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加入组织

    木雅过了好半天才反应出来佩恩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她理智摇头,开什么玩笑,和想杀死自己的飞段呆在一起,她吃饱了没事做吗?

    像是看出了木雅的顾忌,佩恩指了指飞段:“即使我现在许飞段不杀你,但这不代表他以后不会杀你。”

    木雅沉默以对。

    佩恩顿了顿,又道:“我听说你一直在寻找什么。”木雅惊讶看着他,佩恩淡然道,“不过我现在发现了,虽然你上没有查克拉,但却能仿制这样的能力,继而衍生变成自己的能力,不是么?”

    佩恩的目光投在木雅握紧的【水】牌上,木雅被这种探视的目光盯得不自在,快速将库洛牌藏在后,无言看着佩恩。

    “加入晓后你会执行很多任务,能复制更多能力,怎样?”佩恩加重了语气,这种奇怪的能力却并非血继界限,倘若能被晓之所用,非查克拉的战斗能力很难让人产生戒备,为晓的任务能增加不少轻松活路。

    木雅从树上跳下来,很明显,她被佩恩最后那句话打动了,抬头看向飞段,这个兴致阑珊的男人在一瞬间失去战斗兴趣,不耐烦扛着血腥三月镰坐在一旁树下。

    “我答应!”木雅使劲点头。

    佩恩扔过一枚戒指,木雅接住摊开一看,倒吸一口冷气,是“北”!

    “喂,为什么我要和这个家伙一起啊?”飞段一眼就看见木雅手中的戒指,那枚戒指可是以前和飞段组队角都的!

    “没有为什么,这是组织的命令!”佩恩冷冷道,不容抗拒的语气让飞段一时语塞,随即愤恨的瞪着木雅,指着她的脑袋叫道,“你这家伙,总有一天我会和你决斗的!”

    有了佩恩的庇护,木雅显然对飞段恐吓的表没有先前害怕了,将戒指戴在食指上,迪达拉差点笑出了声:“喂,那可是结婚女人戴的地方,恩。”

    “你也别忘了这可是佩恩给的。”木雅头也不抬的说道。

    顿时,周围的气氛陷入一片诡异中。

    ***

    其实加入“晓”并没有想象中轻松,组织给木雅清理出来的房子是上一任角都留下来的,屋子里还有一股尘霾味道,好在晓组织的下人比较勤快,几个时辰就把房间清扫干净,并在上整齐放着一叠晓袍和几瓶黑色指甲油。

    似乎给指甲涂上魅丽的黑色是每个加入晓组织的规矩,这种规矩到了木雅手上也毫不例外,尽管木雅并不喜欢这种黑色,她跑到集市上买了一瓶质量比较好的黑色指甲油。

    晓组织并没有想象中的有钱,听下人说,自从角都死后,这种理财现在规小南管理,所以晓组织都是清一色的晓袍,难怪每次晓成员出场都是穿着晓袍,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穿除了晓袍以外的衣服。

    想到此,木雅又蹬蹬跑到集市上买了些衣服。

    飞段就这样看着木雅从一边跑到另一边,从另一边又飞到那一边,扶额叹了口气。本来他就不满山下木雅,佩恩又硬是把木雅塞给他,还美名其曰“你们相处的时间很久,没有谁比你更了解她了,飞段。”

    这个混蛋老大,难道不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山下木雅了吗?

    “飞段,不是到吃饭时间了吗?”看着渐渐落下去的夕阳,木雅忍不住问道,却遭来飞段白眼,“你这个白痴,你哪只眼看到晓组织让成员聚在一起吃饭吗?你当组织是家啊!”

    晓组织只是集聚四面八方的叛忍组成优秀的集团,烧杀掠夺,只为征服世界,吃饭这种过家家的事,飞段想起来就感觉好笑。

    “哦。”木雅对飞段心中还存有影,也不想再多问一句话,两个人就一直沉默走在乡间小路上。

    突然从前方杀出三个人,一眼就看出两个穿晓袍的人是五大国的叛忍,忍不住举着苦无叫道:“你们站住!”

    飞段扛着血腥三月镰潇洒站在中间,冷眼看着这几个人:“哟,三个小杂碎也想拦住本大爷?”

    “飞段,让他们走吧。”木雅僵硬站在飞段后,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三个忍者额上的护额应该是木叶村的吧,当初她答应过宁次,绝对不会伤害木叶村任何一个人。可如今站在同一个场面的飞段却不这么认为。

    飞段揉揉肩,心极好对木雅道:“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就站在一边好了,这几个杂碎我来解决!”

    “飞段!”木雅忍不住提高声量,飞段不耐烦叫道,“叫什么叫,小心我剁了你!”

    “【水】牌!”木雅斗不过飞段,使出库洛牌,顿时一波汹涌的水流袭向三个忍者,把三个忍者砸在粗壮的树枝上,疼痛感使他们忍不住打哆嗦。

    木雅居高临下站在三个忍者面前,小声而严肃道:“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遇见晓的人跑远的,否则下次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啊喂,你这个女人,这三个人是我的,我的啊!”飞段忍不住在后举着血腥三月镰跺脚道。

    木雅回头似是恳求道:“饶了他们吧,飞段。”

    飞段愣了下,也许是月色正浓的原因,这个女孩眼中竟然流动着慈悲的关怀和绝美的怜惜,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像天使一般神圣美丽。

    他稀里糊涂就不说话了,扛着血腥三月镰闷声向后走去,他才不承认是因为月光太美的原因呢。

    两人来到一家拉面馆,不知是因为今天收复了一张四大元素库洛牌的喜悦,还是因为老板娘太的缘故,以往不喝酒的木雅突然叫来了一罐酒,当着飞段的面仰头灌了进去。

    飞段吃惊看着木雅喝酒的怂样,差点笑出了声:“你这个女人,喝酒也这么难看。”

    木雅脸喝得通红通红的,也不在意飞段的话,银子重重放在桌上:“老板,再来一罐!”

    “喂!”飞段很认真放下筷子,把酒抢过来道,“即使今天老大提前发了一个月工资,山下木雅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喝酒吧?你还真不怕我趁你不注意杀了你?”

    木雅傻笑着抹抹嘴,勾起小指道:“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飞段愣了下,还是凑了过来,木雅靠在他耳边喜滋滋道:“你知道吗?我就要走了。”

    “走什么?”飞段怔怔看着她,木雅又笑了笑,摇头道,“直觉告诉我,我该走了。”

    这几天来,木雅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是个妖怪横行的世界,没有惊心动魄的打斗,没有华丽聚现的忍术,只有温柔与丑陋并存,怪物与巫婆同在的世界,这个世界让木雅期待,期待中又带点恐慌。

    但无论怎样,能离开这里就好,木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加入晓以后会收复更多的牌,魔法就会越强大,那距离自己回家的子也会越来越近。

    “你抢我酒做什么?”木雅歪头看着飞段,飞段把酒扔到后,不巧砸到一个男人,男人嚎嚎大叫,飞段忍不住举起漆黑长矛不耐烦道,“叫什么叫,信不信我杀了你?”

    “还有,山下木雅你告诉我,你要去哪里?”重新坐下的飞段仔细盯着木雅的脸,似乎想从里面找出点倪端,但无论怎么看,也是木雅那红彤彤的脸,一点也没有看相。

    木雅茫然摇摇头,她也不知道去哪里,不过无论是哪个地方,都有库洛牌的踪迹,库洛牌存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归处。没有库洛牌,她就只是一个平凡人,这样的平凡人根本没有回家的能力。

    “喂,你说话啊!”看着木雅喝醉了闭上眼满酒气倒了过来,飞段双手接住她,忽然脸上燥起来,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他不适应地推开木雅,但木雅又一次倒了过来,顺势倒在他肩上。飞段一僵,想要摇醒木雅,忽然发觉就这样似乎也不错,但看着老板娘笑眯眯八卦的表,飞段又尴尬别过头。

    “客人,您的钱?”老板娘意有所指。

    “好啊!山下木雅,你喝醉就是因为不想付酒钱?”飞段气急败坏的叫道,木雅皱起眉扭过头,撇撇嘴,飞段怔了怔,嘴里嘟哝着,“真麻烦。”随后把拉面前放在桌上,扶着木雅踉踉跄跄离开了拉面馆。

    ***

    子过得太安逸反而忘记自己已经加入晓的事实,直到每木雅醒来之时,才忆起自己已经加入晓组织一周了,这一周里,佩恩并没有为木雅和飞段下达任务,就连有几次抽取尾兽也只让飞段一人过去,这让木雅疑心大起,难道佩恩不相信自己亦或是抽取尾兽是个繁琐的过程?但无论是哪个理由,木雅都清楚自己是融不进这个集体,她天生都是一个人,怎样也融入不进杀人集团中,这一点在那次飞段想要索取三个木叶忍者的命,而自己又动了恻隐之心中就看出来了。

    在晓与自己独特收复纸牌的任务中,木雅存有恻隐之心,就是这种心态,让佩恩很难相信自己吧?

    不过在那之后,木雅很少看见飞段,每次都是他一个人进出晓组织,有时远远看见木雅,在下一秒立刻就不见了,这让木雅愈来愈怀疑晓组织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

    是加入后又杀死她还是加入后利用她做某些事?不然为什么一个队的成员也不待见自己?

    “嘻嘻,山下木雅,有任务了。”一个浑像草一样的男人从房间的地板砖上冒出来,木雅立刻被怔住,险些从上摔下来,她愤恨道,“进来为什么不敲门?难道不知道这是女孩子的房间吗?”

    黑绝冷漠道:“少废话,有任务,去大厅会见佩恩。”

    木雅狠狠瞪了他一眼,白绝又笑嘻嘻道:“啊咧啊咧,没看到最精彩的一幕真是可惜了!”

    “绝,你信不信我一拳砸破你的头颅?”木雅亮了亮自己的拳头,装作凶狠的样子道。

    白绝头一歪:“哎呀,没和你一组真是太遗憾了,要知道没有查克拉包裹的你和我一起执行勘察任务真是太好不过了。”

    “绝!”木雅突然很冷静的看着他,“你会不会穿透墙壁?”

    “我不告诉你。”白绝留下一个调侃的笑容消失在静谧的房间里。

    穿戴整齐后,木雅老老实实站在大厅中央,左右两边都是许久不见的晓组织成员宇智波鼬,鬼鲛,迪达拉,赤砂之蝎,还有脸瞥向一边的飞段。

    很好,大家都到齐了,那么分配的第一个任务是什么呢?木雅越来越好奇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