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重创!

    听闻小李被人袭击了,宁次和天天立即赶过去,可还是晚了一步,小李已经昏厥在地上,腿部流了一地的血,索没有伤及筋骨,天天立刻帮他包扎。

    一天过去了,小李终于醒过来,当他看到的第一眼是凯老师时,幸福与愧疚使他满脸泪水:“对不起,凯老师,让你担心了!”

    “不用责怪自己,李,我知道你已经很坚强了!”凯老师安慰他,“不过告诉我们,袭击你的是谁?”

    “我也不知道是谁,只是一个女孩突然走过来划伤我的皮肤,然后我就动不了了。”小李奇怪的回想起那天经过,但他很难把袭击这两个字和那女孩子的脸牵扯在一起,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女孩没有半点查克拉,也不可能是忍者!

    “可能有人知道我们这次任务,小李,明天我们就回木叶村!”

    “可是任务……”小李言又止,抱怨自己,“都是我不好,拖延了大家!”

    “没事的,小李,任务已经由宁次和天天去完成了!我相信他们会成功的,正如我相信你!”凯老师露出一个光芒四的笑脸,顿时小李感觉干劲十足,一种钦佩感油然而生,他跟着凯老师一起开怀大笑, “恩,谢谢凯老师!”

    等到凯老师走后,小李终于放下心来静心养伤,就在他准备睡觉时,后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小李立即警惕向窗外看了看,没有任何动静,院外只有从他这个房间走过去,不可能是凯老师,更不可能是其它人!想到这里,他不放心地下走到后院,腿上虽然有伤,每走一步还是痛得厉害,但为了大家的安全,李觉得他有必要去查看一下,但他一进后院,立即愣住了!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穿黑底红云长袍的女人,再细看那张脸,竟是上次用刀划破他皮肤的那个人。

    “想不到那天真的是你!”小李露出戒备姿势,警惕道,“你是晓的人?来干什么?”

    “想不到这晓袍真会成为你们战斗的理由。”木雅自言自语道,回想起那天她死活要飞段扯下上的晓袍让她去跟李洛克战斗,因为清楚李洛克不会随便和陌生人战斗,特别是女人。但一说出要晓袍,飞段倔强得就是不肯,万般无奈下,木雅只好自己动手扯掉晓袍,最后却看见不该见的一幕。

    飞段里面什么都没穿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你里面不穿衣服啊!”木雅捂住眼说,“会长针眼啊啊!”

    “为什么我里面要穿衣服?”飞段反问道。

    算了,脑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木雅回过神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李洛克,只见他腿上绑着纱布,走起路来一拐一拐,忽然木雅有些不忍心与他战斗,要知道这个人是木叶村的乐观派,是个好人!

    可她木雅算是好人吗?不,从一开始就不是!从一开始解救飞段,到后来利用飞段伤害李洛克,一步一步走来,早已使她失去最初的信念。

    “李,我要和你战斗!”木雅露出一个自以为是的魅惑众生的笑容,“给你一个机会,一次解决我,用‘木叶升风’!”

    “为什么你会知道‘木叶升风’这个忍术?”李吃惊看着她,但因为脚下的伤,一直不敢再前行一步,只有尽量拖延她的时间,好等到凯老师发现这里的不对劲。

    “【斗】牌,给我格斗的力量吧!”木雅并不打算回答他,启动才收复的纸牌,立刻一股力量充盈全,尤其是双手和双腿,干劲十足!

    “李,我知道你的全部体术,所以你只有用忍术打败我,但有没有那本事只有看你了!”木雅说完这句话,立刻向李袭过来,拥有【斗】牌力量的她,在经验方面,早已凌驾于受伤的李之上,现在的木雅只想李快快使用“木叶升风”,让她成功收复某一张牌,快快离开这个地方,不要再让愧疚感充斥整个脑子了!

    可木雅越是这样想,对方越是不给她这个机会!

    只见李洛克左右闪躲,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木雅知道他在拖延时间,大喝一声,手肘撞入李口,李咳出一口血,却吃惊感觉并不是非常痛,而且眼前这个人,毫无杀气!

    这是怎么回事?

    小李很想抬头问她,但目光一撞见她上的晓袍,立刻把话咽回肚子里,谁知道晓成员的人在想什么呢,反正他们各个都是心狠手辣的家伙!

    “还不打算用那招吗?”木雅边进攻边说道,手脚并用,甚至对小李拳脚相向,而小李却只是屈腰护,根本没有还回去的意思。

    木雅的鞋子上伸出一对迷你小翅膀,她跃到树上直腰板说:“如果你希望你的凯老师来救你,那很抱歉,他一开始就被我支开了!”

    “什么?”小李抬头问她,“晓的人,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用‘木叶升风’我就告诉你!”

    小李抿抿唇,并不打算被敌人谗言惑,谁知道他要是用了那招式又会惹来什么乱子,总之先用其他忍术吧!

    只见他俯下腰,一瞬间冲上去,在木雅来不及思考时,抬腿踢向她的下巴,木雅咳出一口血,,小李又抬腿踢向她的腹部,把她踢飞在天上,在木雅脑袋眩晕的同时,小李又跃到上空,在木雅转头之际,见小李从天而降,立刻用双手护住全,却来不及了!小李在空中施展进一步攻击,一拳一脚砸向木雅的头,,肚,腿。

    木雅如重物般“咚”一声落到地上,她艰难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发觉自己早已痛得连力气都没有了。

    “混…混蛋!”木雅捂住嘴,鲜血却像止不住似的,不断从她指缝里流出来。

    “你…你不是忍者!”小李吃惊望向她,看到木雅被他粗暴的忍术伤得体无完肤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这没道理啊,你不是晓的人吗?”

    木雅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颤颤抖抖从地上爬起来,手脚的淤青痛得她流泪不止。

    “你…你哭了?”小李手足无措地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上去扶也不好,不扶也不好。

    “【翔】!”木雅用尽最后的力气跨上翔化的封印之杖,留在一脸呆滞的小李飞走了。

    回到旅店里,木雅有气无力用带血的手敲着门。

    “来了,啰嗦!”飞段抱怨的打开门,不满道,“女人你既然绑着我,就别期待我会很快……喂,女人你怎么了?”

    木雅径直倒在飞段怀里,突然飞段手中的锁不受束缚的解开了,飞段抓住木雅的肩,木雅咳出一口血,飞段这才发现木雅全上下都是被殴打过的痕迹。

    “喂,女人,睁开眼睛!”飞段拍拍她的脸,“你不能被除我以外的人杀死!”

    可木雅太虚弱了,她浑上下都在痛,她只是个普通人,怎么能承受这样的痛楚!木雅偏过头,只有眼角残留的泪痕证明她的确被伤得实在至深。

    飞段手忙脚乱把她抬到上,这才发现她哭过。

    “喂,你…”飞段言又止,不知该说些什么缓和气氛,明明他应该恨她的,但看到她现在着脆弱的样子,也实在恨不起来,他是信仰邪神大人的!神圣的邪神大人不会对伤患下手,恩,就是这样!所以要等山下木雅这个女人痊愈了,他再放放心心杀了她!

    突然飞段挠头想到一件事,立刻冲出去,不多时,飞段抓住一个郎中,把他拉到木雅边,大叫道,“你给我看看她怎样了!”

    “哎,小姑娘伤得不清啊!”郎中抬抬眼镜,检查了木雅上的伤势,撩开她的腿上的长袍,白皙的皮肤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换做以前,飞段嗤之以鼻,这点伤对于他这个不死之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这样的伤出现在木雅这个女人上,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怎么样?大夫?”飞段急迫地询问道,“还有救吗?”

    郎中笑了笑:“瞧你这小伙子说的,这是外伤,擦点我的膏药,卧休息半个月就能痊愈!”

    “切,我就要等她痊愈了再慢慢杀她。”飞段显然不高兴郎中刚才的说法。

    大夫走后,木雅虚弱的睁开眼睛,缓缓道:“你本来可以杀了我的,飞段。”

    “嘁。”飞段一股坐到上,嚣张的说,“我只是讨厌自己的猎物被其它人杀死,记住女人,你只能被我杀!”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