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漫漫收牌之路

    站在大门前,木雅深吸一口气,甚至连恭敬语都想好了,没想到对方却不给她拍马的机会。

    “山下木雅,研究生?”穿西装的男人抬眼瞧了她下,继续低头翻阅木雅的简历。尔后,他将简历扔在沙发上,用一种探视的口气问道:“听说你手中掌握奈森亚梦的所有资料?”

    听闻后,木雅露出一贯自信的笑容,面对眼前这个复活社老板,她从容不迫背出昨晚背了一宿的资料。例如,奈森亚梦的家庭成员,家族背景,变技能,变技巧等等。小到一三餐饮食,大到胚胎感应能力。这些,她从漫画里就已经很了解了!

    显然,男人对她的回答很满意,再捡起沙发上的简历时,却发觉做工极其粗糙,几乎每一个字都是自己用笔写上的,甚至那三个冠冕堂皇的大字——“研究生”!

    “那么,为什么你想要申请成为星那歌呗的经纪人呢?”男人挑眉,明显对眼前这个学生模样的女孩产生浓厚兴趣,“你难道不知道,星那边已经有一个经纪人了吗?”

    木雅露出一丝不悦,这还需要原因吗?说真的她受够了这脑残的动画片,照这种剧发展,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应该答应她的应聘吗?毕竟幼稚片应该不会涉及现实伦理道德纠纷话题吧?而且大老板,你们公司粘贴在门外的海报“招聘经纪人“仅仅只是摆设吗?

    “你有守护甜心吗?“男人意味深长望着她,木雅只有努力将脸上不悦收敛下去,取而代之是一个灿烂的微笑,”没有,老板。“

    男人深吸一口气:“那你为什么这么了解奈森亚梦的况,你应该知道复活社一直在寻找胚胎吧?“

    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像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木雅有些受不了地皱起眉头,如果不是因为那变态的游戏,她压根不想来《守护甜心》世界,而且还是自己刚满6岁妹妹喜欢看的动漫。

    思绪回到两天前,她在一张陌生的上醒来,房间只有少量的食物,一台电脑和一张古老的木,最让人惊异的是上还放着一本书和一个钥匙!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钥匙和书正是《魔卡少女樱》里面的封印钥匙和封印之书!大开封印之书,并没有自己想见的库洛牌,只有一张纸——打开电脑看看?

    “你好,我想和你玩个游戏。”桌面一封简讯里类似恐怖电影《电锯惊魂》的开场白差点没让木雅吐血,不过好在内容并没有那么惊悚。

    “看过《魔卡少女樱》吗?那你一定曾惊异她的能力吧?

    现在我许你成为下一任库洛魔法使,代替木之本樱收复库洛牌。

    前提是,每一个动漫世界。

    任务是,收复每一张与之有相同能力的库洛牌。

    要求是,必须使牌之能力持有者与你战争,胜利后自动收复其牌,收复回来的牌可由你支配,否则后果自负!

    条件是,会带你回到以前的世界。

    神秘人留”

    看完后,木雅几乎找不出任何理由反驳这个变态的游戏,要想回到以前的世界只有像木之本樱一样收复52张库洛牌吧!可那么多库洛牌要去动漫世界一一找回来吗?

    木雅边嘀咕思考哪些动漫有库洛牌能力相仿的可疑人物,边咬着吸管喝着牛上网搜谷歌,目光瞟到窗外一颗幽幽升起的蛋,口中的牛差点没全部喷在电脑屏幕上!敢这变态的游戏居然把她送到了《守护甜心》世界里?

    熬夜做了封简陋的简历,研究生,本科毕业,虽然看似水份较多,但木雅理所当然认为复活社老板不会追究这么多问题,就像老板眼里除了胚胎就容不下其他花花草草一样。

    奈森亚梦在漫画里不就曾当过星那歌呗一周的经纪人吗?虽然不像正牌经纪人那样工作忙碌,但安排明星每天程通告这个总不难吧?

    更何况星那歌呗原有经纪人有事需去英国处理,照理来说,对胚胎有明确了解的木雅英国是复活社老板不该错失的良人才对!

    还好,复活社老板只是简单思考了下,就决定雇用山下木雅,同时也暗中派人调查她的背景,不过这对山下木雅没有任何影响,毕竟她只逗留几天而已,只要把那两张调皮的牌找到。

    但事实,似乎并没有她想象得那么简单!

    ***

    当木雅端着一杯清茶走向星那歌呗休息室时,这个目中无人,高傲的小公主眨着漂亮的眼睛,目光却警惕而从容盯着她。

    木雅只好放下手中的清茶,向星那歌呗解释自己应聘担任她一周的经纪人,并希望今后可以好好合作,互相关照。

    “向茶里放入大量辣椒就是你的关照方式吗?“歌呗毫不留地批判她,声音冷艳而高贵,甚至目光不曾瞟到茶杯上,不用说,一定又是她可的甜心告诉她的。

    木雅皮笑不笑端走茶杯:“抱歉,星那小姐,是我疏忽了!”

    看来想避开她衷心的守护甜心做任何事都得小心了!木雅仰天长叹,想必今后的子定不好过了。

    ***

    早就听说《守护甜心》里的星那歌呗天生有一副动听的好嗓子,特别适合某一张牌,仿佛库洛利多的【声】牌为她量定做似的!倘若收复这张牌,对今后的收牌之路必然有益无害。

    但对于木雅这个毫无先天优势的人来说,没有一张牌仅仅只是平凡人的她只有靠玩小聪明势在必得。

    为此,木雅制定了长长的计划。

    计划一:咖啡配辣椒,辣死人不偿命!遗憾的是自从第一次见面木雅为星那歌呗调制的清茶配辣椒被歌呗识破后,歌呗不再饮用木雅递来的任何一杯饮料,计划失败!

    计划二:米粥配辣椒,辣哑嗓子,万事好办!遗憾的是每当木雅撕开辣椒袋时,总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夺走辣椒袋,甚至公司里藏匿的大量辣椒粉都会诡异消失!有次木雅还发现公司走廊道上,一股隐形的力量托着辣椒箱匍匐前进,这一幕看得木雅目瞪口呆,看来守护甜心真的很关心它们的主人,计划失败!

    计划三:法国进口失声药,配上一点魔法,人类服用后,失声三周,万无一失!这对木雅来说是个好机会,遗憾还是被星那歌呗的守护甜心识破,并且使星那歌呗对木雅的厌恶程度更上一层,这让山下木雅很受伤,计划失败!

    三项计划失败后,木雅就像被打入冷宫一样,星那歌呗录制新专辑,开演唱会,拍电影都不会带上木雅,就连复活社老板也半开玩笑说:山下小姐,如果你再继续这样下去,小心拿不到这周的工资哦。

    回应他的只有木雅在心里默默的一个白眼,同时也对今后的收牌之路更加忧心忡忡起来!现在星那歌呗完全不待见她,甚至去了哪些地方也不告诉她,她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名存实亡!

    究竟该怎么办呢?神秘人留的简讯里只说明了收复什么样的牌必须是动漫已知人物,如果不是这样,木雅早就到大街上随便抓一个路人,吼吼几声咒语,撒点魔法粉,【声】牌手到擒来。

    真是忧桑的任务,木雅愁眉苦脸地拐过一个走廊,突然撞在一个结实的膛上。

    “哟,想不到还有这么年轻的经纪人。”月咏几斗挑挑眉说道。

    眼前这个少年背着把吉他,脸上略显沧桑,显然刚才和奈森那些守护者经历过一场大战,看来他还没从复活社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想到这里,木雅格突然来个大转弯,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是来找老板的吗?请到休息室坐会,我去给您泡杯咖啡。”

    木雅说完,匆匆从几斗边走过去。

    “等等!”几斗突然转过,木雅愣住,难道月咏几斗的守护甜心已经知道她的计划了吗?要知道几斗可没有歌呗那么大的兴趣,肯陪她一直周旋下去。

    几斗盯着她的背影,停顿了下,说:“咖啡不要加糖。”

    “是!”木雅恭敬转向他鞠躬,立刻离开了这个地方。

    虽然辣椒袋被星那歌呗的守护甜心们差不多偷光了,不过还有一袋留在木雅衣兜里,以备不时之需。

    很明显,今天它派上了用场!

    调制需要技巧,不是说光辣哑嗓子,库洛牌就到手了。这需要极大的耐心,前几天木雅就在尝试体内是不是可以和木之本樱一样能酝酿魔法,意外的是她竟然做到了,所以面对今天这种状况,木雅不急不慢地用手摇晃调制好的咖啡杯,再加点魔法进去,对着咖啡杯祷告,期待等会几斗失声时,能够顺利收复【声】牌!

    【声】牌:具有将声音盗走的魔法

    “几斗先生,咖啡准备好了。”将咖啡放置月咏几斗面前,木雅很快又离开几斗的视线之内,在门外悄悄启动封印之杖。

    在清楚知晓这是《守护甜心》世界时,木雅就把封印之匙当护符一样,随时挂在脖子上,虽然也不是没启动过,这货无聊时常常在晚上偷偷启动封印之杖挠痒玩,那个鹰嘴挠痒时太爽了,坚硬适中。

    但像今天这种况她还是第一次,每次念出咒语时,木雅总是满脸痛楚!因为太…少女了。

    “隐藏着黑暗力量里的钥匙啊!在我面前显示你真正的力量,跟你定下契约的…呃…山下木雅约定你,封印解除!”

    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光,手中的钥匙悬在半空中,一缕青烟旋绕在钥匙周围,蓦然放大放长,泛着深红色荧光直飘在空中,木雅一把抓住它,立刻隙开一条门缝,偷窥里面的动静。

    “歌呗的助手,你呆在门外干什么?还有你手中是什么玩意?”回过神,几斗突然出现在木雅后,还握住她的手臂,那目光,似乎在专注盯着木雅手中的封印之杖。

    “你…。”木雅挣脱出几斗的锢,将封印之杖心虚地藏在后,目光瞟向别处:“几斗先生,门没开,您是怎么出来的?”

    “这…”几斗总不能说是发现门外有动静,偷偷变跑出来的吧?他打着哈欠说,“好累,还有,歌呗的经纪人,我不是说过吗,咖啡不能加糖的。”

    他边说边朝休息室走去,并用优雅的姿势端起桌上的咖啡,皱眉看着还冒着水蒸气的咖啡,心一横,算了,喝杯咖啡掩饰下刚才的窘境吧,就算加了糖也算了。

    没想到他刚一喝下去,嗓子就干哑难受,舌头被一股辣意焚烧了似的,他难受地半蹲在地上,双手掐住脖子,试图让辣意消散,回头一看木雅,早就不知所踪了。

    “【声】牌,变回你原来的样子!”站在门外的木雅眼神坚硬举起封印之杖,忽然一张具象化的牌出现在上空,待亮光消散后,棕色的牌缓缓飘到木雅掌心里。

    休息室里的几斗只觉喉咙一松,感觉一股要命的辣意消失了许多,他试图发声让一旁着急的守护甜心阿夜停止唠叨,但嗓子却像鸭子叫声一样发出难听的声音。

    回到办公室里的木雅把玩手里的库洛牌,开心地勾起嘴角,真是太棒了呢!终于成功收复到一张牌!

    正在木雅喜滋滋沉浸在胜利之中时,走廊道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并伴着一些惊悚的言语。

    “看到山下木雅了吗?看到一定要逮住她!不知道她对几斗少爷做了什么,老板吩咐过一定要将她抓住!”

    “哼哼,这小妞胆子不小,幸好对象不是星那小姐,她要是对靠嗓子吃饭的星那小姐做出这种事,老板一定不会饶了他!”

    “对了,去保安室看看监控录像就知道她跑哪里去了。”

    说完,这群人又飞快地跑向更远处。

    惊起木雅一冷汗,看来公司她是呆不下了,木雅收起库洛牌,顺便把还没解除的封印之杖紧紧握在手上,也许必要的时候用【声】牌收了那些员工的声音,就会放她一马。

    跑到保安处,眼尖的木雅看到一群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她立刻闪进厕所里,着急的时候忽然瞥见厕所上方有个窗口,风急火燎的她立刻爬上那道窗口,逃了出去。

    这件事告诉人们,复活社的人万万不能得罪!他们势力极其广泛,才跑进一个公园,木雅又看到一些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人在前方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还好这里是公园,有很多树木,木雅看到前后都有复活社的人,她立刻爬到一棵树上,紧紧抱住枝桠。

    保镖越走越进!前后碰面后,商量了一会,均无奈摇头,转而向左右方走去,并未发现木雅踪迹。

    看到人走远后,木雅才舒了口气,正准备爬下树时,发现左脚竟被树枝勾住,拔不出来,她咬牙使劲一扯,突然从树上掉了下来,木雅害怕闭紧眼睛,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被一个散发香气的女孩抱住。她不敢相信似的眨眨眼,没错,抱她的人正是奈森亚梦!

    变后的亚梦一粉红色裙装显得异常可,她在半空中溜达了一圈后才安全着地,看向木雅探视的眼光时,脸竟然红了。

    “刚才看你在树上差点掉下来,所以……”

    “真是谢谢你救了我!”木雅感激得握住她的手,并拍脯保证,“女超人,我保证不会告诉其他人!并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木雅拍马功能一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被她拍了的人通常激动得不能言语,果然亚梦在听到木雅这么亲切她为“女超人”时,紧张得连话也说不清楚。

    “坏蛋!”一个小东西突然飘到亚梦跟前,亚梦惊异看着她,“绘琉?”

    再往后看去,竟然是随后赶来的星那歌呗和她的守护甜心依琉!

    “你们怎么都来了?”亚梦惊讶看着她们,而面对亚梦的疑问,星那歌呗并不准备回答,只是紧紧盯着木雅,“你对几斗做了什么?”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绘琉激动起来,没等亚梦回应,立刻变成一个蛋钻进亚梦体内,和她变【Amulet Angel】!

    “绘…绘琉,不要随随便便和别人变啊!“变后的亚梦紧张自言自语道,甚至试着抖动了下后的一对羽翼,绘琉在心底咆哮道,“亚梦,抓住她!”

    还不等亚梦回神,她的体就不由自主地飞起来,并朝木雅冲过来。

    见亚梦来势汹涌,木雅毫无防备,急之下她只好甩出手中的牌,在地下形成一道魔法圈,“【声】牌,夺走她的声音!”

    原谅木雅吧,她只有这一张牌,不用这个TMD用什么啊!

    果然刚才还吼得起劲的绘琉突然吼不动了,她着急地在心里大叫,并在空中拍打着洁白羽翼横冲直撞。

    就是现在!木雅举起封印之杖:“【翔】牌,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

    【翔】牌:在魔法杖的末端长出羽翼,具有飞行的魔法。

    感觉到一股异样的冲击力,绘琉被生生地从亚梦体中挤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华丽的弧度,掉到歌呗手心里。

    木雅接住棕色纸牌,只见纸牌中央是一只骄傲的大鸟,翅高飞,她高兴地收起牌,抬头却撞见亚梦和歌呗充满敌意的目光。

    “你到底是谁?”亚梦紧紧盯住她,完全没有刚才慌乱的表,眼神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还有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能力?是守护甜心吗?为什么我没看见你的甜心?”

    “呃……聪明的小姐,你可以理解为我吃了我的甜心,要知道它们实在太美味了。”木雅调皮眨眨眼,甚至做出唇的动作,吓得亚梦三个甜心立刻躲到亚梦后去。

    一下子收复了两张牌的木雅自信满满,也没有心思和亚梦周旋下去,跨上【翔】化的封印之杖上,拍打着两只翅膀飞远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亚梦和歌呗。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