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从皇宫出来,贺知寒沉思,在任我狂刚入狱时,就查到这件事后的主谋是无双,只是没想到她为了得到陈青彦不仅贿赂周啸虎对她滥用私刑,还牺牲了无辜的陈二,她的双手已不再干净,跟自己一样沾满了鲜血。而任我狂的反应更是令自己吃惊,在对自己最不利的环境中不仅利用瑞王除了周啸虎还重新回到瑞王府寻求庇护免受伤害。心思如此敏捷之人若能为自己所用,对成就霸业必有好处。尽管她是个女人,却不影响自己的才之心,越发坚定了收服她的决心。怎么早以前没有发现,若早发现了,绝不会让瑞王休她,也省的现在这么麻烦。

    如果没有贺无双的陷害,自己也会找法子去布局,无双的手段虽不高明,却可乘机卖她个人,只是这周啸虎留不得了。贺知寒在心中暗自思考,眼中透着狠绝。

    翌

    任我狂醒来后,头摆着干净的衣衫,看着自己的子,不着寸缕,不由得大窘,谁让自己坚信伤口在风中会好的更快,就这么平躺着晾了一夜。好在伤口已经结痂,不得不说这药效不错,照这样的愈合速度不出几天就痊愈了。

    换好衣衫,昨天的丫鬟进来伺候她梳洗。

    “任老板,厨房备了膳食,一会给你送来。”

    她不说还好,一说吃的才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吃东西了,现在才感觉饿的厉害。

    不得不说瑞王给自己的待遇还是不错的,起码饭菜很好,任我狂吃了好多才放下筷子。

    丫鬟看着满桌的狼藉,不对她侧目。她却更是过分,还满足的打了好几个饱嗝。看着丫鬟脸上的神色心里大为高兴。

    想起自己还没有游览过这瑞王府,便想出去走走。一打开房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侍卫,顿时明白了自己的份,只是个犯人,没有自由。

    不有些怏怏然,转回房。

    自己醒来的消息相信早有人禀报瑞王,以为自己没等多久就又与瑞王见面了。

    “昨晚休息的可还好?”瑞王一进门就问。

    “还好,有劳瑞王费心了。”

    一问一答,便陷入了沉默,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任我狂对这种压抑的沉默有些不耐,便先开口问道:“王爷找我有什么事直说吧!”

    “哦?你怎知我找你有事。”瑞王像是被突然猜中了心思,有些不适应。

    任我狂轻笑,解释说道:“瑞王的冷血无是人尽皆知的,昨天对我这个小人物居然屈尊大驾的却旁听审案本就是一奇,再加上配合我引周啸虎入局,将我接回瑞王府养伤,你的种种表现与你的格极其不符,所以,我上一定有你想得到的东西。你我也不必绕圈子了,直接说你想要什么吧。”

    瑞王对她的解释并没有露出吃惊,只是静静的看着,“你果然聪明,与聪明人谈话就是省事。”

    “过奖了!”

    “茶楼今后类似这样的事只会多不会少,但我可以保它平安无事,你和茶楼的伙计也会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你甚至可以重回瑞王府。”

    任我狂嘴角一撇,扬眉看着他,“有这样的好事,代价呢?”

    “逍遥阁将作为朝廷的报机构,你负责收集报。放心,我会派人教你如何经营。”瑞王观察着她的神色,缓缓说道。

    任我狂面上不露任何绪,挑眉问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茶楼里死了人,虽说与你无关,但毕竟是在你地盘上出的事,你如何都逃不脱责任,轻则没收财产流放,重则以命抵命。而且茶楼里的人都逃脱不了责任。”语气中威胁的气势十足。

    “你以为我不懂法,那会判那么严重?”任我狂眼神中透着不信。

    “我说能就能!”瑞王说的霸气十足。

    任我狂危险的眯起双眼,体前倾,“你威胁我?”

    瑞王不答,言外之意明显的很。

    任我狂闭起双眼,这就是皇权社会,皇族的一句话,却能让你生便生,让你死便死。现在我为鱼人为刀俎,根本没的选择。只是他们偏偏选择了自己?

    “这事容我考虑考虑!”任我狂无力的说道。

    “可以,不过你可得快点考虑,三天之后案子重审。”

    “知道了!”

    瑞王看着她无力的样子,心里泛起一丝征服的快感。

    “你不想知道这件事是谁陷害你的吗?”见她的反应与别人不同,不由的好奇,一般人总会第一时间询问是谁害了自己,可她好像从头至尾都为关心过这事,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任我狂苦笑,“有用吗?能指使官府的非权即贵,这人绝不是我能撼动的,知道又有何用,再说了,你们才是这件事最大的收益者,追究那些也就没必要了。”

    “你倒是看的开。”

    “能不能帮我把小茹找来。”任我狂问道。

    “你现在还是戴罪之,按理说是不能与外人接触的。”

    任我狂讽刺的看着他说:“瑞王既然要与我合作,连这点诚意都拿不出我如何能信你保我后荣华富贵?”

    瑞王眉毛轻挑:“你答应了?”

    任我狂跟他打太极,“还在考虑中。”

    瑞王嗤笑,“你最好考虑清楚。”说完转出门。

    刚走出房门便顿住脚步,转头说道:“对了,周啸虎昨晚畏罪自杀了。”

    任我狂心里犯冷,又一个牺牲品。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