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易府

    易扬半躺在榻上,手上拿着一本书,神慵懒而惬意。夜影走了进来。

    “主子,卢神医走了。”

    易扬放下手中的书撑起子,“哦?他跑到到快。”

    “用不用派人跟着?”

    “不用了,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太子府有消息吗?”易扬懒懒的问道。

    “戒备森严,没有消息。”

    “嗯,下去吧!”

    夜影站着没动,心想要不要把知道的告诉主子,毕竟任我狂与主子有过肌肤之亲。

    易扬见夜影没动静,眉毛一挑“有事?”

    “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易扬轻哼一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站在这里还不走心里早有定夺了,说吧。”

    “是,在卢神医走后,陈青彦去了,打算住在卢神医家里。”

    易扬心中稍有不悦,“任我狂的态度怎么样?”

    “拒绝了!”

    易扬自己没有察觉的舒了一口气,挥了挥手,夜影走了。

    夜影心里纳闷,难道主子不在乎?如果不在乎的话怎么会三天两头的往茶楼里跑,算了,主子的心思还是别猜了。

    易扬缓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略有所思。陈青彦,你还真是执着呢。

    这一夜,任我狂也是无眠。来到这个世界后,认识的人不少,真正交心的却不多。陈青彦受伤的眼神在心中挥之不去,自问自己从没对他付出过感,他怎么会对自己有好感,还有易扬,总是纠缠着自己,都跟他讲了人工呼吸的原理了,他还是就那件事咬着不放。

    自己独来独往惯了,多付出一份感,走到时候就会多一份牵挂,少一分潇洒。

    一夜无眠,天快亮时才朦朦胧胧的睡着。这一睡,就不知时候了。

    一阵敲门声传来,“小姐,起来了吗,我进来了。”小茹推门而入,见任我狂还在上睡觉,便伸手推她。

    “哎呀,别弄,在睡会儿!”任我狂不耐烦的翻了个,继续睡。

    “小姐,起吧,都快晌午了,易公子都等了好久了。”

    “那就让他走吧!”任我狂咕哝的说。

    “让我等这么久还避而不见的你可是第一人。”门口传来易扬的声音。

    小茹转头一看,只见易扬子倚在门框上,双手环,样子说不出的慵懒。小茹大惊,小姐的闺房怎么让男子随便进出,起便要关门。

    “易公子还是请回吧,等小姐醒来了在登门拜访。”

    易扬单手撑着门,懒懒的说道:“我与你家小姐有过肌肤之亲,她早晚是我的人,还避什么嫌。”

    小茹脸大红,是啊,还是小姐主动吻的人家呢。

    易扬见小茹尬尴,便替她解围:“你先下去吧,有事自然会叫你。”

    “可是……”没等她说完,易扬闪进入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小茹心想还是别管了,小姐名声不太好,如果能嫁给易公子也算是好事一桩,便有心促成两人的好事,还不忘嘱咐霹雳,今天没事千万别去找她。

    易扬进得门来,见任我狂睡的跟死猪一样,心里好奇,一个大男人在自己房里还能睡的如此安稳,不由得起来捉弄知心。

    抬腿坐在上,“往里边点,给我空个地儿。”还不忘拍拍她的背。

    “滚!”任我狂不耐烦的低吼,天快亮时才睡着,还没睡多久就有人来打扰,烦的要死。

    “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你往里点我就不打扰你了。”易扬继续不怕死的说道,倒要看看她能忍多久。

    任我狂懒得计较,顺势往里挪了挪便不在理会。

    易扬眉头皱了皱,她真的如此放不堪,大白天的敢于男人同共枕,没有一丝反抗?想着便撩开被子和衣躺在上。

    任我狂依旧没有反应,睡自己的,仿佛没意识到边睡了个男人。易扬的眉皱的更紧了,大手跟着便在她上游走,就不信她还能装下去。

    感到上有异物游走,弄得自己很不舒服,一个翻,揪着易扬的领子提了起来,大声吼道:“你他妈的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易扬见任我狂双眼布满血丝,眼睛周围还有一圈淡淡的影,明显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眉毛一挑,邪魅的说道“怎么,你还真想和我睡啊?”

    任我狂感觉太阳突突的直跳,看着眼前这张绝美的脸,有说不出的讨厌,以前觉得他是个如玉般的男子,怎么现在变得如此赖皮。被他一扰,睡意全无,但睡眠不足外加起气十足,使得她的脾气异常的暴躁。

    双手紧紧的拽住易扬的领口,眦目裂。“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倒好,进我的房爬我的,还扰人好梦,你想干什么?”

    易扬抓下拽着自己领口的小手,缓缓的说道:“想陪你睡!”

    “要睡就睡,手乱动什么,老娘的豆腐不是那么好吃的。”越说越气,手顺势便朝易扬的脸挥去。

    易扬是谁,怎么让如此平凡的招式一击就中,随手一格便化解了。任我狂如果打上去气也就消了,现在满腔的愤怒被对方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如何能忍,跟着便与易扬打了起来。

    易扬之前就见过她的招式,现在更是想看她使完,便不用内力的与她拆解。

    两人从上打到下,任我狂将格斗术运用的淋漓尽致无奈依旧打不中易扬,每次都被他轻巧的化解掉,而易扬也暗暗称奇,她的招式朴实无华却招招直要害,与她对招时发现她根本没有丝毫内力,能与自己对打这么久也算一奇。

    任我狂越打越烦躁,自己拼尽全力,那厮却表现的跟玩似的。忽然想起来,古人练武都是先修内力,自己凭蛮力哪能比的过人家。

    想到这,豁出去了,一个狼扑向易扬扑去。

    易扬见她之前都是正常的招式,见她突然扑过来楞了一下,一个没注意便被扑倒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