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犬夜叉世界

    木雅在一片混沌中醒来,四周皆是一片黑暗。木雅茫然伸出手触摸那片黑暗,却触到一张棕色纸牌,眼前依稀有点亮光,翻过那张纸牌,是【暗】牌!

    库洛牌失控了!

    “病人没有心跳了,快用除颤机!”耳边响起男人粗犷的吼声。

    木雅紧闭双眸,脸色难受。

    “一!”

    “二!”

    “很好,脉搏恢复了!手术成功了!”

    手术成功了吗?那我现在在哪儿呢?这是哪里?是现世吗?我会来了吗?

    得到这个认知后,木雅蓦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医院独有的白色天花板,再往下看是ICU病室的医疗机器。木雅拿开罩在鼻子上的氧气罩,跳下大口大口喘气,她撩开衣衫,腹部是触目惊心的线痕,很显然昏迷时她在手术室里做过手术。

    回想起昏迷前的场景,仍让木雅心惊胆颤,飞段误以为血腥三月镰上的血迹是面具男的,用上面的血做仪式,却险些让自己置于死地,那这么说来,自己又是穿了吗?

    是回到原来的世界还是又穿了一个动漫?木雅不敢多想,她四处打量这个病室,忽然目光锁定住桌上一叠库洛牌。一共18张,一张也不少。

    看来库洛牌还没收复完,自己肯定又穿越到了另一部动漫,木雅望洋兴叹,看来收复之路遥遥无期。

    “三号病,你的监护人是谁?”随着一声凌厉的语气响起,木雅抬眼看到一个材肥胖的护士推门而入,看中的挂牌应该是护士长。

    “我不知道。”木雅的声音极其细微,似乎怕抖落了什么秘密一样,事实上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背景,还没搞清这是什么样的动漫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没有监护人吗?”护士闻言提高了音量,突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护士长退到门外,一瞬间就被一个红色人影扑倒,红色人影的脚踩在护士长脸上,猛的一跃,她的脸就这样塌下去了……

    护士长还没来得及发飙,就被闻声赶来的院长呵斥住,她只有悻悻离开病室同时回去写检讨,大概医院出了这么一个神志不清的病人及家属,她是护士长理应有罪。

    木雅沉默的捡起刚才红色人影掉落在地上的太阳帽,捏起几根银色发丝,若有所思。

    因为住院需要大量的钱,而木雅的伤也好不到哪里去,肠子被手术医生用医疗机器缝补回去,胃又被戳破,即使再好的药也医不好木雅的后遗症。

    只要一紧张就会胃痛!这是登记处告诉木雅的后遗症。

    还好医院有一个甜品商人,才住院没几天就四处有人看见木雅常常拖着一箱白砂糖串门到甜品商人病室去,并从中收取高额支付费。

    但是最近几天,医院有些不宁静,常常每到一定的时候,门卫室养的两条狼狗就会叫唤起来,有好几次木雅拖着箱子在前往甜品商人住院楼时都会看见狼狗冲她狗吠,在她回神之际,耳畔的发丝扬起,一个红色人影像风一样向她飘了过来。

    难道是灵异事件?木雅敏锐想到,丢开箱子,在没有人的储物室解除封印之杖,甩出【影】牌,“【影】,帮我找找那个红色人影在哪里?”

    如果能找到灵异事件的始作俑者大概就能明白这是什么动漫了吧?木雅为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在【影】牌帮助下,她迅速追踪黑影从地板,楼梯间滑过的痕迹,终于在一间吵闹的病房里找到那个红色人影。

    “喂,戈薇小心,有奇怪的东西溜了进来!”

    “犬夜叉,我看最奇怪的东西是你吧?”戈薇在病上没好气的抱怨道,突然一团黑影迅速扑到犬夜叉上,将他包裹住,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病室的门被狠狠推开。

    “咦?”木雅见到一脸惊奇的黑发女孩和一团黑影,意识到【影】牌的失态后,干咳了几声,收回库洛牌,黑影散去后,露出犬夜叉毛茸茸的两只狗耳和一红色火鼠裘。

    “你是谁?”犬夜叉警惕地拔刀,却立刻被戈薇阻止住,戈薇抱歉笑道,“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吧?”

    随后戈薇抱怨看着犬夜叉,道:“犬夜叉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不要冲动!”

    “喂,女人!”犬夜叉头痛抚了抚太阳,“没看到我在帮你吗?这个陌生女人明显来者不善!”

    大概也注意到刚才那团黑影是直冲犬夜叉而来的,听他这么一说,戈薇也敏感察觉到这个女人有些奇怪,再看了眼她手上的几张纸牌,很明显刚才那团黑影是来自这些纸牌。

    难道是战国时代穿越过来的妖怪?想到这里戈薇又摇摇头,从这个女孩上感受不到妖怪气息,应该是人类吧!

    “我…我是来还帽子的。”木雅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双手奉上犬夜叉的太阳帽,这个帽子她一直带在上,虽然冥冥之中察觉出来可能是犬夜叉这个世界,但亲眼所见总比胡乱猜测得好。

    “谢…谢谢。”戈薇面露疑惑之色接过帽子,忽然转念一想不对,立刻问道,“你认识犬夜叉?”

    说完,两人面面相觑,犬夜叉立即焦急叫道:“喂,戈薇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

    “我先走了。”不想再做电灯泡看两人暧昧“**”,木雅失笑的转准备离开病室,忽然手腕被人抓住,耳后响起犬夜叉无比严肃的声音,“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会使用那些奇怪的能力?”

    木雅愕然,转头很奇怪盯着犬夜叉,左手掐住一张纸牌狠狠扔到地上,顿时四周皆是一片黑暗。

    这已经是第四个人这么问自己的能力了,开什么玩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犬夜叉小心!”察觉到周围的一切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戈薇面带恐惧抓住犬夜叉的衣袍,不一会儿黑暗消失,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

    “戈薇,收拾东西。”犬夜叉抬手握住戈薇因担心而失控的双手,安慰道,“我们立刻回去。”

    离开医院后,木雅又马不停蹄赶往城市中心,招来一辆出租车:“暮神社,谢谢。”

    知道这是犬夜叉世界那就好办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去食古之井,穿越到战国时代,收集那几张为数不多的库洛牌。

    等等!穿越!木雅突然紧张的想到,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不是还有一张【戾】牌可以做到吗?

    因为后遗症的缘故,木雅一紧张,胃就会很疼,她脸色惨白捂住肚子弯下腰,伤势还没有完全好,这种病状不在医院休息两三个月是不可能痊愈的!望着客人惨白的脸色,出租车司机好心说道:“要去医院吗?客人,看您今天的状态最好别去办事了。”

    “不!”木雅固执的强调,“一定要去暮神社!”

    把钱一股脑丢在出租车座垫上,扔下一句“不用找了”,木雅又急忙走到神社里,但关押食古之井的门被锁锁住,而且现在木雅精神状态不佳,再次使用库洛牌的话,对体多多少少很不利。

    “又是你!”后传来暮戈薇警觉的声音,“你到底是谁?”

    “我想去战国时代!”木雅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此刻的想法告诉戈薇,并希望获得她一臂之力,“可以帮我吗?”

    “你知道战国时代?”戈薇惊呼一声,借着逐渐投过来的月光,发现木雅脸色惨白,“你怎么了?体不舒服吗?”

    木雅难受地摆摆手,突然两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她感觉自己被人轻轻扶起,偏头看到戈薇吃力地扶起自己向屋里走去,迷茫问道:“为什么帮我?”

    “你在说什么啊?”戈薇不明所以看着她,“帮人天经地义好不好。”

    莫名其妙,是戈薇遇见山下木雅的第一个想法,莫名找到犬夜叉,又莫名离开,最后莫名来到暮神社,她是谁已经无关紧要了,但她上的伤估计应该再回医院静养一阵子才行。

    “这么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是战国时代的人,那你是?”听到木雅言简意赅的解释,戈薇明显感觉自己接受不能,从其它时空穿越过来吗?虽然自己曾经历过穿越,对穿越已经见怪不怪了,但也只是现代穿越到战国时代,而从其他时空穿越过来这个说法好奇怪。

    木雅点点头,并带着期待的眼神望向戈薇:“我希望你能帮帮我,我必须穿越到战国时代!”

    “那。”戈薇想了想说,“等你上的伤好了再说吧,你知道那里的妖怪很多。”

    木雅想想也是,也没再拒绝,经过刚才那一番谈话,戈薇已经放松警惕,明显感觉到木雅没有恶意,同时希望木雅呆在神社,直到她养好伤再决定带她去战国时代。至于刚开始见面突如其来的攻击,木雅也只能解释为医院出现异样的动,为了安全保证,必须时刻担当保护人类的责任。

    这样的说法,让木雅恶寒不已,转眼看向戈薇,很明显她被这个说法震撼并感动了。

    木雅不得不再次感叹自己的小聪明总会在必要时候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突然想起若是拿着镜子照到佐助的写轮眼上,会产生什么畸形的幻影呢?貌似上上章就揭示了吧,恩恩。这章是过渡,下章会精彩起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