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妖怪森林

    看着复制体神无举手投足之间与本尊如出一辙,漆黑无神的瞳眸,淡漠清冷的表,一袭素白衣裙,银白色长发披在肩上,露出清秀的脸庞,要不是看在一旁木雅谈笑风生和神无聊天,神乐差点都要怀疑她是真的了!

    “你一定不知道什么是魔法吧。”木雅见神乐疑惑的样子,不笑出了声,“放心吧,这个神无是不会出卖我们的。”

    神乐别过脸,复制体神无漆黑的瞳眸无神注视着她,那种目无一切的眼神和真的一模一样。

    真有那么灵吗?不会被奈落察觉?

    像是洞悉了她的所有疑惑,复制体神无缓缓出声,嗓音飘渺虚幻:“神乐,奈落要醒了。”

    神乐一惊,这家伙连奈落睡觉的时辰都一清二楚!难道她还复制了神无本尊的全部记忆?

    一旁的木雅连忙附和道:“就是,就是,等奈落一醒,我就没办法清除体内的瘴气了!”

    神乐收敛住惊诧的眼神,轻咳一声:“我答应过帮你清除体内瘴气,可没说要我亲自动手帮助你,离开城堡吧,我想你的复制体神无知道清泉在哪里。”

    清泉能够净化所有瘴气,凡是被瘴气侵扰的妖怪通通都跑向清泉沐浴一天,那地方虽然神圣,但也处处充斥着妖怪。

    杀生丸太过高贵独立,犬夜叉又过浮躁不宁,戈薇又太善良单纯,单靠自己根本无法铲除奈落,如果可以的话。神乐勾起一抹艳丽魅亮的笑,如果闯过妖怪森林这一关,木雅我就承认你。

    “走吧,镜。”木雅戳戳复制体神无的肩,神无心领神会,一袭素白色衣裙,面无表带领木雅离开灰暗的人见之城。

    得快点赶在奈落醒之前到达清泉啊!木雅焦急地在心中呐喊道,这种火急火燎的心态被【镜】收敛眼底:“主人,我可以仿造幻境让您不被奈落怀疑。”

    “哦,是吗?”木雅欣喜若狂,“那快点制造幻境吧!”

    “可是需要【幻】牌帮忙构造镜花水月谜般的境界。”

    “唉!”木雅重重叹了口气,这个世界谁会纵幻影呢,再者现在根本没时间去收复【幻】牌!

    “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木雅望着渐渐出的天空,一抹担忧袭上心头,再不快点到达清泉,是会被奈落及瘴气发现的啊!

    “就在前面了,主人。”【镜】指向前方一片灰暗的森林,“这里是妖怪森林,森林中间则是清泉,我现在必须去奈落面前复命,为您清除瘴气拖延时间。”

    “听着,镜子!”木雅忽然很镇定看着她,眼里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定,“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定立刻丢下本尊神无回来!”

    【镜】看着她严肃的脸庞,轻轻笑出了声:“我明白,主人,毕竟这里才是我的家。”

    “谢谢你,镜子。”

    告别【镜】牌后,木雅一个人蹑手蹑脚走进妖怪森林,不得不说这个森林不是一般的大,四周荒无人烟,茂盛的树林却不同于平常的翠绿,而是一种幽绿,像被镀上一层黑漆一样,一排一排的树无精打采,散发浓烈的腐臭味。

    木雅就这样漫无目的走着,却怎么也走不到尽头,就在她疑惑自己是不是中了幻术时,突然前方出现一棵粗壮的大树,从树上飘落着说不出名字的魅丽红色花瓣,繁花朵朵盛开在枝桠上,有种与世独立的美,与周围无精打采的树木形成天壤之别!

    这棵树一定有问题!木雅决定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姿态小心翼翼绕过这棵树,却在没走多久后又发现了这棵花树!难不成自己一直围绕着这棵树兜圈子?

    想到此木雅也不愿再坐以待毙下去,恰逢这时,花树说话了!

    “小姑娘,想从这里过去吗?”声音有些苍老,可以猜测这棵树的年龄至少有百年之久。

    “是的,请务必让我过去!”木雅说得振振有词,甚至已经做好这棵树不让自己过去,自己又有充分把握战胜它的决心。

    “哦呵呵,你打不过我的。”树笑得枝桠一抖一抖,更多鲜红花瓣落了下来。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木雅警觉抬起眸,老实说这棵树与自己平常见到的树没什么两样,可怪就怪在这棵树成精了,自己从未见过会开花的树!

    “是的,你也可以把它当做读心术。”树似乎因为自己有这种独特的能力沾沾自喜,却没看见木雅已经捏出一张纸牌,目光透着坚定。

    “那就更应该打败你了!”

    “什么?”树枝一抖,落下一些翠绿色树叶,木雅踩着树叶利用【跳】牌跃了上去:“【力】牌,拜托了!”

    拳头捏紧,似乎充沛了巨大力气,木雅举着拳头砸向这棵粗壮的大树,大树粗糙的皮肤凹了进去,却立马鼓了出来。

    “什么?”木雅睁大眸子,大树又伸出十几根粗壮的树根飞速朝木雅袭了过来,木雅踩在树根之上,狠狠跃向半空中,踩着飞鞋稳稳落在地面上,扔出【斗】牌,利用自格斗技巧蹲下,跳跃,灵活运用四肢踢飞那些树根。

    看着树根吃痛缩回去,木雅松了口气,随即看到纷纷扬扬的花瓣突然停滞在半空中,透着凌冽的寒光围绕住木雅。

    不好!花瓣瞬间变成锐利刀片朝木雅袭过来!木雅立刻扔出【水】牌:“卷成龙卷波浪吧,【水】!”水之精灵晃动着鱼尾游向上空,突然变成一柱水浪罩住木雅,并飞速旋转形成龙卷风般的波浪,那些花瓣一接触到水浪,立即被卷走冲散,根本无法进木雅的

    “【力】牌,给我力量吧!”

    木雅捏紧拳头,拳头中充斥了千吨重的力气!木雅大喝一声,拳头砸向地面,瞬间土地上的泥土翻滚飞溅,裂痕从中间伸展开,地面被砸出一个大洞,大面积地板飞出来,大树承重不了土地裂开的痕迹,笨重腾空飞了出来,粗壮的树根也冒了出来,颤颤巍巍想要再次扎根在地面上,却被木雅踩住并拔出来。

    “饶了我吧!”大树跪地求饶。

    “在此之前。“木雅举起手中的封印之杖,“【秤】牌,恢复你原来的样子吧!”

    【秤】牌,具有辨别真假话的魔法,和读心术没什么区别。

    大树被抽空力气般浑浑噩噩倒塌在土地上,瞬间光芒散去变成一颗小树苗,木雅俯下.子拾起这跟小树苗,却总感觉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对了!小树苗是很普通的树苗,这种树苗以后长大了根本不会开花,那就是说还有另一种东西栖息在它上!

    “【花】,我不想对你动粗。”木雅很执着冷静道,后一个举起花瓣利剑,拥有姣好容貌的女子停住了手里的举动。

    木雅转脸微笑望着她,伸出双手容纳她:“回来吧,【花】,大家都很需要你呢。”

    女子下半盛开着巨大的花瓣,想走却也走不动,只有愣愣站在原地看着木雅,木雅轻轻挥了挥手中的【秤】牌,柔和笑道:“【秤】全部告诉我了,因为妖怪森林的腐烂气息让你们迷失,你们本意并不是这样,不是吗?”

    记忆中,【花】是个温柔暖阳的女子,只要她一开心,周围就会落下纷纷扬扬的花瓣,树和花一样,本善良单纯。

    望着木雅脸上温暖如阳光般和煦的笑容,【花】鼻子一酸,差点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点来?”

    被轻轻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木雅清透愧疚的嗓音从【花】头顶上响起:“抱歉,我来晚了。”

    【花】绽放出一个浅浅温柔的笑靥,体涌现出夺目的光芒。

    木雅吸吸鼻子,望着【花】渐渐变成一张棕色纸牌,摊开手心,在【花】牌落入她掌心的时候,周围掀起和煦的风,卷起地上鲜红的花瓣,就像一卷漂亮的红地毯。

    而地上,躺着一朵枯桠的花朵,似乎风再猛烈点,这朵脆弱的花就要被风吹成散沙了。

    木雅执起【花】牌,轻轻往花朵一拂,这只花朵像恢复了往生机一般,花卉迅速变化着色彩,最后定格在玫瑰红般亮丽的色彩上。

    “谢谢你,能成为【花】的宿主!”木雅对它微笑点头,花朵像有了生命似的,轻轻抖动硕大的花瓣,迎风而舞。

    因为【花】牌指引,木雅很快找到清泉所在地,望着天空渐渐洒下的阳光,她连鞋子也顾不上脱立刻跳入泉水中,在水中呆了一阵后,腔里的瘴气被渐渐移出体外,后又被四周涌动的泉水漾净化了。

    “找到你了!”拔开层层堆砌的草丛,神乐着漂亮和服,手执一把合拢的纸扇出现在木雅面前。

    “坦白说,奈落知道这一切。”神乐顿了顿,又添上一句,“所以他让我来杀你。”

    “真是的,本来还指望你……算了。”神乐收敛住接下来的话,轻咳一声掩饰失落,“既然你对奈落没有利用价值了,那就快点死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一口气收复两张牌,还差二十多张,收牌之路任重而道远,木雅妹纸还需继续努力!~下章就是【风】牌了!有时候收牌并不是很简单,我看《魔卡少女樱》里面收牌似乎就很简单,单靠一张牌和几个聪明点子,库洛牌就到手了,真心让人想要大叫不过瘾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