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任我狂闭着眼睛细细品味口中的余香,轻点头,“略懂!”自己离开部队后,励志要走遍天下,在路上学到的东西很多,尤其是对吃喝玩乐很是在行,对酒也有自己的见解,不论是藏族的青稞酒,蒙古族的马酒,还是水族的肝胆酒都喝过,只要是走过的地方,当地的特色都会体验个遍。

    老头掩饰不住眼中的喜色,又从怀中掏出一瓶,亲自给她倒上,“来,尝尝这个!”

    任我狂见眼前是位品酒大家,也收起了之前的不严肃,认真的品起手中的酒。

    “嗯,这酒酸、甜、苦、辣、香五味俱全,但酸而不涩,苦而不黏,香不刺鼻,辣不呛喉,饮后回甘,味久而弥芳。”这酒尝起来有些像陕西的西凤酒,熟悉的感觉让自己不由的多喝了一口。

    老头声音有些发颤,心中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从怀中掏出最后一瓶,“再尝尝这个!”

    “你怀里到底揣了多少酒啊。”任我狂见他像机器猫一样不断的从怀中掏出东西,不由的出声询问。

    “这是最后一瓶了,尝尝看。”

    任我狂接过递来的酒杯,慢慢品道。

    喝下后不由的皱眉,随即释然。

    老头一直观察她的神色,“怎样?”

    对着酒任我狂心中有另一种感觉,却不知该不该说,看到老头期待的眼神,就说了出来。

    “这酒味道有些特别,初入口时感觉甜如蜜,滑下喉时却感觉苦涩异常,咽下肚后却泛起了另一种甜蜜,令人回味。这感觉竟像是,像是恋的感觉,刚开始时,感觉甜蜜异常,让人忍不住深入,但深入后却苦涩的难以下咽,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初的苦涩全然忘记,只剩下甜蜜。在我看来,这酒最大的特点就是让人回味,虽然过程有些苦,却让人忍不住再次经历。”

    “哈哈哈,老夫行走江湖多年,从未有人将这酒的感觉形容的如此贴切,没错,这酒就叫'念',让人觉得苦涩却不忍拒绝。”

    “如果我经历过如这酒般的感,我一定要酿造一种酒,就叫'忘',把曾经的甜和苦统统忘掉。”

    “你还懂酿酒?”老头惊讶的问。

    “不懂!”任我狂干脆的回答,可老头明显不信,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在酒道上有如此造诣的人哪肯轻易放过。

    “这样吧,如果你能就品酒上说出让我佩服的见解,我就给你半罐孜然怎样?”早看出她对这孜然恋恋不舍,拿这当条件来谈果然没错。

    “当真?”任我狂欣喜的问道,只怕他反悔。

    “当然,老夫说话说一是一,怎会反悔,但你说的一定是我不曾了解的。”

    任我狂有些犯愁,喝酒到了随时揣着的地步,于酒一道造诣定是极深,能说出他不了解的确实很难。

    搜肠刮肚的回忆前世看过的关于酒的一切,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来说。突然注意到自己喝的三种酒都是用的同一个杯子,看来他对酒具的了解并不深入。在《笑傲江湖》中刚好有一章专门是讲酒杯的,那祖千秋为了让令狐冲喝下药酒特意从各处搜刮酒杯,当初自己看这章时还专门从网上查过是不是真有书中说的那几种杯子。

    拿定注意后顿觉信心十足,“那好,那我就说些你不知道的。”

    “切,别把话说的太满,不是老夫吹牛,对酒一道,老夫自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呵呵,话说的太满的人是你吧,既然你对酒的研究如此之深,怎会让我喝三种酒都用同一只杯子。”任我狂心里更加确定他不懂酒具了。

    “什么意思?”老头不解。

    “喝什么酒,就要用什么杯,比如说,喝汾酒就要用羊脂白玉杯来盛,可以增添酒色;喝关外白酒则要用犀角杯,可以增酒之香,醇美无比;喝百草酒要用古藤杯,可使酒气清香,令人未饮先醉;喝高粱酒时用青铜爵方显大丈夫气概;喝玉露酒用琉璃杯,才能见其佳处;喝梨花酒用翡翠杯才能显得这酒分外精神。”任我狂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叽哩吧啦的把能想起来的句子一通乱说。

    老头听了她说的,面露愧色,“是老夫孤陋寡闻了,你说的酒具是我不曾了解的,就连酒,有的我也是闻所未闻,老夫自傲于酒一道研究颇深,没想到姑娘你年纪轻轻就能有词造诣,老夫深感佩服。”

    任我狂一惊,这个时代的历史与前世不同,自己说的酒有的在这个世界中根本从未出现过。

    心虚的说道,“呵呵,人这一辈子哪能事事掌握,有不了解的地方才值得我们更深层次的研究嘛。”

    “老夫这辈子没什么好,却独酒,不知姑娘说的那几种酒和酒具从何处能寻到。”

    任我狂为难的很,怎能告诉他那是自己上辈子从书上看来的。看着老人切中带着期盼的眼神,实在是不忍,只能撒一个善意的谎言,让他断了寻酒的念想。

    “我曾经碰到一个随带着酒和酒具的老者,是他给我喝的,具体从何处得来的酒他并未说起。”

    “真有如此之人?”老人的眼神中有些失望。

    任我狂不答,有时候沉默比回答更重要,只是内心还是小声的说道:假的!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