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激烈的打斗

    仪式进行得非常缓慢,首先飞段要祷告,诚心诚意举着泛着幽光的褐色珠子放在前,一圈一圈波动,而木雅被扔在阵图中,浑被绑住,动弹不得。

    飞段恭敬诚心的闭上眼睛,嘴里呢喃道:“以邪神大人的名义起誓……”

    “飞…飞段?”

    “闭嘴!不要打扰我的仪式!”

    木雅都快哭了,她使劲挪动体,却只能挪动一小部分,虽然飞段毫无察觉,但木雅还是认为没有什么比这做法更明智了,因为她从一开始进门就发现了放置在不远处桌上的一叠库洛牌。

    木雅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用意志力控制纸牌,希翼库洛牌能自动飞过来并启动阻止飞段的罪恶行径,但木雅毕竟魔力有限,不能随心所除去封印之杖使用库洛牌,才没过多久,木雅的耐烦心就被一点点耗尽。

    “好了,祷告完毕!”飞段睁开紫色眼眸,漆黑长矛划破木雅白皙的脸蛋上,一道血痕瞬间显.露出来,舌尖一,飞段浑变成骨骼分明的怪物。

    站在阵图中间,将木雅毫不留踢出去,在滚动过程中,木雅上的绳索松绑了,但她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反而感觉有股浓重的杀气蔓延在周围。

    生平第一次感到恐惧!

    木雅飞快转过,想要拿走桌上的库洛牌,忽然感觉腿上一疼,自己顷刻间动弹不得,眼睁睁看到飞段用自己的体做仪式,长矛深深刺入腿里。

    木雅疼得脸色惨白,差点双腿都站立不住。

    “可…可恶!”木雅咬着泛白的嘴唇,被疼痛刺激得大滴汗水从额头滴落下来,这一切狼狈被飞段看在眼底,忍不住对天大笑,“山下木雅,你也有今天?不过请慢慢品尝我带给你的痛苦吧,哈哈!”

    话音一落,抽出长矛转而刺入脚掌上,鲜血顿时喷洒出来,木雅疼得想趴下去,但全却被飞段束缚住,她只有眼睁睁看着鲜血流淌出来,顺着潮湿的地板流到飞段站立的阵图中。

    “还不够,哈哈!”飞段拔出漆黑长矛转而对准小腹,边摸位置边思考道,“先刺哪里呢?哪个疼痛点比较敏感呢?”

    “飞段!”木雅吃力地用尽力气挣扎道,“你不要太得意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哈?”飞段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得捂住肚子在地上打滚,“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对不起,晓从来不认恩人的。”

    木雅这才感觉一股莫名的恐惧,悔恨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去救他,现在倒好,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呵呵,甘心么?

    库洛牌,你还在等什么?我死了以后你们也会消失的!库洛牌!

    像是听到召唤似的,放在桌上的一叠库洛牌忽然不安分抖动起来,继而腾空而飞,围绕在木雅周围。

    “【影】牌!”木雅用尽全力气大喝一声,一张纸牌顿时化作黑影,包裹住飞段。

    木雅得到暂时的放松,跑过来把飞段推往阵图外,然后找了块布把腿与脚绑住以止血,随后启动封印之杖,捏住那一叠库洛牌,推开门离开了这个地方。

    【影】牌离开飞段后,飞段立刻捡起地上的漆黑长矛追了过去。

    走廊道上森得可怕,木雅腿上又有伤,她不得不频繁回头,眼见飞段要追上了,立即启动【击】牌,几道激光过去,飞段咆哮几句放慢了脚步,木雅又趁机加快步伐。

    过渡使用力气,已经使木雅脚上的血液失去控制一滴一滴往地上流,她咬紧牙关,很快便看见前面有一束光芒,快要重见天这个认知让木雅紧绷的心感到一丝安慰,她立刻使出全力气冲了过去,却不小心……

    撞在一个人上。

    木雅揉着被撞疼的脑袋抱怨看着眼前这个人,却被狠狠怔住,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晓的老大—佩恩。

    “你是谁?”佩恩上下打量着她,发觉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听到后飞段蹬蹬的脚步声,木雅一句话也顾不上说,立刻启动【翔】牌,刚跨上封印之杖的那一刻,忽然被佩恩拎住脖子,淡漠道:“能随便在晓基地走动的你,到底是谁?”

    木雅此刻真想腹诽一句,你哪只眼看到我四处走动,明明我腿上有伤。

    可鄙视的话还没说出口,飞段就已经追上来了,佩恩看了眼飞段,又看了眼被拎起的木雅,眉头微皱,松开了手,向飞段问道:“是你的人?”

    “是我拿来做仪式的。”飞段冷哼一声,似乎在抱怨猎物从眼皮底下逃走的不满。

    “丢给你处置。”佩恩松开了手,木雅立刻跳出几米远,甩出【影】牌,还没启动时,就被飞段抓住手腕,凛冽一笑,“同样的招数我不会犯第二次了!”

    木雅一咬牙,不知从何处手持一把激光枪,对准飞段的腹部,扣动扳机,飞段立刻被这股冲击力震出好几米远。

    佩恩眉头微皱,眸光中闪过一丝惊奇,不过很快便消逝得无影无踪。

    闻声而来的迪达拉掏出粘土,嚷嚷“早就看不惯这女人了”,刚要扔出粘土时,忽然被佩恩挡住,淡淡道:“静观其变。”

    木雅收起【击】牌,知道用任何招数都破不了飞段的不死之,只有赶快启动【翔】牌离开这是非之地。

    没想到木雅刚刚飞出几米远,立刻被一个人跃上来从封印之杖上踢飞出去。

    是佩恩的畜生道!

    “你很有意思。”佩恩淡漠道,显然对这个使用奇怪能力的女人产生兴趣,他扫视了眼飞段,并没有打算把这个所谓猎物扔给飞段,只是招手让一个医疗忍者过来为木雅的腿疗伤。

    木雅奇怪看着他,并未觉得佩恩老大准备把从飞段手中救出来,相反总感觉他有所企图。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佩恩顿了顿,接着说,“我只是想看下你的能力。”说着他伸出手指向飞段,“打败了他,你就能走。”

    这么好?木雅露出难以置信的表,飞段忍不住扯着嗓子大喊道,“为什么啊?佩恩老大,她是我的猎物!”

    佩恩头也不回道:“打败了她,她随你处置。飞段你不要忘了你是不死之!”

    这句话虽然说给飞段听,但明显是冲着木雅来的,木雅才燃烧的希望之被熄灭下去,谁不知道飞段是不死之呢?但现在的她根本没法打败不死之的飞段!

    飞段露出自豪的表:“那当然,没有谁打败过我。”

    明明还有鹿丸!木雅忍不住想吐槽,忽然转念一想,既然这样,和不利用鹿丸的方法,炸碎飞段?想到这里,她立刻展开掌心里的库洛牌,挑出具有战斗能力的纸牌放在前面。

    做完这一切后,医疗忍者也差不多把木雅腿上的血止住了,虽然有些淤青,但皮肤已经不再出血,甚至恢复到以前完整的皮肤,不仔细看根本就无法发现这里曾被人用长矛刺进去过。

    “那么,开始吧!”佩恩道完这句话后,选了个有利的位置观战。

    要想打败飞段,只有两张牌一起用!

    木雅掏出两张库洛牌举在眉心处:“【击】,【斗】拜托了!”

    一张纸牌顿时变成一把激光枪被木雅稳稳持在手掌心里,木雅感觉全充满力气,立刻跃到飞段面前,向他腹部猛的踢去,又采用五攻一守,飞快转到飞段后,抢过他的漆黑长矛,正要斩下去时,忽然手腕被飞段抓住。

    木雅暗叫不好,扔出【影】牌,飞段浑动弹不得,木雅又举起漆黑长矛,突然一个粘土抛到木雅脚底边,木雅立刻跃到后方,爆炸声顷刻间响起,飞段大叫道:“混蛋迪达拉,你弄痛我了!”

    木雅充满敌意的眼神望向佩恩,佩恩面不改色道:“我没说不让你和他们战斗!”

    迪达拉兴奋的把手伸向粘土袋里嚼啊嚼,然后甩出两个蜘蛛,木雅见此立刻甩出【跳】牌跃到好几米远。

    周围几个晓的成员也跃跃试,木雅咬牙捏出一张牌,看来这样不得不利用那张牌了!

    “【暗】牌,拜托了!”此牌一出,周围立刻变得无比黑暗,木雅又悄无声息使用【静】牌,将自己的一切声音被隐藏在黑暗中。

    战斗开始趋向戏剧化了,因为迪达拉随处可见的爆炸粘土,惹得人神共愤,而蝎不动声色牵制傀儡,差点把鬼鲛背上的鲛肌抢走。

    “你不去吗?”佩恩望向旁一直站着看比赛的宇智波鼬。

    “没兴趣。”

    的确,没有谁会对木雅制造的黑暗光球感兴趣,但除了佩恩。

    这个黑暗光球罩住了正在战斗的迪达拉,蝎,飞段,鬼鲛。根本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即使使用火遁也很快会被黑暗吞噬掉。

    黑暗中,鬼鲛握紧背上的鲛肌,咧开一嘴利齿,向众人说道:“喂,你们小心点,这个女人似乎是冲着我来的。”

    没错,即使迪达拉到处扔粘土爆炸,却没有一个炸到木雅上,而蝎的傀儡也探测不了木雅的容之处,飞段虽然一直挥舞手中的血腥三月镰,但所挥之处,只有空气,根本触碰不到木雅的皮肤,更别说这里什么也看不到了。

    “水遁水鲛弹之术!”鬼鲛毕竟是强大的忍者,虽然感觉不到木雅的脚步声,但鲨鱼与生俱来嗜血让鬼鲛很快感受到木雅的**气息,立刻向那个地方结印。

    一个充满杀气的鲨鱼具象化凭空冒出,摇着尾巴向木雅冲过来。

    木雅一惊,立刻用【跳】牌跃到半空中,手中握住一把激光枪,对着鲨鱼就是一阵扫,但没用,激光穿过鲨鱼的体,毕竟是水做的,任何攻击都对它没有用,眼看鲨鱼要攻过来了,木雅使用【斗】牌,一脚踢倒一颗树木,扛着树木向鲨鱼冲过来,二话不说把鲨鱼打飞出去了。

    好险!木雅抹了一把汗,还没来得及休息,突然看到前面本是平静广阔的土地却突然涌来一片波浪,随后波浪越来越多,竟卷成狂暴海啸,形成波涛汹涌的大海向木雅袭过来。

    她立刻甩出【翔】牌,跨上封印之杖逃离了这片海啸,继而向始作俑者飞过去,站在一颗树上,扔出【影】牌,瞬间束缚住正在结印的鬼鲛。

    “切,真是懒得和没有查克拉的人打。”鬼鲛并没有因被绑住而生气,相反耸耸肩,无所谓道,“就连鲛肌也没有兴奋。”

    “不过啊。”鬼鲛试着挣脱影子束缚,“这个东西绑得可真紧啊!”

    “【水】牌,恢复你原来的样子吧!”木雅高举封印之杖,鬼鲛嘴中忽然吐出汹涌的水柱,喷在空中,流动着七色彩虹光芒,慢慢水流散去,一张棕色纸牌立于空中。

    又成功收复了一张牌呢,木雅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突然看到冲破黑暗光球的飞段凌空而起,举着漆黑长矛向她抛过来,木雅惊叫一声,闭上眼睛。

    但疼痛感并没有降临,木雅难以置信睁开眼,发觉一波水呈蛇般紧紧缠绕住漆黑长矛,并一挥,甩到了飞段脚旁。

    是【水】牌救了她!木雅有惊无险的接拙水】牌,果然是四大元素纸牌之一,和主人心有灵犀。

    偷袭不成功的飞段愤然拾起地上的漆黑长矛,正冲过去的时候被佩恩拦住,飞段不解望向佩恩,佩恩并没有做出解释,相反仰头望向树枝上山下木雅平静道:“有兴趣加入晓么?”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