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晚上,小茹一回来就被卢神医叫走了。

    “小茹啊,这半年多你我虽无师徒名分,但我内心早已将你当做我的徒儿了。你我相识虽短,但你悟甚高,又生善良,很适合当大夫,只是你是女儿,要想闯出一番事业还艰难的很。”

    小茹看着卢神医,觉得他今晚反常的很。见他从怀里掏出一本旧的泛黄的书,郑重的递给自己。

    “小茹,这是为师一生的心血,现在就交给你了,如何用就看你的了。”

    小茹一听他自称“为师”,心里不由的一震。卢神医见她的神色知道她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便嘱咐道:“切记,不可向任何人提起我是你师傅。”

    “是,师傅”小茹郑重答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别担心,我老了,活了今天不知明天的,不想将一生所学带进棺材,便早早托付给你了,你要好好保管,好了,出去吧,我累了。”

    小茹见他如此,心里有疑问也不便问了,只得离开,但总有个感觉,再也见不到师傅了。

    夜半三更时,卢神医轻手轻脚的走出院子,似是怕吵醒院中人,就在他拉开房门的一瞬间,任我狂原本紧闭的眼猛地睁开,眼中没有一丝睡意。

    走到窗前,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影,似乎与周围漫天的黑色融为一体,任我狂没有出声阻拦,只是静静的看着。

    任我狂并不傻,从他叫小茹进去单独谈话是就知道他要离开了,今天他的反常她全看在眼里。吃饭时桌上只有四人,平时见陈青彦时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那问题只能是出在易扬上了。她暗暗后悔,卢神医的医术那么高,而易扬又是医谷谷主,怎么没有早想到他们之间可能有联系。

    如果他们之间真有什么联系,那他走了也好,只是他原本平静的生活被自己毁了,心里还是有些歉意的。转念一想,能让卢神医连夜出逃,易扬这人绝不简单。现在的她感觉自己处在漩涡的边缘,易扬,陈青彦,贺知寒,这些人都不是自己愿意招惹的,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漩涡,出都出不来。抬头望望天色,一片黑暗,让人倍感压抑。

    第二天一早,小茹见不到卢神医,像任我狂哭诉:“小姐,卢老伯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

    任我狂拍着小茹的背柔声安慰道:“小茹,你记住,没有谁是能时时陪在自己边的,从现在开始,你要充分的做好你边的人或喜欢的事物早晚有一天会离开你的准备,到时候就不会那么伤心了。”也是,卢神医与她接触的时间最长,感相对也较深厚,难怪她这么伤心,只是没有什么是长久的,她太单纯善良了,必须学会适应周围人的离去也必须学着长大,虽然这个过程比较痛苦却必不可少,遂硬着心跟她讲这番话。

    小茹一听这话哭的更凶了:“小姐,你是不是也要离开小茹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

    “哎,小茹,我不会离开你,只是想告诉你,没有人能陪你一辈子,你必须适应一个人生活。”

    看着她这个样子,任我狂实在不忍再说什么,她长不大,那就有自己来保护她吧,不由得手了手手臂,紧紧的抱住小茹。

    卢神医一走,原本就空的屋子就更显得冷清了,原来吃饭的时候任我狂还与卢神医时不时的斗斗嘴,现在就三个人相斗也斗不起了,气氛总是沉沉的,任我狂总想说些笑话逗逗小茹,这丫头对这个挂名的师傅还是在乎的,这都几天了,还没缓过劲来,不由的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走了,她会怎么办。

    陈青彦来的时候三人刚吃完饭。

    “咦,这都怎么了,都死气沉沉的。”陈青彦见原本闹的屋子气氛不对,不由的问道。

    小茹的眼睛又红了,哽咽的说道:“卢老伯走了!”

    陈青彦瞪大眼睛:“什么,卢神医死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小茹气的跳脚,“你,你别咒他”

    任我狂无奈的感叹这两人的理解能力还真是够劲,“他离家出走了!”

    陈青彦一听,高兴的跳了起来,“太好了,他走了我正好搬进来,省的我还得跟太子蹭地方住。”

    “你脸皮够厚的,谁同意你住进来了?霹雳,小茹,你们同意了?”转头望向两人,两人一起摇头。

    陈青彦见状,也不生气,继续说道:“你看你们姑娘家的住在一起也不安全,人多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霹雳接口:“有我”

    陈青彦转头看着霹雳,眼中露出不屑:“就你,切!”

    霹雳被呛了个脸红。

    陈青彦游历四方,在京城并没有自己的府邸,作为太子的好友,暂时借住太子府。这些任我狂都知道,还知道太子的妹妹贺无双喜欢陈青彦,没事就往那里跑,如果陈青彦住了进来,不知会惹回多大的麻烦,永远不要小瞧女人,尤其是嫉妒心强且有权有势的女人。就凭这点就得坚守阵地,千万不能让他住进来。

    三人都咬紧牙关,死活不松口,陈青彦说了半天依然无果。

    “你们就这么讨厌我住进来?”眼神中分明写着受伤。

    任我狂装作没有看见,冷冷的回答:“是”

    她不是不知这些天陈青彦对自己的感,说不上喜欢,但对自己还是有好感的,在这份朦朦胧胧的感没有发展成时,就应该扼杀,因为她要的他给不起,而她亦不想与他有太多的联系。

    自己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过客终究是过客。如果真的要在这个世界以别人的体存活下去,那就要潇潇洒洒的活一遍,不受感的牵连,免得后有所牵挂而放不开。

重要声明:小说《生生不离,相遇难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