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任我狂缓缓放下手臂,挑眉问道:“这么说你答应了?”

    老头懊恼的叹了口气,“哎!”谁让自己的嘴不争气,贪恋人家的好酒呢。

    “霹雳!”任我狂大叫着跑出去,连拉带拽的将霹雳揪了过来,弄得霹雳一头雾水。

    将霹雳拉到老头面前,伸脚一踹他膝盖窝,霹雳一时不察跪了下去。

    “快叫师傅,行礼。”

    霹雳早已被她弄懵了,不知她在干什么,稀里糊涂的叫了声“师傅!”还被她摁着磕了个头。

    任我狂舒了口气,笑着拉起霹雳对他说:“好了,这就是你的师傅了,以后要跟着他好好学习武艺知道吗?”

    “哼!”老头不满的发出声,但对她的说法并未否认。

    “师傅?”霹雳不解的在任我狂和老头之间看来看去。

    “你这傻孩子,刚刚行过拜师礼就忘了?”伸手在他后脑勺一拍。

    霹雳被打的低下头,久久不肯抬起。

    任我狂心里奇怪,自己下手不重啊,难道把他打傻了?不由的柔声问道:“怎么了?”

    霹雳猛地抬起头对视着她的眼睛,眼中噙着泪水,大声喊道:“我不要!”撞开任我狂的肩膀跑了出去。

    “嘿嘿,人家不领呢!”任我狂没有理会老头的冷嘲讽,跟着追去。

    “站住!”这小子越跑越快,都快追不上了,不由的粗声喝道。

    缓了口气走到他前,“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拜师!”霹雳小声的说着。

    任我狂的声音不自主的大了起来,“不想?你知不知道遇到一个好的师傅多不容易,为了让他收了你我费了多大劲,你却说不想?”

    “你都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就给我找师傅,我就是不想!”霹雳用同样大声的语气回敬她,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她大吼。

    “我这全是为了你好。”任我狂被他的话震住了,放缓语气慢慢解释。

    “你从未问过我的想法就替我做主,你这是为我好吗?”霹雳显然没有调整好绪,越说越激动。

    “我真心的拿你当姐姐,你却从没把我当弟弟,一个劲的往外推。”霹雳悲从心里,一直忍着的眼泪也滑了下来。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就是拿你当弟弟才想着给你找个好师傅,你跟着我能学到什么?”

    “我以前虽然是乞丐,但也知道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道理,你虽然教我的东西不多,可我跟着你很快乐。”

    “做人应该有自己的理想,怎么能一味的跟着我?”

    “你根本一点都不了解我!”霹雳对她大吼一声,转跑开了。

    这次任我狂没有去追,站在当地喃喃的问自己,我不了解你吗?

    “别想了,来,喝一口吧!”老头从她后走过来,递上刚刚还在她手里的那瓶酒。

    任我狂就地坐下,大大的喝了一口。

    老头在她旁边坐下,“你就是这样,按自以为对别人好的方法把思想强加在别人上,根本不问别人愿不愿意。”

    “可我真的是为他好啊!”任我狂将酒递给老头,苦恼的说。

    “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的,要看他怎么想!把他交给一个只认识没多久的陌生人,你就这么确定我是好人?”

    “酒品即人品,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任我狂摆摆手说道。

    “那你不想想霹雳是不是也跟你一样的想法,想不想学武,拜我为师。”

    难道自己错了?任我狂在心里问自己,那要是这样的话,小茹是不是并不想学医,她努力学习是不是只是履行自己的命令?自以为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现代人,可自己做的事与那些封建主义者有什么区别,都是把别人不愿做的事强加在他们上。任我狂懊恼的双手抱头,没想到自己在无意识中已伤害了别人。

    “不要再自责了,你从未对他们交过心,能做到这份上已经不错了。”

    “你说什么?”任我狂对他的说法不解。

    老头眼光紧紧锁住任我狂的眼睛,“难道不是吗?你扪心自问,你真的把他们当做是自己人吗,你对他们敞开过你的心吗?”

    “怎么没有?”任我狂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避过头去。

    “呵呵呵,如果真的有,你怎么会把自己的来历藏的死死的,凡事都在心里考虑。”老头不理会她的逃避,把问题直接指了出来。

    这话听在任我狂耳里无异于一道惊雷,结巴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是?”

    “从老夫第一眼见你,就知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任何人的命运都可从面相上看出,但从你的脸上,老夫看不到你的过去和未来,虽然知道你的份,但依然看不到过去的丝毫,只能说明,原来这具体的主人已经死了,老夫说的对吗?”紧盯着她的眼睛,她眼中的掩饰被这道凌厉的眼神盯的无处遁形。

    “是,我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更不知何时会离开,过多的感不过是徒留牵挂罢了。”说出一直藏在心里的话,任我狂坦然了许多。

    “错了,你不是怕留下感,你是没有心!试问,一个无心之人如何会有感牵挂?”

    “没有心?”

    “你的心在哪里只有你自己知道,老夫劝你,别对过去的事过于执着,既然发生了,就不是你能改变的。”老头说完起走了,徒留任我狂一人独自思索。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