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宇智波斑【下】

    “什么?你让我放弃战争?”宇智波带土怒不可遏,他转头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解开秽土重生术后整个人焕然一新,他看着自己扔给男人的宇智波团扇被男人随手背在背上就像已经做好不去触碰这会埋葬千万人命的炸弹。

    带土移开目光,他记得当年和宇智波斑的计划,创造一个有琳的世界。

    “你忘了,我们的月之眼计划?”他反复重复这句话,想让宇智波斑记起曾经的约定。

    “那是你一厢愿,吾辈已经放弃,这天下是年轻人的天下,你我都老了。”斑淡然的说,他的目光扫过鸣人与卡卡西,最后落在带土上,“所以,放弃吧。”

    “很难相信,你坚持了这么久的事竟然说放弃就放弃。”带土倒抽一口冷气。

    洗脑,是宇智波带土的第一个想法,他难以将眼前这个男人与多年前那个救过自己命又承诺毁掉世界重塑一个理想世界的斑,明明都是一个样子,一样的查克拉,一样的表,但是话语透露的张狂力却又是那么脆弱,连同他曾经的梦想就像泡沫一触即碎,那么不堪一击。

    “喂?你还好吗?”鸣人担心关切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在斑体内的木雅想淡然从容一笑,但是不行,她还有未完成的使命,还不能这样做!

    斑抿住唇,不再言语,带着审视的目光将带土从头到尾打量了遍,最后叹道:“和以前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带土。”

    带土唯有冷哼一声:“你的遗愿太多,建立晓组织已经让我很费神了。”

    事实上,木雅很纳闷,这个带土到底是停不停止战争也没给个明确答复。绝还是很好说话,只凭一句话就让绝的分.从战场上6续撤了下来,可这个带土,不论怎样看都太碍眼了。

    “抱歉,我还是想完成我的计划,而你,就在一边看着吧。”带土冷冷道。

    看着?木雅感觉像吃了闭门羹似的,这个带土连说话都不讨喜,她在心中叹了口气,随后冷漠勾起嘴角:“哦?是吗?带土,既然我能解开秽土重生,你难道认为我不会对你以前的事产生太多不愉快的想法吗?”

    斑本来想让带土用长门的轮回眼让他复活,哪知中途带土突然改变看法,原以为宇智波斑可以彻底从他生命中消失,哪知却被兜秽土重生,这让他始料未及。

    “如果你硬要加入这场战争的话,我也不会心软的。”带土后的外道魔像异样魁梧拔。

    木雅心里一惊,带土说到做到,话音一落,立刻使出火遁豪火球之术,木雅不知道那些手势怎么结印,只能凭本能去躲避豪火球之术,可这不像斑的作风,很快就被带土察觉了。

    “印象中,你从来不会逃避我的术,现在是怎么了?”带土讥讽道。

    见形势不对,鸣人立即冲斑喊道:“前辈,这里交给我,很危险,你快离开带土吧。”

    “不。”斑果断干脆否定,他冷漠看着带土,目光似乎要穿透带土的心脏,他冷哼一声:“我不想动手,更何况是你,宇智波带土。”

    带土冷笑一声:“斑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自负自大自以为是。”这话他像是对旁边的鸣人说,也像是对眼前的斑说,他抬眸决然看着斑,“总之不是一个擅自抛离信仰的人,那么只能说,你不是宇智波斑。”

    鸣人大吃一惊,如果真如带土所说,那眼前的这个神秘人物是谁?变成斑的样子是铁定了心要来拯救忍界大战吗?那这样太危险了,必须赶快让他离开带土。

    “我不是宇智波斑,那我会是谁?一个自称宇智波斑的带土,或是面具男阿飞吗?”木雅还在硬撑,希望这句话可以挽回带土那么一小点的愧疚感,好让他明白宇智波斑是独一无二没有复制品的。

    可是,纵使她演的再好,却还是瞒不过带土。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那个男人拥有全天下最冷酷的眼神,你永远模仿不出来。”带土认为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

    果然,还是劝不动带土吗,木雅有些失望,虽然早在心中定下了策略,却没想到带土的抉择是如此果断,没有一点商量余地。

    体内的魔力也在慢慢耗尽,【替】牌也快到了极限,斑的灵魂虽然在她体内,但现在被五影囚,没有查克拉的体斑无法再做些什么,而斑的体,木雅也拿它毫无办法。

    正在彷徨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木雅抬头一看,正是佐助和小樱!

    “佐助,小樱,你们怎么来了?”替木雅问出口的是鸣人,看着昔的同伴和自己一直追寻的佐助,鸣人的确怔在原地。

    第七班,似乎又回来了!

    而佐助似乎做了一个非常大的决定,在鼬离开后,他找到了并未死去的大蛇丸,让大蛇丸秽土重生出历代火影。

    “恩?波风水门?”木雅有些吃惊,看着厉害火影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而趁她愣神的功夫,却没看到正前方带土的袭击,当她反应过来准备利用斑的本能躲避并趁此攻击时,却没想到斑的体穿过宇智波带土。

    这不科学!木雅大吃一惊,随即看到带土的写轮眼吸住了斑,似乎想把斑吸进异空间里。

    这是时空忍术!木雅幡然醒悟,她无法触摸到带土的皮肤更无法攻击他!很快木雅被吸了进去,由于斑的力量太过强大,任何幻术拿这个体没有办法,所以带土只能让木雅呆在里面。

    “能不能出来就看你了。”带土丢下这句话后就不再搭理斑。

    木雅急上心头,怎么办?虽然说这一切都是斑教给带土的,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出来,更别说结印轰掉这里,她陷入为难纠结中,感觉头昏昏沉沉,超级想睡觉。

    “不行!不能睡下去。”也许这一觉睡下去,她又变回那个木雅了,【替】牌的魔法能维持多久她也说不清楚,可一旦睡下去,本体灵魂交换,斑将和带土联手毁掉世界,木雅能做的就是耗时间,让鸣人一伙人消灭掉带土,她再慢悠悠从斑体内出来交换体。

    可这虚无的异空间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她干坐着很快就发起困,两眼睛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终于她支撑不住,昏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木雅感觉四肢无力,头昏脑涨,她看了眼自己的双手,挫败发现体被换了回来。

    “对不起,我回来了,唉,任务失败了。”她叹着气对旁边支开结界的纲手大人说道。

    “真的回来了?”纲手有些警惕,毕竟斑这家伙狡猾又险。

    “恩。”木雅点头,转眼一看,竟发现飞段在旁边呼呼大睡。

    “他这是?”木雅指指飞段。

    纲手回答:“那小子一直守着你的体,大概是怕斑做什么过分的事吧,不过斑还好除了嚷骂就没其他的。”

    大概斑以后见到木雅都会过分提高警惕吧,木雅苦笑一声,也是调离灵魂似乎没有一个忍者会做到这种事,而木雅做到了,她拿起旁的封印之杖和库洛牌离开此地。

    “纲手大人,飞段也不容易,让他先睡会吧,我还要去阻止带土和斑。”想到斑和带土联手启动月之眼计划,木雅就有些发寒。

    “恩,我明白,”纲手点头,至于飞段,和斑吵了会就睡着了,估计短期内也不会醒。这两人,一人嚷着忍者黑暗制度要改造和平世界,一人嚷着信仰邪神观念不能改变信念,吵得面红耳赤,真是好笑。

    来到战场上,带土把卡卡西吸入异空间里,而斑早从异空间出来正与历代火影对峙,第七班也已经伤痕累累。

    “木雅,快逃,很危险!”小樱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对木雅说道。

    木雅不会医疗忍术没法医治小樱,她心中也很着急,她摇摇头:“不,我是来帮助你们的,不能离开。”

    小樱无力点头算是答谢木雅的帮助,木雅站在她旁着急的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掏出【力】牌,对小樱耳旁轻声道:“这张牌当年是在你体里收复的,非常抱歉给你带来的困扰,现在我将它借予你,记住,救治完自己就赶快救治鸣人和佐助!”

    “【力】牌,请让小樱的体里充满力气吧!”木雅启动纸牌,牌中的精灵钻入小樱体内,小樱顿时感觉体里有源源不断的力气想要一拳砸在地面上以此发泄,但她不能这样做,她立刻站起来,查克拉凝聚在掌心里为自己疗伤。

    木雅见此放心离去,而此时,卡卡西被打飞出异空间,吐出一口鲜血,意识不太清醒。

    带土走到卡卡西边,这才发现到一旁的木雅,摸着后脑勺笑道:“哟,是您啊,前辈。”忽然,他神色凛然一变,“也听斑说了,虽然刚才见过面了,但是还请别来无恙。”

    木雅冷冷看着他:“知道吗,带土,我发现一个很好玩的规律,其实打败你很简单,那就是【暗】牌,请将带土的世界变黑暗吧!”

    不能将整个世界变暗,那样会严重影响火影们和斑的战斗,所以只能将带土的周围变暗,让他目光所触之处,皆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摸不到感受不到。

    “你无法动用你的时空忍术了,带土。”木雅沉着冷静的声音回在带土边,“我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割掉我的手指,因为无论你要做什么,最后的目标都是启动月之眼计划,事实上这个想法非常愚蠢!”

    “开什么玩笑!”带土愤然凝聚写轮眼里的查克拉,将边一切吸入异空间里,木雅连抽排的功夫都没有又再次被吸了进去。

    异空间是带土用幻术制造出来的,所以【暗】牌起不了任何作用。

    “【剑】牌!”木雅大喝一声取出利剑,剑透着森然冷意的莹白光芒,倒映出木雅决然的眼神。

    她掏出一张纸牌,【树】牌迅速变幻,成为树藤拔地而起,却在树藤缠绕住带土的那一刻,扑了个空,带土瞬间出现在木雅后,手中的苦无碰撞在木雅的细剑上,擦出耀眼电花。

    “带土,想想你以前吧,和鸣人一样,天真烂漫,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一副样子了?”

    带土冷哼一声:“你和卡卡西一样,试图劝说我,可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我了,我有理想有抱负,我要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世界!”

    木雅跃到后面,大吼道:“对我来说,你的狗世界于我而言根本毫无兴趣,我还想回到我的世界呢!”

    “放心,很快你不会这么想了。”带土像故人一般安慰她,“在那个世界,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每个人都很幸福。”

    “带土,你真是太顽固了!”执着任,是木雅对宇智波带土的看法,他的思绪已经根深蒂固,没法再劝服。

    木雅手中多出一把莹白色的美丽弓箭,她对准带土,突然发出万千把箭头,带土的子很快消逝在她面前,木雅快速转过,细剑挡住了带土突然袭击的苦无。

    她远离带土边,忽然启动【镜】牌,她要让带土看看曾经的模样!纸牌变成人的样子,那是带土幼年时期。

    “你让我看这个干什么?”带土不悦。

    可木雅没有理会他,幼年时期的带土对着面前的人铿锵有力道:“在忍者的世界里,不遵守规则的人被称为废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连废物都不如!”

    带土生气冲过去妄想杀了这个复制品,却被木雅一挥手用盾牌做成的结界挡在外面。

    “看下去。”木雅顿了顿说,“这是你真实的想法。”

    复制品依然在诉说,从前的种种,最后哭得声嘶力竭,眼眶湿润:“可是…可是跨过同伴的尸体所追寻的道路,真的是正确的吗?”

    带土在那一刻忽然有些动容,这时他看到眼前这个复制品变成了琳的模样。

    只见琳高兴对着带土温柔开心笑道:“恩,我相信你,带土,你一定会成为火影的,加油哦!”

    是啊,他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优秀的火影,他还没有忘记当初告诉琳这个梦想时,琳眼里闪动着亮晶晶的光芒。

    “火影啊,那真是个伟大的梦想。”琳坐在树下,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影落在她姣好的脸上,“恩,我相信你,带土,你一定会成为火影的,加油哦!”

    带土犹豫想要伸出手抚摸琳,但最后还是抽了回去,他看了眼木雅:“就算你说的是正确的,可已经晚了,斑是个意志力顽固的家伙,这个计划他已经筹谋很久不会放弃的。”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木雅微微一笑,“首先我会复制一点你的能力,其次你不能动更不能躲避,就这样,我相信斑的事很快就能解决掉。”

    带土点头,于是木雅很快便从他体里收复了分.术【双】牌,时空忍术【时】牌【戾】牌,火遁【火】牌。

    一口气收复了四张牌,木雅一度差点昏厥。

    “你还好吧?“带土看着她苍白的脸微微皱眉。

    “没事。“木雅挥手,一口气收复这么多牌,魔力差点耗尽,不过新收复的纸牌会源源不断提供她新的魔力,她休息了会,便好多了。

    再次回归到战场上时,历代火影却被强大的宇智波斑打倒在地上,他们怎样也想象不到,宇智波斑已经强大到无人能敌的地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查克拉,写轮眼与轮回眼交错攻击,他们很快就败了下风。

    而奇拉比因为帮助鸣人抵挡了攻击,被强行抽离了八尾,此时鸣人也危机四伏,九尾一头的查克拉被斑握在手心,正往外奋力抽出。

    “只要尾兽们结合,我就可以成为第二个六道仙人了!”斑冷淡的笑意里有说不出的狂妄,突然他发现从带土异世界里脱离的木雅正悄悄向自己近。

    太愚蠢了!他骄傲的想着,一挥手,强大的查克拉将木雅抛向几米远的地方,可就在转手之际,肩膀被人猛的一拍。

    木雅坚硬的目光像刺猬一般扎在他眼底:“【雷】牌!”掌心里出万千闪电,斑的子一颤,一掌击在木雅间。

    木雅吐出一口鲜血,放弃了袭击宇智波斑。

    “很快你就会死了,没人能躲过我的一掌。”斑冷冷道。

    “未必。”木雅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忽然摇一变成为一张写有【双】的纸牌飞往天空的另一边。

    斑早已对木雅稀奇古怪的能力见怪不怪,更何况她自己也变成一张纸牌?他转头不再思考木雅话中的含义,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完全抽出鸣人体内的九尾!成为六道仙人所向披靡!

    木雅来到纲手边,摇醒了还在昏昏睡的飞段。

    “吵死了,女人!”飞段揉揉惺忪的双眼,看到木雅手中的鲜血,感到有些恶心又有些愤怒和变态。

    “我不是吸血鬼!”他对木雅变态的要求感到愤怒。

    “帮帮忙吧,飞段,就最后一次了,这是宇智波斑的鲜血,你知道的,如果他成为六道仙人启动月之眼计划,到时你的邪神信仰就会消失的!”木雅煽风点火的语句很快触动了飞段,或许飞段的信仰实在太认真了,他偏头看了眼木雅,然后取出背后的血腥三月镰,沾了一点斑的血。

    “说好了,最后一次!”也不知对木雅说还是自己说,飞段皱眉将那滴血下去。

    突然,他浑显现出骨骼分明的黑白人体图案,飞段叉.开腿在土地上画出诡异的图阵,举起手中的武器,脸上露出嗜血的笑意:“仪式开始了!”

    正在奋力抽出鸣人体内尾兽的宇智波斑突然顿住,一种奇怪压迫力量忽然将他整个体严重压制住,让他无法行动,他僵硬抬起左手,抽出鸣人在腿上的苦无,然后向自己双眼刺去。

    怎么回事?他呼吸急促地想着,可惜这个力量太过古怪,他也从未遇到过,不是忍术也不是体术,只能说,他被人诅咒了!

    眼前变得一片漆黑,他感觉自己像蒙在鼓里一样,到底对方是什么人,如何将他四肢强制压制住,这一切就像是谜一样,让他火冒三丈。

    “是飞段的诅咒能力。”带土大为一惊,他想过凭木雅的实力无论如何都战胜不了宇智波斑,可想不到木雅竟会去用飞段的能力让斑无法动弹,邪神的力量是无穷尽的,以灵魂为契约,拥有无法抹灭的躯壳。

    “飞段?”听到带土一边自言自语,斑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他立刻命令带土体内的黑绝苏醒,当年是宇智波斑知道自己已命不久矣,用自己的意识化成黑绝融入带土的体内,如今自己命在旦夕,而这意识也该苏醒了!

    “去杀了飞段!”斑用最后的意识去命令纵带土躯壳的黑绝。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