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十年后的自己

    十年后的并盛街一如既往的繁华,刚才还是在夜晚,现在却一转眼变成了白天,木雅讶异看着眼前这个十年后的狱寺隼人。狱寺隼人一向不喜欢牛蓝波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可也犯不着刀戈相向啊!

    面前这个十年后的狱寺隼人盯着一头银灰色夸张发色,眉目间却没有以往的骄横,而是一种老陈,目光闪过一丝“原来如此”,他执起手中的彭格列匣子,另一只手的指环上燃起了火焰,压低声音道:“岚的使命是成为攻击的核心,无休止的怒涛的岚。”

    “诶?”木雅还不明所以站在原地,却看见岚猫“瓜”从匣子里跳出来,弓起子一脸敌意看着木雅手中的库洛牌。

    喂喂,谁能告诉她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狱寺隼人和瓜都一脸敌意看着她?她可不是坏人好不好!

    “把你赶出这个世界,并盛街就能恢复正常了吧。”像是看穿了木雅的疑惑,隼人缓缓解释道,同时从匣子里拿出赤炎之箭对准木雅。

    “放松!”木雅立刻把双手举在肩上,牵强露出一个笑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隼人冷哼一声:“十年前的你当然不知道,可未必十年后的你就不知道了。”

    这是怎么回事?木雅感觉头“嗡”的一下炸开了,她抬起头却看到隼人攻了过来,她立刻用【跳】牌跃到半空中,俯下.子却讶异发现弹头呈树枝状增加,扩大了攻击范围。她甩出【水】牌,利用水之屏障为自己撑开一个结界,可终究不是【盾】牌,弹头刺入水之屏障中,直直朝她袭击过来,木雅惊惧得一时错愕,甚至忘记躲避,突然一面巨大的镜子出现在她面前。

    镜面反出来的光芒将弹头发过去,隼人轻轻一躲,弹头在地下爆炸。

    “主人,振作起来!”镜面对着木雅,木雅看到镜子里面自己惊慌失措的面容,“从晚上我就感觉到了一张库洛牌的力量!可也只有晚上很强烈!”

    “喂!”隼人在地上叫道,“唧唧歪歪的话可是没办法打败我的!”

    “狱寺隼人也被它纵了!”【镜】露出无比严肃的语气,继而渐渐变成一张棕色纸牌,纸牌上的精灵缓缓闭上眼睛,露出一个安详的神色,“所以,请使用我吧!”

    【镜】可以反对方的所有攻击,可对于【岚】这张牌……

    木雅不确定问道:“你的镜块会碎吗?岚那么强大的力量。”

    【镜】没有回应她,木雅咬咬下唇,执起手中的封印之杖,不管了,现在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十年火箭筒只有五分钟的时间,所以木雅必须把握这难得的五分钟,在搞清楚那张库洛牌是哪一张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必须收复【岚】牌!

    木雅挥动手里的封印之杖,扔下【树】牌,顿时街道里冒出十几根翠绿色树藤将狱寺隼人缠绕住,令他浑无法动弹。就在木雅准备使用下一张牌时,突然瓜冲过来变成豹子咬碎缠绕在狱寺隼人上的树藤。得到解放后,隼人举起赤炎之箭,对着木雅的影就是一发子弹过来。

    这发子弹具有活,且以不规则的速度加速前进,让木雅措手不及,即使使用【驱】牌,却仍甩不掉子弹,她忽然忆起【镜】牌说的话,立即转扔出【镜】牌,使用的瞬间,双手凭空出现一面光滑的镜子,被镜子反的子弹突然停住攻击,往反方向袭去。

    狱寺隼人睁大眼睛看着朝自己袭过来的子弹,一时忘记躲闪,突然瓜冲到他面前,替他挡住子弹攻击,自己却倒在了地上,站不起来,瞬间又变成了小猫状态。

    “无形手!”在隼人回过神之际,使用【斗】牌的木雅突然从半空中降下来,双腿架在他脖子上,朝他的脑袋就是一阵捶打,速度之极快,一时之间隼人晃动的脑袋上到处都是木雅手指间的残影,几乎用眼根本无法看到,木雅大喝一声,一掌击过去,隼人踉踉跄跄往前迈了几步后昏倒在地上。

    木雅趁此机会立即举起封印之杖:“【岚】牌,恢复你原来的样子吧!”

    从狱寺隼人的彭格列匣子里突然钻出一张迷你库洛牌,在半空中渐渐变大飞往木雅手心里。

    同一时间周围空间天旋地转,木雅明白五分钟已过去,她立刻就要回到十年前的世界!

    但眼前这一幕却让她吃惊!蓝波昏倒在地上,而地上却凭空出现了一张【雷】牌!

    一股莫名的怒火在她心底里燃烧起来,木雅感觉自己像被人耍了一样,开始是梦幻之白夜被库洛牌迷惑,然后来到《家庭教师》世界,又像是被人摆了一道一样,顺利收完库洛牌却被人当疯子一样对待,十年后的狱寺隼人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木雅抱起昏迷的蓝波,探了探他的脉搏,还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只是单纯睡着了。她拾起地上的库洛牌,发觉牌底下还有一张小纸条,她捡起来一看,呼吸急促起来。

    【我不能告诉你它是什么样的牌,但它没有你想象中的厉害!】

    是谁给自己的?十年后的自己吗?木雅转念一想,对啊,既然自己穿越到十年后的世界,那十年后的自己肯定也借以穿越了十年前的世界,她能顺利收复【雷】牌说明了什么?

    说明十年后的自己仍漫无目的在动漫世界闯?说明十年后的自己根本没有集齐52张库洛牌?说明爸爸妈妈已经有十年没有看见过自己了?

    木雅忽然感到一阵绝望,她抽抽噎噎,发觉眼眶里溢满了泪水。被飞段追杀她没有哭,被木叶村怀疑她没有哭,被奈落杀害她也没有哭。可如今她却哭了,泪水浸湿了衣领,她无法不正视自己手里的【雷】牌和那张小纸条。眼前的这一切清清楚楚向她说明了自己经历了十年却没有回到自己的世界!

    “我没有哪一天不想回家。”这句话她不知是对昏迷中的蓝波说还是对自己说,为了这个单纯的愿望她不得不不停穿越,不停举起手中的封印之杖,不停做出伤害他人的事,可结果呢?呵呵,真是讽刺。

    “前面的人,举起手!”一个耀眼的灯光投在她脸上,木雅抬起泪脸,看清前面是一辆警车时,神色一凛,“你们警察来做什么?我犯罪了?”

    警车旁一个颤巍巍的男子拄着拐杖走过来,指着木雅向警车里的警察解释道:“就是她!我亲眼看见她凌.辱那个小孩子。”

    □?木雅嘴角抽搐,若说凌.辱的话应该是十年后的自己吧?不对,即使是十年后的自己也怎么可能做凌.辱小孩子这么过分的事?

    “大叔,我说你说错了吧!”擦干眼泪,木雅上前一步,男子“哇”的一声跺脚道,“谁是大叔了?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换了一件衣服我就不知道你是谁?”

    “换衣服?”木雅忽然严肃盯着他,“告诉我,那时候自己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

    若说十年火箭筒把自己送到了狱寺隼人面前,那十年后的自己应该还呆在家庭教师,可木雅有必要了解她到底是刚来家庭教师,还是来了很久。要想知道这一切就必须从她上的着装谈起。

    但大叔并不理会她,偏过头对一旁的警察笑嘻嘻说:“我举报的,有奖励吧?”

    恶心!这是木雅第一个想法,然后她就看到那个警察从衣兜里掏出一叠钱递给男子,木雅脸上的表已经可以用夸张来形容了,并盛街现在的治安都变成这样了吗?

    可下一秒,她却说不出话来了,只见那个警察举起一个亮晃晃的手铐向她走过来,木雅刚想反抗,双手忽然被人抓住,她向两边望去,不知何时两个便衣警察已经凑近她了,并把她怀抱中的小蓝波抱了过来。

    “□小孩这种事真过分!”其中一个警察这样说道。

    “不是这样的!”木雅反驳道,无奈双手被绑住,使不出库洛牌。

    “就是,就是,不关个十天半个月是不能出来的!”旁边一个警察附和道,随即领头的警察将手铐铐在她的双手上,并作势要拿走她手中的封印之杖。

    “这个不能拿走!”木雅的力气非常大,死死簒紧封印之杖不让警察拿走。

    警察淡淡道:“最近并盛街出现买卖毒品的现象,罪犯都是把毒品藏在一些奇怪的装饰品里。”很明显,警察这句话根本起不了作用,还让木雅更加恶心!

    “这是我的护符!“木雅试图做最后的反抗,但警察却不理会她,双手抓住封印之杖鹰头杖尖向后扯。

    木雅忽然忆起《魔卡少女樱剧场版》里小樱即使双手被绑住也可以使用纸牌,思及此她立刻挣扎使劲转过摆脱警察锢,扔出一张纸牌,虽然双手向背后被铐住,但她仍从容找出纸牌准确位置,轻轻一点:“【风】牌!”

    一股飓风迎面而来,将那些警察吹倒在地上。木雅又扔出【剑】牌,将自己的手铐斩断,她揉了揉被绑疼的手腕向人行道跑去。

    “给我追!”恢复了意识的警察首领眼看犯人离他视线越来越远,忍不住朝冲其他两个便衣警察叫道。

    木雅向后看了一眼,立即使用【驱】牌加快自己奔跑速度,突然路中心出现一个黑洞,木雅大叫不好想要停止住脚步,但子却向前一倾,落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家庭教师就这么仓促过去了,我…我对不起大家,因为家庭教师毕竟不是我的长项,要不是那四张库洛牌,我压根不想写它囧,不要因为这难看的一章放弃我啊米娜桑(跪拜)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