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被押回“晓”

    飞段的话是正确的,在为木雅请来郎中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没收了木雅的纸牌,因为在他潜意识中,自己这几天所遭受的罪全是因为纸牌惹的祸!

    在失去【锭】牌束缚后,飞段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舒坦过,不过他非常想知道伤木雅的忍者是谁!

    “木叶村的李洛克?”从木雅口中得知对方竟是只会体术的忍者,飞段忽然感觉很可笑,讥讽地勾起嘴角,“女人,你的确很弱,在忍者世界讲究的是速度,你那慢腾腾的拿牌速度连老子都看不下去了!”

    木雅没有回话,她只是目光掠过飞段后的一叠库洛牌,失去库洛牌保护的她甚至连普通人基本防御也没有!

    收飞段相当于收炸弹,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

    “飞段,你真会杀了我?”木雅眨眨眼,有点害怕看着飞段,直到现在,她终于领会到祖先的俗语:早知今,何必当初?那简直是用血淋淋的经验领悟的!

    “切,啰里啰嗦,我看邪神大人的祭品应该已经准备好了!”飞段站起来,木雅的心都提到嗓门上了,她惊异盯着飞段。

    只见飞段拿出血腥三月连镰,镰尖抵到木雅白皙的脸蛋上,木雅连来的疲劳化成恐惧,继而转为失落与绝望。

    “恩?”

    飞段盯着木雅变幻莫测的表,突然有种极大的兴趣,他心很好地收起血腥三月镰,放肆的大笑:“终于知道邪神大人的厉害了吧!不过…”他话锋一转,回头盯着桌上的一叠纸牌,问起一个沉淀心底很久的疑问,“你上没有查克拉流动,那是靠什么启动那些纸牌的?”

    的确,从他第一眼遇见山下木雅时,这个女孩就用六张,哦,不,现在是七张纸牌处处刁难他,虽然让他很气愤,但这几天的相处,他又对那些纸牌产生浓厚的兴趣。有一瞬间,他突然有种错觉,也许这个女人和自己一样,都是邪神大人忠实的信徒。

    是血迹界限?但不对,至少也得有查克拉做辅助啊,但不是这个又是什么呢?

    邪神大人的存在本就颠覆了忍者秩序,那这些逆天的纸牌呢?飞段越想越迷惑,这些谜团就像茫茫一片迷雾,摸不到头又退不了尾。

    “你答应不杀我,我再告诉你!”木雅的语气充满神秘,这番话又勾起飞段的兴趣,他低低一笑,“有趣,你死到临头,也敢跟本大爷讨价还价?”

    “我不是在跟你讨价还价,我的命现在都在你手上了,要杀我你不是早就杀了吗?又何必耗这么久?”木雅说出了一个事实,但这个事实让飞段很恼火,他突然语气焦躁,不耐烦起来。

    “我不杀有伤在的弱者,女人!”说实话,飞段讨厌木雅的这份自以为是,他真不敢杀她吗?这怎么可能,在他理清那些纸牌的迷雾之前他的确不会乱下杀手,但若满足好奇心的话,那可说不定了。

    木雅试着活动了下手臂。躺在上虽一周半了,但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次利用纸牌应该没什么问题,可要是对付李洛克,她得好好想想战略,不过在想着其他人上纸牌之前,木雅有必要将眼前这件事解决干净!

    事实上,木雅的内心很矛盾,一方面她不想飞段了断自己,她承认自己怕死。但另一方面她又想继续收集其他纸牌。人就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卧休息的一周半时间里,她无数次在脑海里模拟和小李的战斗,发觉单纯用一张格斗的牌是远远无法战胜李洛克的,除非有四大元素库洛牌在手,或者火影世界任何一个上忍,但真正能顺从她的想法的忍者,不管上忍还是下忍,到目前为止,一个也没有!

    “飞段,我带你飞天,怎么样?”木雅提出一个极具吸引力的话题,飞段却嗤之以鼻,“你以为你是邪神大人吗?飞天?人类有那种能力吗?”

    “我有!”

    “废话少说,我要的是你如何免去查克拉启动那些纸牌,而不是你稀奇古怪的想法。”

    “你把库洛牌给我,我就告诉你!”说话间,木雅撩开上的被褥,穿上鞋子,做好再一次启动库洛牌的准备,没想到这些小心思却被飞段看在眼里,他冷笑道,“同一个招数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你还想再一次用纸牌绑我以及夺走我的声音吗?”

    “不!”木雅生怕他不相信自己,拼命摇头,“我带你飞天,让你见识除了查克拉以外的另一个世界!”

    飞段凝眉瞪她:“别告诉我,你所说的另一个世界是黄泉。”

    “绝对不是!”木雅望向他后的一叠库洛牌,咽了口唾沫,说,“【翔】牌有飞天的功能,只有等我启动纸牌,你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法力。”

    飞段狐疑盯着她,然后转拿起那叠纸牌,抽出写有【翔】字的库洛牌,却并没有递给木雅,而是掐在手指间,“咔嚓”一声,纸牌被折了。

    奇怪,这么硬的纸牌被强行掐住不是应该断吗?怎么反而是反折了?

    飞段疑惑看着手里的纸牌,却没发现木雅惊惧的眼神。

    “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木雅惊慌地看着他,飞段不耐瞥了她一眼,说,“没看到我正在销毁你说的库…库什么牌吗?你不说实话的话,我很有耐心继续折断你其它纸牌。”

    “封印解除!”木雅快速念完封印钥匙启动语,想冲过来抢走库洛牌,却突然被飞段用手掌猛的推向墙角,木雅半跪在地上,后背阵阵发疼,她再一抬头时,自己的脸突然被什么东西割破,一滴血落了下来。

    “等着我制裁吧!山下木雅!”飞段把沾有木雅血的血腥三月镰移向唇边,却并没有下那滴血,“如果你打算说实话,我可以考虑不让你死这么快!”

    就在他们对峙的瞬间,地上忽然钻出一个捕虫草一般黑白双色的人

    “切,还以为你们不会来了呢。”飞段无趣的收起手中的武器,向地上的绝发出一声冷笑,“都等这么多天了,也不让我回去,佩恩到底在想什么?”

    “嘻嘻,角都死了,你知道吗?”白绝笑嘻嘻的语气就像在说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听说他是被你杀死的。”

    “切,那家伙死了吗?不过那么多心脏只是刺死一个而已。”飞段回想起那天,可恶的鹿丸竟用角都的血,引下去,并用仪式刺死了角都一个心脏,也是从那刻起,当仪式结束后,飞段被鹿丸袭击,才一步步落入下风,想到这里,飞段咬紧牙关,还真是不甘心呢!

    “就因为这样,角都才被木叶村那几个家伙杀了的。”白绝嘻嘻一笑,又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嘛,只怪那家伙太弱了。”

    黑绝适时的开口,发出冷冷的声音:“废话就说这么多了,飞段,该回基地了。”

    话音一落,飞段回头瞟了木雅一眼,再扭头对绝说:“帮我把这女人带回基地,我已经想好怎么用她做仪式了。”

    黑绝冷冷一笑:“那你又要去做什么?”

    飞段跳到窗边,发出刺耳又桀骜不驯的笑声:“哈哈,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先去杀了奈良鹿丸这家伙!”

    “切,真是不知悔改的家伙。”待飞段走后,黑绝冷笑一声,继而抬眼看向那个女人,只见那个女人飞速地跑到桌边拿起一叠纸牌,刚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又被白绝用草枝包裹住,潜入地下。

    木雅最后的意识就是痛骂绝的恶心!

    绝并不知道山下木雅的来历,不过他也没兴趣知道,把木雅搁晓基地,吩咐下人锁上门后,又慢腾腾钻入地下去搜寻其它报了,不过话说回来,山下木雅在他离去前问的奈良鹿丸所在地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那个女人还期待逃出去报信给奈良鹿丸吗?别开玩笑了!晓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出去的,除非是晓的成员!迄今为止,为晓办事的下属也没有一个离开过晓基地的,四面环水,连地图都没有标注的一个地方,不是清楚地形的人,根本没办法出去。

    虽然这样说,但绝还是心极好的告诉木雅奈良鹿丸所在地,并且微笑的恐吓飞段会以如何残忍的手法杀死奈良鹿丸,也许以后会把这招式用在她上也说不定。

    可他万万估算错了,山下木雅不是普通人,她是会魔法的库洛魔法使!

    待绝走后,木雅启动【击】牌粉碎头顶上的墙壁,打出一个洞后,她又用【跳】牌跃到上空查看周围地形,确定往哪边走最合适后,又用【翔】牌往有路的地方走。

    当飞往天上的时候,木雅低头一看,地下的山势一览无余。

    原来晓基地是建立在无人的岛上,难怪五大国精英怎么也查不出他们的位置。

    木雅为自己会妥善运用纸牌感到欣慰,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任务在,就立刻调转方向,往奈良鹿丸所在地飞去。

    如果飞段成功制服奈良鹿丸,那她一定也能沾飞段的喜收复纸牌。

    想到这里,她也不管飞段会不会杀自己,做好一切可能被突袭的心理准备,她很快发现了鹿丸所执行任务的村落。

    问了许多村人才知道鹿丸一行人已经离开了,并且地点是西面。

    木雅连一刻钟也呆不下去,立刻用【翔】牌飞往西面,果然在一群树林中,找到与飞段对峙的奈良鹿丸,在一旁还有山中井野,而秋道丁次却不知所踪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