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人们常说,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以前这话还不信,等真碰到了,也就不由的不信了。

    四人坐在马车上,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全然没有规律。这并不代表别人也没有规律,尤其是在晚上。

    这天,天刚黑,霹雳驾着马车来到山道口,突然将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任我狂探出头出声询问。

    “前面的路被堵住了!”

    一行人下车查看,车前的巨石不像是天然形成,倒像是人工所为,在这荒郊野岭的,如果有人那只能是一类人。

    “上马车,往回走,这条路上可能有强盗。”任我狂冷静的说。

    马车往回走了没多远,果然隐在暗处的人出来了,人数还不少,足有二十多个。面上都用黑布遮着,看不清长相,手中兵器各异,但大多拿的都是大刀。

    “把钱留下,放你们走!”一个看似强盗头子的人说。

    “你真的放我们走?”任我狂有些不信。

    “一条人命五千两,留下两万两就放你们走。”这强盗看他们的马车够大,心想绝对不是普通人家,就狮子大开口漫天喊价。

    任我狂苦笑,一条人命才值五千两,是不是太便宜了。这两万两对自己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也一直认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绝不算问题,不想与人做争斗,就当破财免灾了。伸手掏出四张五千两的银票,递给离自己最近的强盗,“给,两万两。”

    说完返上了马车,示意霹雳驾车快走。

    强盗一见两万两都没犹豫的就给了,这么大个财主怎能轻易放过。“慢着,人可以走,马车留下!”

    “兄弟,这马车可是我们这伙人活命的家伙,给留条活路。”任我狂看似请求,但语气的不卑不亢,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放你们四条狗命已是天大的恩惠了,哪容你们在这讨价还价。”强盗眼中充满讥诮。

    这人就是不能惯,当你退一步时,换来的并不是海阔天空,而是对手的得寸进尺,现在任我狂要是认为把马车留下他们就会放过四人,就真是傻子。

    小声吩咐霹雳,“待会你驾着车先走。”

    霹雳见她眼中充满凌厉,知道她要用自己护一行人的安全,心中大惊,声音都有些颤抖,“姐姐,我和你一起。”

    任我狂没有理他,大声的问强盗头子,“我要是不答应呢?”

    “你有选择的余地吗?”想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人要围上来。

    任我狂跳下马车,伸手在马上重重一拍,大声喊道:“快走!”

    马大惊,跑了起来,霹雳连忙驾驭,只是一匹马发狂,另两匹也不是那么好控制,三匹马狂奔了出去。

    “姐姐!”

    “小姐!”

    小茹和霹雳两人大喊,却只能被马车带着离开。

    立马有人在旁阻拦马车,被任我狂一脚踹开。任我狂在行的是近格斗,现在强盗们四分五散的,大多都在围着马车,这对她很不利。

    众强盗一时没想到这女子怀武艺,一时不察被她打中,马车奔的又极是迅速,被她一打扰,便跑的远了。

    强盗头子气急,语气中透着危险,“看走眼了,原来是个练家子啊。”

    任我狂全神戒备的盯着众强盗,摆出格斗招式,“废话少说,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强盗头子看她这架势,向旁边的人递了个眼神,立马走出五人围住任我狂,任我狂也不多话,蹂而上,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

    那边马车奔出一段距离后,霹雳一直紧紧拽着缰绳,手都磨破了,终于将马车停了下来。闪钻进马车,对老头说道:“大爷,你出来驾车吧。”说完就要出去。

    “霹雳,我跟你回去!”小茹出声喊道,眼中却透着坚定。

    霹雳冷声喝道:“不行,你去了不过是多个人送死罢了。”

    “可她也是我姐姐啊!”小茹哭了出来。

    霹雳一看她这副神,知道她与自己存了同样的心思,不管如何都不会丢下任我狂不管的。对她露出一笑,“那好,我们回去找她,无论如何都在一起。”

    伸手从怀里掏出所有银两,看都没看一股脑全部塞给老头,把他赶下马车,“老大爷,我就这么些钱了,你拿着独自走吧,没必要跟着我们送命。”

    说完驾着马车往回赶,徒留老头一人站着路中央。老头伸手摸着下颌,这小子倒有有义。

    这边任我狂的况并不乐观,虽然自己的格斗技术不错,但这具体跟现代的根本没法比,再加上重伤刚刚痊愈,战斗力大打折扣,再说就是铁打的体也架不住人多,刚打倒一个,立马有人补上,对手源源不绝的永远都是五人。现在只想着多撑一会,就多给霹雳他们争出一分活命的机会,强撑着继续打下去。

    “姐姐”远处传来渐渐驶近的马车声和霹雳的叫声。

    任我狂听了心中恼怒异常,自己强撑着给他们争取活命的就会,他们倒好,赶回来送死。

    马车驶了过来,在过来的途中,小茹将大把的孜然撒向空中。

    车子冲散的众强盗,在任我狂前停下,霹雳跳下马车大声向众强盗喊道,“你们已中了我独家秘制的毒药孜然粉,三之内万不可以移动,否则全经脉俱断而死。”

    众强盗闻着空气中散发的异香赶忙闭气。

    任我狂蹲下子喘着粗气,“你们……现在闭气……已经来不及了。”眼神却赞赏的看向霹雳,你小子倒聪明,想出这招。

    霹雳在跟了任我狂后,虽然跟她学了些拳脚,但远远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急中生智,看到车上的那世上独一罐的孜然,便生出此计,没想到果真唬的众强盗不敢再动。

    三人赶忙上了马车,想要尽快离开此地,否则等他们反映过了后就跑不了了。

    强盗头子见好不容易到手的鸭子飞了,现在又中了毒,早没了刚才的从容,见他们要离开,气的大喊“妈的,给老子一起上,就是死也要拉上这三个王八蛋!”

    众强盗一听老大如此吩咐,纷纷举刀向三人砍来。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