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宇智波斑【上】

    与小樱告别后,木雅回到树林里寻找飞段,说起飞段这家伙鼻子都要翘到天上了。

    “太慢了,女人,你难道不知道我最讨厌等人了吗?”把木叶这个小强扔给他简直是天大的折磨,他说起话来也不分青红皂白,“真是的,你太拖了,简直比角都还拖!”

    木雅掏掏耳朵:“飞段,相比起角都,他实在太安静了,你信不信我用【声】牌拿走你的声音?”

    “你!”飞段立即举起手中的漆黑长矛,讽刺一笑,“你敢?”

    “噗…好了,飞段,现在不是起内杠的时候,我们还要去找宇智波斑,不过话说回来,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不少忍者尸体,你看到没?”

    “笨蛋,我在这里守着这个家伙,哪有看到?”

    这太奇怪了!木雅倒吸一口冷气,她不会查探查克拉,自然也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一定是个厉害的家伙,能一瞬间杀死那么多忍者并且没有受伤,看样子很强!

    木雅回头看了眼飞段,虽然他的确不喜欢鸣人,但此刻也不能把昏睡的鸣人丢在树林里,为了让飞段扶鸣人,她可下了不少嘴皮子功夫。

    “飞段,你看,那些尸体!”不远方看见几个尸体挂在树上,伤口渗出大量血迹,看着渗人,木雅心里有些难过,这些忍者上有大下有小,不过是因为宇智波斑的一己之私就葬送了生命,她偏过头,看着这一幕心里非常伤心。

    “是绝,错不了!“飞段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伤口是绝做出来的,死者的鲜血已经凝固,部分伤口上的疤痕长出了植草,这是绝惯用的手法,凡是被他袭击的人,伤口都会长出植物。

    绝还没死,那么他在帮助阿飞,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是月之眼计划。”木雅叹道,“我早就该料到了,带土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事实上在这之前,他也和鸣人差不多,只不过因为宇智波斑的怂恿,所以才变成这样一副样子。”

    见飞段愈发困惑的样子,木雅低头怀味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缓缓道:“我早就该知道带土为什么要割掉我的手指了。卡卡西杀死琳时,他就知道了这个世界的黑暗,所以现在所做的一切疯狂举动都是为了月之眼计划,为了这个计划丧失人,心狠手辣,当初夺走我的戒指也只是为了加入晓,加入晓后就能更加接近自己的计划,反正在他眼中,我活着或者死了没什么差别,因为他会创造一个我,咦?他真的会创造我吗?”

    说起来,木雅也只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如果带土的心中没有木雅存在,那她就会从这个世界抹杀掉,所有的记忆都会消失。

    “什么月之眼计划?女人,你能不能说慢点!”飞段对木雅的自言自语感到相当困惑,看着她脸上忽忧忽惊变幻丰富的表更加不满,感觉自己像蒙在鼓中浑然不知,到底在他被埋入的时间里,发生过什么?

    “这是宇智波斑的计划,同时也是面具男的计划,让所有人陷入写轮眼世界中,当然,至于飞段你的邪神信仰也会被抹杀掉。”木雅煽风点火乐不思蜀道。

    果不其然,飞段听到这句话后大吃一惊,毁灭世界这种事在他看来就是毕生想要去做的事,加入晓也是为了毁灭世界,但月之眼计划实在是不尊重邪神大人的决定,如果所有人都没了杀戮,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飞段,你真该改改你的,嗯,格。”把“信仰”两字悄悄咽回肚子里,木雅认真看着飞段,虽然现在的飞段和从前不一样,但他嗜血的格真该好好改改,和平正是大家所期待的,至于邪神根本就是一种宗教迷信,保持适当的宗教信仰这很正常,但飞段对这种事简直着迷了,而且还说出“没有痛苦就没有幸福”这种话,说起来还真不好听。

    “管你事,女人。”听到木雅数落自己的宗教信仰,飞段有些生气,他嘀咕一句后头也不回大步往前走,连木雅在后的呼唤也充耳不闻。

    而且,脾气也大!

    木雅叹了一声,小跑过去追上了飞段。

    “喂……”再怎样,听听他的意见也好啊,一句话也不说算什么嘛!

    等等!飞段皱起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木雅小跑过来两手叉腰站在后大口喘气,刚要指责飞段的脾气时忽然被他严肃的表怔住。

    “怎么了?”木雅抓起包里的库洛牌凝眉道。

    “哼,是绝。”飞段对自己的评断感到有些得意,果然一直藏在地上的白绝冒出了头。

    “嘻嘻,真不好玩,飞段,竟然被你找出来了。”白绝笑嘻嘻的说,“或者说,刚才你的方向一直都是在寻找我?”

    “哼,绝,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那么自以为是,本大爷可没闲心找你,可你挡住我的道路就不对了。”飞段轻蔑一笑。

    “我知道,飞段,现在让你回来已经没办法办到了,山下木雅说的没错,月之眼计划会破坏你的邪神信仰,劝你还是站在一边不要插手好,宇智波斑可不是你能对付的。”白绝敞开双手洋洋得意道,那模样像收复天下是一件势在必得的事,但这种好心很快被木雅用冷冷的语气打断了。

    “不好意思,我想插句话,绝,你已经无路可走了。”木雅勾起一丝冷淡的笑,她戴紧事先准备好的手,一鼓作气一拳砸在地上。

    平坦的地上冒出十几条裂口,绝被一股力气瞬间轰了出来,他睁大眼:“怎么可能,你竟然拥有与野樱相当的拳力。”

    木雅冷笑一声:“绝,资料收集得不错,你还记得不久前我问过你一句话吗?你是不是有穿透墙壁的能力。”

    白绝忽然一笑:“能力不错,但对于宇智波斑来说,依然是三脚猫功夫。”

    “那可未必!“木雅跃到一颗大树上,纤细的手指捏住一张纸牌抛向空中,地上有巨大的魔法阵显现出来,一张细小莹白色的弓箭被她握在手中。

    “绝,只要我一出手,会有千万把弓箭穿你的头颅,你觉得凭这种能力,宇智波斑仍然能攻破?”语毕,天空降落出细小的弓箭头,穿绝的体,到了土地上。

    绝一反常态没有露出嬉笑的表,却嘲讽道:“对啊,你连须佐能乎都攻不了。”

    木雅大喝一声,踩起飞鞋举高手中的剑飞了过去,砍下绝的头颅。

    “那不是他真。”望着变成一块木头的头颅,飞段小声提醒道。

    “我知道。”木雅捡起脚旁的【拔】牌,“他已经受重伤,战斗力会下降一半,但足够了。”

    半晌木雅没有再说话。

    飞段一声不吭,或许他也觉得木雅分析很对,看着木雅变幻莫测的表,他头疼地转过,仔细思考绝的话,宇智波斑的传闻他听说过,如今这么厉害的人竟然被秽土重生,想来木雅的沉默并无道理。

    可她真的能打败宇智波斑吗?别逗了!当年他也是怎么看她“死”的,怎么还有心看她再“死”一次?

    “喂,女人,你就一边悠哉喝茶吧,宇智波斑这种小杂碎交给我好了。”飞段大言不惭道,将血腥三月镰扛在肩上。

    木雅看着他,轻轻笑了:“我们都过了开玩笑的年纪了,飞段,绝说的对,以你的能力无法近他的,况且他还有须佐能乎的结界,你的武器无法攻破它。”

    “那可未必。”飞段仰着头不满道。

    “不过取他的血,倒不失为一个正确的选择。”想起以前和飞段的小合作,木雅幡然醒悟。

    ***

    木雅赶到战场上时,五影都快打趴在地上,他们拿宇智波斑毫无办法,而木雅也是第一次这么真切看到宇智波斑,他比想象中更厉害,更强大,更难以战胜。

    “怎么?怕了?”宇智波斑看着随后赶来的木雅,轻蔑一笑,他从绝的口中得知木雅一些小伎俩,无非是夺取忍术的力量炼成纸牌然后取胜,可这种三脚猫的功夫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火遁龙炎放歌之术!”四个鱼一样形状的火球向木雅俯冲过来。

    太快了!木雅没时间从纸牌里抽出【水】牌,她匆匆看了一眼一堆牌最上层的一张卡牌,随手拈来:“【岚】牌,拜托了!”

    一股巨大龙卷风刮过来,龙卷风风洞口吞噬住四个火球,火球在里面飞快燃烧,在卷风之中越滚越大。

    宇智波斑得意看着自己的杰作:“忍者们都知道以水化火,而山下木雅你倒有意思,想用风熄灭火?”

    木雅没空听他闲聊,在纸牌里匆匆找到了【水】牌,启动库洛牌,以水扑灭了火,她松了口气。

    倒在岩石旁的纲手吃力对木雅道:“木雅,你快离开,宇智波斑不是你能胜任的。”

    、

    五影都被打趴在地上,看来宇智波斑的确很厉害,可这并不代表木雅就会放弃,能与蓝染抗衡的她早在心中树立了一层打不死的信念,她会心一笑:“纲手大人,您错了,如果想要毁灭世界,至少得从我的尸体上踩过才行!”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