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三人走到时候,镇上的百姓出来相送,这三天里,小茹免费为大家看病,都很感谢她的善举。镇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大病,小病以她的医术自然是药到病除,可百姓却奉她为神医。

    小茹听后不免脸红,自谦的说神医是万万不敢当的。

    百姓送三人出了小镇才作罢,任我狂对这里的百姓也是很有好感,他们才是最朴实的人,只要你对他们好,他们就会由衷的感激。其实人心并不复杂,只是我们所在的环境不由的让我们自己变得复杂而已。

    出了小镇,小茹还时不时的回头张望,这三天里,她对村民的感最为深厚,尤其是看到他们对自己露出信任的眼神,内心被承认的感觉油然而生。曾以为自己一辈子就是丫鬟的命,小姐不抛弃自己已是万幸,哪里会想到有朝一自己会得到别人的认可,这让自己觉得自己并不是小姐的附属品,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想到这浑一颤,有这种想法,是不是背叛了小姐。偷偷去看小姐,只见她抱着一罐孜然傻笑,浑散发着如孩子般的单纯。心想,其实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也是极好的。

    任我狂完全不知道小茹心中的想法,只想到下午的时候找个地方烤。昨天,在王家镇备好了烧烤需要的全部东西。

    “霹雳,碰到了风景优美的地方就停下,姐姐我今天再给你露一手!”说着还不忘撸撸袖子,作出要大展手的样子。

    “好嘞!”霹雳对她的厨艺可是恭维的很,认为她做的菜才是世上最好的食物。

    马车停到一片树林旁,下车观察,这里的环境还真不错,绿树成荫,清静幽雅,偶尔传来几声俏皮的蝉鸣也不觉得聒噪,简直就是一副活着的风景画。

    三人把早已准备好的工具搬下马车后,任我狂支走他俩,自己独自忙活。小茹本想帮她的,却被她赶到一边。

    霹雳从马车上拿出一块用旧的毯子,直接铺着地上,毯子上摆了一盘水果和一些零食,三只酒杯和一壶酒。做好一切后,和小茹坐在毯子上看任我狂在那忙的不亦乐乎。

    这边任我狂的面前架着一个铁架子,铁架子中间放着木柴烧过后留下的炭,铁架子上放着用铁丝穿好的羊串和各类蔬菜串,地上放着的各个小罐中分别盛着油、盐、辣椒粉、孜然粉等调料。

    为了能和他们坐下一起吃,这个铁架子不大却长的很,能放好多东西上去。任我狂在铁架子前不停的奔走,一会抹油,一会撒盐的,真恨不得再多长出条腿,多长只手。

    羊串上的油滴在下面的炭火上,发出滋滋的响声,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香,尤其在撒上孜然后,这味道更浓烈了。

    不一会,任我狂端着烤好的食物放在毯子上,拍拍双手,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可以开动了。”当先拿起一串羊往嘴里送。

    霹雳和小茹互看一眼,这种从没见过的食物能吃吗,但见任我狂吃的吧嗒有声,抱着犹疑的态度也各拿了一串羊

    吃下第一口,两人震惊了,这羊烤的外焦里嫩恰到好处,慢慢咀嚼,羊的香味伴着孜然的味道在口中弥漫开来,咽下后,唇齿留香。

    看着他俩的表,任我狂大为得意,在现代,自己在厨艺上那可是一把好手,这里虽然调味品没有那么全,但对于从没吃过烧烤的古人来说,这已是难得吃到的人间美食了。

    三人坐在一起大快朵颐,没有注意渐渐走近的人。

    “好香啊,小娃娃你们吃的是什么啊,可不可以加老夫一个。”没等众人同意,径直走到毛毯旁坐下,拿起一串羊大吃起来,还不忘出声赞美:“嗯,好吃!”

    三人一看,正是那天霹雳背回来的醉汉。

    想到这里,三人顿时互望一眼,怎么把这人给忘了。那天将他丢在客栈里没有管,之后也是各有各的忙,压根就没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尤其是小茹,内心的愧疚感更甚。

    “小娃娃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们怎么不吃啊,来来来,别客气!”醉汉连吃了五串羊,见三人坐在旁边看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忙给个人递上一串羊,自己又吃了起来。

    任我狂满脸黑线,你还真是不客气!

    “大叔,你体好了吗,把手递给我,我再给你把把脉吧。”小茹看他吃的狼吞虎咽,不由的出声打断。

    “呃,不用,老夫没事!”边说边往嘴里塞食物,好似几天没吃东西一样。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来这盘也给你。”霹雳将自己面前的一盘蘑菇递了过去。

    他也不客气,直接拿手抓起来就吃。

    任我狂见大部分食物都被他吃了,小茹和霹雳根本没吃多少,站起来说道,“我再去烤点!”

    那老头忙摆手,“不用了,老夫有这些就够了!”

    “我们还没吃饱呢!”任我狂回头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呵,是老夫失礼了!”他话说失礼,动作却毫没有失礼的意思,照样大吃。

    没多久,任我狂又端了上来,“大家快吃吧,这可是最后的了!”把东西全往霹雳和小茹面前放。

    小茹看的好笑,这么大人了,还和一老头计较。

    “不弃,你这放的是什么调料,怎么从来没吃过?”

    “不弃?”

    老头一挑眉,“怎么,名字刻脑门上不是给人叫的吗?”

    任我狂了解的一点头,“是!是!是!”这老头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对自己头上的字感到诧异,不由的对他多了半分好感。

    “这调料啊,叫作孜然,是姐姐自己加工的呢!”霹雳解释道,之前还对她那么兴奋的加工孜然感到不屑呢,等尝到这香味后,就不得不佩服她了。

    “孜然?从未听过。”

    任我狂耸耸肩,“我也没想到这里会有这种东西。”

    老头欠起子去拿霹雳面前的那盘羊和韭菜,余光撇到毛毯边缘的那瓶酒,眼中大放光彩,声音都带着兴奋,“啊!有酒!”手立马转了个方向,向那瓶酒探去。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