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一个人孤单的太久,心就会变得很硬,任我狂不知从何时开始就拒绝别人走进自己的心,就像现在,即使周围有人陪着,依然有种孤独感。正如老头说的,自己没有心。

    自那天过后,霹雳对任我狂的态度一直很冷淡,远没有往的活泼。

    “霹雳,对不起。”任我狂诚心的对他道歉,对于青期的孩子来说,沟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看他低头不语,任我狂继续说,“我不该不问你的想法就给你找师傅,我保证,以后凡事都找你商量好不好?”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等了半天,霹雳才开口。

    任我狂舒了口气,这孩子总算开口了。

    “可我好心办了坏事,还是我的错,好了,你不想跟他学武就不学,我不强迫你。”说着宠溺的揉揉他的头。

    对这件事最开心的莫过于老头了,白喝了瓶美酒,还甩掉个跟虫。

    子如往常一样,三人照样游山玩水,但那天与老头的谈话就像一个种子一样,一些想法在任我狂的脑海里生根发芽。老头说自己没心,想想看也是,自己为什么如此封闭原因知道,但就是无法释怀。

    “老头,拜托你件事!”任我狂趁着小茹和霹雳不在,赶紧和老头交待几句。

    老头仿佛早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一样,淡淡的开口问道:“想好了?”

    “想好了,半年之后在洛城相见,他们就拜托你了!”任我狂郑重的一点头。

    “你要我照顾他们半年?”老头由此而不可置信。

    “当然不是,只是让你将他么护送到洛城,安顿好之后就可以了。”任我狂连忙解释。

    “只是,老夫从不替人做事!”老头懒懒的开口,谁都知道他要的是什么。

    “老狐狸,我告诉你好了。”任我狂笑骂道,说着将如何蒸馏酒的方法告诉他,知道他一直惦记着。

    老头听的惊喜连连,自己惦记许久的法子居然这么简单。

    “这酒纯度太高,不宜多喝,切记。”任我狂怕他得脂肪肝,便开口嘱咐。

    “好!好!好!”老头满口答应,看他样子就知道少喝不了。

    任我狂叹了口气,别害了他。

    “还要你帮我跟他们解释一下,告诉我半年之后绝对回来!”说完之后转便要离开。

    “你等等!”老头叫住她,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这匕首名曰碧寒,就送给你防用吧。”

    任我狂笑着接过,“真的假的,你这么小气肯送给我?”拿来一看,这匕首泛着寒光,一看就知道是把削铁如泥的宝贝,心里乐的欢喜,赶紧收起。

    “怎么说好歹也相识一场,你又送我如此美酒,就当作为答谢了。”

    “哎,说起相识,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呢。”任我狂这才想起从未问过他名字,叫他时就老头老头的直呼。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问了呢,老夫玄证。”

    “任我狂”任我狂像现代一样,伸出右手做握手状。

    玄证看她伸出的右手,先是一怔,随即也伸出自己的手握住。

    “虽然你我年龄差距很大,但我心里是把你当做朋友的,就此别过,有缘再见吧。”说完任我狂摆摆手,转离开。

    任我狂心里对自己的不辞而别有些愧疚,刚和霹雳保证凡事要和他商量,现在却食言了,谁让自己不适合分别的场景呢。但愿霹雳和小茹能原谅自己吧。

    张一片风帆,凌千层碧浪,看不尽遥山叠翠,远水澄清。看多了大山大水,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自打离开后,任我狂在有集市的地方买了头驴子,因为不会骑马,又需要代步工具,驴便成了最佳选择,一人一驴寄山水,倒也乐的逍遥。

    古代的风景远较现代美的多,在这里起码还体会得到什么叫做原生态,那种未经改造的美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驴啊,你看这的风景是不是很美,你是不是也舍不得走了?”孤单的时候就喜欢自言自语,还好这里有位绝佳听众,即使对方是头驴。

    任我狂不知来到何地,这里山水相伴,古藤老树原始自然,飞瀑深潭星罗棋布,潺潺溪流清澈见底,珍惜树种随处可见,瀑布两岸林木葱郁,荫蔽幽静,泉水喷涌,水质清冽透明,凉爽甘甜。风吹林动,鸟语花香,令人有回归自然的亲切感。

    任我狂除去上的衣物,跳入水中,清凉的水缓缓从上滑过,有说不出的惬意。在这片美景中洗涤自己的心灵,仿佛这世界只有这片山水,只有自己。

    只是这片宁静并不完全属于自己,注定要被打破的。

    任我狂靠在岸边的岩石上养神,忽听远处的树木沙沙作响,任我狂顿时警觉,难道是有野兽?

    “啊!”传来一阵惊呼,来人显然也是被这美景迷住了。

    任我狂大惊,原以为这里罕有人至才下水洗澡的,现在有人来了,衣服全在岸上,周围有没什么可掩饰之物,一下子慌了神,想都没想,一头扎进水里。

    “大哥,你快来看啊,这里好美哦!”刚才发出惊呼声的女子说道。

    在她的后传来一声柔和的男声,语气充满宠溺,“出来时候怎么说的,说是安安分分的,怎么又乱跑。”

    女子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我又没跑远,再说我要是不四处看看,怎能发现这么美的景色。”

    男子一刮她的鼻子,“你呀,怎么说都有理。”

    “大哥,今天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在这里歇息好不好,我一定要玩个够。”

    “好,都依你!”看着眼前神采飞扬的女子,男子眼中深无限。

    有什么东西缓缓探出水面,声音虽轻,却没有逃过男子的耳朵。

    男子满目的深顿时变得冷冽无限,大声喝道:“谁?”将女子护在后,转头望向水面。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