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我爱罗之死(上)

    木雅做了一个梦,一个她也分不清,辨别不了梦境与现实的梦,梦里有优雅的执事,有狰狞的妖怪,有庞大的虚,有指环匣子,还有变异人,每个奇怪的人或怪物后都并列悬浮一张牌,而木雅手中的封印之杖却不知何时变成了星之杖,学着木之本樱的样子,走到每一个人或怪物面前,挥动手里的星之杖。

    “蜕变吧,然后以一个新姿态重新回到你主人边,以52张库洛牌起誓!”最后每一张牌都变了,都变了,唯独一张牌没有变,一张拥有与52张牌抗拒的力量,无与伦比,独特的力量。【光】说只有这张牌与你心中创造的那张牌结合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口胡不是明明说好52张牌吗?怎么突然钻出54张牌?而且我怎么会制造牌呢?我连程序都不懂!

    可惜木雅还没抱怨完,她就醒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不小心从口袋里蹦出了一张牌—【梦】。

    是预知梦!难怪以前接二连三总会做奇怪的梦,原来是预知梦在作祟!

    当木雅收好【梦】牌与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光】牌时,问起飞段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飞段遮遮掩掩,总是以任何理由搪塞过去。这不仅让木雅起了疑心,她依稀记得那天昏迷前是躺在飞段画好的阵图上,然后发生了什么事就不记得了,本来想使用【梦】牌一探究竟,但【梦】只有预知的方法却没有回到过去的力量,不仅让木雅望洋兴叹,收牌之路看来遥遥无期啊。

    木雅上的伤以看不见的力量迅速恢复着,看来是小南姐膏药的力量占了百分之八十的成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是木雅狂吃狂吃中痊愈的。不知怎么回事,随着收复纸牌数量越来也多,木雅需要的睡眠与食物也越来越多,好在睡不着的时候可以用【眠】牌与【梦】牌,吃不饱的时候可以用【锭】牌把晓食库锁住,然后狂吃狂吃。

    “话说回来,我罗呢?”吃饱喝足后,木雅打了个响隔,想起了因自己经验不足没有收复到的【砂】牌,垂首顿足。

    “风影当然是回风之国了。”飞段头也不抬答道。

    “喂,飞段,茶都没有了,你还盯着杯子看干什么?”木雅看着飞段愣愣的表笑出了声,招手让小二再倒了杯茶,突然像想起了一个问题似的偏头问道,“上次老大交代的任务呢?什么任务?”

    “你这个疯女人,在你昏迷的时候,本大爷已经做完了!”飞段优雅拿出一根牙签,木雅有些不适应问道,“飞段你以前不是不用牙签吗?”

    飞段奇怪盯着她:“你在胡说什么啊,我有洁癖好不好,不用牙签难道用指甲吗?”

    木雅沉默在心里点头,以前你的确用指甲的,不过才三天时间,飞段怎么转变如此之快了?这种速度突然让木雅有种接受不能。

    “收拾完毕,回晓基地报告吧。”飞段拍拍手掌,弹掉手上的灰尘,木雅奇怪盯着他,飞段被盯得不自然,嚷道,“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啊,你这个蠢女人!”

    “你很奇怪诶,飞段,以前你从不在意这些细节的。”

    飞段一时语塞,大声嚷道:“叽叽喳喳烦死了,切,收拾东西快走吧!”

    两个人回到晓基地时,已经傍晚了,迪达拉和蝎出去执行任务了,鬼鲛和宇智波鼬还留在基地里,而小南在算账,佩恩却不在。

    “难得老大不在,终于可以爽快休息一下了!”将武器放置墙角边,飞段打了个哈欠,然后躺在上呼呼大睡。

    木雅撩开肩膀上的纱布,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小南不仅有快速痊愈的药,还有消毒的万效药,木雅穿戴好衣服,整理了下领口,拿起封印之杖就往外走。

    “山下木雅。”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后响起,是宇智波鼬!

    见鼬叫住自己,木雅不仅奇怪看着她:“怎么了?”

    鼬淡漠直视她的瞳孔:“听说你以前和木叶的人走得很近。”

    “你也说那是听说了。”木雅转动了下眼珠,似乎在思考什么,“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怎么?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木雅开心盯着鼬,企图从他淡漠的血红瞳孔里找到什么答案,鼬突然无声地从她后出现,冰凉的体温凑近她:“你也知道,盯着我的眼睛会产生幻觉,所以不要对我的眼睛抱有任何想法。”

    木雅打了个冷哆嗦,退到一米远,讪讪笑道:“从来不敢对你的幻术产生任何想法。”

    像是得到满意的答案,宇智波鼬淡漠转过化成几只乌鸦飞走了。

    确定鼬走后,木雅启动【翔】牌,跨上去向风之国飞过去。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收复【砂】牌,希望自己没有去迟。

    花了几个小时到达风之国砂忍者村边境外,木雅眼尖的发现荒漠中正慢慢移动的绯流琥,立刻俯冲下去。察觉上空有可疑迹象,蝎立刻挥动尾巴,木雅纵杖尖,在空中翻了个筋斗。

    “几天不见,手不错了。”难得从蝎口中得到赞扬,木雅高兴扬起嘴角,没想到最后一句话把她瞬间打落到深渊,“还是像以前那样差劲!”

    “喂!蝎!”

    “山下木雅,难道趁迪达拉捕捉尾兽,想跟我单挑吗?”蝎在绯流琥冷冷笑了声,“你也配?”

    木雅发觉自己跟他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这根本就是代沟!她不打算理会蝎,纵杖尖,飞翔到砂忍者村境界内。

    “你去干什么?那不是你的任务!”蝎企图摇晃尾巴,却发觉木雅飞得太高了,自己根本触碰不到,只有悻悻收回尾巴,慢腾腾移动绯流琥,“随便你。”

    木雅飞得实在太高了,如果不仔细看,会很容易将她与迪达拉制造的粘土大鸟混淆在一起,果不其然,才刚到达砂忍者村,一卷砂浪就冲木雅袭了过来。

    灵活纵杖尖,木雅很快避开了这个砂浪,她抬头瞥向不远处,小小的影背上背着大葫芦站在砂忍者村边境外双手吃力纵砂浪,一波一波不停向她袭来。

    “喂,山下,你来这里干什么?恩。”迪达拉纵粘土鸟飞到她边,好奇看着她,“这是老大分配给我的任务,恩。”

    “你做你的任务,我收我的纸牌,咱们互不相欠!”灵活甩出【跳】牌,跃到屋檐上,木雅很快避开席卷而来的砂浪,与迪达拉也分在了两个地方,她来不及回答迪达拉的问题,只是简单忽略一言代过。因为迪达拉的先天战场上的优势,此时的我罗已经筋疲力尽,呈近乎休克状态,木雅抽出【斗】牌,让斗之精灵冲过去和我罗决一雌雄,很明显我罗上当了!砂之绝对防御撑开一个结界,趁我罗不注意,木雅又甩出【影】牌,把砂子同我罗脚下的影子连接在一起束缚住,当木雅撑开黑影巨大化时,我罗的砂子又撑开结界拒绝黑影入侵。

    战争进入白化状态,迪达拉不满木雅搅合他的战斗,扔下一个爆炸粘土小鸟,木雅丢出【跳】牌避开爆炸,却不想手中的黑影也一起断开了。

    “迪达拉,你可不可以不要管…”

    “我才想叫你不要管!嘁。”迪达拉不满木雅的呵斥,双手伸入裤兜里嚼啊嚼,一面向我罗抛过来,一面向木雅抛过来。

    很快木雅被爆炸声炸得听力差点失聪,她踉踉跄跄从屋檐上滚下来,挣扎着起,却被一袭砂浪卷起甩入半空中。

    迪达拉幸灾乐祸看着这个搅乱一汤浑水的山下木雅,却突然发觉一波巨浪冲上云霄托住她的体把她缓缓移到地上。

    “哼,随便使用别人的忍术,真是不华丽的艺术。”迪达拉冷哼一声,大概思绪回想起那天晓组织的人一窝蜂冲上去对决木雅,却被木雅使出的黑暗光球耍得团团转,最后鬼鲛还被木雅复制了能力。把别人的能力占为己有,木雅你真是比鬼鲛抢夺别人查克拉还要变态,恩。

    木雅在荒漠中纵一卷巨浪,手一挥,向我罗袭过来,又手持一把激光枪,轻轻跃到上空,水迎着风冲过来,激光在水的包围中袭向我罗的砂子,很快砂子被水侵蚀,而激光却进了我罗腹部上。

    感觉到腹部猛的一疼,我罗吃力的弯下腰,却敏锐发觉自己的手脚被一道黑影绳索绑住,让他动弹不得。

    木雅站在他面前,深吸一口气,转动封印之杖:“【砂】牌,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

    后背的葫芦以常人看不见的速度卷起一波砂浪冲向上空,尘土漫扬中,棕色纸牌冲破层层砂土阻碍,骄傲立于上空。

    似乎比上次容易不少,木雅连招呼也没打一声,跨上【翔】化的封印之杖,扇动巨大羽翼飞翔于夜空之下。

    “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藏在绯流琥瞥了一眼刚从砂忍者村飞过来,而且飞得正欢快的木雅淡淡道,“杀了我罗就想这么走了吗?”

    “恩?”木雅奇怪地低下头,勘九郎怒气冲冲站在荒漠中纵一堆烂了的傀儡,而蝎不屑站在勘九郎对面,似乎他根本不把此对手放在眼底。

    “哟,蝎叫我干什么?”成功收复了一张牌的木雅心异常好,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欢快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