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番外,两个穿越者相聚

    “雨纯!!!!!”砂隐村响起十二分呗的高音,每个被震醒的人都满脸不耐瞪着声音产生源,却立刻被愣住,然后回头各忙各的,不为别的,只为这个女人得罪不起!

    “石川雨纯,你答应我的库洛牌怎么还不给我?”木雅简直肺都要被气炸了,这个女人三番两次骗她,仗着手中的库洛牌多,又会点小聪明,把她骗得团团转,偏偏木雅还相信她似的,一直等她把手中的库洛牌分点给自己。

    “哎呀,木雅我不是说再等等吗?”雨纯挠挠耳朵,掀开帘子走出来,说实话她现在很满意在砂隐村的生活,除去这个叫山下木雅的到来。

    奇怪明明都是穿越者,却也拥有相同的能力,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同山下木雅一样,手中的库洛牌也不是全本,石川雨纯的一些牌不知散落在火影世界哪些地方,而山下木雅最倒霉,她必须不停的穿啊穿,穿啊穿,从守护甜心这个温和的动漫到火影世界这个死亡率极高的动漫,去和各个主角战斗,以收集库洛牌,这时常让木雅叫苦不迭。

    前几木雅就缠着石川雨纯,希望她把库洛牌分一些给自己,但雨纯这家伙三番两次说再等等再等等,结果第一天在烧烤中搪塞过去,第二天又要野炊中敷衍了事,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木雅发誓她绝对不能再等下去,她要和石川雨纯决一死战。

    “哈?你说要和我决一死战?”雨纯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捧腹大笑,甚至笑得直不起腰来。

    有那么好笑吗?木雅莫名其妙看着这个女人,老实说她第一次穿来火影世界时,竟出现在好死不如赖活的砂隐村,本来想碰碰运气走出砂隐村,看看五大国有没有自己需要的牌,没想到一出村就遇见石川雨纯和当上风影的我罗从木叶村做完任务回来。

    思绪回到那一天……

    “我罗?”木雅不相信似的眨眨眼,“我要和你决斗!”

    挡在我罗面前的正是石川雨纯,她张开大臂堵住木雅和我罗直视的视线,呈现花痴护偶像的白痴举动:“我不许任何人伤害我罗大人!”

    木雅本来没有心搭理她,毕竟上仅有六张牌说什么也必须拿到【砂】牌,拥有砂力量的她行走在火影世界,就算五影大人她都不怕,可她却估算错了,当木雅的目光随意扫了一眼雨纯时,视线竟被她中挂的封印钥匙吸引住。

    “你也有封印钥匙?”木雅倒吸一口冷气,紧紧盯着雨纯,“难道你也是库洛牌持有者?”

    被一个陌生人这样问道,雨纯很快把穿越者和库洛牌联想在一起,双方坐在大树底下掏出库洛牌,你一张我一张计算起来。

    “姓名山下木雅,别女,武器库洛牌,现有6张牌,穿越前住东京。”

    “姓名石川雨纯,别女,武器库洛牌,现有27张牌,穿越前住香港。”

    “知音啊!”

    “知己啊!”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两个外地来的穿越者痛哭流涕紧紧搂在一起,完全忽略了一旁散发冷寒气场的我罗。

    “石川,走了。”我罗在树下伫立了一会,终于忍受不了两个疯子诡异的聊天风格,主动开口了。

    “雨纯,混得不错啊,竟和我罗在一起了。”木雅拍拍她的肩,赞语道,突然话锋一转,悄悄说,“雨纯,让你的我罗和我战斗战斗,你知道他上有我需要的牌!”

    雨纯凝眉道:“这不可能!我罗的【砂】牌已经被我收复了。”看到木雅失落的表,雨纯说出一辈子难以挽回的话,“不如我把我的牌分些给你吧,也省得你去各个动漫世界搜集,多危险啊!”

    于是接下来十几天里,木雅天天追着雨纯跑:“我的牌呢?答应送我的牌呢?”

    回想那天认识的子,雨纯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怎么不经大脑就说出这种话了?不过好像木雅比自己更脑残,竟断言要和自己决战,想到这里,雨纯更是笑得不能自己,捂住肚子猛捶大地。

    “山下木雅,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少张牌吗?说话如此大言不惭!”雨纯一想到自己拥有27张库洛牌,就得意洋洋看着木雅,根本不把这句话放眼里,“玩笑话开开就过去了,我们还是哥俩好。”

    “你能等,我可不能等。”木雅一想到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小妹,就急得如同蚂蚁在锅底团团转。昨天她就已经仔细思考了一番,石川雨纯上虽然有27张牌,却独独缺自己所持有的【锭】【甘】【声】,即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木雅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这就是忍者世界常常说的:努力就是我的忍道!

    “我不想和你打。”收回笑容,雨纯严肃得就像一个老者。

    “不打的话我就必须去和其它忍者战斗,比如说我罗!”

    一听到木雅谈起我罗,雨纯就着急了:“你知道他上已经没有你需要的【砂】牌了,再强行索牌,只会让他失去忍者力量,你忍心吗?”

    木雅黯然失色:“我只是不忍心我的家人,真不知道他们在失去我以后是怎样在思念中度如年的。

    雨纯解放封印之杖,正色道:“既然说服不了你,那就用武力解决吧!”

    这正是木雅想要的,她跨上【翔】化的封印之杖,飞向不远处的沙漠中,回头看着跟过来的雨纯,定了定神,说:“丑话说在前面,凡是你失算的任何一张牌,我都能无偿收为己用。”

    “那我不打了。”雨纯一听木雅可能会抢自己的牌,立刻垂头准备逃也似的离开这里。

    “跳!”木雅一瞬间跳到雨纯面前挡住她的去路,雨纯没办法只好拿出【盾】牌,展开一大片结界包裹住自己,得意的笑,“你打不着我哼哼。”

    “哦?”木雅挑眉一笑,“【锭】牌,封锁一切!”

    瞬间,一个巨型黄色的锁出现在结界上空,任凭雨纯怎么敲打也没办法离开罩住自己的结界。

    “【盾】牌,变回你原来的样子!”木雅举起封印之杖,念出咒语,瞬间,结界被打破,一张牌在烟雾中飞向木雅手心里。

    “这不公平!”雨纯大叫道,“那是我的牌,凭什么被你抢走!”

    “想要吗?”木雅戏谑地摇摇手中的库洛牌,“想要就来抢吧,弱强食就是这忍者世界的规律,你抢得到的话,牌就自动归你了!”

    或许是这句话激发了雨纯的怒意,她怒气冲冲挥起手中的封印之杖:“【风】,变成沉重的铁链吧!”

    眼看银色锁链朝自己袭过来,木雅立刻使用【跳】牌,刚跳到上空,又看见雨纯甩出【火】牌,瞬间,一条冒着火光的长龙飞卷过来。

    “【盾】牌!”吃力张开结界躲过火龙袭击,木雅眼见自己渐渐落入下风,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声】牌,夺走她的声音吧!”

    声音一旦被夺走,就意味雨纯不能再发声念咒使用库洛牌了,急之下,一张棕色牌缓缓立于雨纯的眼前:“【时】牌!”

    好狠!

    当木雅回过神来时,上仅有的七张牌(从雨纯上夺走一张)被雨纯拿走4张【盾】【声】【锭】【甘】,并填上自己的名字。

    木雅彻彻底底输了!她坐在尘土飞扬的沙土中,嚎啕大哭起来。

    “蝎大哥,我看到一个女孩子哦,恩。”

    “她不在我们任务范畴里,不用去管。”

    “可是她在哭,恩。”

    “迪达拉,别忘了我们这次的任务,带尾兽回基地,所以……”

    “啊啊啊……”蝎的话还没说完,迪达拉就突兀叫起来,“蝎大哥,她跑过来了,恩。”

    木雅抹干眼泪,在看清夜空下的沙漠中,一前一后,一高一矮的人影时,一个不自量力的想法再度从她脑海里脱颖而出。

    “你们是晓?”

    蝎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滚开,趁我不想动手杀了你。”

    迪达拉显然对这个陌生的女孩打起兴趣来,他眨眨眼问道:“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山下木雅。”

    “山下啊,为什么你一个女孩子要跑来沙漠里哭呢?不知道晚上对女孩子而言是很危险的吗?恩。”

    木雅攒紧自己手中为数不多的三张牌,用平静的声音说:“我给你们唱首歌,你们带我回基地,蝎,你有砂的能力吧!”

    疯了!若是被雨纯看到,定会说木雅疯了,可她的确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为了收牌不择手段,为了战斗不顾命!

    “你知道我的名字?”蝎警惕起来,眯起眼问道,“你是砂忍者村的人?”

    回应蝎的并不是木雅一如既往平静的语气,而是一首动人心弦的歌。

    【歌】牌幻化成人形立于沙漠上空,扬起的风沙盖拙歌】的脸,却盖不住她风华绝代的影。

    众人被她美妙的歌声吸引住了。

    “蝎大哥,我们带她回去吧,美丽的歌声就像精湛的艺术品一样,我真想把她放在晓基地里,每天听她唱歌,恩。”迪达拉此刻开心的就像一个孩子,甚至跟着歌声手舞足蹈起来。

    “先完成任务再说。”蝎说完,又缓缓向前移去,路过木雅边时。侧脸道,“女人,你就站在这里,等我把风影带过来,再带你走。”

    “恩!”木雅高兴应道,她知道她成功了!却没想到忽略了蝎最后一句话,“好想把你做成傀儡,把你的歌声用查克拉永远录制在傀儡里。”

    就酱,危险的火影之路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