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祖母驳论(下)

    “既然醒了就别睡了吧。”一阵柔软的嗓音从头顶上空响起,木雅感觉额头上凉快许多,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一个满头金发的男人将一叠帕子拧干搭在她额头上,男子微笑道,“醒来走动下对体也有好处的。”

    木雅奇怪看着他,很久后脑里才反应出四个字“波风水门”!

    “你救了我?”木雅对这个男人很感激,同时也迫切想要知道带土以及宇智波斑的下落,但显然波风水门并不想说太多的话,或许没有什么比失去学生更痛苦的事了,看着逐渐恢复精神的木雅,他轻松转开话题,柔柔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躺在那么危险的森林,但手腕处的伤以及治好了,最近几天最好不要用武器。看起来你好像不是忍者呢。”

    木雅沉默点点头,她抬起手腕,关节处以及被绑上纱布,活动起来会有些许痛意,但明显没有刚开始被折断那么痛了,想起宇智波斑可恶的行径就想起带土面具男,想起面具男就回想到自己穿越之前的【戾】牌。

    等等!【戾】牌!木雅呼吸一紧,她瞟了眼正在搓洗抹布的波风水门,那年轻的面容不正是20年轻未封印九尾的波风水门吗?

    这么说,自己是穿越到20年前了?

    “你在看什么?这么仔细?”虽然知道木雅在看自己,但水门还是失笑摇摇头,手掌覆盖在她额头上,“恩,烧褪去很多了。”

    “我叫山下木雅。”顿了顿,木雅还是决定告诉水门实,“我需要您…上的一种能力。”

    “我是波风水门,木叶村的忍者。”水门并没有在意她的唐突,只是微笑道,“什么能力?”

    “飞雷神。”

    水门脸上的笑容僵住,湛蓝色瞳孔流露出丝丝困惑与警惕,抿唇道:“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木雅焦急地看着水门离开的样子,不顾手腕上的疼痛,撑起子叫住他:“我知道你的飞雷神很厉害,如果可以,请和我战斗!”

    波风水门茫然转过头:“飞雷神只是一个未开发的术,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术的!”

    木雅一时哑然,她的确忘记了也许现在水门并没有开发这个术,在水门看来自己肯定很唐突,冲动得像个小丑一样,想到这里,木雅黯然垂下头,肩膀却被水门轻轻按住,柔软好听的嗓音如水般潺潺流出:“等你伤好之后,我很乐意倾听你对这个术的看法。”

    木雅手腕上的伤索没有伤及筋骨,得到木叶村的特效药后,伤口已看不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几天过后,已经没有疼痛,虽不能持杖挥棒,但端茶递水没有任何问题。

    但通过这几天观察,木雅发觉她并没有在木叶村,虽很少出来走动,但木雅还是感受出了这个村子的异域风,显然和木叶村的风格南辕北辙。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在饮下一杯茶后,木雅终于忍不住对波风水门说出心中的困惑。

    水门睁开湛蓝好看的眼睛,叹息般望着她,用轻柔的嗓音道:“在这之前,我答应和你的切磋。”

    “诶?”木雅眨眨眼,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水门并没有看她,目光掠过屋檐眺望遥远的天边:“飞雷神的确是未开发的术,不过通过不久前的战斗,我觉得这个术可以开发,所以我也很想听木雅对这个术的看法,不是吗?”

    面对水门的柔柔一笑,木雅竟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事实上她也没资格反驳,飞雷神本就是波风水门自己开发的术,通过纵时空能力可以穿梭时间,空间。在各个战场任意传说,很久之后的木叶村一直流传着这个术的神奇。

    只是木雅很奇怪,波风水门到底在想什么。明明没有开发这个术,对于木雅这种先知者,水门应该感到很奇怪,但他严肃的表却看不出任何对自己理应有的困惑。

    “你确定要用那叠纸牌战斗?”水门望着桌上的一叠纸牌,整整齐齐,一共51张,似乎每张纸牌都代表一个传说,能力的传说,这在他看到纸牌上繁体字的第一眼就感受出来了。

    木雅尽量避开他探究的目光,捏出几张可以运用格斗能力的纸牌。

    在她刚刚抽出纸牌的瞬间,水门突然抛出苦无,然后一个瞬消失不见,尔后又出现在她后。在木雅刚刚确定要拿的牌准备战斗时,转之际,水门的苦无近自己的眸子。

    “抱歉我失态了。”水门移开苦无,留下发怔的木雅。

    “作为交换,我还是希望木雅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飞雷神这个术。”发愣之际,水门已把苦无丢进忍具包里,抱住双肩盯着木雅。

    果然还是会被猜忌吗?木雅垂下眼眸,死死咬住下唇,告诉他自己是未来世界来的人,认识他的儿子,并加入过晓吗?然后告诉他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前一秒看到的是秽土转生的他,这一刻却看到活蹦乱跳的他?不,这显然不现实!

    “飞雷神并不需要结印,通过在手中旋转和控制查克拉发动,直接接触对手时伤敌。”沉默了许久,木雅淡淡陈述关于飞雷神的弊与利。

    水门怔了怔,随即压低声音道:“其实我也准备在里面加入自己属的查克拉,使之威力更大,多谢你的提议。”

    木雅叹了口气,水门走到她的边,像久逢熟人一样,手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清楚你没有恶意,这是草忍村,周围被我设下结界。在你的伤没有完全好之前,我会在这里研究飞雷神这个术的。”

    话音一落,屋檐上突然迸发出数百个苦无,木雅不顾手腕刚愈合的伤口,警觉撑开盾牌,将苦无挡在结界外面。

    “是谁?”水门警惕手持苦无,望向为首戴面具的暗部忍者。

    “你就是‘金色闪光’的波风水门吧?”暗部忍者压低声音瞪着水门,水门叹了口气,“原来是雷之国的忍者。”

    “废话少说,你伤了下一代雷影,是要付出代价的!”暗部忍者桀骜不驯道。

    水门叹道:“很明显是你自作主张跟过来的,我不想伤害你们无辜的忍者。”

    一句话才说完,暗部忍者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掏出忍具包里的数十只苦无扔过来,水门整理好战斗姿势,正准备抵抗这些苦无时,突然一股飓风刮走这些苦无。水门吃惊向后望去,是木雅!

    收起【岚】牌,木雅紧张望向水门:“你先走,这些忍者让我来对付!”

    “可你手上的伤…”水门疑惑皱起眉,如果没有看错,木雅应该是很吃力纵手中的封印之杖,连同那数十张纸牌,可暗部忍者的速度快,狠,准。估计木雅还没扯出纸牌,就被那些忍者的苦无击毙。

    “飞雷神还需要你去开发!”木雅咬紧牙关,不顾手腕的疼痛,转动手中的封印之杖,扔出四张牌,“【驱】,【跳】,【雷】,【剑】,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踩着飞鞋猛的向上一跃,细剑滋滋流动着电之花火,木雅跃向屋檐,利用速度上的优势,将手中的细剑砍向距离最近的暗部忍者。

    才没过多久,木雅就累得气喘吁吁,回头瞥向水门还没有走,不由怒从心生:“不是叫你走吗?”

    “为什么?”水门难以置信望着她,犹豫着还是说下心中的困惑,“为什么你会执迷于飞雷神这个术。”甚至连自己命都不顾了?明明你的伤还没好,再勉强行动的话,手会残废的啊笨蛋!

    曾经执行任务时,水门也见过这样的忍者,为了伙伴连命也不顾,但为了一个未开发的忍术,连命也不顾的人,波风水门还是第一次遇见过。

    护住飞雷神的开发人就像护住心中从未来穿越过来的秘密一样,木雅不能说出来,她现在只希望波风水门能成功开发并研究这个飞雷神,让她能够成功收复【戾】牌!

    最后一张库洛牌,赌上命也要夺回来!

    “从古至今,只有你波风水门一人能制造时空忍术,所以希望你能好好完成这个术,我会告诉你我的秘密。”用【盾】牌挡住暗部忍者投过来的爆炸苦无,木雅吃力边作战边对水门叫道,“走啊!”

    微微勾起嘴角,水门一个瞬轻轻按住木雅的肩,柔和好听的嗓音从后响起:“谢谢你的坦白,不过这些忍者是冲着我来的,我会解决掉。”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周围十几个忍者纷纷面露苦痛之色趴在屋檐上。木雅讶异看着波风水门,在他后扬起一片金色,木雅甚至看呆了。

    “现在你该告诉我,关于你的事了吧。”水门朝木雅微微一笑,木雅别过头,尽量不让水门看到自己脸上的尴尬,那样子像废柴被识破的感觉,明明水门很厉害,自己却牵强要做英雄,木雅感觉自己很差劲。思绪突然飞到以前所看到的的一个火影剧场版里,鸣人曾穿越过去,遇见过波风水门,虽然鸣人被消除过记忆,但水门应该知道穿越这种事。

    “诶?未来人?”听到木雅言简意赅的解释,水门稍稍有些惊讶,转而神渐渐淡定而随和,“这么说,你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所以飞雷神……”

    虽然很想知道飞雷神这个术在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话一说出口,被水门深深咽了回去,知晓未来发生的一切对自己多多少少是不利的,缓了缓神,他严肃道:“木雅,以后除我之外,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起你是未来人这一事,另外飞雷神我自己会好好研究的。”

    得到水门的认可后,木雅松了口气,随即突然像想到一件事似的焦急追说道:“飞雷神会在未来发挥很大的作用,可是在此之前我希望能参与你的研究,让我开发可以穿越时空的术。”

    沉吟了一会,水门看了她一眼,少有的皱起眉:“穿越时空?回到过去?”

    “恩!”木雅重重点头,紧紧盯着水门湛蓝的眸子,担心被拒的心跳频率重重砸在心脏壁上,像只小鹿一样跳个不停。

    最后一张牌,说什么也要得到!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