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遇佐井

    “但是,我有个条件!”转换完体的川上突然转换成一种沉稳镇定的表,深深盯着木雅的瞳孔,“我希望你能帮我把风影大人送回来。”

    “诶?”木雅难以置信看着她,又低头盯了盯自己的晓袍,确定它没有因为转换而失损,也确定川上看清楚自己穿的是叛忍组织的晓袍,语气带着笑味,“你确定?我可是晓的人,你认为把这种事交给我没有什么不妥吗?”

    晓组织四处搜寻尾兽,剥夺尾兽意味剥夺人柱力的生命,晓成员每个人心狠手辣,从未因为别人祈求而降下杀意的尊严。

    川上难得的缓下神,淡定而随和道:“虽然你体内没有查克拉,但我能明显感受到你面对村子里的人没有杀意,虽然不能理解为何你会加入晓,但即使是我自作多也罢,只是单纯希望你能带风影回来,我们风之国不能没有他!”

    单纯么?木雅收住僵硬略带讽刺的笑容,陷入深沉的回忆中,虽然承认自己很多时候因为收复库洛牌不得以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但本质并不想这样,可如若不带出百分之百的敌意,根本无法出库洛牌的精髓,将忍术幻化成牌,没有这样的魄力很难有人成功收复到牌。

    可她并不想这样,这个女人说对了,她对于忍者世界每个人并无恶意,如果可以她只想以比武交友为由,让每个人与她对战,从而收复库洛牌,可她试过,不带着纯粹的敌意,根本无法收复纸牌。

    “我答应你!”定了定神,木雅点头,她也想做件好事呢,毕竟我罗对于鸣人来说,也是个不可或缺的羁绊,这样的羁绊决不能被晓破坏!

    跨上【翔】化的封印之杖,木雅叮嘱川上不要把她将要带我罗回来的消息告诉其他人,避免在村子产生混乱,川上点头并答应了,目送木雅离去时,川上深深叹了口气,【替】牌有时转换的不只是灵魂和心,还有那仅有的一点理智残存在转换人体内,那点理智带着柔和的恻隐之心与深深的愧疚,如果再加以开导,一定会成为大家的朋友吧!

    在风之国上空驾驭封印之杖,是件技术活,因为上空风速过大,还好最近天气晴朗,风没有前几天强烈,木雅压低子,一个俯冲冲进森林里。

    迪达拉和蝎早已成功抽取尾兽,正要离去时,却在山洞门口撞见木叶村的忍者,几番回合下来,两个晓成员胜券在握。木雅降在离山洞不远的树底下,趁众人不注意时,用【跳】牌溜进山洞里,再用【翔】化的封印之杖,将我罗放上去,此刻的我罗体温冰凉,木雅不敢测他鼻息,只有赶快调整杖尖,飞出山洞。得赶快把风影送回尚在风之国的千代婆婆里,印象中好像千代婆婆有能力让我罗复活吧。

    似乎比想象中顺利许多,木雅调整杖尖,打算以最快速度冲出周围那些准备南迁的燕子重围,从刚才到现在,这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燕子就围绕在木雅周围,叽叽喳喳,让她烦躁不安。

    突然一个俯冲,一只展翅高飞的白色巨鸟卷起翅膀,掀起一股大风,将我罗从木雅背后卷走。

    强风过后,木雅才意识到我罗不见了!循着巨鸟的影,远远的似乎能看清楚是只白色不同于平凡生物的大鸟,应该是忍术生成的大鸟,这种鸟只有迪达拉有!

    难道迪达拉胜利了?冲破木叶小强重围,意识到木雅带走我罗了?可抽取尾兽的我罗对他没有利用价值了啊!木雅可不会脑残认为迪达拉会和蝎那家伙一样想把我罗做成艺术人偶,再者蝎也对我罗不感兴趣。

    不安的绪在体内滋长,木雅也不敢多想,立刻调整杖尖,加快速度滑翔过去,就快追上大鸟的鸟尾时,突然又一阵强风刮过来,这下木雅看清了,是两只笔墨画的大鸟拍打着翅膀,睁大犀利的眼神向木雅冲过来。

    木雅在空中翻滚,好不容易稳定封印之杖,再定睛一看,三只大鸟怒气冲冲望向她,其中中间那只嘴里叼着我罗。

    不是迪达拉,看这忍术倒像另一个忍者!

    木雅低头一看,果不其然,佐井在荒漠之中拉开卷轴,用毛笔在卷轴中肆意大画,不一会儿一只充满敌意的白虎跃了上来,张开利齿向木雅撕咬过来,木雅立刻一闪,躲过白虎袭击。

    “其实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察觉到木雅发觉了佐井的存在时,他的眼睛成了一条线,看不出喜怒哀乐,也没打算松开手中的毛笔,意味不明道,“只是希望你能放了我罗。”

    “我们曾见过一次面。”木雅降落到离佐井不远的地方,收起库洛牌,向他走了过去,突然白虎冲过来挡在木雅面前,木雅歪头道,“以前你对我可不是这么陌生啊。”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佐井学着她的样子歪头道,“所以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你是晓的人。”

    “那么现在你是决定要和我划清界限了吗?”木雅露出警觉的眼神,向后退了一步,摊开手中的库洛牌,她猛然想起自己曾答应过宁次不会伤害木叶的人,可佐井这句话实在让她很恼火,好像看破一个人的本质,让人从刚拾回的温馨感中逐渐变成冰凉冷漠的关系,这种淡漠的语气让她不安和愤怒。

    “拿出你手中的画笔吧!佐井!”木雅大喊道,随即深深叹了口气,“一直找不到和你战斗的理由,不过我想我现在是找到了。”

    “我知道你不想和我战斗。”佐井弯起的眼角弧线平稳了些,嘴角挂着浅浅的笑靥,“我没有从你上感觉到恶意。”又是一语道破,这番话让木雅一时语塞,她回头看了眼紧闭双眸的我罗,又瞥头看了眼佐井,突然在她放松警惕之际,白虎立刻冲过来,咬住她的肩膀。

    “混…混蛋,竟然偷袭我!”木雅艰难推开白虎,却发觉白虎力气巨大,根本无法挪开,她拿出激光枪,对着白虎的头就是一阵扫,几秒过后,面前只有一滩墨水和几滴鲜艳的血。

    “哼!”木雅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我倒忘了你以前是暗部的人,对偷袭自然最熟稔不过了。”

    这番话似乎戳到了佐井的硬伤,他垂下睑,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对不起,但木雅没心关注他,扔出【水】牌,将天上三只大鸟紧紧缠绕住,直到全部化成墨水,才收起库洛牌,用【砂】牌接住从天而落的我罗。

    “拿出你的画笔吧,佐井,赢了我,我罗就还给你,输了的话,就仍凭我在你上索取一种能力,怎样?”木雅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能创造出物体的忍术,虽然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我的库洛牌,但百想不如一试,佐井,我认为我的提议已经很完美了!”

    “不知是我的疏忽还是木雅小姐你真正的有成竹,难道你没发现你已经被暗部包围了吗?”佐井缓缓道。

    木雅心中一紧,目光望向周围,果然周围已经出现十几个戴着暗部面具的忍者,地下有松动的土,看来他们先前一直呆在土里,木雅露出一丝不悦,紧紧握住手中的封印之杖,甩出【眠】牌,提议道:“不如让他们先睡一觉如何?”

    暗部的忍者早对木雅手中的库洛牌有所提防,听她这么一说,立刻瞬离那张牌远远的,在眠之精灵刚刚出现时,几个爆炸苦无扔过去,木雅立刻感觉不对,用一卷砂浪挡住了爆炸苦无,但晚了,眠牌被炸落到地上,再也使不出任何魔法了。

    库洛牌一旦有了损伤,必须立刻放入封印之书静休,虽然木雅没有封印之书,但她还是立刻捡起【眠】牌,放入晓袍里,,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提起我罗的领口,扔出【翔】牌,飞往上空。

    所有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但还是晚了一步,在木雅刚刚起飞之时,周围立刻被佐井画出的十几只大鸟堵住,她掏出【水】牌,在自己面前形成水之结界,这些大鸟只要一沾水便会立刻化成墨水,这些在刚才的接触中,木雅就已经很了解了!

    但对手不止佐井一个,还有荒漠上站立的十几个暗部忍者,木雅一咬牙,准备启动【暗】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刚刚拿出库洛牌时,背后的我罗突然被一只大鸟叼走,并且十几只大鸟挡在她面前,等木雅用【水】牌结束了那十几只大鸟时,却发觉叼走我罗的大鸟飞得只剩一个小黑点,她一咬牙,丢下荒漠中的暗部忍者,向那只大鸟的方向飞去。

    在刚刚飞出荒漠时,突然下方一个山洞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并且细小的石子向空中飞来,打在封印之杖两边洁白的翅膀上,翅膀吃力的拍打了几下,便幻化成一张纸牌,失去重心的木雅落了下来,她立刻扔出【跳】牌,才得以保住重心,稳稳落在山洞旁,这一看,木雅被狠狠愣住,山洞里竟然是藏在绯流琥里的蝎和野樱,木雅倒吸一口冷气,再向旁望去,竟还有千代婆婆!

    “怎么?”蝎冷笑一声,压抑的嗓音讽刺道,“这么快就被那些忍者追得股尿流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