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发错了,不要看!)

    “哎,这京城也没什么好玩的嘛!”馨儿开口抱怨道,来了都快一个月了,当初的新奇劲儿早已没有了,生活变得千篇一律,没点激,还不如在家呢。

    骆之行放下手里的说,太眼看她:“早告诉你不要来的,你偏要跟着,没家里自由吧!”

    馨儿头一撇,“哼,你要不是凡是都跟着我限制我的自由,我怎么会这么无聊。”

    “你是公主,你这次出来知道的人并不多,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哥交代。”

    馨儿有些不耐烦,“你每次都把他搬出来压我。”

    骆之行痞痞地一笑,“谁让这招管用呢!”

    “你讨厌!”馨儿生气地跑过去打他,被骆之行一把抱住,“好了,你哥快到了,安生几天吧,要不然他惩罚你时我可不帮你求。”

    馨儿靠在骆之行的怀里,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一定要趁哥哥没来之前做点什么,只是白天被骆之行看的紧,只有等到晚上了。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趁驿馆里的人都已睡下,起换上男装,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避开来回巡逻的侍卫,来到墙根下。

    左右看看并没有什么人,眼中闪出狡黠的光,运起轻功翻而上。在落地时却不小心带下瓦片,发出“咣当!”一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响亮。

    “谁?”传来侍卫戒备的询问。

    馨儿一听有几个侍卫向这边走过了,吓得连忙喊了两声:“汪,汪汪!”

    跑到跟前的侍卫停下来,其中一个道:“哎,我还以为有人呢,原来是条狗,走吧!”

    说完众侍卫没做思考,继续巡逻。这群人也真是笨的可以,也不想想,哪有狗会翻墙的。

    躲在墙外的馨儿松了口气,擦擦额头上并不存在冷汗,拍拍上的灰尘扬长而去,没有看到就站在离她不远处的人。

    在这三更半夜的,还开张并且人来人往生意不错的只有一个地方——院。

    馨儿站在京城最大的院花满楼的门前犹豫不决,进还是不进。自己这辈子从没来过这种地方,难得有机会能亲临此境怎能亲自放过,只是若被人知道了必定少不了惩罚。小脸上的表一时之间变幻莫测,挣扎不已。

    门口的两个龟奴看一个着男装的女子站在门口犹豫不决,顿觉好笑,便开口调戏道:“姑娘,你到底进不进来啊?”

    馨儿的思绪被打断,抬头看着两个龟奴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眉头皱了皱,如果没听错的话,这两人刚才说的是:姑娘。

    左右扫扫除了自己并没其他人,不由的问道:“你指的姑娘是我吗?”

    一龟奴笑道:“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馨儿一听,故意放粗声音脯大声吼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老子穿的是男装,男装,老子是纯爷们!”

    两龟奴听她说完笑的抱作一团,其中一个揉揉笑出眼泪的眼睛,“男装是男装,只是……”话并未说完,眼光却向她口的凸起不坏好意的盯着直看。

    馨儿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突然双手抱弯下腰去。该死,是穿了男装,梳了男子的发髻,只是,忘了裹

    两人见她这样笑的更凶了。

    馨儿红着脸站起来,大声骂道:“狗东西,笑什么笑,谁规定女人不准狎啦,去,把你们楼里最红的姑娘给我找来。”说完举步向里走去。

    脚还没迈进去,后传来一阵不带任何绪的男声,可听在自己耳里却如催命音符一般,浑汗毛直立。

    “你还真打算进去啊?”

    馨儿背对着男子向旁慢慢移动脚步,自以为移到了安全距离后,转便跑。

    “妈呀——”还没跑开,后领就被人抓住,双脚离地地被人像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

    馨儿转头看向男子清俊的脸,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颤抖的叫了一声:“哥——”。

    百里慕皮笑不笑的说道:“哥?我可没有你这么俊俏的弟弟!”手一松,馨儿掉下地来。

    馨儿走到百里慕前,低着头诚恳的道歉:“哥,我错了!”自己从小最怕的就是这个哥哥,现在骆之行又不在边,没人提能替自己求,只有真心认错了。

    “哼,回去把《女诫》抄三十遍!”

    “哥,不要啊,我知错了!”馨儿吓的大惊,双手抓着百里慕的衣袖求饶。

    “六十遍!”

    百里慕不为所动,冷声说道。

    馨儿知道在求只能再多抄三十遍,只能住口,低声啜泣。谁让自己最怕的就是读书呢。

    看看站在一旁着男装装鹌鹑的馨儿,再看看坐在主位上脸色铁青的百里慕,骆之行心中了然,只是这时实在不适合求,只得打圆场。

    “下,信上说您大约三天后才到,怎么提前到了。”

    “嗯,路上没什么事耽搁,便走的快了些”。

    听出百里慕声音中有一丝疲惫,骆之行赶忙接着说:“您一路上舟车劳顿也该累了,让下人伺候着休息吧!”

    百里慕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问道:“怎么,想替她求?”

    骆之行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悦,收起之前随意的态度正色道:“属下不敢!”

    馨儿吸了吸鼻子,幽怨的看着骆之行。

    骆之行不忍看她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公主只是一时顽劣,并未做出什么错事。”

    “一时顽劣,哼!”百里慕冷笑着看着馨儿,吓得她打了一哆嗦。

    “她,她做什么了?”骆之行知道百里慕如此生气,定时馨儿犯了大错,还是不怕死的问了出来。

    “狎!”

    听后骆之行愣住了,随即向馨儿投去一个狠狠的目光,暗道:你活该!转头对百里慕赔罪:“是属下监管不力,望下处罚。”

    百里慕好笑的看着他,眉毛一挑:“哦?那就罚你三天之内监督她抄六十遍《女诫》,不准替她!”

    两人都愣住了,三天,这处罚还真不是一般的“轻”啊。

    学校临时有事,上传晚了,见谅!

    这章发错了!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