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扮演也是个技术活呢

    “所以,山下木雅真没问题吗?”纲手双手放在桌上,望着『宁次』哑然的表,翻阅文件的手停了停,转而凝眉道,“向宁次,你记得前几天对我说过什么吗?”

    诶?『宁次』木讷看着纲手,察觉到纲手疑惑的目光,立刻换为严肃的眼神,却并未说些什么,事实上,她也不知道真正的宁次和纲手讨论过什么,是用白眼查到她体内流动的魔法还是察觉到怪人和她有关?这些都不得而知。

    “恩?”纲手又提高了音量。

    『宁次』感觉心都揪紧了,手心都在冒汗,额头有大滴汗水流淌下来,她咬咬牙,甚至做好最坏打算,大不了找真正的宁次把体调换过来,烂摊子留给他,马上乘着【翔】牌离开木叶村,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让火影大人知道她的下落!

    由此看来,木雅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余光瞟到纲手警觉的目光,『宁次』立刻应道:“我知道,我知道!”

    “恩,我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职!”纲手双手合十立在办公桌上,点了点头,示意『宁次』可以出去了。

    离开纲手大人办公室后,『宁次』长长舒了口气,这才想起昨天和宁次对峙时,手中似乎捏着【静】牌,昏迷时还揣在自己上,思及此,『宁次』立刻翻遍上衣兜,果然找到了那张库洛牌,但当她使劲捏着纸牌时,却发现牌是冰冷的,没有以前柔和的温度。

    这是怎么回事?『宁次』不相信似的把库洛牌搂在前,纸牌仍然冰凉寒冷,像是杜绝她的体温馈赠一般。

    “哟,宁次!”后响起鸣人掷地有声的嗓音,『宁次』装好库洛牌,回头向鸣人柔柔一笑以缓解刚才的尴尬。

    “恩?”鸣人疑惑盯着宁次,“你好奇怪,你以前不是不笑的吗?”

    『宁次』一怔,这才想起自己和本体宁次调换了体,为了不引起鸣人察觉,『宁次』立刻沉声道:“我要去木叶医院,你请自便!”

    说完,径直穿过鸣人向前走去。

    “哎,宁次干嘛这么严肃嘛。”鸣人双手抱头在后懒洋洋道,见『宁次』不吭声,又跑到她前面道,“不过宁次你今天看起来怪怪的。”

    闻声,『宁次』停下脚步,警觉抬头道:“你在说什么?漩涡鸣人!”

    鸣人伸长脖子,向『宁次』凑近瞧了瞧,继而眼睛眯成一条线:“什么嘛,原来是有黑眼圈了,难怪看起来怪怪的。”

    漩涡鸣人,我真想抽你!『宁次』在心里努力抑制住想要把鸣人痛扁一顿的心,立刻头也不回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甩掉鸣人后,『宁次』不知不觉走到木叶医院门口,登记完后就到『木雅』病房里,这一看,她哭笑不得,只见白色病上,『木雅』手脚被锁链捆绑在脚上,乍眼一看,真像21世纪束缚精神病患者的手法。

    “你终于来了,山下木雅,我还以为你准备一辈子逃匿!”『木雅』咬牙切齿道,完全失去宁次以往淡定的风范。

    『宁次』慌不择路走到头边,倒了杯水,递给『木雅』,发觉他手脚被捆绑,不方便喝水,又低低笑了声,先前的紧张绪不复存在,『宁次』坐到边,平静陈述一个事实:“若不是你坚决要在纲手大人面前告发我,我会这样做吗?”

    “哼!”『木雅』冷笑一声,“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他们会发觉你不是真正的向宁次!”

    『宁次』颇有些得意说:“那可未必,我对我的演技很有自信。”

    “那你会用白眼吗?”『木雅』不慌不忙抛给她一个问题,这让『宁次』狠狠怔住,随即想起先前库洛牌的异样,垂下眼思考也许因为【替】牌原因,他们不交换了心和灵魂,也许连能力交换了,如果宁次一直对她抱有敌对态度,也许他们一辈子都换不回体了。

    思及此,『宁次』立刻松开捆绑『木雅』的双手,却并未松开双腿,道:“我们换回体吧!但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在纲手大人面前揭发我!”

    得到一时轻松的『木雅』并未将这句话放在眼底,他揉了揉因捆绑血液不畅的手,挑眉道:“如果我拒绝呢?”

    『宁次』“豁”的一下站起来,严肃道:“那你一辈子换不回自己的体!”

    『木雅』轻笑一声,并未说话,『宁次』急了,立刻松掉衣服上的扣子,露出象白牙色的皮肤,目光露出些许狡黠:“宁次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只好用你的体去奔了!”

    “你!”『木雅』的脸瞬间红了!口齿不清道:“快穿上衣服,离…离开我的房间!”

    诶?『宁次』眨眨眼,似乎对象弄错了吧?真正不好意思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吧,这个宁次怎么一副我非礼他的样子,而且瞟也不敢瞟我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宁次』眨眨眼,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门突然被踢开,天天匆匆忙忙跑进来,拉缀宁次』的手就往外跑,边跑边气喘吁吁说:“快…快走!有任务了!”

    ***

    当站在一幢房子前,『宁次』顿时有种哭无泪的感觉,偏头一看,天天,小李,鸣人,小樱,还有凯老师和卡卡西都在。再回头看这一撞房子,据可靠报,里面很可能潜藏晓成员,本来这件事不归木叶村管,但最近听说此人伤及木叶村村人,已经杀了好几个木叶忍者,火影大人才下达命令,如若许,请务必杀了此人!

    “宁次,你用白眼看看,里面有多少人!”天天冷不丁向『宁次』抛来一个任务,『宁次』已经在心里流成海带泪了,看见大家期待的目光,她只有默默偏过脸,念出那句坑死人的忍者语:“白眼!”

    事实上,因为角度原因,其它人根本看不到『宁次』的表,当然也看不到她眼角周围根本没有所谓青筋冒起,过了好一会儿,『宁次』沉声说:“白眼也看不到,里面好像有人故意用查克拉隐藏起来了!”

    “是吗?”卡卡西的目光投向『宁次』,“可我没发觉里面有量大的查克拉!”

    “查克拉过于强大,已经扭曲了我们对它的判断力!”顿了顿,『宁次』又添上这句。

    卡卡西深沉望了眼『宁次』,并未再做任何回应,此时鸣人却站不住了,跺脚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进去还是不进去?”

    “鸣人,用你的分.术!”卡卡西吩咐道,鸣人立刻使出影分.术,一个分.窜入房子里,小心翼翼检查。

    “鸣人在这里观察,宁次,天天,你和我来布置结界!”卡卡西说完,立刻跃到『宁次』跟前,凑近她耳边,小声道,“前几天教你的结界还会吗?”

    “这…”

    话音一落,鸣人立刻警觉道:“大家小心,那个人要出来了!”

    说话间,一个穿着黑底红云长袍的银发男子懒洋洋从门里走出来,扛着血腥三月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是哪个垃圾吵醒本大爷的午觉?”

    是飞段!他怎么会到这里来了?『宁次』警惕地往后退了几步,却不小心撞在卡卡西前,卡卡西向她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双手擒住她的肩,似是自言自语呢喃又似低声安慰:“如果不动的话,大概就不会发生什么事!”

    “哟!原来是木叶村几个杂碎,切!”飞段心极好地靠在门边上,放下手中的武器立在门边,“如果你们告诉我山下木雅的下落,或许我心好就会放过你们!”

    “休想!”最先出声的是漩涡鸣人,只见他握紧拳头,牙齿咬得响亮,“杀死木叶村村人和忍者的是你吧!让我们交出木叶村任何一个人我都不许!”

    “鸣人,你太天真了!”卡卡西不知何时离开了木雅旁,闪到鸣人后,双手放在他肩上,示意他冷静,鸣人怔了怔,显然不懂卡卡西的意思。

    “切,和你们说话真没趣,算了,杀了你们之后还是我自己去找。”飞段唇角勾起一丝冷漠的笑,目光投向鸣人,“漩涡鸣人?九尾人柱力,真有趣,不知现在我把你带回去,老大是不是会很高兴呢。”

    说话间,飞段忽然出其不意右手抓住后卡卡西的手腕,露出一丝得逞了的笑:“笨蛋,同样的招,我不会中第二次!”

    卡卡西的千鸟骤然熄灭,只见他揭开左眼眼罩,血腥血轮眼豁然立于飞段眼前,意味不明的笑:“得逞了呢!”

    飞段被这个笑激怒了,怒气冲冲抡起拳头砸过去,却发现砸在一个木头上,回头撞见卡卡西不知何时偷走血腥三月镰和漆黑长矛,胜券在握般站在鸣人前面。

    卡卡西转却将飞段的武器扔给『宁次』,低声道:“你快回木叶村!”

    『宁次』怔了怔,显然从未见过这么严肃的卡卡西,望着卡卡西不容拒绝的眼神,此地不宜久留,『宁次』抱着武器立刻向后狂奔起来。

    飞段见时机不对,立刻冲过来想要抢走武器,却被卡卡西和凯老师挡在前面,一个使出千鸟,一个做出攻击姿势:“想要走,先从我们尸体上踩过去!”

    “切,你们未免太小瞧我飞段了!”飞段露出桀骜不驯的笑,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又自己的长长的指甲,恶狠狠道,“这些,足够夺取你们的血液!”

    『宁次』从未见过这种场面,木叶村的人和晓的人剑拔弩张,谁也不肯低头,她在这里显得很多余,明明想要跑,脚却像不听使唤似的竟呆住不动了。

    “我不是叫你走吗?”卡卡西躲过飞段袭击,偏头对『宁次』命令道。

    她一愣,感觉自己特别没用,事实上她比任何人都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可贵族向家族忍者优秀倔强的基因却在此时作俑,虽然心和灵魂是她自己的,可体却不是自己的,所以她除了呆在原地别无他法。

    体好像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杀了飞段!不能把同伴丢下!拼了命也要保住忍者尊严。

    『宁次』想要哭死,估计真宁次天天在修炼,做任务时就这么强迫命令自己一切以忍者为中心,想到此,『宁次』真是叫苦不迭。

    虽然卡卡西和凯老师命令鸣人和小樱,天天,小李呆在一旁观战就行,但毕竟飞段是不死之,任何攻击对他没有效果,相反飞段被苦无伤得越厉害,他就笑得越愉快,仿佛天底下没有什么比痛苦更值得快乐的事了。一看到飞段遍体鳞伤却仍乐此不疲,『宁次』就感觉一阵痛。

    “宁次!”小李走过来,拍着『宁次』肩道:“虽然不知道卡卡西老师和凯老师说了什么,但他们希望我护送你回村子,真不知道你最近怎么回事,作战也心不在焉。”

    “抱…抱歉。”如果木雅从生下来的那一刻活在忍者世界的话,那她一定不是合格的忍者,面对这样的战斗,大多数忍者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木雅也常常在收牌中和一些忍者战斗,但面对这种场景,她第一次感到胆颤,估计是飞段那毛骨悚然的笑和势在必得的把握吧。

    正当『宁次』和小李要离去时,忽然『宁次』余光瞟到飞段包裹里露出的三张纸牌牌尖,虽然只是牌尖,但『宁次』立刻认出来了那是【声】【甘】【锭】。

    『宁次』吞了口唾沫,问道:“李,你觉得卡卡西老师和凯老师有把握赢飞段吗?”

    “那是什么话了嘛,宁次,无论怎样,凯老师永远是最棒的,我相信凯老师能成功!”小李对战斗激烈中的凯老师竖起大拇指。

    希望如此吧!不过不管怎样,既然飞段亲自送上门了,那她一定不能承受再次失去那三张库洛牌。

    山下木雅就是这样,明明已经到绝境的事了,明明听到自己内心的怯弱和恐惧,却因为库洛牌一而再再而三鼓起勇气拿命决斗,大概在她心中,没有什么比库洛牌更重要了,就像在飞段心中,没有什么比伤痛更愉悦。

    “喂!宁次,你把武器扔给我,你又回村子干什么?”小李在后跺脚叫道。

    “我去木叶医院!”

    库洛牌,一定要等着我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