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只有六张牌怎么生存?

    前记:山下木雅因完成变态游戏の收复库洛牌,只一人出现在《守护甜心》世界,在几斗体内收复【声】牌,绘琉体内收复【翔】牌,小丝体内收复【甘】牌,小兰体内收复【跳】牌,亚梦体内收复【锭】牌,歌呗体内收复【歌】牌。一共六张牌,吃喝玩乐倒可以,可如何在高端危险火影世界生存?这从木雅第一天来到火影世界时,连哭的心都被恐惧吓得然无存。

    因为收复库洛牌必须与库洛牌能力持有者战斗,使之能力处于极弱时,收复此牌,固被木雅称为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的游戏!

    “天啊!我在这里睡了几天了?”一睁开眼,望见的便是青翠树林,木雅失控地跳起来,摸摸脖子上的钥匙和口袋里的库洛牌,还好,一共六张牌,一张都不少。

    可观察完库洛牌后,木雅又对现在所处环境感到极度疑惑,她不是正在歌呗举办演唱会的体育馆吗?哦,对了,收复完【歌】牌后,她已经极度虚弱了,可再怎么虚弱,自己应该呆在医院或体育馆啊,怎么会冒冒失失躺在树林里,万一被野兽或强盗发现,那后果简直不敢设想。

    木雅不敢再想下去,她一边斥责体育馆员工的不负责,一边拍拍上的灰尘,寻思怎么走出这片树林。

    突然,一阵强风刮过来,木雅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立马捂住口鼻,可就在闭眼之间,她分明看到一双脚跳跃在树林枝桠之间。

    莫非产幻了?这怎么可能,人类怎么可能在树枝间跳跃呢?除非他也拥有一张【跳】库洛牌。

    木雅失笑的摇摇头,转而继续埋头找寻找可以走出去的路。

    可当她走出树林的那一刻,腿都差点软了。

    MMB这明显就是忍者世界啊!

    树林外是一条街道,街上人来人往,一些头戴护额的忍者穿梭在人群之中,人们衣着简单却古老,毫无新颖,但每个人皮肤白皙,精神抖擞。

    木雅在街上随便拉住一个人便询问这是哪个国家,那人解释说这是火之国和风之国交界处—云忍者村。云忍者村是一个大村落,人口很多,不过恰逢今天赶集,四面八方五大国的百姓都赶过来购买最便宜的商品,让这个村落显得更加拥挤了。

    木雅放眼一看,果然街道左右都摆满小摊小贩,但她实在没兴趣去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商品,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思考接下来的去处。

    首先应该去木叶村,找到漩涡鸣人和其它拥有牌之相同能力的忍者,与其战斗收复库洛牌。

    一想到这里,木雅就十分颓废,《守护甜心》的话她倒什么都不怕,毕竟是温和的动漫,似乎动动嘴皮子都能成功收复一张牌,可现在场景换成《火影忍者》这个极度危险的动漫,君子动手不动口,在你啰里啰嗦的时候很可能就被别人飞来的苦无击毙,任凭谁也淡定不了吧?

    “咕咕……”肚子突然不合时宜地叫起来,她数了数自己仅有的6张牌,【翔】【歌】【跳】【声】【锭】【甘】,沉默思考很久过后,终于很没骨气的做了一个决定。

    “老板娘,你们需要加糖吗?”木雅探出一个脑袋在肥硕的老板娘股后面转悠,指了指那些平淡无奇的糕点,说,“老板娘,我可以让您的糕点变甜哟,只需要一点银子。”

    老板娘一听要钱,起先还在微笑的脸立刻拉下来,摇摇头说:“去去,我不需要这些。”

    “可是,您的这些糕点真的没什么味道,啊,老板娘别赶我!”木雅话还没说完,便被老板娘像赶苍蝇一样赶走。

    计划失败!

    木雅从来没有这么颓丧过,她捏紧【歌】牌,看来只剩最后一招了。

    半个小时过后……

    “小姑娘啊,你这首所谓的摇滚歌是很好听,可我们这里的人都听不习惯啊。”老板堆起笑容,目光却猥琐地在木雅上游走,“小姑娘啊,我看你姿色不错,不如……”

    老板意有所指,事实上,他们歌舞店已经很缺能歌善舞的姑娘了,但能来一位有点姿色的姑娘打造成店里的活招牌,对他们店里收益一定会有大大的提高,即使这个姑娘唱的歌他一句也听不懂。

    木雅一听完这句,肺都要气炸了!她几乎头也不回就离开了歌舞店。

    这都是什么人啊,听歌都不会吗?21世纪的流行音乐你们听不懂算了,就连古典音乐也不会听吗?真是的!

    计划再次失败!

    天色渐渐晚了下来,可木雅却没有住处,而且已经饿得前贴后背了。

    望着慢慢升起的弯月,她第一次感觉寂寞!没有父母在边,没有朋友在边,甚至连一个说话的人也不在边,空的氛围里,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望着落寞的街道。

    如果库洛牌能说话就好了,至少可以陪她聊聊天,看看风景。

    但牌始终是牌,就如同魔法始终是魔法,没人眷顾,就相当于一张废纸。

    “小妹,你一个人吗?”一个温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就像和煦的风吹拂大地,温暖轻盈。

    木雅缓缓抬起头,霎时感觉周围穿暖花开,那是一个笑得极其温暖的女子,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涡,眼底流露出温

    “恩。”不知为何,木雅从见到她第一眼开始,感觉一股说不出的温暖,就像遇见久违的亲人。

    “我这里有一些铜锣烧,给你吧。”女子微笑着把手中刚买的铜锣烧递给她,木雅的确是饿坏了,连句谢谢也来不及说,狼吞虎咽地吃下铜锣烧。

    “我叫二位由木人,你呢?”说话间,微风吹起由木人长长的米茶色直发,发丝飞舞飘扬。

    “山下木雅。”木雅眨眨眼,觉得这个女忍者真的很漂亮,特别是那一双大大的眼睛。

    “你是第一次来云隐村吧,这地方虽小,但迷起路来也要走好几天呢,和伙伴们走散了吗?你是哪个旅店的?”

    木雅摇摇头:“我没有旅店住。”

    “这样啊!”由木人丝毫不介意的说,“不如你来我家住吧,我家地方大,明天早上带你去找你的伙伴好了。”

    木雅惊喜地看着她:“真的可以吗?”

    “当然!”由木人高兴地牵起她的手,亲昵得就像失散多年的姐妹,“你一个女孩在外面,伙伴们一定不放心吧,我们云隐村向来声誉很好,所以绝对不能让走进村子里的任何一个人有危险!”

    看来由木人是个很重义,护村子的女忍者,这是木雅见到由木人的第一个印象。

    不过二位由木人这个姓氏很熟悉,好像穿越前曾经在哪本漫画见到过。算了,不去想了,太伤脑筋了,现在只要有一杯茶和一张,木雅都能幸福得咧开嘴。

    由木人的家很宽敞,是一间独立的别院,院中还有其他忍者,看到由木人都很地打招呼,但由木人对那些擅自来搭讪的男人都理不理,一副高傲样子,但在对待木雅时,却态度转了十八个大弯。

    “那些男人很讨厌。”由木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木雅,“晚上千万别一个人上茅房,想方便的话,记得叫上我。”

    “恩!”此时木雅正坐在上,洗漱完毕后,裹上一条被子,整个人沐浴在暖暖的温室中,她看到由木人背对她摘下头上的护额,看样子,似乎她是个上忍。

    “对了,你是哪个国的?”换上睡衣后的由木人边铺地毯边问道,对于这种行为,木雅也很理解,毕竟别人单独带陌生人回家就已经很宽容了,做忍者必须随时警惕陌生人的袭击,这在木雅当初看《火影忍者》时,就已经很清楚了。

    木雅想了想,说:“火之国木叶村。”

    由木人似乎对这个木叶村不是很熟悉,继续问道:“现在火影大人是第几任了,是谁?”

    木雅使劲在脑海里回想以前看漫画的过程,不假思索答道:“第五任,千手纲手大人。”

    “哦!”由木人眼前一亮,“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她,那个女人啊,很善谈呢,不过好像有些咳嗽,现在她的咳嗽好了吗?”

    木雅顿时都快哭了,好姐姐你能别问了吗?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像班上班主任抽考学生答题吗?木雅在心里默默吐槽,同时也敷衍应道:“恩恩,她已经好很多了。”

    “那睡吧!”由木人吹熄蜡烛,不等木雅回应,便倒头就睡。

    木雅裹紧被单,却丝毫睡不着觉,她听到门外不断传来的脚步声,妇女嗑瓜子声,小孩哭闹声,所有的声音汇成嘈杂的噪声,不断涌入木雅耳朵里,很快她便失眠了,并且况比以往严重许多!

    她一丁点也没有睡意!

    通常城市里的人没睡意会怎么做?答曰:起看电视,上网聊通宵,麻友血拼天亮。

    但地点转到落后的忍者世界里,这些适合打发寂寞失眠的办法通通都不管用,于是木雅只好蹑手蹑脚走到窗外看学古代诗人——看月亮。

    看着看着,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月光下泛着冷寒光的血腥三月镰。

    就像梦中一样,刀锋在月光下凝聚着森白色冷锐的光芒,镰刀的主人又狂妄地把一截漆黑长矛背在肩上,嘴角挂起桀骜不驯的笑,银色头发在月光下流动着危险的寒意。

    那种可怕的感觉又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