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憎恨死神

    橘黄色的灯光笼罩着这个不小的房间,桌上摆着三杯清淡的茶水,浦原喜助放下托盘席地而坐,捧起茶水啜了一口,大赞道:“东方超市的茶水喝着真让人舒服,木雅下次再多买点回来吧。”

    木雅看也没看她一眼,事实上她已经没心思关心这些,思绪还停滞在平子说的那一番话上。

    “木雅酱,为小蓝做义骸这种事,说什么我也不许的!”

    木雅看着平子悠闲悠哉的样子,再也坐不住了,她双手撑着桌子道:“平子你这是什么话?”

    平子龇牙一笑:“嘛~我只是按事实说话。”

    “那事实是什么?”木雅紧紧盯着平子的眼睛,直觉告诉她,平子和浦原喜助都有事瞒着她,可悲的是她竟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没想到平子真子和浦原喜助像是约定好一样,闭口不谈这件事,气得木雅一拍桌子,气势汹汹离开了。

    “木雅这孩子,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太急了。”平子悠闲喝了一杯茶,缓缓道。

    浦原喜助难得附和他,点头道:“是啊。”

    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小蓝趴在桌上画画,他盯着木雅气红的双眼,怔了怔,道:“木雅姐姐,谁气你了?”

    木雅无神望了他一眼,摇摇头:“没什么,我自己气自己罢了。”

    为什么浦原喜助能帮自己做义骸就不能帮小蓝做义骸?木雅真是要发飙了!她生气地一股坐在上躺下去,手背枕在额上,闭上眼睛小憩。

    小蓝放下手中的笔,爬到上,他细碎的棕色刘海垂直而下,均匀的呼吸喷在木雅脸上,褐色的眼睛里露出一丝与年龄不符的温柔与眷念。

    察觉到有人靠近,木雅惊慌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小蓝一张放大的脸孔,她吓得想从上一跃而起,头却碰到小蓝的额头上,痛得她龇牙咧嘴。

    “小蓝,你没事吧?”惊慌的同时,木雅也没忘记小蓝在旁边,小蓝吃痛揉揉额头,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靥,“不痛,木雅姐姐。”

    虽然小蓝这样说,但木雅还是不放心地认真检查他额头上的痕迹,红彤彤的,看来刚才那一撞并不浅啊!木雅默默叹了口气,转拿出急救箱里的膏药替小蓝擦药。

    “木雅姐姐,为什么叹气呢?”小蓝好奇盯着她。

    木雅收起失落的表,淡然一笑:“没有啊,你想多了。”望着小蓝天真的笑容,木雅又无法避免再一次想起浦原喜助和平子真子拒绝的强硬态度,不仅悲从中来,甚至连小蓝的问题也心不在焉回答。

    “呐,木雅姐姐,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保护你呢。”小蓝认真地盯着木雅的眼睛,继而坚定的神散去,垂睑呢喃道,“如果可以的话。”

    木雅微笑着揉揉他褐色头发,牵起他的小手向外走去:“走,出去散散心。”

    小蓝温顺着顺着她的步伐向前走去,唇角勾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沙滩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深蓝色夜空下是蔚蓝的大海,轻微的波涛涌起,浪花翻滚,晶莹的水珠溅在金色沙滩上,木雅掬起海水,眼睛诧异睁大。

    “木雅姐姐,看到什么了?”小蓝歪头看她,前的因果链也在月色下泛着凛冽的银色光芒。

    “这里的水质不太好。”早已在火影世界住惯了的她突然穿到这个世界,四大元素纸牌之一的【水】牌常常跟【镜】抱怨,这里水质被周遭工厂污染,变得污秽难饮。

    不过这也蕴含了大自然味道,木雅轻轻闭上眼,迎着海风,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呐。木雅姐姐有喜欢的人吗?”沉吟了半晌后,小蓝突然开口问道。

    喜欢的人?木雅不置可否摇头,好像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在这些异次元世界除了库洛牌上的精灵,她没有牵挂的人了吧?

    小蓝望着木雅陷入沉思的脸庞,别过头自嘲似的轻轻一笑,忽然一张棕色纸牌递入他的眼前。

    “这是?”小蓝疑惑不解。

    木雅眯眼笑道:“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能够抑制住你的虚化。”

    【盾】牌能产生强大的结界,抑制住周围的灵子,让小蓝前的因果链减少缩短时间,如果浦原喜助不答应木雅帮小蓝做义骸的话,【盾】牌无疑是义骸之外最好的选择了。虽然这只是暂时的,但对木雅来说,却是她最需要的。

    木雅挥舞手中的封印之杖,【盾】牌变成一道橙色结界包裹住小蓝弱小的躯。木雅席地而坐摸摸他的头叹道:“现在只有我能触碰你了。”

    “不要对我太好了。”小蓝的声音变得深沉冷漠,“结果会让你很失望。”

    “诶?”木雅不明所以,小蓝抬起头天真笑了笑,“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木雅摇摇头,她好像听到一个陌生冷漠的声音,但应该不是从小蓝嘴里发出来的,他带给木雅最多的印象就是开朗快乐,那么快乐的一个孩子不可能会有悲伤。

    因为海边温度太冷,木雅估计再坐下去,自己肯定会感冒,她裹紧衣服牵起小蓝的手往浦原商店走去,忽然一只深蓝色的箭擦过她的脸向小蓝去,在木雅回过神时,弓箭触碰到小蓝上的结界,落在地上摔成两截。

    “石田雨龙!”木雅带着敌意的嗓音盯着屋檐上的灭却师。

    “离开他!”石田雨龙的声音透着冷漠与陌生,他双手持着弓箭,做出发的姿势。

    木雅将小蓝护在后,将封印之杖握在前,双眼迸发出敌意的目光:“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石田雨龙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反的光芒刺入木雅眼睛里,她暗叫不好,忽然十几只弓箭朝她出来,木雅急之下抱起小蓝朝安全地面上滚去。

    封印之杖“哐当”一声落在地面上,木雅抬起脸,突然一双木屐鞋出现在她眼前,将封印之杖踩在脚底下。

    “我是死神!”木屐鞋的主人似乎在陈述这个事实。

    木雅从嘴里狠狠吐出几个字:“朽木露琪亚!”

    露琪亚冷冷看着她,目光落在躲在结界里的小蓝上,指着他道:“这个人有问题,山下木雅。”

    木雅爬过去想从露琪亚脚底下扯出封印之杖,却因露琪亚力气太大,扯了几分钟硬是扯不出来,她绝望看了眼深红色的封印之杖,垂下眼睑道:“我看有问题的是你吧,朽木大小姐!”

    贵族死神向来是那么清高骄傲,这也是她痛恨死神的原因之一。

    “哟,山下。”黑崎一护从露琪亚后走出来,肩上扛着天锁斩月,在看向小蓝时,语气突然变得坚定,“我想浦原家伙的估算是对的,我也觉得这个小孩有问题。”

    露琪亚望着木雅冲满敌意的目光,叹了口气:“你已经被他蛊惑了,木雅。”

    “混蛋!”木雅隐忍着怒气,站起推开露琪亚,捡起封印之杖寻了个安全的地方,捏出两张库洛牌,“【剑】,【斗】给我力量吧!”

    木雅手持细剑站在小蓝前,抬起起着盔甲的手肘冷笑道:“死神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态度无论是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话音一落,木雅手持细剑冲露琪亚冲过去,露琪亚用斩魄刀一挡,木雅被退到好几米远。

    “把他交给我们,山下木雅。”露琪亚的声音陌生得让木雅觉得很生冷,她别头看了眼怯弱呆滞的小蓝,一咬牙,踩着飞鞋抱起他朝屋檐上飞去。

    忽然一只弓箭飞过来擦伤她的皮肤,木雅跳上【翔】化的封印之杖,带着小蓝往更高处飞去。

    她转过头,发现黑崎一护和露琪亚竟然穷追不舍,终于意识躲不过他们,一咬牙将小蓝带到一个隐蔽的巷口,反正【盾】牌隐藏了他的灵子状态,死神暂时找不到他。

    木雅深吸一口气,从巷口处走出来,对着朝她飞过来的露琪亚扔出【岚】牌,一股飓风拔地而起向露琪亚袭去,露琪亚侧一躲,忽觉不对,回头一看,那股飓风竟又反弹回来。

    露琪亚跃到一块空地上,却并未发动进攻,只是一味躲闪,这不仅让木雅起了疑心。扭头一看,黑崎一护不知何时冒了出来,举着斩魄刀指着木雅的眉心:“山下,还是希望你能和我们合作。”

    “如果是小蓝的话,我拒绝!”木雅坚定着眼神道,不知从何时起,她对小蓝产生了眷念的感,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他,这种感觉从第一次遇见小蓝开始,就在木雅心中扎了根。

    “看来你还是没搞清楚状况。”黑崎一护很为难的说道。

    木雅忍不住冲他咆哮道:“我看没搞清状况的是你们,死神!”

    木雅扔出一张纸牌,手中的细剑顿时化作一支笔,她面前摆着一本书,站在黑崎一护面前,她执笔在书上写了起来。

    就在黑崎一护困惑的时候,突然一个戴着面具的天使飞过来抓住他的肩。

    “山下木雅,你在搞什么?快放下我,不然你会后悔的!”黑崎一护在空中挥着斩魄刀道,但无论怎样挥舞都砍不到天使的羽翼。

    木雅没有理会他,依然埋头在书中写写画画【黑崎一护被天使抓住了肩,擒住并把他带到了西半球。】

    看着黑崎一护逐渐消失的背影,木雅松了口气合上了书本,终于搞定了一个。

    接着就是朽木露琪亚了!

    “【风】牌,变成沉重的锁链吧!”风化作柔软的绳索爬上露琪亚的肩,忽然露琪亚一闪,利用瞬步站在木雅面前,脚步刚刚站稳,忽然迎面洒来一些催眠粉,她昏昏沉沉向地上倒去。

    木雅收起【眠】牌向巷口处走去,忽然影处闪烁出一道凌厉的亮光,木雅暗叫不好,冲进去却发觉为时已晚,石田雨龙将一个利刃武器刺入小蓝体内。

    “啊!”木雅发出一声尖叫,立即冲过去想要阻止石田雨龙,但小蓝已经倒下去了,并且周灵子以眼看不见的速度吞噬他的体,这是消失前的预兆。

    木雅抬头恶狠狠看着石田雨龙,呵斥道:“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你为一个灭却师,所使用的任何一个武器都不能魂葬他!”

    沉吟了半晌,石田雨龙缓缓道:“我知道。”

    木雅一拳砸在他脸上,愤恨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不知道!”

    木雅扔出【力】牌,挽起袖子拳头砸向地面,地面中心处产生一个裂痕,愈来愈大,突然之间,所有石块被一股冲击力甩向天上,石田雨龙脚步不稳被这股冲击了抛到天上,在他转之际,木雅的拳头砸在他腹部上。

    “【矢】牌……”木雅忽然停滞住,封印之杖的杖尖并没有感应到【矢】库洛牌的痕迹,她跃到石田雨龙旁,此时石田雨龙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木雅勾起一抹自以为漠然的冷笑:“这是对你的惩罚,杀死小蓝的惩罚!”

    木雅转过走到小蓝化成一堆灰烬的面前,捡起地上的【盾】牌,就在抬头之际,巷口处出现一个巨大黑洞。

    “我叫乌尔奇奥拉。”无视周围倒塌的房屋与碎石块,拥有惨白色皮肤戴着一顶头盔的男人一脸漠然从黑腔里走出来,他缓缓闭上眼,深绿色眼线骤然显现,那滴泪痕在惨白的皮肤上异常突出,乌尔奇奥拉踩在一块碎石上,冷漠的声音充斥着这个静谧的空间,“三天时间已到。”

    木雅忆起三天前蓝染惣右介曾给过她三天期限,让她加入虚圈行列,成为蓝染的伙伴。

    恐怕不是伙伴那么简单吧?木雅转过脸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石田雨龙,忽然下定了一个决心,不知是对乌尔奇奥拉说还是对自己说:“我恨死神!”

    “所以加入你们!”

    山下木雅,你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作者有话要说:

    木雅,你的演技很厉害,当然蓝染的演技也很厉害,木雅的演技大概会在两章以后揭开谜底,所以大家猜出来她在下什么棋吗?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