连衣裙,一头黑发,自然披下,不染纤尘。她,也没有像其他名门闺秀般,满场飞舞,忙于应酬,只是安静地坐着。

    “她是?”眼见叶晓曦目光带着一点挑衅,看样子这名少女与叶家颇有关系,韩威对着这生面孔,一时起了好奇,于是笑问。

    叶夫人刚想回避此话题,叶正天却率先迎了上来,抢先道:“她是我的侄女,叶灵素。之前留美的关系,所以正式场合露面不多,这次回来,老韩你可得多加照顾才是啊。灵素,过来,和伯伯打个招呼。”算作正式引荐。

    对着父亲的召唤,少女虽然不愿,但还是,含笑走来,刻意无视叶夫人气得酱紫的脸孔,和叶晓曦的憋屈怒视。

    其实这个宴会她本就不想出席,一个没有人会欢迎她的舞会,她永远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份,在这个名流聚集的场所,只会是一种负累。但是为了不让父亲为难,她,还是来了。

    “伯父好。”皎洁的眸子,不露一丝异样。微微颔首,举止得当,笑不露齿,也不失闺秀风范。

    “嗯。”不住点头,“一看就是名门之女。”段,样貌无疑都是上上之选,韩威由衷赞道。

    叶正天也是不住满意点头:“SunLander学府不知可还有空位,你也知道,这孩子,学习一向优异,眼界高得很,怕是差一点的地方还看不上眼呢。这事,恐劳你费心了。”宠显然。

    “爹爹。”叶晓曦嗔,家里天天对着这个小魔星已经够煞风景了,如今还要同一个学校,那她倒不如自行退学算了。

    “晓曦,如果能和你一起,那就太好了。”一把拉过女子的手,也不顾她难看的脸色,笑得如沐风,贴心为父亲挡下为难。

    “呵呵,好好。叶老弟,我一定尽力而为,只是你也知道,B项目的经费近来又有些吃紧啊,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市镇项目,那是造福百姓的事儿,叶某绝对义不容辞。”爽快应口。

    两张老脸,默契相视一笑。

    “那就有劳老弟咯。”

    “好,一言为定。对了,那边有我刚从法国特快空运来的鹅肝,夫人,老韩,走,一起尝尝去。”言罢,挽着叶紫玉,这个借着她平步青云的女人,谈笑而去。同时递出一抹警示神色。叶晓曦接到父亲的不悦,气没出撒,趁着二老走远,阳台无人,本暴露:“你到底要不要脸,白吃白住不够,现在还妄想读贵族学校,当真以为麻雀变凤凰了吗?”

    “如果不是父亲希望,那种地方,我也不一定乐意去。”也不气恼,平淡回道,什么名门府邸,空有其表罢了,又怎及得上育幼院温暖人。“还有你,大家都看着,我希望你不要自降份才好。”

    这一数落,非同小可,从小到大,除了父亲,何时有人这么训斥过她,何况还是个小孽种:手中的红酒,羞恼难忍下,就这么对着少女,直直泼了过去。

    哪知少女也不示弱,在育幼院里素有小霸王之称的她,这点伎俩算什么,叶晓曦子向前一曲之际,少女对着那长约五米的细跟,一个磕绊,叶晓曦重心不稳,就此摔了个狗吃屎,红酒被小魔星轻易躲开不说,因为是脸部着地,自己的下巴硬生生磨破了一大块,口中腥甜,吐出一个硬物,细看下,门牙竟掉落了一颗,泼地红酒染湿了前一片。

    因为动静太大,舞池里的人们,如今目光全都聚焦到自己这里,冲向阳台,看到底发现了什么。在原本这个自己最为动人的子,变为了狼狈。叶晓曦如今恨不得,有个地洞,能让自己钻下去,躲起来。可小魔星却蹲下子,用那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瞅着自己,言语关切,伸出手来,换了个样儿:“晓曦,要不要紧。我来扶你,我就说,这鞋子不好穿,你偏不听。”伸手为她抚顺散乱的发髻。

    对着这一汪清纯,女子再也忍受不了:“啊!”只听一声嘶吼划破长空。

    冲上来的叶紫玉瞧着女儿的失态,怒视叶灵素,其他人不明所以,可她清楚。这个少女的厉害。但叶灵素依旧神态楚楚,毫无愧疚,满目凄凄下,心中却是大大扬起了一个V字手势。

    对战二十二回合,叶晓曦VS叶灵素,前者再度完败,后者全胜,战绩彪炳!

    因为主角黯然退场,舞会无法继续,唯有提早散场。

    夜风徐徐,走在离叶家大宅不远的小道上,叶灵素如往常般,独自一人漫步,没有后悔搅乱了这个看似重要的子,对于欺辱,有仇必报是自己的宗旨。父亲没有责备,是因为多年来不曾养育的愧疚。只是深沉的叶紫玉,这次竟也没有刻意为难自己,倒十分叫人意外。

    算了,长舒一口气,感受着微风拂面,既来之,则安之。

    只是抒怀间,却没有察觉从暗处伸来的魔爪。

    后脑被一拥而上的三个大汉敲晕,下手之狠,根本是冲着自己的命来的。后面,温流出,依稀感觉自己被塞进了麻袋,拖进了后车厢,就失去了知觉。

    再度醒来后,自己的嘴巴已被胶带严实封住。虽然还是被塞在麻袋中,可是耳边依稀还传来呼呼海风声,游艇的马达声,和海水的哗哗声。自己现在应该是在一片水面上吧。

    神思还是很模糊,耳朵也嗡嗡的。但这些都还好,最严重的是,后面的头皮痛得自己嘶嘶抽气,周满是血的味道。

    船上似乎还在做什么交易。

    “叶夫人,这丫头,我可打听清楚了,听说是叶老爷的心头好。这价钱,恐怕不够啊。”语音对讲,虽然是电话沟通,但叶夫人三个字,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了。叶紫玉,到底是忍不住了。

    “一口价,五百万。”清冷的声音,狠绝异常:“最要紧是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好,叶夫人爽快,我们兄弟也不含糊。来人,把她给我扔下去。”

    心下一惧,叶灵素忽感自己被托起。随之,扑通一声,上还加了块巨石,那是生怕自己不死吗!一个大活人就被当货品一样处理了。

    “听见了吗?叶夫人!”拿话机对着大海,原本的扑通挣扎,不过三秒,就没了动静。

    自己要死了吗,咸咸的海水,从密孔中不断涌入,灌入口鼻,不能呼吸。船上的声音如今已经远离,模糊难辨。随着不断下沉,遇到海水的伤口,愈发抽痛,女子呲牙咧嘴,将叶紫玉横过来,倒过去,心中骂了个遍,可还不解气,只是无奈手脚被绑,注定一死。心下燃起的愤怒更甚绝望,好不甘心!父亲的一张容颜,今世唯一的留恋,闪过脑际,支撑着自己力争上游,但却是徒然,眼皮越来越沉,子也越来越沉,就此昏昏睡去……

    再度醒来,却觉处一片火海,周的皮肤,仿佛都要冒烟了。不再是在水中的冰寒刺骨,叶灵素昏涨的脑袋,一旦回复神智,就立马发现了如今处境的不妥。

    她的头发莫名其妙长了一倍有余,周围门窗紧闭,烈焰滚滚,火烧大宅,奈何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自己的脸还被一张素白纱巾包裹着,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分。浓烟呛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屋外一帮人在叫喊,却没有人前来营救。当真可笑!

    对着这异状,叶灵素也不指望“奇迹”发生,拿起上的一褥棉被,披在自己的上,裹了个严严实实,又端起旁边一盆洗脸水,哗啦将周撒了个遍,当机立断,朝着屋外跑去。冲天火舌,在周围不断吞吐,这屋子大得吓人,哐当一声,檐梁掉落,稍有迟疑,自己怕是被此砸重,当场一命呜呼。

    所以,一直跑,一直跑。

    终于胜利在望,不同于一般大家闺秀,出了叶府,女子就如霸王上,大脚一踹,本被烧得摇摇坠的两扇纸糊门扉,再经不起女子如此“宠”,就此“啪”地一声,向外翻倒,重重坠地。惊得在屋外哭丧,大喊救命的女眷连连后退,杏目圆睁,人人目瞪口呆。

    再见叶灵素从中一跃而出,更是惊为天人。

    女子一出险境,就退下“防罩”,直奔花园镜湖,扑通一声,跳入其中,帮助降温。四五个女眷,也是一拥跟上,瞧见没入水中的叶灵素忽然没了气息,好久没有露出头来,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哗啦。”就在众人猜测女子会不会淹死断气之时,叶灵素俏颜浮现,面巾脱落,上半从镜湖探出,一张绝世美艳的容颜就此呈现人前,峨眉杏目,肤若凝脂,薄唇轻抿的她,犹如洛神仙子,遗世而孤立,不可方物。从未见过自家小姐真颜的家丁一时人人屏住呼吸,当场呆愣,大气不敢再出一声。

    “啊!”叶家四姨太,一声尖叫,诧异过后,语气中不觉泛酸。“你,你怎么就摘了面纱呢。道士说过,灾星一旦将真颜示人,家中必有血光之灾,快带上,快带上,难道你想大伙跟着你一起倒霉么!”

重要声明:小说《错嫁之霸宠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