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任我狂悠悠转醒,感觉脖子疼的很,易扬这厮下手真狠。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边的陈青彦。

    “你总算醒了,感觉怎么样?”陈青彦见她醒来,眼中欣喜无限,连语气都有说不出的温柔。

    任我狂摸摸后颈,这一觉睡的够爽。

    “没什么感觉,就是有点饿。”

    “好,我马上叫人备膳。”

    看着眼前的美食,任我狂旁若无人的大快朵颐。陈青彦看她的吃相实在是不雅,就像饿狼掉进了羊圈,处处透着狠劲。

    “你有多久没吃饭了?”

    任我狂往嘴里扒饭,边吃边说“大概一天了吧,把你面前的那盘莴笋端过来。”

    陈青彦把自己面前的菜放过去,贴心的问:“饭菜还合口吧!”

    “嗯,还行,给我倒杯水。”

    从没有人如此指挥过陈青彦,看着面前的女人,他总是不好拒绝她的请求。

    “你以后就住在我家吧!”陈青彦看似不经意的提起,却在观察她的神色。

    “为什么?我有地方住啊!”任我狂不解的问。

    “你是会些拳脚,但遇到真正的高手却是无济于事,住在这里,我保证没人敢伤害你。”

    任我狂轻笑着摆摆手,“算了,凡事都要靠自己,没人能护你一辈子,所以啊,我宁愿自力更生,自生自灭。”

    “只要你愿意,我能!”陈青彦认真的看着任我狂的眼睛。

    任我狂被他眼中的真诚怔住了,难道他真的对自己用至深?

    “那你能保证这一生只护我一人,抛弃一切,万事以我为第一?”收起自己平时的狂妄,同样认真的看着他。

    陈青彦听了她的说法,眉头轻皱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难道拥有她就要放弃一切?

    他眼中的犹豫没有逃过任我狂的眼睛,所以,他的答案是什么已经对自己无所谓了。在他开口是抢先说道:“不用急着回答我,想好了再说。”

    这个世上有两种男人,一种很大方,对你许下无数的承诺,最后却一个也兑现不了;另一种男人很吝啬,吝啬到连承诺都不肯给你。这两种男人都要不得,前一种总是给你希望,最后总以失望收场;后一种却连希望都不会给你。

    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任我狂这抹现代的灵魂永远向往的是一夫一妻制,即使的并不那么深,也绝不许第三者。对于陈青彦,一生一世一双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所以她不要他的承诺,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有幸能成为他心中的唯一,那她会毫不犹豫的付出自己全部的感。但现在她不敢,感这东西不比寻常,付出了就收不回来了。

    自从与易扬动过手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倒是清静了不少。陈青彦倒是常来,只是与他接触的时间越长就越是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任我狂的第六感还是很强的,这事还真就来了。

    这天,任我狂照常说书,只是心里却躁动的很,陈青彦在自己说书时总会来,只是今天却有事耽搁了。想到这任我狂摇头苦笑,平时在自己眼前晃嫌人家烦,突然有一天这人消失了还感觉有些不适应,习惯,有时还真不是个好东西。

    好不容易快熬到结束时,台下传来一阵躁动。

    “啊,茶水有毒!”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只见台下有一人晕倒在地。

    任我狂见状,跑过去一看,一男子倒地抽搐,口吐白沫。只是茶楼里的茶水都有专人泡制,怎会有毒。这时也管不了那么多,救人要紧。

    “快,叫小茹过来。”任我狂像小二吩咐道。

    小茹过来一把脉,面色凝重。

    还没等她说出结果,官兵就来了。

    “让开,让开,有人报告,逍遥阁的茶水有毒,现查封茶楼,抓捕犯罪嫌疑人归案,其他人等回避!”

    任我狂按下心下的惊慌,对着官兵说道:“我是逍遥阁的老板,有什么事找我就行。”

    一官兵见任我狂站了出来,冷冷的说道:“哼,你最好配合,否则有你好看,带走”

    “小姐!”小茹见官兵上前押着任我狂,急得大叫。

    “各位官爷有话好好说,现在发生了什么事还没查清楚,怎么能随便带走人。”掌柜的见状也出来解围。

    “你是茶楼的掌柜的?”官兵挑眉问道。

    “是!”掌柜的说着作了一揖。

    “哼,正好,一并带回去。”

    楼里的人间老板和掌柜的都要被带走,瞬时大惊,与官兵叫嚷起来。

    任我狂感觉今天的事并非偶然,而是有所预谋,刚出事不久官兵就来了,若要报官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到,既然有人要置自己于死地,若要反抗只能连累无辜的人。

    当下大喝一声:“安静!”

    吵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茶楼查封,楼里的伙计如果没去处的都听小茹和霹雳的安排,都明白吗?”

    “老板……”

    任我狂扭过头不看茶楼的人,对着官兵说:“我是这间茶楼的老板,把掌柜的放了,我跟你们走!”

    官兵头扬的老高,鄙视的说道:“你都泥菩萨过河自难保了,还有这份闲心管别人,茶楼的负责人一个都跑不了,带走!”

    说着,后的官兵押着任我狂和掌柜的就走。

    小茹看着走了的官兵,心里着急,却帮不上忙。楼里的伙计大多都是乞丐,这里是他们唯一的落脚处,现在这么多人需要安置,救小姐的事只能放后再安排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