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传闻石玉国太子从小天资聪颖,过目成诵,出口成章,人人完谓之神童,成年后更是有权谋多机变,在众皇子中脱颖而出,颇得皇帝喜,是以石玉国皇帝力排众议立母亲过世已久又没有背景的百里慕为太子,而他亦不负众望,没多久就政绩斐然,让曾经反对的大臣纷纷闭嘴。更奇的是这太子生得器宇轩昂相貌堂堂,是集才智与容貌于一体的美男子,更是万千少女心中的如意郎君。他边虽妻美妾无数,可正妃之位却空悬多年,这次与始里国联姻,竟是以正妃之位娶之,众人都好奇,究竟是何等女子才配站在他边,胜任这个位置。

    百里慕进宫面圣时,城中之人竞相围观,都想一睹这位神童太子是何等风采。

    会见百里慕的宴席在“集贤”里举行,始里国皇帝坐在正中的龙椅上,朝中重臣坐在中左侧,右侧则坐着百里慕等人和一些王孙贵族。

    宴席刚开不久,骆之行就站起来说道:“始里国圣上,我皇特准备夜明珠一颗送与圣上,愿两国永结友好”说完便有人捧上一个极大的宝盒打开。

    打开之后满座哗然,这颗夜明珠足有牛头那么大,通体浅蓝,半透明,散发出莹莹的光,一看就知是难得一见的宝物。众大臣之前见过赠送太子的玉马以为已是极致,没想到这颗夜明珠更胜一筹。

    皇帝抚掌大笑:“石玉国一片诚意,朕对这礼物甚是满意,来人,赐酒,愿两国永结友好!”

    重大臣一同举杯大喊:“恭喜皇上!”

    酒毕,皇帝笑着问百里慕:“都说石玉国太子人中龙凤英俊不凡,今一见果然如此,不知是何等有福气的女子才配的上太子啊。”

    众人都知百里慕此行要亲自选妃,此时皇帝提出来,都好奇他会心仪什么样的女子。

    百里慕站了起来,微微一笑缓缓说道:“我要娶得妃子,必是能回答出我问题的女子。”

    “哦,那太子的问题定不简单了,不知是什么问题。”

    “问题有两个,一是在下在南海的一座岛上偶然发现一物,此物叶片长圆,顶端较尖,聚伞花序,花色淡黄,果实人头大小,果皮坚实,密生三角形刺,散发恶臭。若有女子敢食此物,并道出其名,一题算答;二是都知幽国水军强势,拥兵五十万,如何以五万兵力破之。若贵国有女子能答出这两道题,不论她是何种份,年龄大小,相貌美丑,我必以正妃之位待之,两国也永结同盟世代友好。”

    中静的呼吸可闻,一个大臣突然站起来说:“哼,你这明显就是强人所难!”

    一些大臣也纷纷附和:“是啊,你偶然发现的怪物别人怎么知道。”

    “就是,五万水军怎能与幽国对抗,简直是以卵击石。”

    “这问题明显就是刁难,哪有女子能回答出来。”

    “……”

    中众人议论纷纷,皇帝脸色也不好看。

    等声音低下去一些时,百里慕看着皇帝说道:“始里国泱泱大国,卧虎藏龙,定有女子能回答在下的问题,七天之后圣上定能给在下一个满意的答复。”

    皇帝心下为难,若不接这问题,那泱泱大国就是浪得虚名,若接下了到时候没人答得出也一样出丑。

    权衡良久才说道:“好,七天之后不论如何,定给太子一个答复。”或许真如他说的那样,有能人可解这难题。

    百里慕得体的笑道:“在下敬候佳音!”

    宴会到后来众人心思各异,草草结束。

    御书房内皇帝与贺知寒和朝中重臣商议。

    “皇上,臣以为,那石玉国与我国结盟明显就没有诚意,否则怎会出题刁难。”

    贺知寒接口说道:“李大人此言差矣,那百里慕向来自负,他出这题倒也不全是刁难,或许真是想找出能与他站在一起的女子,否则侧妃之位也不会空悬多年。”

    “前些子边疆来报,幽国招兵买马,蠢蠢动,当今之计只有三国结盟共同抗幽才能有得一线生机,否则会被各个击破。”

    “幽国水军,骑兵太过强悍,我们不敌啊!”

    一些大臣消极的分析局势,听得皇帝一阵烦躁,“朕要你们何用,关键时刻没一个顶用的!”

    众人惶恐的低下头。

    皇帝摆摆手,疲惫的说道:“罢了罢了,朕累了,寒儿,就交给你处理吧。”

    “是,父皇!依儿臣之见,当今之计之得发榜广纳贤士,或许会找到能答题的女子。”

    “就按你说的办吧,都跪安吧!”

    第二天一早,皇榜发布到始里国各城各镇,寻找这位能答题的女子。

    七天之期越来越近,却没一人敢接皇榜,朝中众人也越来越浮躁,越来越失望。就在众人要放弃之际,传来喜讯。

    洛城有女子接下皇榜,正往京城赶了。一时之间,众人顿感欣喜,都想看看这位女子,同时也暗暗担心,她真的能答来吗,若真的解了这难题,为女子嫁入就他国太可惜了。

    与此同时,易扬也得到了消息。

    “主子,洛城有人接下皇榜,正朝京城赶来,用不用属下派人劫杀?”

    “不用,等她答出来再说吧,我倒要看看是何等女子竟能对抗我五十万水军。”易扬眼中迸出光芒,是久逢对手的兴奋之光,是破阵杀敌的嗜血之光。可脑海中竟闪现出一张脸来,倒有些希望是她。

    人还没到京城,贺知寒便派人去接应,直接入住太子府。

    贺知寒坐在堂前等着那女子,到底是何人能有如此才识。

    等了好久,才有下人回报,人带到。

    当看清进入大堂的女子后,贺知寒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讶异中又带着预料中的惊喜,高声的叫道:“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