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这一路上,三人走的甚是随,想走就走,想停就停,这就是旅行马车的好处。休息时,三人也不避嫌,全部钻进马车,行走时,三人一同坐在马车外,观赏路边的风景。

    为了在外行走方便,三人均已姐弟相称,而任我狂俨然是这三人的主心骨,但她似乎并没有起到领导的作用。

    “姐姐,我们要从哪里走?”霹雳看着前方的岔口,边驾车边问。

    “随便!”任我狂在躺在马车里是软榻上,手拿着一本书胡乱的翻看。

    “随便该怎么走啊?”

    “朝有路的地方走!”

    “那要是没路呢?”

    “那就走出一条路来!”

    霹雳满脸黑线,问她还不如不问呢。

    其实在路上人的作用远没有马的大,每当三人不知从何处走时,就由马带着,它想往哪走就往哪走,所以,没出京城几天,三人就知处何方了。

    三人很少进城,一般都在郊区走,只有要补充必须品时才会进城。

    “小姐……呃,姐姐,我们怎么一路上都绕着城镇走,尽在郊区外转悠。”

    “那是让你体会到天地如此之大,我们是有多么渺小。”

    “可是,我们自从出来就一直吃车上的零食,都没吃过一顿正经的饭,你体刚好,不宜太过劳累。”

    任我狂用余光扫着她,“是你嘴馋了吧?”

    小茹调皮的吐吐舌头,自从出来后,她也变得开朗了不少,毕竟十五六岁的年纪,在现代只是个初中生,而在这里却硬要装的跟个小大人似的玩深沉,根本没有孩子般的顽皮。现在置于山水之间,原本拘束的本也放开了不少。

    “那咱们在下一个城镇里休息吧,顺便补充点路上的东西。”霹雳开口提议。

    傍晚时分到达前面的一个小镇,找了家客栈安顿下,霹雳把马车卸下,将马匹交给店小二。

    说是客栈,其实就是一件极小的饭馆,这已经是这镇子上条件最好的了。镇子上人口较少,也比较破旧,任我狂一行,也属于那种难得一遇的大客户了。

    店家是一对年老的夫妇,膝下无子,经营的这间客栈勉强能够糊口。三人随便叫了几样小菜,虽说不上精致,但还算可口。

    任我狂自穿越而来,没下过几次馆子,这古代的饭馆做菜不用地沟油,原汁原味的蔬菜吃起来放心的很。

    “几位客官,这是我老伴的拿手菜,你们尝尝看。”老板端过一盘菜,笑呵呵的说着。

    霹雳率先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嗯嗯,好吃!”

    老板脸上洋溢着幸福,自豪的扬起头。

    任我狂尝起来觉得菜倒是一般的很,但这里却添加了老两口多年的幸福和真诚的心,所以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也由衷的赞美道,“确实是好吃的很。”

    “让各位客官见笑了,哪有他说的那么好吃。”一老妇人走了过来,双手在围裙上擦拭着。

    老板笑呵呵的说着,“这道菜我吃了四十多年了,总吃不腻,见你们来也不管你们吃的惯不惯,就给端上来了,呵呵!”

    三人看着这对幸福的夫妇,都点头附和吃得惯。

    老板吃了四十多年都不腻的菜,是因为心中有对老伴的,不管她做成什么样,他都会觉得好吃。

    “老大爷,给我们准备三间房间吧。”

    老板看着任我狂面露难色,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这里只有三个房间!”有些担心任我狂他们会离开,毕竟这么破的小镇不是天天都有人来住宿的,说起话来也有些局促不安。

    任我狂对这对夫妇很有好感,也没在意,就住了下来。自己和小茹住一间,霹雳和店小二拼了一间。

    向老板询问,这镇子名叫王家镇,顾名思义,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姓王,人口不足百人,说是镇子,其实充其量也就是一村子,这里的百姓虽然生活较为贫苦,却民风淳朴。

    经过商量,任我狂一行决定在这王家镇待三天,在这三天里,小茹为镇上的人免费义诊。

    在路上时,小茹虽一直研习卢神医留下的那本医术,却苦于没有临试验的机会,也不知道自己的医术达到了什么水平,现在能在这里待上三天,正好给自己一个行医的机会。

    这三天里,镇上的人一听有人免费义诊,就不管有没有病都要过来瞧瞧。尤其是第一天,小小的客栈门口堆满了人,挤得水泄不通。任我狂和霹雳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独留小茹一人忙活,两人消闲去了。

    原本还准备来过小镇三游的,没想到一个上午就将小镇里里外外的转了个遍。想起剩下的两天半都要在客栈里度过,两人顿觉无聊。

    向当地人打听,附近哪里有风景好的地方,果然没有失望,一村民告诉任我狂出了小镇往东三十里处有一大片花丛,风景美的很。

    两人一商量,托人给小茹带了句话,就赶往村民所说的那片花丛。

    但到了所谓的那片花丛,两人顿感失望,光秃秃的哪有花。先是以为找错了地方,在周围转了一大圈也没看到村民所说的美景,难道没到花季,花都没开?

    “随便转转吧,要不然白来了!”霹雳无力的说道。

    既然来了,好歹也要转转,两人就在这还没有花的花丛中漫步。路旁长满了一种伞状的绿色小草,散发出浓烈的气味。

    “这是什么草,味道这么浓。”霹雳盯着手中的草发呆,“或许该给小茹带回去,没准还是一味药呢。”

    任我狂接过他手中的草,放在鼻子下轻嗅,这味道闻着怎么这么熟悉。摘下它的一粒果实放进嘴里品尝。

    霹雳大惊,伸手拍下她手中的草,“小心有毒!”

    这时的任我狂已被口中的味道震的说不出话来了,吓的霹雳大力的拍她的背,“真是有毒啊,快吐出来。”

    “哈哈哈!”任我狂突然抱住霹雳跳了起来,口中大笑出声,“哈哈哈,居然是孜然,居然是孜然,哈哈哈。”

    怪不得觉得这味道这么熟悉,尝在嘴里却发现是孜然。在现代时曾看过一篇报道,这孜然原本是长在北非和地中海沿岸的,后来通过丝绸之路被带入中国,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见到了,怎能不吃惊。

    霹雳看着她的样子,难道这种草吃了能让人变得癫狂?

    任我狂没理会他的神,拉着他弯下腰去采这种草,“快采快采,这是一种很有名的香料,叫孜然,很好吃的,我们一定要把这里的全部拔光!”说着进行疯狂的采摘。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