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住手!”

    众人往门口望去,高大的男子背对着阳光,如神一般缓缓走近。迫人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俯下去。

    大人一件来人,忙走下去跪地磕头。“下官周啸虎参见瑞王爷。”

    众人一听是瑞王到了,忙跪下行礼。

    瑞王看都不看跪在眼前的众人,径直走到周啸虎前,“都起来吧,本王前来只是旁听审案,周大人不必多礼。”

    周啸虎起谢恩,心中却惊惧万分,这瑞王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堂下那位又是他曾经的夫人,一个不慎则官位不保,但偏堂里的那位也是得罪不起的,这案子弄得自己左右为难,真不知该怎么审才好。

    瑞王没有看到他心中的挣扎,径直走到旁听席上坐了下来。

    周啸虎重回书桌之后,重重一拍惊堂木,以此压着内心的不平静。

    “任我狂,陈二因喝了你茶楼中的茶水中毒亡,你有什么话可说。”

    “杀人要讲究动机,我与那陈二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再者,你说他喝茶水而死,为什么别人喝了相安无事偏偏就他死了。”任我狂义正言辞的回答。

    周啸虎一直在心里暗暗叫苦,这案子原本就是权贵为了报复任我狂设的局,不高明不说还漏洞百出,原本想着打早审理装装样子,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瑞王。眼睛不由的往偏堂里瞟,盼望能得到些指示。

    无奈里面那位毫无动静,只能强作镇定,冷冷的说道:“哼,有没有罪自有人来论断,来人啊,带证人。”

    任我狂心下冷笑,哼,又多了个诽谤的。当看到带上的证人是掌柜的时,才微微放心。

    瑞王一直观察着她脸上的神色,看她从头到尾一直都镇静的很,不由得暗自佩服,别人一到衙门吓得连话都不敢说,她却能头脑清晰的为自己辩护,这份胆色可不是一般女子所有。

    想到自己初见她时她便对自己倾心,在自己面前也一直是端庄贤淑,温文尔雅,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为了扳倒夏相不得已娶她,洞房花烛夜时都是在书房度过,没有碰她。夏相倒台时,她虽因成为自己的夫人而免受牵连,但自己对她并无,残忍的将她休弃。一厢痴付诸东流,看到她因而疯自己也于心不忍,是啊,在男人的战争中,女人总是牺牲品。好心的养了她三个多月,还是将她赶出王府任其自生自灭。

    走出王府的她却像脱胎换骨一样,整个人都变了,行事有时虽说疯癫,却透露着潇洒不羁,灵动的很。她看自己的眼神也有原来的眉目含变得无波无澜,是她心伤之后不了,还是真正放下了。

    只是他不知道,曾经得死去活来的那个女子早已死了,现在的她只是寄宿在这具体的一缕幽魂,有自己的感,有自己的思想,却独没有对他的

    掌柜的被带上堂来,跪下向瑞王和周啸虎行礼。

    “王掌柜,把你那天在茶楼的见闻说说看!”

    “是!”王掌柜直起子说道。

    “小人那天什么都没看到,任老板是无辜的!那陈二中毒并不是茶水的问题,与茶楼毫无关系。”掌柜的看着任我狂的眼睛说道,自己虽然是生意人,懂得如何选择才能对自己最有利,但自己也是人,是人做事就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任老板平待大家都不错,自己早已为她的见识和所折服,关键时刻又怎可背叛她。

    任我狂读懂了他眼中的含义,心中大受感动,既然周啸虎关键时刻选他来当证人必定会找出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但他还是冒着威胁选择了自己,怎能不感动。

    “他们是串通好的,自从这个狐狸精开了茶楼,我相公没事就往那里跑,即使不是喝茶中的毒,也是死在了茶楼,与她脱不了干系,大人一定要为民妇做主啊!”刘氏狠狠的瞪着,哭着向周大人说道。

    “哼,想要真相就看大人怎么查案了。”任我狂看着周啸虎讽刺的说,这件事的主谋是谁他们都心知肚明,却都装作不知似的自导自演。

    周啸虎用余光观察瑞王的神色,见他没什么表,看来对她早已没有旧,便放下心来。

    “那你有能证明与自己无关的证据吗?”

    任我狂眼中露出一丝狡黠,“当然能,那陈二死时口吐白沫全抽搐,明显是中毒,如果是中毒,那就请验尸官打开他的胃看看那天吃了什么便可知是如何中毒了,再者,中毒之人都会深入骨髓,通过骨骼也可以测出是中了什么毒,在向各大药铺询问是何人买的药便可顺藤摸瓜找出真凶,这查起来也是简单的很,就看大人怎么做了。”

    周啸虎听她说的暗暗心惊,她说的全对,苦于瑞王在场没法狡辩,只能任由她说,只是这案子背后的人物是动不得的,怎么能查。

    “我家相公枉死已经够冤的了,死后尸都得不到妥善处理,你这个女人好恶毒,让他如何能安息。”刘氏大声恸哭。

    任我狂冷冷看着刘氏,“既然你要为你家相公讨个说法,只能这么做,如果真如你所说他死的不明不白,不讨个说法他是不会瞑目的,不论怎么做他都不会走的安生,你还不如找到真相呢。”

    刘氏被顶的哑口无言,求助的看向周大人。

    这周大人心里也是暗暗叫苦,没想到她如此伶牙俐齿,后悔怎么一时贪心接下这烫手山芋,抛都抛不得,但半世为官还是懂的如何圆滑处理的。

    “既然证据不足,那就待本官收齐证据后重新开堂审理,王爷您看这么处理行吗?”

    瑞王依旧面无表,“本王说了,只是来旁听,如何处置全凭大人定夺。”

    周啸虎松了口气,重拾威严,一拍惊堂木大声说道:“将嫌犯押入大牢容后再审,退堂!”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