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任我狂心里感叹,如果眼前的场景能停止在这里该有多好,可惜,它还是像放电影般一幕幕的回放,将自己压抑在心中不愿记起的东西一并毫无保留的重现一遍,再次感受那份刻骨的痛。

    那天,是为英姿准备的欢送会,为部队付出的半辈子,离开的时候也应该风风光光的。

    一个电话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一群海盗劫持了我国的一艘渔船,渔民全部沦为人质,被关押在一个未命名的小岛上,领导给白凌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将这次任务交给了她。

    “队长,对不起,原本是想给你准备个风光的欢送会的,现在有任务了,只能作罢了。”

    英姿笑道,“没关系的,我和你们一起去吧,就当作最后一次为不会做贡献吧。”

    白凌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能和她并肩作战一直是自己所希望的。

    战斗进行的很顺利,临近结尾时却出现了意外。

    英姿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被捕的海盗,“刚刚审问,头领不在其中,还有一名人质在他手上!”

    白凌云一点头,“我带人去找!”

    英姿感到心中有股不安,还是说道,“我陪你去!”

    一小分队在小岛上不一会就发现了漏网之鱼的踪迹。

    “小心,能逃到现在必定狡猾的很。”英姿出声提醒。

    所有人全戒备。

    “他手上有人质,小心行事,蓝子,你担任狙击手!”白凌云皱着眉头吩咐道,这海盗头子确实不易对付,选的藏地点都是我方攻击的死角,想成功的救出人质不太容易。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关键时刻比的就是耐心。

    终于,海盗耐心不足,一个小小的失神,被蓝子一枪爆头。

    所有人呼了一口气。

    “清理战场!”白凌云激动的命令道,这是自己当上队长后的第一份任务,完成的还算漂亮,看向英姿,对方眼中也是充满欣喜。

    两人并肩走向海盗毙命的地方,“这是你第一次领队,感觉还不错吧。”英姿笑着问。

    白凌云耸耸肩,“还是你领导有方!”厌恶的看着已死的海盗,“这人作恶多端,总算死了,你看他用的枪,比我国警察的都先进。”

    说着一脚踹开他手中的枪,只是她没看见他手上与枪连着的细线。而英姿却看见了。

    “小心!”英姿放声大喊,说着扑在白凌云上,将她护在下,与此同时,一声震耳聋的爆炸声传来。

    白凌云的脑中一片空白,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感到有液体顺着自己的脖子不断往下流,却不敢转头去看。

    任我狂在旁看着,心里早已滴血,看到英姿的后背被炸得血模糊,自己却逃避似的躲在她的下,而远处,自己的战友也受了伤。

    那次任务,是自己军营生涯第一次带队也是最后一次,自己从头至尾都没有去看过英姿的遗体,因为不敢。

    当初答应坐上队长的位置,只是为了继续你的梦,因为你说过,我的上有你曾经的影子,现在你不在了,我如何敢面对你的信任,如何面对受伤的战友。所以,我选择离开,离开这个让我快乐却又痛苦的地方。你不辱你的使命,将自己的青和生命全部奉献给了祖国,而我,选择了懦弱的逃避。该死的是我,不是你。

    听说,人在死的时候会回忆起自己的一生,自己难道要死了?为什么回忆也是如此的痛苦。当初离开军营,一个背包走遍天下,为的就是将这份痛深埋心底,没想到现在却又想起了你。

    你曾说过,只有不断的正视痛苦,心才会变硬,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可是你不知道,这份痛苦真的难以承受,如果自己当时不是那么莽撞,你就不会死,是我杀了你,你让我如何去面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变得漆黑一片,任我狂感到周的痛苦袭来,耳边却回响着当初在训练场上英姿对自己的鼓励。

    “……你行的,坚持住!”

    “……别放弃,我都没放弃过你,你凭什么放弃你自己。”

    是啊,这条命是她救回来的,自己凭什么这么容易就放弃,这是欠她的,就应该好好的活下去,替她活下去。

    任我狂觉得子沉的厉害,努力的想找回四肢的感觉,想睁开眼睛。

    第一次觉得睁眼也是这么的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对于他的出现,任我狂感到吃惊。

    “你……”刚张口,就觉得喉咙像吞了烧红的烙铁般火烧火燎的痛,发出的声音更是粗糙嘶哑的难听。

    “先别说话。”易扬伸手把着她的脉。

    “还好,在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了。”

    任我狂不发声的张了张嘴,“谢谢!”

    她自然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先挨了六十多鞭,又受了七十大板,旧伤新伤加起来定是病的不轻,伤口估计发炎了,小茹处理不了定是去找医术高明的易扬了,只是自己上次咬破了他脖子,他能来真是没想到。

    “你昏迷有四天了,那么重的伤都没整死你,我都有些佩服。”易扬调侃的说着。

    “都说祸害遗千年,我还没害人呢,怎么能死。”这时真的很感谢他能这样说,并没把自己当个弱者来对待。

    “没害人?你差点咬断了我脖子!”易扬抬手捂着脖子,夸张的说道。

    “呵呵呵,谁让你长的秀色可餐呢!”任我狂尴尬的笑道,扯的嗓子一阵生疼。

    “你先别说话,我叫小茹端药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