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兜的洞穴

    药师兜的洞并不好找,云聚拢的地方也只是森林之下,而在茂盛的树林之中,洞看起来很渺小,在森林中飞翔很容易刮伤【翔】牌,而使用【跳】牌跃到空中也只看到苍天大树。

    有时候你必须承认,没收集完的纸牌并不是任何事都能解决的。

    比如现在,木雅只有愣愣看着前面,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怕迷路了愈找愈复杂;但干站着也不是办法,可是兜的洞哪有那么容易被找到?

    什么也不做根本就解决不了事!木雅踮起脚尖向森林深处走去。

    越往深处走,迷雾就越大。

    如果不是周围依稀能看到树的影子,木雅差点以为自己在走迷宫了,周围白茫茫一片。

    忽然她的鼻尖被什么刺痛般,让她停住脚步,甚至向后退去。

    伸出手摸摸前面,“咝…”刺痛感遍布全,她立刻缩回手,发觉指甲像被什么腐蚀掉了,而指腹光滑饱满的皮肤却脱了一层皮似的露出血

    这迷雾有腐蚀!她警惕捏紧手中的封印之杖,向四周看了看,迷雾越来越大,几乎在向她慢慢靠拢!

    “【风】牌,驱散它们!”

    风之精灵从牌中央飞出,像美人鱼般飘向空中举起双手,呼出一口气,迷雾渐渐散去,露出翠绿的树枝。

    木雅松了口气,忽然四面八方的迷雾又重新聚拢过来,甚至速度越来越快!

    “【岚】牌,拜托了!”来不及诧异迷雾为什么不腐蚀树木,木雅立刻启动【岚】牌,一股龙卷风跃于空中,狂烈地卷起地上残肢落叶,呼啸刮过。

    迷雾被龙卷风刮得四分五裂,见此,木雅立刻启动【风】牌,【风】变成沉重的铁链,圈住这块领域,把迷雾向里面赶,而【岚】变成的龙卷风又狂烈地将迷雾往外驱散。

    就是现在!“【雾】牌,恢复你原来的样子吧!”

    迷雾像浓烟般卷成小型龙卷风,然后慢慢缩成一圈变成一张纸牌落入木雅的掌心里,与此同时,巨大的洞映入眼帘。

    木雅恍然大悟,难怪开始怎么也找不到洞,原来迷雾一直绕着自己不让她进去,想必施展迷雾的人是个非常厉害的忍者!

    药师兜的洞就在眼前,可木雅却不急着进去,她在洞外来回踱步,最后目光落在一颗岩石上,左右敲了敲,忽然一只老鼠跳了出来,木雅眼疾手快逮住老鼠,将它的尾巴倒吊起来。

    “【替】牌,将我与老鼠的灵魂互换4个小时吧!”木雅还是第一次和库洛牌谈起时间问题,再怎么说库洛牌也是一种人化武器,虽然从未与【替】交流过,但洽谈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也不知到底洽谈成功没有,当木雅再次睁开眼时,自己已变成一只小老鼠,而回头一看人型躯,小老鼠被吓得不轻,一觉醒来变成人类,此刻已经倒地昏迷中了。

    “放心,木雅,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体。”幻化成人型的【镜】莞尔一笑,将木雅的体搀扶到一颗隐蔽的大树下。

    小老鼠点头,一张嘴却变成“叽叽”声,她只有摇摇尾巴,示意自己听见了。

    使用【替】牌能交换自己与对方的心与灵魂,就连魔法也适当转移了,木雅知道4个小时后如果无法及时换回体,那只有等变成人类的小老鼠学到语言才能重新换回体,而4个小时后,魔力消失,【镜】牌也会变成一张普通的魔法纸牌,不启动的话是无法再度使用的!

    也就是说,变成小老鼠的木雅必须在4个小时内找到棺材里的飞段,不然她就有可能永远是只老鼠了!

    一想到这里,木雅心中有些慌乱,连忙蹦蹦跳跳跑到洞里。

    还好,洞里虽然黑暗,但为老鼠的她拥有锐利的双眼,能适当在黑暗深处看到一些景象。

    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她四只腿都累麻了,两只眼上空开始闪烁着星星时,药师兜深红色的袍子出现在前面!

    只见他盘腿坐在冰凉的地上,而面前摆放着一张棋盘,手中已捏碎了好几颗白棋,还有一些棋子放在后。兜此刻的表非常严肃,也非常妖魅,他抓了一把棋子洒在棋盘上,然后又慢慢摆放整齐,良久后,一颗棋子凭空而碎!

    木雅看明白了!兜此刻正在思考他手中还有多少个秽土重生的忍者,突然她的目光被兜后的一颗黑棋紧紧吸引住。

    那颗黑棋虽然只是颜色与白棋不一样,但木雅有种直觉,这颗黑棋正是兜手里一张不可或缺的王牌——飞段!

    理清兜正在做什么事后,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寻找飞段,飞段的能力那么厉害,那就更不能落在兜手里!一旦不死不灭比秽土重生还厉害的飞段被兜所利用的话,那后果相当严重!

    与小老鼠成功交换了体后,已经成功泯灭了木雅上的人气,纵使兜的鼻子再怎么灵,也只能当她是只老鼠。木雅边跑边把头往上看,在另一个洞里,摆放着众多棺材,看起来人,但木雅没时间恐惧这些,她艰难举着爪子跳到一个棺材上面,想使劲拱开棺材盖,却发觉仅凭一只老鼠的力量根本无法翻开棺材盖。

    木雅撇撇嘴,又跳到另一个棺材上,动漫里都说只要闭上眼睛靠心去搜索,总会找到想要的东西,这种话绝对是骗人的!木雅闭上眼睛后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哪去找心中想要找到的东西?

    跳了一阵子,总感觉棺材里面的不是飞段,而且手脚也没了力气,木雅跃到一颗石子旁大口喘气。

    此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木雅立刻警觉起来,睁着骨碌碌的大眼,鼻子一吸一吸,胡须一颤一颤往声音发源地望去。

    是兜!不过他进来做什么?如果是上战场的话,不是只要结个印,棺材就能穿越到战场上去吗?火影后期不都是这么演的吗?随便一结印,棺材就凭空出现了!

    兜走到众多棺材中央去,伸出手敲了敲其中一口棺材,里面发出空灵的响声,棺材自动翻开,兜看着里面的尸体,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恩,就是你了。”

    随后一个看不清脸的尸体从棺材里站了起来,然后跟从兜一起离开了洞

    想不到这么简单!只需要轻轻敲下,棺材就自动打开盖了?那她木雅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啊!为自己的智商狠狠捉急一把。

    木雅跳到一口棺材上,举起小爪子敲了敲棺材,没动静!也许是力气太小了,木雅又用后肢重重踢了下棺材,依然没动静!这次木雅气急败坏用力跳了跳,棺材里面露出空灵的响声,盖子自动翻开,木雅跳到棺材口的边缘上往下看去,是个被纸屑包裹的蓝发男人,体有些地方骨骼冒出,本是象白牙色的膛却因密密麻麻的纸屑片盖住,显得有些恶心。

    是君麻吕!

    看来不是这个棺材!木雅又跳到另一口棺材上用力跳了跳,不是这个!另一个也不是!那个还不是!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棺材盖却连一个也没翻完!木雅垂头丧气蜷缩成一堆,她转了转眼睛,如果自己推断正确,飞段真是兜手里一张王牌的话,兜应该不会轻易将飞段的棺材放在普通的棺材堆里。飞段的棺材应该是特别的,与众不同的。

    找到了!果不其然最特别的,最出众的棺材是立在洞壁上的!

    木雅跃过去,小爪子勾在圆滑的棺材盖上,一股脑爬上去,最后小心翼翼在棺材口边缘用力跳了下,棺材立刻打开,木雅跳了下来,站在棺材口正对面。

    浓烟散去,棺材里男人的脸慢慢显露出来。

    好一个头发犀利!

    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不过这个男人怎么长得这么面熟?木雅凑过去想要仔细看看,

    直到看清男人的面容,她这才恍然大悟,是火影终极boss宇智波斑!

    木雅还想再看仔细点时,突然尾巴被人抓住,她头昏脑涨地被倒吊起。

    “我不记得洞里何时有了这么一只聪明的老鼠。”兜唇道。

    木雅大吃一惊,自己太过专心连兜何时回来了都不知道!她挥舞着爪子左右挣扎,却不知自己早已像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这个,给你吃。”兜依依不舍将老鼠抛向自己的尾巴蛇,尾巴蛇贪婪张开大嘴接住老鼠柔软的躯,一口咬破。

    “叽叽…”木雅想大声呼救,但求救声一到嘴边就变成了了叽叽声,蛇的尖牙刺破皮肤,血腥味冲破喉咙,她满口腥味看自己被咬得血模糊,最后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大树下,悠闲的样子像在乘凉一样,她猛地站起来,看到口压的一叠厚厚纸牌洒落到了地面上,而封印之杖静静躺在自己旁。

    看来老鼠死后,灵魂与心又突然交换回来,木雅舒了口气,但那种疼入骨髓,被人咀嚼的痛苦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尼桑,你到底要去哪里?”

    “到了。”

    秽土重生后的宇智波鼬漠然站在洞外,他凌厉扫了眼正诧异张大嘴望着自己的山下木雅,表不悦:“是你!”

    曾在晓组织与木雅见过几次面,是一个不怎么讨喜还妄想夺取自己幻术的讨厌家伙。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鼬看着前方的洞,眯紧眼冲了进去,而随后赶来的佐助甚至看也没看木雅一眼,直接跟随宇智波鼬的脚步钻入洞中。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