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我的名字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飞段的仪式快要进入尾声,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刺穿眼球,虽看不到光亮,但浓重的血腥味却让他全细胞亢奋起来。

    接下来是心脏!慢慢来,宇智波斑可是个顽固的老家伙,只是刺穿心脏很快会让他用查克拉复活,所以要抓出心脏,然后切成一片一片,一丝一丝,做成美丽的标本!

    “飞段,你继续仪式,什么也不要管!”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飞段并没有听出木雅话中的含义,他暴躁点头,“我知道了,不要打扰我!”

    良久,一股血喷在他脚边,他皱起眉,感觉有丝不对劲,用试探的语气问:“山下木雅,你在吗?”

    “我…咳咳,我在。”

    “该死的,你究竟怎么了!”飞段什么也看不到,但却感觉木雅此刻说话有气无力,联想到脚边的血,他再也无法凝神呆在图阵里。

    “咝—”碰到了结界,飞段又退了回来。

    “不要离开那个圈子,飞段!”木雅大声对飞段喊道,但除了这句话,其它声音像是被消音在了这个世界里。

    一定是木雅在用纸牌消除了他边的声音,难怪他在做仪式的时候听不到任何声音。

    飞段越想越急,却感觉无能为力,一旦自己开始做仪式,他的力量就只能用在对方上,思及此,他立刻将自己的心脏取出来,温的心脏慢慢冷却停止跳动,那证明宇智波斑的生命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飞段闭上眼,等待仪式过后的力量回归,他心不在焉的祈祷,数着手中的黑色佛珠,希望时间可以过快一点。

    很快,眼前恢复了光亮,他也渐渐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首先映入眼前的是千手纲手泣不成声的哭泣。

    长这么大,纲手除了在面对昔人哭过,其余时候她都是以女强人份管理着木叶村,独当一面,而今她看着伤痕累累的山下木雅,自己却无能为力,引以为豪的医疗技术在救治木雅时却途途遭遇困难。

    “到底怎么回事?”飞段对着纲手大声咆哮道。

    “我非常抱歉。”纲手恢复了哽咽的嗓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强硬点,“在你做仪式时,带土突然闯进来,木雅为了保护大家,就和他同归于尽了。”

    “你不是火影吗?你快救救她啊!”飞段用力喊道,这声音快震破了纲手的耳膜,而后者点头,“我也想,可是我的查克拉快耗完了,我也在努力了!”

    旁有人劝飞段离开,说纲手救治木雅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飞段听到“安静”这个词后一愣,随即目光在地上展开搜寻,果不其然在一旁的树下发现了一张【静】牌,看来刚才木雅就是用【静】牌让她与带土打斗的声音从他的耳边消抹掉。

    飞段无力跪在自己画的阵图里,阵图还没有销毁,他看着图案里的血迹,回忆到曾经宇智波带土也是这样怂恿自己杀了木雅,也陪葬了自己。

    他捂住头,不知该怎么办,旁有人递来一张洁白的帕子,他抬起头愣了愣。

    雏田关切的安慰:“擦擦头上的血吧,木雅小姐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现在小樱已经代替纲手大人治疗她了。”

    飞段没有说话,沉默抿了抿唇。

    雏田担心的看着他:“很感谢你救了鸣人,对于木雅我们一定不会放弃的。”

    他不想听任何人说话:“滚。”

    雏田愣住,都说晓组织的人冷血无,她抱着真挚的态度去感谢飞段,没想到却被人厌恶了。

    飞段继续道:“我想静一静。”

    ***

    像是做了一场冗长的梦,梦中有鲜花,有草地,有白云,有流水,还有漫天飞舞的棕色纸牌。

    木雅穿着黑色风衣,站在流水边,看着飞舞的纸牌一晃即过,她却触摸不到。

    突然天空闪过闪电,骤然间变成漆黑一片,那些鲜花,草地,流水,白云,甚至连飞舞的库洛牌都消失不见了。

    像是被什么力量抹去似的,她站在一片漆黑之中,什么也看不到。

    前方出现了光亮,她茫然看着光亮,一步一步走过去,近了才发现那些光亮就是像萤火虫提着灯笼到处飞的小精灵。

    很温暖的感觉,她闭着眼享受小精灵带来的光芒,突然眼睛一睁,她醒了。

    “我是谁?”她茫然睁着眼看着众人,那些人她一点印象也没有,自然叫不出名字。

    纲手第074章的所有资料中从未见过她使用那张牌,当她使用完后,浑就再也使不出一丁点力气,我想她会失去记忆可能是使用那张强硬的牌而带来的副作用。”

    “难道你认为那张牌会吞噬木雅的记忆?”飞段感觉这个理由很牵强,他一点也不相信,但是他知道,自从木雅回来后,她手里的纸牌比当初认识他时多了整整一倍!也就是说那一堆纸牌里,的确有他根本不知道也从未见木雅使用过的纸牌。

    那到底会是一张什么样的纸牌?

    飞段低着头一声不吭走回了医院,一路上有人对他指指点点,他一点也不在乎,曾经他可是晓组织一员,汤之国的叛忍,虽然打败了宇智波斑,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是的,他失去了山下木雅。

    他每天虔诚祷告,希望木雅有朝一能从昏迷中苏醒。

    可木雅的确苏醒了,但却不是他的木雅了,那已经是个不认识所有人不是认识所有物甚至连自己曾经以命守护的库洛牌也不认识了。

    这样的木雅,很陌生。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